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81节幸福其实是种意外
    官员年老要退了,想趁大权在手最后狠捞一把,富足地安然养老,搞出晚节不保的事不稀奇。

    张古学年老干不几年官了,却专干损害自己利益甚至命运的傻事。

    他知道自己力量微薄,在皇帝昏庸肆意腐化的明显根本大前提下,奸贼权臣牢牢把持朝政,他一个京城中不起眼的中层官员无力改变朝廷不可阻挡的整体堕落腐化大趋势,出于君子节操与忠义,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总要保持一生坚持的气节,在其位就要奋力做点对国家有益的事,任性硬阻权奸在官员人事方面的祸害安排,就是抱着能打击朝中奸贼一点是一点,得罪了奸贼必然遭遇打击报复,大不了被辞退,回老家种田去,也省得当这窝囊官。

    他已经让家人收拾行装准备迎接随时来的凶狠报复。

    他的老妻笑说:“京城虽好,却也住得闷。回老家自耕自食,虽清贫反倒轻松自在。”

    一句埋怨老公死板执拗不会做人当官的话也没有,一生无怨无悔。

    两口子的关系不是一般得好,共同清正自守,真正是相濡以沫,这是张古学此生最大的收获和幸福。

    张古学自己也很自信奸贼们治不了他重罪,不使暴力刺杀等手段就弄不死他和家人。

    我一生廉洁奉公,只一妻,不近其他女色,无论公务还是私德都没有大的过失,没有污点,奸贼们就是想拿把柄也拿不着,我不稀罕当官,奸贼鸡蛋里挑骨头这种手段又能把我怎样?

    但,他也知道朝纲混乱**贼的狠毒无耻,做了最坏的打算,只是不惧不悔。

    全家正准备下深渊呢,却得知被贬官到青州当小小知寨。

    老头一听这个,身为吏部京官,知道青州是贵妃娘娘的哥哥去当太守打算好好捞钱却意外陷入强贼环伺的糟糕地方,了解些小小军寨清风寨的险恶环境。

    他能在科举的千军万马中高中进士,不托关系走后门攀附权贵却能在赵佶统治比较清明的前期爬上来熬上五品官,自不是笨蛋,立马认清了张邦昌的歹毒用心,但,反而冷笑一声后乐了,原本坚定不移弃官回家当老农的计划放弃了,这凶险的小知寨官,老夫干了。

    老头想的是:奸贼们祸国殃民,才逼反了百姓落草为寇。老夫提着全家的脑袋去清风寨当个好官,权位虽低,影响范围虽小,但公正爱民总要还那一方百姓以清平。

    仍是能为国为民做一点是一点的坚持。

    他老妻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称不离砣。老爷去哪,妾身自然去哪。”只是背后却搂着才几岁大的小闺女叹惜嘀咕:“只是可怜这孩子怕是要死在贼刀下,人生才刚开始就要夭折了。”

    老两口原本有个儿子,品行出众,人也聪慧,同样中了进士当了官,却不幸重病死在任上,都没来得及和父母亲人见最后一面,也没成亲留后,把简单幸福中的两口子打击不轻。

    为了不让老张家绝后,老官不纳妾,老两口很努力,结果生了这个老生闺女,有些失望却视若珍宝。

    但人生有太多无奈。既生这个家就同幸福共命运吧。

    若真不幸。全家死在一起,和早逝的儿子早早在地府再相聚,家庭团圆未尝不是种幸福。

    老夫人毅然决然带小闺女跟老头子去死亡之地上任,却不知这一来才做对了老来最重要的选择。

    那时候,原清风寨的正知寨畏惧山贼,怕死,想方设法调离了这凶险地方。别人又不愿意去接任,导致正知寨的位子空了近一个月。花荣自己说了算,利用这空档把原寨军民都弄走了,并设法把镇上合适的人也移民了,其余那死守当地又想进寨子得安全的那三类入则接收入住。

    张古学一家怀着慨然悲壮的情怀来上任。

    花荣得到赵公廉的嘱托亲自带骑兵去青州边境接了这一家,护送到寨子,免得老官还没上任就被山贼害了。

    对这位从赵公廉那里得知的儒腐较真遇难被贬的老京官,花荣当时难知其好不好相处,不知能不能配合起来让他能顺利完成赵岳的青州计划。

    从护送一路来寨子的途中交流,花荣深刻认识到老头对朝廷的忠义和刻板较真,估计够呛。

    谁知,在安顿好后,老头看到破败无人常住只有过往行人路过的荒凉清风镇,看到寨子户籍名单上的老户和现有的人口对不上号,却什么也没质问,对花荣感叹一声说:“官府得百姓供养,也护民有责,却护不得民,反逼得不少百姓当反贼。寨中军户,你放走了,不是你的错,是太守慕容彦德有罪,让这清风镇和寨子太危险。百姓逃离也没错,应该的。”

    花荣亲切感受到这老官在固执儒腐中蕴藏的正直与善良,心里当时就亲近不少。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据说教条死板的老官随即居然表态:“这里形势险恶,单凭你我,再有心也自无力改变。清风寨既是军寨又是特殊环境,你我就不要论谁正谁副,搞什么文武之争的狗血内耗事。这里就以你为主,钱粮兵甲等账册按规矩由老夫保管,但实物既已迁收在你南寨,以后就由你保管,收入支用报我就可。”

    在花荣的愣征中,老官温和亲切地笑呵呵道:“花将军,你是将门之后,功臣之子。老夫看得出你是个有担当有热血有心思的好孩子。老夫是死板,却不是真不懂变通。只要对百姓有利,你尽可放手干。老夫会配合你,尽文官之能把你不擅长或无暇顾及的那些事处理好。让我们这一老一少共同努力,尽量在这混乱的地方开出一片让人活命的天地,不枉为官一场。”

    “放心地干。有事,本官一力担着。”这句话,老头说得斩钉截铁。

    花荣当时被老官搞糊涂了。

    他实在猜不透是自己去迎接保护了这一家,受打击心灰意冷的老官感激才如此回报,还是深知险恶,为一家性命考虑,懂得要全力支持和依靠他这个武人才能在此生存而不得不放权。

    但无论怎样,赵公廉私下要他保护、尊重和善待老官一家,眼下看来是做对了。

    花荣当时表态:“请大人放心。清风寨有小将在,定保大人一家和满寨百姓安全。”

    老官执拗却反应在言出必践。

    以随后的日子,老官打起精神管理寨民、抓生产、就近拆镇上房屋上现成的木头搬来修缮加固和建设寨内的房子,让已经住在这的能更舒适安心,新投靠来的新户也能有个家,不辞劳苦亲自带领人建设山口的城堡……

    总之干的全是民生与协作事,花荣管的事,老官一点不插手,只看到不足提供点建议。

    对花荣不断把那些地主恶霸和刁汉安置在老官所在的北寨,老官不恼怒反感反而赞同说:“这些东西都不是善茬,爱生事,就交老夫管理整治。老夫几十年官宦生涯不是白干的,收拾这些东西不在话下。花将军的南寨都是老实巴交的,清静安稳,你才能安心搞好军事。”

    花荣在警惕中逐渐认清了老官一家的光明磊落品行,从心里认可了这老官。

    花荣侠义,从不欠人情义,回报老官,从沧赵派来协助他的百骑精锐中特意挑选了精明骁勇二十骑兵人手负责保护老官的宅院支持老官管理恶霸刁徒的权威,并安排榆木疙瘩兵加强对北寨的管理,在生活上更提供丰富保障。

    你有情,我有义。这一老一少,一文一武,越相处,关系越融洽默契,感情迅速很深。

    花荣能感受到,老官和慈爱的老夫人在近似把他当儿子待,特别喜欢亲近他夫妇,总爱邀请夫妇俩来家做客,每次看到了小两口就会满脸慈爱满足的笑,有说不完的话。

    老夫人总夸奖花荣是长得好又正直能干的好孩子,花家有后矣;夸奖花恭人不但美貌出众而且贤惠无比,小两口是天设地造的一对良配,都是有福的也应该得上天眷顾的一对碧人,总要亲自下厨房做几道她拿手,花荣两口子又爱吃的菜。老两口是在宠溺纵容着花荣两口子,以他们数十年的丰富人生经历和官场磨砺并非没有察觉花荣所为的一些异常。却从不问。

    这或许是老夫妇俩在他花荣身上寻找失去宝贝儿子所缺憾的慰藉,也可能是活通达了,仍坚持一生信守的气节,仍然忠心耿耿效忠朝廷,却改了死板性子和坚持的一些公务原则,放任花荣做那些不合朝廷规矩却无害百姓的事。

    花荣母早亡,父亲远在边关,在他少年时也阵亡了,又没有什么亲戚长辈关爱。老官夫妇如此待他,无形中也温暖了花荣的心,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花荣缺乏长辈关爱的遗憾。花荣并不抵触这种近似父母亲人疼爱的亲切关系。

    两家人由此相处得更亲近融洽,仿佛真是血脉亲戚。这段时间过得都快活幸福,确是意外收获。

    在老官的放任和配合下,花荣顺利完成着赵岳关于清风寨的计划。

    不得不提的是,这期间,在桃花山落草的祝氏叔侄在祸害四方的同时却间接帮了花荣大忙。

    青州三股强寇中,

    二龙山晁盖,在上次赵岳闹强盗军时曾拜托照顾一下清风寨的安全。晁盖是有恩必报的好汉。赵岳不但帮他在险要的二龙山立足,还帮了其它忙,让二龙山能有个清晰明确的规划和发展,才有了如今的稳固与兴盛根基。晁盖自然要回报,对赵岳的小小要求不但应诺,而且虽好奇赵岳和花荣的关系却什么也不问,严禁部下去骚扰抢掠清风镇一带。

    青峰山锦毛虎燕顺三人被二龙山警告清风寨是二龙山的菜,又畏花荣之勇,也不敢来犯。

    唯独桃花山祝氏一伙不把小小清风寨势力放眼里。

    尤其是狷狂的祝彪自负本领,很擅长射箭,对花荣的小李广之名嗤之以鼻。

    祝氏三兄弟在祝家庄时被人叫作祝氏三杰而不是三狗之类的,就是因为家虽富有,却不是高俅那干儿子高强那种只能当草包纨绔子弟的废物,有本领而且知道努力上进。

    自招惹了赵岳的梁山势力被破家仓皇逃离走上反贼路,祝氏三兄弟对沧赵恨之入骨,无一日不想着报复回去,也以那次惨败为奇耻大辱,深刻意识到以前自己自负的本事其实不济事,离真正的强者还差得远,连沧赵家镇守梁山水泊的虾兵蟹将都打不过,和真正的高手交手的下场可想而知。

    他们在经历突兀又沉重的打击,身份居变后没有灰心丧气自甘沉沦,反而在桃花山安稳落脚就开始努力强化本事。有了武艺高强的叔叔祝万年尽力指点,也提升很快。

    祝彪感觉自己已今非昔比,是真正的高手了,闻花荣之勇不惧,反而有较量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