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魔术秀走向娱乐〕〔出名太快怎么办〕〔远方寻梦〕〔我偏偏是巨星〕〔你的爱如星光〕〔偷爱〕〔金主大人,请矜持〕〔生活系文娱教父〕〔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穿书后,胖喵儿在〕〔最强兵王〕〔我不想酿酒〕〔从退出娱乐圈开始〕〔重生小娇妻:总裁〕〔天庭紧急电话〕〔你的爱如星光〕〔凤图传〕〔末世之异能进化〕〔豪门契约:总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88节禽兽之心
    中国人讲究姑娘出嫁要回门,表达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顺便向父母汇报婚姻生活如何。

    新婚燕尔。

    一直提心吊胆,至此总算松口气的白淑娘对婚姻不敢奢望幸福的希望,对丈夫也没有什么要求,唯愿这位命硬些,千万千万别轻易早早死了,让她自己也认定了克夫之命陷入绝望。

    小两口都是武人,从州城到白家距离也远,回门,二人不耐车轿,双双骑马,带着七八个军丁赶着回门孝敬白太公夫妇几大车礼物,一路打打闹闹,骑马撒欢,你追我赶,让路人看到了这英武矫健一对,不禁暗思是登对,原来白家这位武小姐的命中夫君应该是武官,人家不是克夫,是前面三位与白娘子无缘才短命自死给真命天子让位。

    因敏感而察觉到路人的反应,白淑娘并不真轻松的心也得到感染,释放了不少沉重心理负担,脸上露出欢笑自然的笑容。小两口欢欢喜喜直奔白家庄。

    可惜,晴天出霹雳。白淑娘万万没预料到的灾难又突然意外降临了。

    这次死亡也直接威胁到她。事后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可不但是克夫,连自己的命都差点儿克死。当真是邪恶不干净,天生要遭报应的不祥之女。坏名没消除,而且升级了。

    小两口骑着高头大马一路观景论事,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必经的荒丘路上。

    突然,从丘上草丛中慢慢露出二十几个人头来,其中几个悄悄举起民间打猎或自卫用的三连弩,对准十几米外经过的马上新郎官就是一阵凶狠地连续暴射。

    这种弩很小巧,方便藏身携带。浪子燕青用的自称为如意子的手弩就属于这一类,射不远,但在二十米有效射程内还是很有威力的。猎人用它对付皮糙肉厚的野猪也常见效果。

    新郎官是武官,从小修习家传武艺,又在军中跟着教头学习过,确有些本事,也习惯地挎着腰刀。

    但别说他不是花荣那样对弓弩偷袭极其敏锐、也擅长躲避或反击被射击的神射手,也不是卢俊义那样的防御能力强大的武学高手,又没真正经历过战场厮杀,就算是身手高强不凡的年轻才俊,在娶得完壁******,还攀上了白宰相,父子一家人都前途一片光明而志得意满幸福快活中,毫无防备猝不及防下,又怎么能够躲过这种处心积虑蓄意而为的偷袭截杀。

    新郎头脸胸,要害之处转瞬连中十几箭,转眼就血透崭新的衣衫,带着满脸痛苦与惊愕的表情本能想扭脸看看是谁这么恨他如此暗算毁掉他的一切刚刚展开的美好生活和梦想,却眼前发黑,口冒鲜血,一头栽下马去。其实第一箭就从侧面正中他的咽喉,活不成了。

    白淑娘在丈夫另一边,被丈夫比较雄壮的身躯挡住了箭,逃过了第一波攻击。

    她马术精,反应也快,一个蹬里藏身,悬身在马另一侧,又躲过了后面的持续射击。

    偷袭者转瞬射空了弩上三箭,立即收弩,一齐持钢刀杀下山丘。

    架车拉礼物跟着回门的七八个军丁见少将军上半身密插着箭掉下马,身体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应该是死了。他们不但没有愤怒地勇敢迎战,杀贼为小将军报复,反而惊喊一声,跳下车抹头鼠窜而去,连放车上的长枪都顾不上拿,幸好腰刀是挎身上的不用拿也自然带着跑。

    白淑娘此刻脑子一片昏蒙,瞅着刚娶了她只安全顺利了一天一夜外加今天小半天的丈夫,又茫然地瞅瞅凶恶冲过来的似乎是流民的这伙歹徒,突然仰天尖厉地大叫一声:“贼老天。”

    歹徒们可不管白淑娘怎么伤心绝望,一看押车的军丁居然不战而逃,省却了冒险厮杀和费力,蒙面都露出笑容,有的嘻嘻哈哈扑向车子去查看都载着些什么好东西,有烤鸡烤肉等吃的,就拿了边吃边急切翻检着值钱好带的,有的忙着收白淑娘丈夫的军马。剩下的则贪婪地盯着打扮得漂亮迷人的白淑娘淫笑着扑过来,当先那恶汉嘴上还肉麻地唤着:“我的苦命小美人,老子命硬不怕克,最般配骑你这种够邪劲的烈马,乖乖听话跟老子快活,让老子来好好疼你吧。”

    流着口水横刀急切冲上来,不料白淑娘又是一声渗人的尖叫,瞬间抽出马上所挂的双刀,如电一刀斩在伸过来拉她的肮脏手臂上,另一刀切开了那汉子的咽喉。

    那汉子眼睛一翻,瘫软在地。钢刀当啷落地。

    “二当家?”

    跟着扑来的诸贼惊叫一声间,白淑娘疯狂地催马冲过来,双刀连斩,转眼又放倒四五个,随后就是时不时发着渗人尖叫地疯狂催马追杀,居然把围过来沾便宜的歹徒们冲杀个净光。

    当先射死白淑娘丈夫的为首大汉正在礼物那边吃着烤肉收着钱财,扭头看到白淑娘两眼充血放光如邪恶魔眼、表情怪异,居然有本事几转眼就杀死了他七八个手下,不禁咦一声:“怪不得连克三夫还敢出门行凶打人,没人能挡,胆是横不一样,还挺厉害。”

    说话间,他拔步冲过来,抡朴刀就劈。

    白淑娘又魔障了,此时胸中只有无穷的恨意与绝望,身为养得娇贵的女孩,往日连鱼都没杀过,第一次杀人却毫无不适的感觉,心思只蒙蒙地盯在这些歹徒身上,一心只想杀光这些坐定她克夫命的人,其它的都不在意识中,没有畏惧,生死无所谓。

    贼首沉重的大刀劈来。白淑娘只本能地闪过,长长的柳叶刀又是如电连环斩去,马冲刀斩,居然逼得那贼首不得不连连后退。

    贼首一看不是头,连忙命令部下围攻。他自己赶紧跑去骑白淑娘丈夫那匹马,要以马战克制白淑娘疯狂催马冲撞借助到的威力。

    白淑娘此时精神在现实中也不在现实中,精神实际高度专注集中,平常所学武艺得到超常施展,空灵无畏状态下如有神助,浑身是使不完的力量,用不尽的迅猛,耍不尽的马术快刀。

    贼首只取马这不多会工夫,部下又被马撞刀斩放倒七八个。

    余者皆惧,瞅着显然疯魔了如索命的修罗女煞星的白淑娘,退缩不前。

    贼首怒吼了一声,紧催马冲杀过来。

    之前,对二当家和部下的死,他内心没在乎,死了倒好,少了分这次肥厚赏钱的了。但部下死得只剩下几个,他快成光杆司令了,这以后还怎么凭实力继续做这种买卖?

    白淑娘死鱼一样的眼睛死盯着贼首,催马直直撞过去,根本不顾及自己会怎样。

    那贼首却不得不控马侧让一下,不妨白淑娘恨马不能飞一样快不能立即撞上去,咬银牙猛地掷出一口柳叶刀。贼首迅速用刀挡了一下却没挡好,刀挑飞着旋转把他的脸从额头到鼻子切开个大血口,痛尚且不算,鲜血冒出糊了他的眼睛,一恍惚间,白淑娘就到了,一刀斩他于马下,又疯魔地盯着剩下的几个贼子,疯狂催马追杀。

    有贼子见两条腿逃不过马,又贪图车上钱财未取,不舍得放弃,仗着己方人多,欺负白氏只剩下一口刀,取巧玩夹击。

    不料白氏还有个长长的特制皮鞭,而且出嫁前不事女红,几乎整天把鞭子在手中玩,更在去年疯魔报复打人中打出了花样技巧和经验,玩得比双刀只怕更拿手,一见歹徒夹攻,用惯了双刀和耍鞭子的本能让她立即把鞭子用上了,一鞭甩去,抽得那家伙猝不及防惨叫脸上中招。

    白氏一心杀光歹徒,一个也不放过,死盯着追杀。刀、鞭远击近斩,小小女子居然凭一己之力,在人生的初次杀人争斗中不知不觉全部杀光了二十几个歹徒,杀完了,才茫然四顾,发了会呆,只感觉浑身疲惫沉重的动弹不了似的,脑子已经当机了一样不转动了,茫茫然地本能向这世上给她爱给她安慰支持唯一真关爱她的父母那跑去。

    白太公夫妇喜滋滋在家等着迎接闺女和女婿回门探望,庆幸克夫灾难总算过去了,找个武官女婿真找对了,闺女终于可以幸福正常地做个女人了,早吩咐下去,要以能拿得出的最丰盛隆重的方式迎接闺女一生的幸福。

    但,他们盼来的是候在大门外接人的庄丁的恐怖惊叫。

    老两口一听声不对,因为受打击太多顿时心里格登一下子,笑容转惊慌失措,想都不想就双双急奔出来。

    等一眼看到闺女一身是血,拎着口血淋淋的刀和一条同样带血的皮鞭,骑在马上如夜游的僵尸般木然,老太太格喽一声就昏倒了。老头则以不是人声的声音叫了声:“闺女。”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惊恐、心痛、悲伤.....

    白淑娘听到父亲熟悉的呼唤,茫然没有焦距的双眼看向父亲,却眼前一黑一头向马下栽去。唬得白太仅发出一声恐怖的啊。幸亏有关心小姐又机灵的守在马前的庄丁及时一扶,白淑娘才避免了歪断脖子的惨死。

    又死了一个,还是真成亲了的丈夫。

    关于白淑娘的风云又开始在当地涌现。

    只是这次白淑娘病倒了,她母亲也病倒了,白家大门紧闭,无心理会外部诽议。

    之前那些被鞭打的人,想从白家捞道德绑架带来的横财却没捞到的人,那些想出风头捞名利却被践踏了尊严丢了名誉毁了德高望众形象的,以及一些就爱长舌头的,一看白淑娘倒了凶不了,顿时来劲了,热烈评价毁誉白淑娘。

    议论来议论去,最终有德高望众身份的高明长者捋着长长的白胡须,根据请的佛门高僧看的结果,下了断言:“那邪恶女子根本不是常人,乃白骨精转世人间,怀前世积下的数千年怨恨托身白氏就是来报复男人、毁灭人间道德伦常法则的。”

    并论证说:“你们看她长得那么高大,不似我汉人女子那般娇小,相貌美丽,看着是个可爱娇儿,却有男人一样的勇力,比野人还凶强,凭小小女子一人之身就能杀得连七八个勇武军汉都畏惧且杀不了的那么多凶恶强悍歹徒。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吗?”

    既有大德高僧法眼识破真相,高明长者佐证断言,白淑娘顿时由克夫也克自己之不祥女子升级为非人的存在,从此有了白骨精的绰号。

    这急剧上升的剧情转变使得白淑娘由被肆意议论诽谤的对象成了被人们警惕戒备痛恨的对象。

    甚至有不少人喊出,这种妖孽怎可让她安然存在我们光明世界?大伙儿要聚起力量,逼白家交出白淑娘,把这妖精绑架在柴堆上烧死,烧个干净,彻底了解隐患,还我朗朗乾坤,如此才得安宁。

    真就有不少人热烈响应,聚起人来跟着倡导者去堵住白家大门,大喊交人,不然一把火把白家全部毁灭还大家清静。

    这就是一场居心叵测的闹剧,说穿了无非是以神神道道的事蛊惑人心,利用民间对待妖魔鬼怪的习俗观念和愚昧凶残处置手段,借正当名义、携裹民意,恃法不责众,想就此毁掉家产丰厚的白家,达到行凶、图财、报复等丑恶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约会从美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