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从游戏开始〕〔修炼从杀猪开始〕〔从综艺开始当巨星〕〔砂隐的崛起之路〕〔我只想安静地当保〕〔深渊剑神〕〔我在云隐开健身房〕〔系统解绑中〕〔绝世大少〕〔姜小姐今天也不乖〕〔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傅先生谈个恋爱吗〕〔天命凰徒〕〔最强豪婿〕〔我男主超甜〕〔农门福女〕〔空间之田园记事〕〔凤策长安〕〔嫡狂之最强医妃〕〔枭妃倾天:妖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98节沧州头条新闻人物
    铁匠造反军带着满村老小顺利逃亡到青州境,连日拼命厮杀抢掠与持续奔波跑路,紧绷的精神与肉体疲劳让成年吃惯劳苦的铁匠汉也撑不住了。

    这时候,他们恰好无意中撞到了白虎山这。

    山寨的王枭等头领还以为经过的是每年常见的投沿海谋生找出路而举村搬迁的村民,得报骡马拉的大车极多,拉的东西多又沉重,应该钱财不能少了,这可是大肥羊,不能放过了。

    他们欺负逃难村民胆小怕事不通厮杀一冲一杀就惊散逃跑了,不惧对方人多,兴冲冲下山抢掠,结果却遇到的是硬茬子,羊是肥,却是钢铁铸的,啃一口要崩掉大牙,是硬吃要陪命的羊。

    王枭出马挑战,自己就差点儿被越发暴躁而凶猛的史应德一刀砍了。

    好在混社会的能屈能伸,机动灵活擅长随机应变,白虎山首领们赶紧认史谷公为大哥。

    史家父子等铁匠头脑们尽管心中有个大体的求生计划,在青州沿海占山盘踞,不行就干脆投海盗试着去海外开始新生活,却一时也没个具体落脚地目标,又人困马乏,老少都受不了了,实在走不动了,既然眼前就有个现成的落脚地,有居住的房子,看山寨也险固,也就顺势应了。

    在白虎山停留了大半个月,和旧首领相处得不甚投契,正琢磨着出路离开这,然后就有了今天意外遇到赵岳的事。

    赵岳听完讲述,眉头微皱,既为钱守一的好面子导致家族亲朋好友波折多多感到荒唐,也意识到其它问题,只是他还有事,时间紧迫,也就没延伸多想,安抚了一下六人,说既是钱管家的至亲,那就是自家人,遇到我,你们就啥担忧也不必有了,听我的安排,一切都不是事,模糊点了出路保障,承担了保护责任,又问山寨情况。

    史谷公等本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豁出去杀官造反的良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大宋反贼,可以说从身心上都没有丝毫当强盗的准备,到如今已经成为事实的强盗,也干了有多半个月了,也还是没适应急剧转变的角色,虽说心里有求生计划却实际在大宋已走投无路,日/日面临着被官兵追杀围剿的灾难,正茫然惶恐而日夜焦虑不安,这一听赵岳不畏他们是杀官的逆贼收留他们并提供一切保障,以沧赵的牛b与名满天下的良好信誉,又有钱管家的关系在其中,他们也没多想就相信了赵岳的承诺,这悬在半空的心顿时一下落了地,个个露出这些日子以来的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

    现场气氛一下子就轻松活跃起来。

    那边的强盗汉子们听不清这边的交谈却看到首领向他们做出放心的示意,又看到老大等男女六人个个轻松喜悦的神情、脸上彻底没有了愁苦焦虑,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也舒口气,不再剑拔弩张敌视赵岳一行。

    史谷公等则七嘴八舌兴奋地介绍了山寨的情况,重点自然是山上九个头领。

    王枭等兄弟父子五人本质和未发迹前的田虎类似,只是有高明工匠手艺吃饭,也颇有勇力与胆量,追求的无非是吃香的喝辣的,自由自在无拘无管不受气,当反贼不闹大了就没有政治方面的野心,当‘良民’时,平日仗持自家武力和手下人手横行乡里,就是地方上的平民恶霸,游走在律法社会规则边缘,‘派出所’的常客。

    这种人,古往今来,无论是在城里还是在乡下都不乏存在,哪都有他们的身影。

    正常年景,官府地主富绅有时需要利用到这种民间恶势力帮着做一些官方或体面人不方便做的事,对这种人尽管打心里鄙视厌恶不屑一顾却又常常给予必要的拉拢维护。世道一乱,这种人就是强盗苗子与根源,犯罪一暴露,成为官府不容,就必然成为反贼闹腾起来。王枭兄弟父子目前还处在当流寇只顾沉浸眼前的逍遥法外自己当老大的自在快活阶段。

    总之没什么好说的。

    当赵岳听到陈建文,陈见明、陈见光、陈见岁这四个山寨首领的名字时,不禁眉毛一扬哦了一声。

    原来四贼居然逃到这继续为祸人间。

    赵岳知道这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是四人是沧州人,不久前在沧州作了行凶大恶,是自大哥赵公廉执政沧州严厉整顿家乡后的数年来第一批敢猖狂行凶为祸当地的本地人,因此四贼可谓是名动沧州,是上了沧州头条新闻并能长时间高居新闻榜前列的名人,并且和赵岳家间接发生了奇妙的联系。赵岳想不知道四人都难。

    四贼本是沧州下属五县治之一乐陵县人,是非一母所生的一家兄弟,出身小地主家庭,读得书,人也个个至少不笨,却好耍枪棒。这在临近边关的地区,尤其是沧州这样的武术繁盛之乡不稀奇。

    坏在兄弟四个个个游手好闲,最喜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样样精通,尤以老大陈建文聪明读书多最是狡诈凶狠,坑惨了周围乡亲,得手了不少不劳而获之财,还坑得让人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暗骂为四腐兽,但不务正业却反把家业搞大了些,自负比他老子强百倍。

    父母也不再骂四兄弟只能败家不能争气,跟着受益而沾沾自喜。

    陈建文带着三兄弟一时快活得意得不行,螃蟹那样走路都觉得不能尽显哥四个的牛b,但黑路走多了终遇槛,被赵公廉上任后随后调来协助治理沧州的知县强项令轻易拿事整治了。

    陈家转眼间由逍遥地主恶霸变成赔款加罚款赔光家产也不够的乞丐户,地没了,房没了,什么都没了,只剩下命,没吃无期徒刑的牢饭甚至掉脑袋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到了这时候,四兄弟的父母再也不为儿子聪明有胆有本事而自豪了,经不得穷苦辛劳和凄风苦雨的流浪折磨,也经不住由乡里人人敬畏的保正急转为到处被鄙视踩踏无情打击的流浪狗这种身份地位的巨大落差,也许也是终于懂得了良心与羞愧,纷纷死了。

    四兄弟尝到了法制铁拳的滋味,坐牢服了苦役期满释放后,在家乡身无立锥之地无法立足生存,又舍不得离开越来越繁荣富强的沧州,一商量就跑到了沧州下属另一县南皮县谋生。

    之所以到南皮,而不是更富裕美好的清池或盐山县,就是南皮离乐陵较远,他们这种小地方坏蛋的恶名还不至于传到南皮,不会被南皮人戒备敌视,又不在沧赵威势直接控制下。

    尝到了铁拳的滋味,吃了大苦头的哥四个打骨子里实在是怕了文成侯的可怕治理手段。

    这时候,赵公廉已经调任清州,郑居中接任了沧州太守。沧州局势开始发生变化。

    哥四个到了南皮也老实表现,争取在新地方找到谋生翻身的机会,也很快找到了。

    南皮县乡下有户比较大的地主姓葛,人称葛老财。

    这位就是典型的葛朗台式人物,为人贪鄙吝啬得不行,但不仅仅只是个守财奴,确实很有头脑,生财有道,先是抓住了沧赵崛起商务发达的机会,利用地利之便,积极参与和沧赵做生意,又经营刁钻有方,赚得盆满钵溢,随着沧赵商务没落,又看到了沿海走私的机会与暴利,为钱没什么不敢干的,他毫不胆怯犹豫,立即以更高的热情与投入参与了进去,更发了。

    尝到了走私的快速又巨大的利益滋味,葛老财自然而然要猛力扩大走私队伍,极需武力好手加入。

    陈氏四兄弟都是会武的,本事还不错,来的正是时候,轻易就谋到了葛老财家的饭碗,成为走私犯中的四员好手,又都识文断字有文化水有做不法事和管理不法队伍的经验,能兼任更多工作,陈建文又狡诈多谋会表现,不但总有眼色有能力及时为葛老财解决些问题,极大减轻了葛老财的操心吃力负担,还显得勤奋老实听话,似是一心追随葛家而任劳任怨忠心耿耿靠得住的有本事没出路的穷苦汉,结果四兄弟很快成为葛老财走私集团中的骨干分子,随即就是核心人物。

    他们在沧赵威势下确实老实做事,平静生活,享受辛劳危险换来的收获,心虽然仍有野望,却不敢搞事冒头。

    但渐渐地他们发现沧州形势变了,新知府郑居中不是赵公廉那样的官,沧州各县官衙役也整体换了,官府不但又回到了过去的贪鄙凶横浑浊老现象,而且似乎更胜一筹,只是一时奈何不得文成侯建立的强悍民间秩序,还没显出祸害威力,但无论怎样,沧赵威势在南皮这样的地方在迅速消退是事实,似乎沧赵开始失势了,不再是往日那个朝野皆敬畏的存在,尽管南皮县的民风仍然维持着正经团结向上,却也开始不断冒出不屑儿孙甚至是不法之徒。

    这些发现让陈氏四兄弟那强行按奈下的坏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们不再愿意为那点收入而听人拘束指挥肆意呵斥还要辛劳犯险,目光不由自主地贪婪盯上了葛老财那肥厚的家产。

    可怎么才能够合法把精明透顶的葛吝啬鬼的家产搞到手呢?

    这时候陈氏四兄弟还没有杀人行凶夺财的念头,习惯地想象以前在老家那样耍手段设坑来合法巧取。

    恰好,葛老财财运再旺钱再多却无半点儿孙福,只一个闺女,不但长大了,而且已经二十岁了,却连亲都没定。

    这就是机会。

    陈建文自负相貌不错,不但有武力,还腹有诗书,可谓文武双全,风度翩翩还是有的,快三十了却未成亲,又是葛老财最得力最离不得的走私发财帮手,种种条件都适合当葛家的乘龙快婿,谅葛老财也不会拒绝,他就求亲了。

    谁知道,葛老财不但毫不迟疑地当场拒绝了,没给‘得力心腹’半点机会和面子,那眼神还明白无误地告诉了陈建文:“你不过是个我家的卑贱奴仆打手下人,靠着我才有饭吃有房子住,狗一样的东西,也敢起心思娶我闺女?”

    葛家小姐二十了,婚姻大事还没半点影子,不是相貌丑陋或有什么残疾不好嫁,相反是要才有才要相貌有相貌,长得非常漂亮,有知识,还有跟她爹遗传的精明强干,对葛老财的生意出好主意、隐在幕后管家管庄务,处理各种人事关系,弥补她爹过于吝啬造成的上下不合,样样是好手,却品行极好,象她娘善良大方,不带半点她爹的劣根性,属于歪种结好瓜的类型。

    葛老财这种把钱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一万倍,钱财才是最亲的他最喜爱最离不得的命根子的人,把闺女留到这么大,自然不是疼闺女不忍心分离,养在家里花销他最心疼的钱粮是需要闺女的头脑帮着赚钱,不舍得早早放出闺女,另一方面更是利益考量。说白了就是正因为闺女出色,他要用闺女换取最大的利益,却限于身份等原因找不到他满意的有钱有权女婿卖不到他理想中的价钱,葛小姐的婚姻大事这才始终提不到议事日程。

    最初,葛老财打过文成侯赵公廉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