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萌妃是大佬〕〔厉少爱妻成瘾简安〕〔别叫我歌神〕〔神级大明星〕〔极品神印少主〕〔极品全能保安〕〔第一豪婿〕〔校花的全能教师〕〔重生媳妇有点甜〕〔我的极品老婆〕〔农家美食日常〕〔珠光宝妻致富记〕〔主播好难:老公比〕〔万欲妙体〕〔大佬又要崩坏了〕〔超强蜜恋:老婆大〕〔皇子妃〕〔最后残仙〕〔奶茶店主会法术〕〔献祭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82节小李广恶斗二祝
    祝家兄弟引大军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扑向清风寨,堵住不宽的寨门口猖狂讨敌骂阵。

    花荣整天和赵岳特意派来的一百精锐骑兵对练,练习单打独斗,练习在骑兵战阵的混乱厮杀中怎么自保怎么破敌,又时不时接受赵公廉和赵岳特意派来打磨他的步战马战等各种强者挑战切磋。

    赵岳每次来也会特意亲自和花荣较量,进一步加强传授武艺精要和增力运力法门,总以可怕的暴发力和速度迅速击破花荣的弱点,让花荣意识到不足息掉自负和浮躁心,促使花荣更强。

    不但如此,这几年来,花荣光吃掉的赵岳根据师傅的传授和帝国在营养学和人体素质方面的医学研究而送来增强武力体质的好东西就不知有多少,身体素质大增。

    花荣知道自己的武艺已经彻底清除了花架子,很强了,却不知到底有多强。

    精妙的弓箭之术这方面,他对自己的水平能有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但其它本事就二乎了。

    毕竟,切磋不是真的厮杀,无法真放开手脚发挥死手,未必能检测出真正的战斗力。

    就好比黑旋风李逵,武艺未必有多精妙,单纯比武,只怕梁山好汉中很多人能打得过他,单论武艺根本不上数,但真生死搏杀了,那一对斧头却是少人能敌,位在天罡有那资格。

    李逵是有名的秒杀手,绝对的悍将。

    花荣二乎还因为赵岳总以变态的武力有意无意间打击到花荣。

    花荣一直无法确定自己真高手了,要不然为什么总是在赵岳手里被几下子就干掉了。

    他困在清风寨,没有机会遇到世间高手死战,一直渴望有强者能上门来挑衅好测测水平。

    嘿?

    终于有人来死战了。

    这个祝家老三祝彪很狂妄,据说是个强者,枪法好,也射得一手好箭,来得正好。

    花荣在寨墙上扫视正嚣张辱骂挑衅的桃花山贼寇,兴奋了,要出寨迎战。

    寨主老官看破生死不怕死,对这一天早有心理准备,却不懂战事,也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场面,当真看到寨外黑压压一片不知有多少人的凶恶强贼,腿不软,只不禁担心花荣安危,不大同意花荣离开有效阻挡攻击的寨墙出去陷阵杀敌,但并不硬阻挡,看花荣战意高昂且已决,只殷殷叮嘱一定不要为面皮逞强,事有不济就赶紧回来。寨中防御之事,他会坚决顶在这带领和鼓励好将士们,并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要花荣战则专心应敌,不要有后顾之忧的分心。

    花荣对文人老官的临敌勇敢表现大为赞赏,对老官自是放心,抖擞精神,带着五十骑骑兵,点二百训练的最好最可能有胆一战的榆木疙瘩兵冲出寨门,跃马横枪高喝:“桃花山逆贼草寇,小爷花荣没去挑破你们山寨,尔等居然敢堵上门来找死?不怕死的,哪个先上来?”

    祝彪狷狂,却是三兄弟中最精明有主意的,经历了重大挫折也变得更成熟狡诈,此时并不象以前那样自大猖狂地先跳出来自己轻身犯险去试水深浅,而是示意王登榜先上去迎战。

    王登榜这种顶着桃花山寨主之一名头的尴尬老屈,在祝氏兄弟眼神逼视下只能硬头皮当炮灰。

    他暗含屈辱愤恨,也不和祝彪说话,默不作声径直催马提枪冲上阵来,高叫报号,纵枪猛杀。

    花荣一枪扫开攻击,二马错镫的转瞬间顺手回枪如电挑向王登榜的脑袋,挑飞了头盔,唬得王登榜三魂丢了一对半,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抗不住花荣的猛力,更破不了快枪,只怕这一枪是花荣手下留情了,哪敢逞强再战,圈马直接败下阵去。

    王登榜也是绿林有名好汉,也是青州道有数的强者,却一个照面就败了,狼狈而回。

    鼓劲叫嚣的桃花山贼看傻了眼,一时都或惊讶张大嘴或闭嘴,都哑火了。

    祝彪不认为是花荣太强,而是认为王登榜对自身在山寨的生存状况不满,对被强逼着打头阵冒险有怨言,所以上阵不肯真尽力,没真拿出大战决心和真本事,好赖转一圈就回来,纯是应付公事在糊弄他们兄弟。

    他的嘴最是自大刻薄,在祝家庄时高高在上狂妄自大尖酸刻薄骄横惯了,如今沦落成山贼草寇,不但没改习性,反而越发暴戾刻薄,当时侧脸鄙视地盯着王登榜,声音不阴不阳道:“名威赫赫的摇山神原来只有这点本事和胆量?”

    “啧,啧,一合,哈哈,摇山之神居然只一合就丢了头盔,”

    “好在命大没一合就死,也没吓死当场,还知道逃回来保命,真是我桃花山的好头领,没把桃花山的面子丢个干净。否则这仗也不用打了,先得给你送丧。”

    他的言外之意是,就你这本事这心态,在桃花山能排在鬼主意多的万俟德之上当五当家就不错了。你对本事老末的位置有什么资格不满意的?你配不满意么?听我祝彪的指挥还敢有怨意?

    王登榜在生死之战中岂敢不尽力而为?

    他差点成了花荣的枪下游魂,侥幸逃过一死,刚逃回阵来,对刚才那如电的夺命一枪仍心有余悸,尚且惊魂未定,骤然听到祝彪的恶毒挖苦话,以性命为祝氏打头阵试水不但没得到安慰鼓励,反而被肆意践踏污辱,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转眼又变得苍白继而发灰,喘着粗气死命把要愤怒冲出口的话硬憋了回去,咬着牙低头不语。

    祝龙倒是责怪弟弟说话太重,说王头领尽力了,却也只是有口无心,只为安抚一下王登榜好继续利用而随意一说。

    王登榜已经了解祝家人的自私霸道恶劣脾性,自然清楚祝龙毫无真心实意,所言不过是耍可笑的小聪明。这家人都把自己当主子,是金贵而高高在上的大老爷,把外人当低贱的奴仆打手只为利用,哪讲什么义气与感情。

    想他王登榜也是好汉一条,三十多岁了,年纪比祝万年的都大一点,却被二十多岁的祝彪肆意污辱,这特么还是说的一山生死与共的异姓兄弟呢,实际连陌生人都不如,对仇人如此恶毒也莫过如此了。

    自此,他怀愤在心,更后悔当初背叛仁义的孟福通,暗暗发誓,此生必杀祝家三子,否则枉为男儿。

    后来,他看到二龙山搞到大量战马兴盛已定,伺机拉队伍背叛,狠坑了祝家一把投靠了晁盖也就不足为奇了。

    祝彪恶毒辱骂了王登榜,发泄了一下扭曲变态的心绪,精神越发好了,盯着对面的花荣,扭曲着面孔形成狰狞,凶狠地踹马冲过去,拧枪犯扎。

    花荣交手一击,回手把枪唿地当棍扫去。

    祝彪被挡了一枪,双臂发麻,差点儿坐不住马被猛力震得栽下去,错马间又险些被扫中,急哈腰侧身,总算反应快马术精才躲过,咬牙切齿圈马再战。

    看别人打,没觉得花荣有多可怕。只有亲自上阵体验到了,祝彪才意识到花荣掌中那条枪的凶猛快捷有多么惊人。他知道自己错怪王登榜了,但自然不会有向利用的狗道歉的心思。

    二人各展枪法,奋勇战了近二十回合,祝彪就被花荣那全无花架子、异常凌厉快捷凶猛的枪法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很快有吃不住劲的感觉,心惊肉跳的,浑身冒虚汗,吃惊地发现来青州后苦练而武力大长的自己居然在花荣面前仍然是如此弱,似乎比当初在祝家庄保卫战中斗赵岳的虾兵蟹将时还弱不少。

    一股怯意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最深处涌起。

    祝彪感觉死神在笑盯着自己,仿佛看到地狱判官正举着勾魂笔准备在生死薄上勾掉他的名字。他怕了,想退阵逃跑,却怕被王登榜反过来耻笑,又性子凶戾好胜,就咬着牙奋起全力继续抗下去。

    花荣其实心中也有很大触动。

    这个祝三彪子人称祝氏三杰之最,果然不凡,既凶狠狡诈,又勇猛胆横敢坚持冒险,身具强者之姿,真不愧虎子彪兽之名,是有狂傲的条件。若放在没受赵岳强训以前,以他自学家传武艺导致花架子招式不少又没经过一点实战磨砺的枪法,根本不是祝彪的对手。

    王登榜看出祝彪陷入被动挨打的困境已胆怯了只是在为面皮逞强坚持。他恨不得祝三彪子立马就死在花荣枪下,如此方能稍解心头之恨,自不会再出马上场去救。

    祝龙本事不弱,自然也能看出门道来,不禁大吃一惊。

    三弟如此之勇,连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叔叔都称赞三弟是高手了,居然对上更年轻的花荣这么快就撑不住了。他在惊骇中不敢迟疑怠慢,到底是亲兄弟,无论如何都要上去救助的。

    花荣越打越有感觉也越有信心,强化苦练的本事释放出来,收拾祝彪游刃有余,下手狠辣却没真下死手,只当生死搏杀间进一步磨练自己实战能力的难得良机和上佳磨刀石,闪眼看到祝龙上来玩二饼,若按以往,他指定不肯冒险以一挡两不弱的敌人,会退走以最拿手的精妙箭术杀敌取胜,此刻却不惊反喜,叫声:“祝龙,来得好。看看你兄弟加一起是何分量。”

    祝彪听了,恼羞成怒,分不出精力大骂,只把力气放在枪上拼命厮杀。

    祝龙脸一红,眼冒火星,祝家子骨子里的狂傲凶狠性子大发,咬牙切齿冲上来和兄弟双并花荣,只顾死命拿枪乱戳。

    兄弟二人齐心协力拼命夹攻,转眼斗了又是二十几合。

    花荣放开全部势力以一敌二,宝枪遮前挡后左挑右砸,势如雷霆游龙,不落下风,至此判断出这祝龙是不弱,但比其弟弟祝彪差了不少。

    练得够了,花荣不想多费力气,心念一闪,猛然加力逼开祝彪,一枪扎向祝龙前心。

    祝龙不及回枪招架,大惊急闪,呼,总算躲过了,谁知花荣本就没想一枪要祝龙的命,意在后招,如电抽回枪,枪上的五个倒钩中的两个钩正刮在祝龙肩臂侧,锋利的倒钩轻易撕开祝龙肩臂那处的重甲,在上臂拉开两口子深达骨头。

    祝龙痛叫一声,还被这迅猛的拉拽加上他之前躲避前心被刺而猛扭侧身的力量,一下从马上栽下去,险些折断脖子。

    祝彪大骇,生怕救得慢了花荣得空复一枪捅了他大哥,急忙冲上来猛攻。

    祝龙心知此是生死攸关之际,强忍连伤带狠跌形成的巨痛和内脏受剧烈震荡导致想吐血的胸中憋闷感,一咬牙赶紧爬起来,枪顾不得捡了,奋起力气跨上马,急逃而去。

    祝彪拼死救下大哥后,再也不敢逞强,也立即紧策马跳出圈外,抹头就狠踹马逃走。

    他边逃边注意后面,听得花荣并没有追杀,悄悄挂枪取弓箭在手,猛回身射向花荣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