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黄丹圣〕〔锦年传〕〔诸天真武纪〕〔帝国总裁霸道宠〕〔都市绝品狂尊〕〔措手不及的心动〕〔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奶狗驯养手册〕〔界门打开之后〕〔我在地球当武神〕〔软肋〕〔点道为止〕〔重生之活在电影里〕〔修仙奶爸在都市〕〔穿书后,胖喵儿在〕〔私房孟婆汤〕〔悠闲大玩家〕〔魔鬼的温柔,二嫁〕〔高龄巨星〕〔现在我很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01节霸道的仁慈
    南皮县令吃了大亏,心中愤恨之极,知道这点事奈何不了沧赵,却要把沧赵的凶强不法上报给靠山,老蔡京得报,顺手让皇帝知道了沧赵的骄横,再轻巧上了份眼药,让皇帝更恶赵公廉。

    皇帝赵佶是记下了小黑账,但果然没有惩罚沧赵,反而是追查南皮县令的事。

    他这个艺术皇帝可不是笨蛋,不再宠幸沧赵家族转为只耍弄利用赵公廉的正直忠孝剩余价值,却很清楚沧赵家的人凶横违法必然是有不得以苦衷,又占着绝对的理甚至掌握绝对有利的证据。

    他也清楚,自己一转变态度,沧赵就开始慢慢陷入墙倒众人推的危险境地,挑衅刁难沧赵的会越来越多,官位级别会越来越下层越来越粗暴,但群臣都不傻,目前还是隐讳的不太直接的,等赵公廉失去关键价值,那时就会被直接扑上。

    追查县令不法,除了欺骗沧赵相信他仍维护宠信赵公廉,也是警告群臣,朕还需要赵公廉,你们少给我捣乱找他的麻烦也增加朕的麻烦。

    那县令开窍了,自是聪明又歹毒,早把没用的残废师爷都头等暗中弄死清理了,沧赵掌握的罪状,死无对证,上面来查又能查出什么来。况且沧赵也没亮那罪状继续对他不依不饶。

    赵佶就是用此事表明个态度,并不追问结果,事后似乎就忘记了。此事也稀里糊涂过去了。

    南皮县令感觉到点报复的快乐,在痛失财产中小有得意,却不知一大批和他一样的贪官污吏脖子上的脑袋待不久了。

    话说赵岳这边,搞清了白虎山山寨情况,确认山寨其他首领都不值得收,也没就机让史谷公等除掉陈建文四腐兄弟为葛家报仇雪恨,只叫他们赶紧回山寨召集部下转移……

    赵岳、花荣又继续赶去孔家庄。

    史谷公等回到山寨,传令铁匠村部下立即收拾行囊装车准备离开。在大名府收的那伙强盗,愿意跟着走的也赶紧收拾准备,不愿意的,不勉强,请自便。

    铁匠村的人得令,也不问首领这是要去哪,叫走就走,他们相信史谷公父子,这就是威信,也是在逃难过程中双方不离不弃团结一致服从指挥而形成的默契与险恶乱世中结成的深厚感情。

    至于行囊,那不用费力收拾。在这危险又是暂时停留的山寨,随时准备拔腿跑路,本就准备着。

    这期间,史谷公父子去向山寨九个头领辞行,也不说去哪,感谢收留,但白虎山不是铁匠村男女老少数千口子适合待的地方,拖家带口在这当强盗不行,只能离开,有缘,咱们后会有期。

    对狡诈多疑的陈建文追问那伙官军骑兵是怎么回事,为何捉了史家父子又放了等疑问,史谷公连鸟都不鸟这四兄弟。

    这半个多月相处,平时就不大合得来,之前截杀官兵,九个头领不参加,任铁匠村一系的人去冒险厮杀,只怕心里巴不得史家父子等死在山下,如此既没人来和他们争当家的位子,带来的丰厚财产也归了山寨,知道史家父子等被官兵捉了,更是连下山看看试着营救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只严令守好山寨,只怕他们心里不知怎么个高兴劲呢,限于铁匠村势力强大,山下铁匠头领和骨干们又生死未明,事无定局,他们才没敢立即直接整收铁匠村的人和财物。

    招呼打了,江湖道义与礼节尽到了,史家父子带着部下立即赶着当初带来的众多大马车载着财物与走不动的老弱妇孺下了白虎山,在赵岳留下的骑兵的引导下奔向海边。

    他们带来的大名府那伙五七百强盗,绝大多数却选择留在了白虎山,一不愿意再和铁匠村的人到处奔波冒险迁移,贪图留在白虎山的安逸轻松,二却是亡命之徒自然而然和同类交好,待一起共同行凶作恶继续报复社会。

    对铁匠村人离开,寨主王枭心里多少有些不舍。

    此人是个恶棍,却也讲些江湖道义与草莽义气,和同为乡间草民豪强出身的史谷公父子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共同语言,尤其喜欢史家父子的豪爽英雄,但转念又一想,铁匠村人离开也好。如此他的老大位子才能安稳,自在说了算。

    此外,王、陈两家都只享受眼下当流寇强盗的快乐,没有政治野心,并不考虑太长远的以后。白虎山寨并不需要壮大,不要人多。眼下这千把人马正合适。

    人少了,经不住县城官兵攻击,抢掠有钱也势大的地主大户,干不过人家,打不破庄子,弄不到令人眼热的巨财;人若再多,招眼,被官府忌惮,容易招致官军大部队来围剿,抵不过,逃山里流窜,人多反是累赘,光吃饭就是个大问题,在流窜逃避围剿过程中,不饿死也得被饥饿导致的内讧拖死。

    只这千把人,在野兽众多的白虎山,光靠着打猎也能支撑好长时间,绝不怕官兵来剿,自能长久逍遥下去。

    赵岳这边快马奔驰向孔家庄,不想却不久就遇到了仓皇逃难向白虎山山寨的孔家庄村众。

    带队急行的孔明孔亮猛然看到一队官军骑兵迎头而来,以为是府城已得信派来紧急堵截追杀他们的先头骑兵,大吃一惊下,心一沉,只怕大队官兵在后头,却没有退路了,白虎山寨就在前面不远,想有生路只有拼死杀过去。

    兄弟二人绝望中红着眼大吼一声:“老子和你们这些狗官兵拼了。”

    哈一声催马加速,双双抢过来拼死一战,能杀败这伙官兵杀出及时逃生到白虎山山寨的生路最好,不能也杀一人够本,杀两个赚了,死也要死个勇猛抵抗到底不白白束手被杀的冤。

    孔家庄的人更是惊得不轻,心中一片绝望。

    他们是山村村民,即使没见过骑兵的可怕冲杀,却只看这伙骑兵人虽少却人马合一个个矫健如龙,也明白凭区区猎户村民的武装力量,人多数倍也未必收拾得了对手,灭村大难来了,今日只怕满村老少皆惨死在这,却只能硬头皮也冲去。

    赵岳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一村人怕是出了大事在仓皇逃命,却并不认识孔家兄弟。

    花荣也不认识,不知这伙血腥乡民队伍中冲出的骑马二人是谁,却猜到必是误会来追剿捉拿的。

    没等二人做出反应,那出身孔家庄的骑兵揉揉眼睛,突然惊讶叫道:“这是俺村的人?”

    说着催马冲向前去,向凶猛狂奔杀来的二孔挥手臂大叫:“二位少庄主不要误会。自己人。我们是来特意接你们的。”

    孔明孔亮一时认不出那人是谁,又被仇恨危急和杀机冲蒙了心智,失去冷静与平日的正常判断力,听到招呼,心中怒哼:“自己人?老子杀官和你们官兵能是自己人?你特么的糊弄谁呀?”

    “特意来接我们?”

    “是特意的,只是不是接,而是劫吧。怕人少挡不住我们就玩哄骗来拖延时间等后面的援兵大部队围上来?”

    “狗官军够无耻阴险,和狗文官一样,没个好东西。”

    孔家兄弟二人一边奔杀而来一边越想越怒,结果冲得更凶狠迅猛了。

    那骑兵瞧着不对头,脑子不慢,感觉自己说错话了,至少是没说明白,赶紧又喊:“少庄主,我是跟着你混过的刺鸟头周亮呀,当初爹娘死了,只剩下光杆一个,又穷得没着没落的,我和村中几个同样的兄弟想到外面闯一闯,却没盘缠,还是二位少庄主慈悲仗义给了兄弟银子才去得沧州谋生。我们是沧赵家兵,真不是来抓你们的。真是自己人。”

    冲近的孔明孔亮听清呐喊,再用通红的眼睛仔细观瞧,发现对面的骑兵停了下来,既没有以骑兵优势冲杀纠缠上来,也似乎没有攻击的意思。这些人都带着弓箭,却不取弓搭箭,连刀都不拔,不少人只是在打量这边眼怀疑问。

    也许真不是来拿我们的。只是碰巧遇上。

    二孔脑子轰轰的,认出了昔日绰号刺鸟头的跟班小兄弟,对情况有了大致判断却不敢轻易相信。

    沧赵?

    那是大宋何等的尊贵存在?何等的牛b?会远来青州穷乡僻壤的山村特意接无名小卒的我们?

    天上能掉金元宝,也不会出现这等荒唐美梦事。

    周亮这小子在沧赵混得再好,也绝无可能影响主家的心思和行动。沧赵之主和他们俩乡野地主少爷完全是两回事。

    可若不是那么回事,周亮这小子猴精猴精的,又干嘛说这种最难以让人相信的借口?他又不是在想法示警。

    正胡思乱想,冲杀不好,不冲杀也不对的皱眉,二孔就听骑兵队前那小卒高叫道:“对面的男女老少,你们听着,某家沧州赵岳,绰号沧梁小霸王,就是听周亮说孔家庄人好,特意来接你们去过好日子的。”

    赵岳知道周亮解释不清,消除不了孔家庄人疑心,直接道:“我不知道你们村出了什么事,但看得出你们在举村逃难急于争活路。我只告诉你,天大的事,我沧赵家族能担着。想脱难回到过去安宁的日子,你就放胆跟着我走。到底发生了什么,路上边走边谈。不要想着投靠白虎山贼得平安,拖儿带女那是死路。赶紧离开白虎山区为要。”

    他也不管孔家庄人怎么想怎么决定,直接命令道:“周亮。”

    “在。”

    “你和孔明快马速去前面追上史家父子让他们稍缓行。他们马车多,能载上孔家庄走不快的老弱妇孺,加快队伍转移。这边加把力气努力追赶一下,很快就会赶到。两部相互照应一起去海边坐船。”

    “诺。”周亮大声应着,笑呵呵招呼孔明:“孔哥,咱们村不会有事的。快跟我来。”

    孔明本待再好好想想这诡异事,却被赵岳那不容置疑的霸气所慑,听到周亮那句‘咱村’,不由自主就跟着走了。

    赵岳又叫道:“老少爷们再加把劲,多照顾一下走不动的,相信我,苦难很快就结束了。大伙儿跟我骑兵赶快走。孔亮,你来我身边边走边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幸。让我好有个数。”

    孔亮也失魂一样策马听话地来到赵岳身边。

    骑兵转瞬开动转向,在前面开路。

    孔家庄满村男女老少蒙头蒙脑地跟着骑兵又向前拼命赶路,心中执着的是沧赵家族的仁慈侠义与强大的盛名。与拖家带口投白虎山当强盗相比,他们更愿意跟着赵岳赌一把满门老小的命运前途。

    赵岳听完孔亮昏头涨脑中充满无限仇恨怒火与冤屈的讲述,不禁轻叹口气。

    对官府与地主恶霸勾结行这种令人发指的凶残事,他不震惊奇怪,对孔亮说:“在我一岁时,我家也曾被大地主宿敌崔家勾结沧州官兵如此粗暴直接地想屠杀坑害过。只是失败的是他们。崔家彻底被铲除。孔亮,大宋要完蛋了。以后就跟我家走一条崭新的路吧。家仇也不急于眼下就报。相信我的话,此次逞凶该死的,无论是官是民,三两日之内都会全玩蛋。现在要紧的是趁官兵反应不及帮无辜乡亲们脱离灭门杀劫,这是你身为少庄主的首要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