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药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催更大魔王〕〔帝长歌〕〔我的房分你一半〕〔婚色荡漾:顾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我和超级大佬隐婚〕〔太古龙帝诀〕〔最后一个大魔头〕〔贴身狂医俏总裁〕〔仙御〕〔天才萌宝:爹地,别〕〔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一往情深,傅少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94节奇怪的山贼
    “报仇。要报仇雪恨。”

    老家伙如抽疯的豺狗一样低吼着,“来教头,快带人杀出去。把这伙敢来犯我宋家庄的全宰了。尤其是孔明孔亮这两小畜生一定要千刀万剐了他们,方解我恨。”

    那来教头却不傻也不冲动,很清楚:孔家兄弟能带人杀了武功不弱的两都头、教头和众多县上与宋家庄的好手,岂会是好对付的?

    况且很明显,孔家兄弟这疯虎一样的情形无疑一心报仇雪恨,根本不怕死,手下也个个红眼想杀人攻入宋家庄烧杀抢掠。以宋家庄此时剩下不多的打手实力,如何能出去和这样不怕死的对手硬战?

    打手只是雇的,和他来兴一样不过是为份活命和享乐钱才在留下在此地干,用沧赵那传出来的说法就是“打工”赚钱的临时工而已,谁会以性命去给宋家争取利益和报仇?是这宋太公最近过得太顺,太自大太自以为是了。

    本村青壮?

    啧。还不知他们怎么想的呢。若不是顾虑孔明孔亮杀红了眼,破了寨子连他们也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杀乱抢,又惧于宋家的森严统治不敢不上寨守卫,只怕他们根本不会抵抗。

    指望带这些村汉出去剿灭孔氏的亡命之徒队伍,那和做梦无异。别说杀孔家兄弟,只怕反被人家追杀,趁机攻入寨子。那样可真是弄巧成拙,只怕宋家成了屠宰场,帮宋家的也别想得活。

    来教头耐着性子向宋太公解释不能出战的原因。宋太公气疯了,听不进去,只催促出战。

    好在,老大宋大贵吓得脸色惨白,脸上肥肉不住地惊跳,却明白来教头的顾虑,帮着劝说父亲打消念头。

    双方一个不敢杀出来,一个攻不上去,形成对骂对峙僵持。

    孔明孔亮恨不能肋生双翅飞上寨墙,把宋家父子一下宰了,却试了几次也破不了箭雨,望仇人近在眼前却对其无可奈何,只气得暴跳如雷,越发愤恨难平。

    有清醒的庄民劝说二位少庄主,宋家庄这样子,我们一时半会是攻不下了。那边的乡亲们收拾了东西也许正爬黄土岗向白虎山贼那转移呢,没有少庄主坐镇主持,就怕白虎山贼闻风起了歹心,不但不收纳咱们庄子,反而出兵半路截杀……

    不能在这颂家庄前干耗着。打不下就赶紧撤吧。

    不然,万一县上得了风,官兵杀了过来,和颂家里应外合。怕是没有咱们满村人的活路。

    孔明孔亮也知道这么干耗着不但无益反而埋下大祸,只是极不甘心就这么撤了,怒火难消,报复不了宋家庄,又返回颂仙村报复那些忘恩负义的东西来出出恶气,把投靠宋家的那些人家杀了个净光抢了个净光,又报复村中有实力的人家,恨其连悄悄不露面只示警通风报个信,官府不会知道是谁走露的消息,不会有危险这种良心回报事都不做,只是这次没下杀手,只抢钱财粮食物资,不反抗就不杀人,然后架抢来的骡车拉着东西急急追赶村中大部队去也。

    孔明孔亮的行为虽然凶残霸道,但也给了颂仙村一个深刻教训:只想靠着强者得益,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想反过来支持帮助强者撑过灾难,冷眼旁观看戏,甚至事涉自身利益也不去积极出力维护,单等别人出头去为他们去争去抢去厮杀,这是行不通的,宽松悠然一时,却不是立即有报应,就是后患无穷,最终吃苦头的还是袖手旁观单等受益的他们。

    在孔明孔亮率领队伍追赶本村人的时候,赵岳、花荣毫不知孔家的悲惨事变,一行五十几骑正经过白虎山。

    突然,路边的树林草丛中响起一片弓弩声,一片箭雨乱七八糟地射出来,却被骑盾及时挡住或武器拨打掉了。

    林中埋伏的这伙人的首领一看空费不少箭枝却没伤到一个官兵白伏击一场,顿时大怒。

    一年轻的汉子催马提长杆大刀当先冲了出来,看年纪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光头没戴帽子,只额头扎一束带,却披一身看着很精良的锁子连环甲,个子不算高,体格却非常雄壮,尤其是一双胳膊更是格外粗壮有力,冲出了林子,大骂一声该死的狗官,冲着队伍最前面的赵岳、花荣就杀了过来。

    后面紧接着冲出一个中年汉子,也是个子不算高,体格粗壮,也着精良锁子连环甲,倒是戴了铁头盔,看相貌应该和年轻的是父子叔侄等极亲近的关系,用的武器是对大铁锤,却不是常见的锤武器那样,就是对锤子,只是锤头不小,又是二尺长的粗铁柄,瞧着就分量不轻。

    再后面又有两年轻人跟着冲出,却是步行,同样的连环甲,只是仅上半身,体格也粗壮不一般,使的武器也不是常见的那些,一个持一对刃长有二尺的特大号宽厚方头菜刀,一个使一对尖头的重刀,瞧着应该是屠夫剁骨一类的刀。

    更有意思的是后面紧跟着冲出的是两妇人,年纪差不多大,都二十多岁,也有几分姿色,就是脸晒得有些黑,本应是让人疼爱的女人,却都上身披轻薄些的连环甲,手持着一对小尖刀凶器,瞧着似是剔骨刀一类的。

    再后面的则是穿着比较杂乱的一大群青壮汉子,有着铁甲的,也有单衣甚至光膀子的,武器也五花八门,有匠人用的锤子,有锋利的大刀等比较标准的厮杀武器,更多的则是土造破刀枪和棍棒。

    赵岳眼看着这么一群强盗凶狠地扑来,感觉不是危险而是心里莫名涌起一股悲哀。

    他仿佛看到电视剧水浒传中征方腊死伤惨重的那些情节,仿佛看到了顾大嫂孙二娘和男人一样冲锋陷阵,为实现宋江等人的私心野望而和铁了心造反坐江山的凶悍男人对手搏命厮杀,一个个死得凄惨悲壮令人无奈叹惜。

    赵岳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刚硬如铁的心居然不禁一阵酸痛,心底转瞬涌起的是一股抑制不住的愤怒,舌炸春雷地一声大吼冲口而出:“都住手。别他麻的傻乎乎冲杀了。”

    他自己不知久在上位又武功强横几乎无匹久经恶战三者结合形成的强大威势煞气,这一声怒吼震得杀来的强盗齐齐一震,看到赵岳眼中暴射着骇人的目光,深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抢杀在最前的那暴躁骁勇年轻汉子也不禁稍一勒马不前,后面的更直接停下了冲锋陷阵。不少人,包括那两和男人一起勇敢上战场的妇人都哧得苍白了脸,身体颤抖。

    但,最前面那汉子见赵岳一身小兵打扮只是个小卒,勇气再起,暴叫一声:“狗东西嗓门大吓唬谁啊?”

    这小子嗓门也不小,胆子也够横,又猛踹战马凶猛冲过来。

    花荣本想上前迎战,生擒了这莽撞小子,有事再说。身边的赵岳却已经冲了出去,面对凶猛劈来的大刀也不拔剑,如电一掌拍在刀盘上,可怕的暴发力震得自负力量的那小子握不住刀,前面那只手脱了刀杆。大刀呼地飞向外,差点带得他闪下马去。后面握刀的手虽然没松脱,仍抓着刀杆却在酥酥发抖,一时连提刀的力气也似乎没有了,只能任大刀自行落地刀头顶在地上才撑住重量不至于拿不住。但他本人却被赵岳错马而过眨眼拎走了。

    后面那些人一看年轻汉子被生擒活捉去了,顿时急了眼,也不畏惧惊愣了,又开始扑过来。那中年汉子本在前面又骑马,自然最先杀到,沉重的双铁锤并举,显然准备冲近了把赵岳砸碎抢回年轻汉子。

    赵岳回马把年轻汉子丢在地上,自有取代武能徐谨飞毛腿职能的两汉子赵雕龙、赵绣虎及时冲上来绑了。

    雕龙和绣虎,是当初赵庄委托无量道长组织来的第一批孤儿,来时只六七岁的样子,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大,不知父母是谁、家曾在哪里,成为孤儿时更小,根本不记事,无人管护,流浪街头,能活下来纯是命大,来到赵庄衣食住治病.....都再无忧,并且有慈爱细心耐心的专职妇人照顾关怀,不但能活命还身心都得到健康成长。

    那时赵庄收养的孤儿还少,为了让孩子们感觉有人疼爱重视,心是暖的正常的,对沧赵家也有归属感,每年过年象有家有父母长辈关爱的孩子一样有压岁钱拿,并且由赵岳的九个奶奶亲手一一发到孩子们手中并表扬鼓励几句。

    赵岳的亲祖母宁氏老太君注意到来的孩子们都在一日比一日强壮甚至胖乎乎起来,唯独有两孩子快活过了两年却仍然是细笔杆一样,那次过年发压岁钱,老太君特意关照了一下,感叹说:“瞧这小身子骨风吹就倒似的,让人心疼心忧。你们呐,既不知父母是谁,不知出身姓氏,以后就跟我家姓赵吧,奶奶我是长辈,就作主一回给你这两个小不点定个大名,就叫雕龙、绣虎吧,希望你们能象龙虎一样强壮又心灵手巧顺顺利利长大成才成家立业。”

    这两孩子实际上不是体质弱不禁风,人家是只长筋骨肌肉的内秀,长大后是田径飞人的材料,也练成一身武艺,本在赵庄当流星快报,因武能徐谨二人调去了清州帮助神机军师朱武,赵岳身边缺了这类得力的人手,又常在外走动,老太君就特意让这二人跟着小孙子,一来方便赵岳,二来也是放在小孙子身边历练雕琢一下,提升一下二人的见识与能力。

    且说那中年汉子怒马抡锤来打赵岳抢人。赵岳背对迅猛来敌,却头都不回,在众人紧张注视下突然从马上拔身而起,一个后空翻竟落到了那中年汉子的身后马上,不但轻易避开了凶猛攻击,还一把将那汉子拎丢在地上。

    汉子倒地挣扎欲起,早被赵雕龙赵绣虎双双上前拿住了。

    在骑兵的欢呼喝彩声中,赵岳从那汉子的马上跳下,大步迎向惊畏却没退缩反而怒吼着更快冲来的步行两汉子。

    两汉子大叫着一齐抡特色大刀想双并赵岳,却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就被赵岳轻易一并拿住了胳膊,一手一个眨眼抡起丢在骑兵这边,也被几个骑兵如狼似虎上前一齐活捉了。

    再后面冲来的两妇人见赵岳如凶神般强悍,看样子似乎想哭,也害怕,却不耽误咬银牙冲过来拼命。

    赵岳的情绪这时已平静了一些,冲抱着飞蛾扑火心态的两妇人喝一声:“不要怕。我们不会杀你亲人。你们也不要不听我说,硬上来逞强。我不打你们这样的好女人。但若不听我的,休怪我对你们亲人起杀心。”

    也不知是这段话中哪一句好使了,还是知道自己上去再拼命也白搭,不如稍等看看情况变化,两妇人总算不冲了。

    而后面那些强壮凶狠的汉子也许是怕了赵岳的恐怖,自知不是这队强悍骑兵的对手,或许是怕惹火了赵岳起杀心害了被抓的四个汉子,都聚在两妇人身边护着,也没有再冲上来攻击。

    花荣眼见得赵岳如此轻而易举擒拿了四个最起码不缺力气的强盗头领,不禁再次惊骇赵岳的武功全面与强横。换作是他,想杀四人容易,想如此轻快地擒拿住还不伤人,他感觉自己不大可能办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