刚刚更新: 〔日久生情:悄悄爱〕〔吴青峰〕〔霍先生,你老婆不〕〔狂猛战神〕〔凌天凡〕〔秦风李秋雪〕〔傅少爱妻追上门〕〔温暖战九天〕〔总裁鲜妻花样宠〕〔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操盘手札记〕〔穿越财富人生〕〔高龄巨星〕〔妖怪福利院〕〔万亿资产〕〔丁毅〕〔绝世富豪〕〔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江婉陈平〕〔苏溯肖敬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78节已有成算
    最头痛的头领座次问题轻易解决了,晁盖心中高兴,看一眼公孙胜,眼中满是喜悦和欣赏。

    这当真是知心体己一心为我着想又有能力的好兄弟。我晁盖何德何能能摊上如此福气!

    公孙胜如此一弄,也巧妙初步有效拆解了新来头领的抱团,把新团体内部的关系割裂碎。

    比如:马步水三军各有各的权力利益诉求,兵种之间必然有竞争。三军头领之间必然较劲,如此就不可能因为同是新入伙的,为相互照应就仍然能象来时那么抱团紧密团结。有事,必然是人人首先要考虑维护好本军团体的利益,赢得本军团体的拥护才能维护好自己在这个团体中的地位。你是马军头领,却因哥们偏向步军,那还想在马军有好?私人交情只能放在第二位。

    比如:权力的改变和地位距离的拉开因人性自然的攀比心,必然分裂同一兵种新入伙好汉的关系。都是新来的好汉,凭什么你洪教头就坐高位?也必然加深新来团体的分裂。

    “物竞天择。

    人和动物一样天生就带有竞争性。

    竞争是人类社会的本质特色之一,决定着人类社会的权力结构和统治秩序,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

    二公子说得真好哇!”

    公孙胜瞅着被自己轻易搞成四分五裂的新头领,心里感慨着。

    在座次这事上小小利用了一把人的竞争意识,尝到了甜头,他对竞争论也理解得更深刻。

    晁盖从这事上还趁机大致看出了新头领的脾性德行、能力和大集体中的小团伙分布情况,尤其是后者几乎是一目了然呐。掌握了这个,以后,他这个寨主老大就好当多了。

    再剩下的事也好安排了。

    晁盖暗暗感慨一番后,大手一挥道:“新老弟兄团结友爱,义气为先,各选其责,各尽其能,不为区区排位虚名争抢打闹,美满自动完成座位,晁盖这心里是万分高兴。”

    “山寨有如此弟兄们,何愁不更兴旺发达?”

    没为座次而闹起来甚至翻脸,众好汉们也为刚才的轻松和谐感到心暖,一致热烈的响应晁盖。

    晁盖的心情越发地舒畅,看看剩下的等着安排下放为头目的三四十好汉,笑道:“你们不必着急。同样的,也自己选择兵种。”

    “干大事讲究人尽其才,才尽其乐。这也是二龙山的用人原则。剩下的兄弟感觉自己适合干什么,想干什么兵种,想跟着谁干,尽可自由选择,不要拘禁有顾虑。现在即使选错了,也不要紧,以后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来,报于山寨。山寨会根据具体情况及时做出合理调整。”

    这话一出口,太暖人心了。

    等着当头目的好汉们顿时大大松口气,心情都轻松起来。

    他们最怕自己本事不济被山寨轻视而被强派,干自己不喜欢的兵种,或跟了不对头的头领。

    晁盖笑道:“弟兄们成了一家人,以后要生死荣辱与共。晁盖能照顾到弟兄们的,自然要尽力关照到,免得大伙儿说这二龙山让人待着不舒服不快活。”

    在众好汉的热情笑声中,晁盖又说了个但是,笑容收敛,神情严肃起来,“弟兄们尝到了便利。盖下面要再说说不便利的。常言道,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国有国法,家的家规。山寨也有山寨的规矩。弟兄们上得山来,享受到山寨的好处,也要遵守二龙山的山规军法。”

    这,大家都理解。

    不守规矩,山寨还不得乱了套了?

    新入伙的好汉都纷纷表态,决不敢任性胡为。

    但有的心里也难免嘀咕,但愿别太严苛。否则当这强盗就没意思了。

    晁盖点头道:“咱们落草,不是顺民,干的是提脑袋谋生活的事,和百姓不同,容不得把自己的恶习行于山寨或一时兴起就坏掉山寨秩序,毁了兄弟义气,更危及到满山人的性命。”

    “另外,弟兄们也看到了,二龙山树的是替天行道的正义大旗。”

    “咱们虽然当的是强盗,干的是朝廷轻贱污蔑的草寇,却盗亦有道。”

    “咱们二龙山不是贪官污吏劣绅地痞恶霸那样的残民害民之贼。我们这些人,无论当初出身如何意愿如何,既聚义在此,正是受够了那些人的苦,杀的就是这样的人。想真正干起大事,也必须得树立正规,赢得人心,形成对百姓的号召力,有百姓支持,否则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嚣张一时罢了。”

    “所以,山规军法行的是正规正气,禁止邪恶与害民,和弟兄们熟知的通常的强盗山寨不一样。可能让弟兄们在二龙山感觉行事不能那么肆意畅快。”

    “在此,晁盖有言在先。若有兄弟感觉自己受不了这约束,就想着行凶作恶肆意而为活一把,活一时算一时,此生肆意快活过就行,那,晁盖请你赶紧离开,二龙山不适合你。晁盖也不留难你,不耽误你另寻前程另找快活。只是以后再遇上了,若你是二龙山立寨原则要打击的邪恶之徒,你我就是仇敌,到时休怪二龙山好汉不讲当初的情义,刀下无情。”

    “若选择留在山寨,想和众弟兄们一起齐心协力轰轰烈烈干起有意义有前途,够劲的正事、大事,那就要无条件遵守纪律。请约束好自己的旧有恶习和性子,既往不咎,但从现在起一切按规矩来。且功不能抵过。”

    “自我晁盖以下,位高权重、义气相投、兄弟照应,都不是闹性子犯军规的底气。受罚时,军法无情,可不要恨山寨弟兄们不讲义气不帮你不饶过你。”

    “我晁盖要是违犯了军法山规,一样要认罪服法,晁盖说得到,做得到,请弟兄们监督。”

    说到这,他扫视众人,“若有不愿留下的兄弟,请现在就离开。若缺盘缠,山寨也有奉送。”

    众好汉都摇头,七嘴八舌嚷嚷:“天王哥哥,俺们以前活得糊涂迷茫,活一天算一天,恨世道不公,使性子犯了不少恶,却受够了那种瞎混还被人视为禽兽的日子,来二龙山,图的就是义气相投安心好好干个痛快。

    哥哥请放心,俺们都不是歪种,长的都是人心,既在二龙山做了结义兄弟,以后决不犯浑,决不敢坏了义气让天王哥哥和众弟兄们到时为难。”

    “好。”

    晁盖一拍椅子,起身道:“这才是义气相投的一山兄弟,不辱没英雄好汉的本色。”

    “众兄弟愿意跟着晁盖,晁盖不敢夸口承诺给弟兄们荣华富贵,但至少能让弟兄们过得安心,活得开心暖心。”

    随后,在晁盖示意下,公孙胜给头领和头目们宣布了一下山寨军规,并每人发了一册以便阅读熟记懂得遵守什么。

    新来的好汉们听罢看罢,又松口气。

    山规军法虽严,却并不苛刻,也不复杂难记难守,主要就那么几条,根本原则就是维护正义、道义,不准象以前那样害良善百姓。只要遵守住原则,大致就不会犯下严重错误。

    当强盗,根本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生活。眼见着在二龙山有好日子过,这些拘束,好汉们能忍受。

    宋江在一旁静观,看着晁盖的表现,不禁再次感到巨大的变化。

    晁盖仍然是那个信守人性原则的义气豪侠,但就是有了让他一时琢磨不明想不透的东西。

    把头领和头目进行了军法培训,晁盖立即起身,带领大伙儿去见入伙新兵,先由头领从中挑选补足规定的亲卫数,再由喽罗们自愿分成马步水三军选择,由军师吴用为主,副军师任森、孔厚辅助,把七千多新来的强盗打散统一混编入原山寨兵马中,并把当头目的新好汉也量才安排了。

    蛇角岭叛军来自山东各州府,其中有本来就是官兵马军的,骑战未必多精良,但起码能娴熟地骑马,比二龙山北上贩马折损干净骑手后这几个月重新挑选加紧训练出来的新手,最起码基础好,最后一检点,七千之众中,连原马军士兵加有条件想加入马军的人居然有近两千之多。

    晁盖随机挑了几个检测了一下马术,不禁大喜,尽管山寨只有近四千匹战马,他仍然把这些人一并收入马军。山寨正训练的四五千骑手也不裁撤,先继续掌握配属的战马。

    安排新老人员住一起,先彼此熟悉,建立感情,融为一体,交流骑术,由时间来检验素质,慢慢从中择优录用为正式骑兵,加强管理与训练。剩下的继续以一千驽马训练,等打官兵等等夺得了新马匹,再逐步配备起来。如此才能迅速壮大山寨的骑兵势力和潜力。

    宋江作为旁观鉴证者,眼睁睁看着带来的兵力很快被二龙山原有的三万多兵马吞噬瓦解掉,脸上始终微笑不言,心里则触动极深。

    他很清楚:晁盖搞的这一套很简单,却很高明有效,还让新入伙的说不出什么来,谁若不愿意部下被拆散,只能证明心不诚,来了却有私心企图,不是真一心一意加入二龙山这个团体的,自然被二龙山戒备甚至拒绝入伙,只能选择离开。

    晁盖把山寨的骑兵和绝大多数步兵都握在了总部手里,而不是下面的头领手里,这样一来,以后无论最终能汇聚成多少万兵力,随着来一批新势力就被山寨数量庞大的原兵力吞噬瓦解影响和控制一批,头领们都没有最可靠的自己带来的嫡系军,而会不断被混编的新部下成色复杂心思不一,有总部安插的钉子,无法形成违抗山寨当家人意志的稳定团体,不会形成山寨当家人掌控不了的寨内一股股独立势力,而且就算形成了,各部区区一千人也无济于事,那么,晁盖的地位和权威就不会受到根本动摇。谁想成为左右山寨的大人物,只能隐秘除掉晁盖。除非晁盖死了,别人才能有机会掌大权。

    保障晁盖地位的还有极有利的客观因素。

    二龙山险要安全,这是最吸引新入伙的;

    其次,后勤保障有力。

    住得好,冬暖夏凉,不惧风雨暴雪雷电,食有充足的粮食蔬菜,并且有肉蛋奶,还有鱼虾等水产品,甚至普通喽罗也常有茶喝,用晁盖的话说就是,这样,将士们的营养才能全面,身体素质才能够强健有力,经得起艰苦训练和辛劳残酷的长期战争,眼睛才能晚上看得见能夜战,如此军队才能够越打越精锐,最终成为群敌畏惧的真正强军。山寨生活好,有奔头,弟兄们才能更认可和热爱二龙山这个团体,不容易厌弃背叛。

    晁盖说得很对。

    宋江已经看到了他带来的人已经迅速陷入留恋这里的生活,头领现在就是想带队离开,相信绝大多数喽罗也不会追随。更别说被拆散混编后了。如此,来入伙的新头领无形中也只能选择留下服从,否则只能孤单离开另找山头重招人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