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婿〕〔宋医生,谈个恋爱〕〔都市之战神之王〕〔师父江湖救急啊〕〔这个世界的妖魔很〕〔世纪第一宠:厉少〕〔都市至尊战神〕〔阴倌法医〕〔皇朝女帝史之明焕〕〔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女主她以武服人〕〔我把BOSS公主抱了〕〔爱情似火你如冰〕〔极品无敌小仙医〕〔龙婿当道〕〔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叶辰萧初然免费章〕〔爵爷你老婆又开挂〕〔最难不过说爱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97节突降之灾
    常言说祸不单行。

    在县令公子去老钱酒店强吞时,一队二百人的官兵在一位大名府偏将的带领下来到山村,找到本村为主的史谷公宣布了梁中书的劳役征召决定。

    草民对额外加的劳役照样没拒绝的权力。官府想怎么使唤你,你就得干什么。

    本来这事会很自然地执行。史家父子和满村人再不愿意也得服从。

    坏就坏在王朝腐化下,官就彻底成了爷,民彻底真正成了草芥,别说是官,随便是个穿公服身后撑着官府大牌子的就代表公理王法,对百姓霸道牛气得不行。军队的人本就凶悍粗野骄横,平常欺民如踏草,那偏将又心知梁中书的心思,不自觉就在言行举止上流露了阴险凶残。

    史谷公近十年整天和社会各种危险分子打交道,警惕性极高,也早练出了眼力,察觉了此次所谓高薪征召劳役只怕是个圈套,又自知本村干的买卖其实是违法生意,官府平常不管或无力管也就罢了,岂会搞法外开恩,对卑贱工匠不但理解宽大为怀,还搞厚金封赏似的征召?

    他心里顿时格噔一下子,越观察琢磨,心里越起疑,断定此去必是灾而不是福。

    他一犹豫不决。

    那偏将不耐烦了,收了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诚意和善,露出习惯的蛮横凶相,喝骂史谷公为何不谨遵中书大人的恩典与命令赶紧召集村民收拾工具行囊立即赶赴北京付命。

    “你这厮不过是个卑贱草民,莫非仗着有点手艺就敢托大,敢不把中书大人放在眼里?”

    随行的小校更猖狂更恶劣地辱骂催促,一双贼眼则滴溜溜地观察着如何搜刮发财。

    史应德只感觉这伙人只怕来意不善,却也没多想。

    但他年轻气盛,受不得这两鸟军官的张狂气,又胆子奇大,被骂得火起,忍不住还嘴道:“我们今年的劳役在春天已经做完了。现在又加这个,按律法,非战乱所需要,额外负担,我们可去可不去应召。你们实际是需要我们的手艺请我们。请人还如此强横无理?”

    那小校嘿一声,“乡野小子,爷给你脸,你还趁机想当大爷了?当朝廷军队暴力是泥的?”

    史应德被威胁,更怒,冷哼一声,一甩打铁戴的手套,冷笑道:“老子不去,怎么着?”

    小校瞪眼上前骂道:“卑贱小子,爷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王法二字是怎么写的。”

    说着居然拔刀就想砍人示威加强逼迫。

    不料,史应德是打小习武,对危险也形成敏感的人,被小校的杀机一逼,本能自卫还击,在小校的刀未全拔出来前,顺手一铁锤抢先一步敲在小校的脑门子上。

    他从小开始打铁,每天练重活耐力活,锻炼的浑身都是腱子肉,力量了得,这顺手一锤却是含着愤怒出手的,当即把小校打了个万朵桃花开。残尸轰隆一声倒地。

    那偏将大吃一惊,惊退几步,拔刀在刀指着史应德大喝:“你这贼厮想造反?”

    他身边的官兵立即横刀挺枪围逼上来,准备把史应德乱砍乱捅死。

    这关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史谷公别说就这么一个儿子,就是多有几个,又岂能容孩子被官兵肆意乱刃屠杀。

    他当即立断,一边挥舞铁锤铁钎和儿子并力抵抗官兵,一边对闻讯聚拢过来听消息的铁匠们大喝:“乡亲们,梁中书欲谋咱们辛苦积攒的家财,派这伙鸟兵来哄骗强逼咱们去大名府,再用大军把咱们统统强拘起来定罪杀头流放。咱们不要上当。鸟官不让咱们活。咱们无路可走,只得跟他们拼了。”

    史谷公是为蛊惑本村人心要大伙儿跟他合力对付官兵才如此嚷嚷的,却不知正中要害。

    铁匠们一听,顿时炸了。

    那偏将一看要糟,怕此次来哄骗抢掠失败,顿时气极败坏大叫:“这厮原来是个窝藏在此地的反贼。众军快把他给我杀了。满门除净,斩草除根,免留后患。”

    众官兵乱哄哄应着,乱哄哄涌上前,却被史家父子挥舞铁锤和滚烫的铁钎烫得肉香四逸叽哇乱叫、打得屁滚尿流,不得不仓皇逃出铁匠铺子想法组织再战。

    史家父子趁此机会退回内屋,把往日因喜好而自己打制收藏闲时耍玩的锁子连环甲和武器披挂齐拿在手,有了有效防护和趁手利器,信心顿长,大吼一声,主动杀了出来。

    这时,钱守一两姐姐家在这学艺做活的孩子也穿戴起来,大叫着挥舞钢刀冲出屋子和史家父子并力大战官兵。他们都不缺力气,有武艺,一阵猛冲猛打,杀得官兵死伤惨重又惊退。

    其他在这干活的十几个雄壮伙计,一看今日事绝无善了,不反抗只怕就是个死,跟他们拼了,杀条血路,大不了逃往离此并不是太远的强盗窝青州也当强盗快活去。也纷纷舞刀参战。

    很可笑的,想仗持武力和统治暴力镇压屠杀草民的官兵,反被十几个草民杀得凄惨。

    更惨的是,村中有不少忠心追随和拥护史家父子的铁匠闻警,也纷纷披挂武装起来参战。那些外来的铁匠,得史家父子的宽厚,感史家父子的仁义恩重,不少的格外奋勇当先。

    人是从众又盲从的。

    事情越闹越烈,本村参与的好汉子越来越多。

    激烈而血腥的厮杀、官兵的凶残狼狈与不把村民的命当命,激起了更多人的愤怒或恐惧。而即使是恐惧,在眼看自己能跟着抵抗住的时候,也会化为力量和勇气。

    越是恐惧,反抗的意志和决心越是狠绝,力量与勇气越是大。

    当骁勇的史应德从乱军中打翻那偏将,钢刀相逼吓得那偏将慌乱实招,问出真相,铁匠们终于知道了梁中书的阴险歹毒用心,这下满村人顿时都炸了。

    原来史家大爷所说的都是真的。

    既如此,那还不杀官不反干什么?

    不想当死囚,不想当罪徒被官府拘管着干活煎迫到死,不想满门遭难,那就狠杀吧。

    杀光这些官兵才能有脱身机会。

    不反是绝路,反了未必是绝路。跑海边占山为王逍遥法外也好,立不住脚投海盗也行……

    二百官兵在偏将带领下骄横跋扈地来了,满以为这趟是肥差,少不了油水,却被满村铁匠大汉上千号人堵住逃生路,全部死在山村中,没透出一个走露消息。所带财物也成了村民收获。

    铁匠村剩下的事就是打扫战场,打包紧急举村逃亡了。

    结果,史谷公正安排人去通知酒店的孙柜张屠一起走,却在半路遇上,这才知道酒店也……

    铁匠村的人得知才上任不久的本县县令居然也不是东西,官不大却更张狂贪婪,那怒火就更盛了,反就对了。这种朝廷,这种世道根本不让好人好活,只有造反还以暴力才有出路。

    没说的。

    不用史谷德和暴怒的史应德号召,铁匠军就决定去县城好好教训一下统治者,顺便大抢一把。谁说只能是官府统治者抢百姓的,百姓就抢不了欺负不了当官的?

    今天就是要乾坤反过来,草民抢杀自负金贵高高在上的那些狗官,把狗官踩在脚下,看往日高贵不可一世的狗一样向我们求饶,搜刮光高贵者的一切,抢走他们享受的女人,砍下一颗颗往日习惯高昂着鼻孔朝天的脑袋……给这些狗东西一个深刻的教训。

    人在愤怒失去理智下反弹出来的凶残与暴力会成倍增长。

    铁匠军分出成两驳,一批护着家眷赶紧继续向东逃,争取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大名府辖区。另一批在史家父子带领下迅猛而轻易地杀入了根本没有多少防御能力也猝不及防的县城。

    不干涉儿子巧取豪夺发财,实际上是变相纵容儿子作恶的新任知县,万没料到这个突变,在好不容易谋来的县城正任官宝座上屁股还没坐热,满门的脑袋就搬家了。

    县城的其他官吏以及和官府紧密勾结的豪强大户也一同遭殃。

    往日对草民的骄横而日益肆无忌惮转眼变成了凄惨哀求与各种惨死。

    铁匠军屠杀了县城,卷着丰厚的收获,追上家眷大部队,在大名府官兵反应不及时,一齐奔向东方,在快出大名府辖区时,途中意外遇到一伙山贼抢劫,抢方的首领够凶残却本事不济反被杀了,五七百部众光棍苦汉子反投靠了新主,一并逃到强盗的安乐窝青州来落脚求生。

    这些光棍山贼都是家庭因各种原因破产遭难的,恨世道不公,愤世嫉俗,要报复社会,反正光棍一条,无牵无挂,只求活个痛快,只求报复祸害得过瘾,活到哪算哪,所以不去想明天,不琢磨长远出路,没象许多其他绝望困苦的人那样跑去海边谋求投海外得传说的美好新生活。

    铁了心留在国内报复大宋,却不意味着就死待在本地这山寨等死。

    自驱赶强盗形成强盗大军祸害山东后,梁中书就一直坚持严打辖区山贼,既不享受政绩与平安,也为从强盗手中间接搜刮到民间财富,现时还能练兵。他打得好算盘。

    但大名府确实已经成了不适合强盗生存的禁区。

    这伙强盗因为在辖区边缘,属于大名府与博州交界的类似两不管山区,又做流寇,才形成。

    他们死了首领,失去主心骨,需要新领导,又从史家父子那知道大名府必会派兵过来追杀,顺路清剿山寨自是必然。小小山寨哪经得起大名府的正规大军围剿,既立不得脚了也就踊着走。

    铁匠村因为需要拉铁矿石和煤炭,骡马大车也多,几乎家家都有。这给逃亡之旅提供了极大便利。

    史家父子和铁匠们万万没料到,自己精心打制收藏,平常用于习武玩耍也兼防备被不良客户侵犯的精品盔甲武器,以及苦学的一身武艺,有一天居然不是用于对付社会上的暴徒强寇,而是用在了官兵和官府身上,也没料到一村团结合作友爱共存,会是团结一致反抗官兵的有利条件,更没想到用于拉矿石煤炭谋生的车辆会成为逃避官兵追捕的有利工具。

    事实无常,果然难料。

    认识到的是,金镶玉繁荣兴盛的大宋,原来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已腐烂至斯。

    张屠、孙柜想起岳父的遗愿,不禁叹惜挠头。

    这好好的生意突然就败了,好好的日子突然就断了,好好的遗愿计划突然就这么完了。

    成了杀官的反贼,朝廷的通缉犯,再有钱,又怎么体面风光地去沧赵还钱给本家叔叔?

    转念又想:大宋成这样了,烂了,贪官污吏遍地只顾害民,钱管家叔叔和沧赵一体,肯定坚坚定不移跟着主家走。可只一个文成侯再能干再忠心报国,又有什么用?文成侯很厉害,或者说是太厉害了,会不会有一天带兵屠杀我们这样的受害不得不造反的难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