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电影世界当神〕〔偏宠替嫁小娇妻〕〔少爷恭喜你通过了〕〔陈玄王千语〕〔万能女婿〕〔纸上谈婚,豪门佳〕〔婚途陌路〕〔我是污妖王〕〔修罗神帝〕〔废婿当道〕〔贴身狂医混都市〕〔凰盟〕〔我有一个总裁女友〕〔开局一个明星老婆〕〔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古仙医〕〔岚颜知己〕〔来自未来的神探〕〔绿湾奇迹〕〔武侠之神级捕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11节是福是祸
    白虎山小道上,剿匪将领张彪、王用不见了早前一挑俩大斗贼王的悍勇沉稳自信风采,如从前被辽骑追杀一样狼狈逃窜,身上都中了箭,逃命时刻,箭还在身上没时间处理,一个中在侧肋,一个中在肩胛,因为是远距离中箭,有厚重铁甲挡了,箭只是稍稍透甲而入,两个人的伤势都不重。

    但箭插在铁甲上,夏天穿得又薄,随着战马奔腾,锋利的箭头不时地在伤处划来划去,把皮肉划得血肉模糊,扩大了伤势,死不了无大碍,却既痛又被汗水蜇得慌,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二人也是在边关磨出来的好汉,硬是咬牙不吭一声。

    之前,他们在山上指挥攻打山寨,虽然兵不给力,进度无力,但二人信心十足,破寨是今天早晚的事,山贼们在缺乏强悍首领取胜无望的情况下对山寨前途沮丧,随着伤亡逐步加大必定会崩溃逃走,那时寨破即可趁势掩杀,一鼓荡平这伙强盗,此行的目标和任务就完成了,因而都是从容不迫。

    可突然,他们听到骑兵奔腾声。

    因为是在高山上,感觉不是很清晰,战场厮杀声嘈杂响亮又掩盖了马蹄声,分散了注意力,二人初始也未在意,但很快地二人觉得不对劲了,凭着在边关练出来的经验和敏锐判断出有大队骑兵正汹涌奔向这边,怕不有上千骑,却不可能是官兵。

    受宋军骑兵不行却步军方阵弩箭厉害军队打仗总先胜后败拖累,二人经历的被辽骑追杀的次数太多了,尽管在山下的主将崔猛并没有发出预警或来通知,二人仍然立即做出决断,情况不对头,必须赶紧撤。

    命令一下,山上的二百来名训练有素的骑兵很快跟着二人向山下紧急奔去。

    那县尉和部下正巴不得脱离这该死的战场,尽管判断不出骑兵来袭不知危险来临,却不用招呼就积极主动地跟着迅速下山,根本不问撤退原因,也不关心,心里只有高兴,都松口气。

    但短短时间内,他们也听到了骑兵奔腾的轰鸣声。二龙山骑兵已经冲近了山前。

    张彪、王用凭经验就知道坏了,白虎山寨太高,怕是带队跑到山下已经晚了,会被敌骑封死在山前。二人不知主将无奈甩下他们先跑了,却估计崔猛没有丝毫示警与通知撤退怕已是凶多吉少,心情越发沉重焦急,当下顾不得步行的部下,喝令催促快跑,自己更是策马急奔下山。

    那县尉一看二将仓皇而去连兵都甩了,这才意识到危险,估计山下轰鸣的马蹄声不是好来路,今日措施一个不当怕是小命会丢在这荒山野岭上。

    这厮眼珠子一转,也很是果断,马也不骑了,以前所未有的利落跳下马,急让亲信把他穿的沉重铁盔甲解开脱下直接甩掉,然后只着内衣一头钻进山林向别处急窜而去,根本不跟着去山下瞧情况碰运气等命令,仗着是本地人,熟悉地理,直接步行翻山越岭向县城逃去。

    他的部下都是本地人,跟着老大也直接钻山跑了。

    府城来的骑兵却得跟着张彪王用走。

    他们是内地兵,战场菜鸟,听到有大队骑兵奔来的轰鸣声却听不出能有多少,不知道来的是敌是援兵,但看到带队将领色变急奔才感觉怕是不好,战马还在山下呢,得去骑了逃走。

    但二龙山骑兵跑开了,速度展开,几里路不过是很快就跑完的短途冲刺。等山上的官军骑兵呼呼急喘满头大汗地迈着11路跌跌撞撞从高山上跑下来,早被二龙山骑兵围困住了,哪逃去。

    山下看马守山口的四十五个骑兵同样是战场菜鸟。

    崔猛怕动摇军心,离去前也没提醒他们有敌来了。以至于这四十几个骑兵听到大队骑兵奔来也不知危险来临,还以为是来了援兵、主将崔猛带着人接了。等到二龙山人马奔近了,能分辨出是友是敌了,这才惊恐急策马想逃,却哪里逃得走。

    他们的马本就不行,起步慢,加速低,跑起来也快不哪去。二龙山骑兵却是全速奔腾,马正跑得最快最欢,又在宽阔的白虎山大道上铺天盖地涌来包抄。这些骑兵跑没多远就悲催地被截住去路,在密集的弓箭威胁下听到投降不杀,大宋鄙视的卑贱小兵也不讲忠心勋国,那是大头巾和军队高官应该信守却让人呵呵的事,不想死只能举手投降。

    只有张彪、王用仗着马快及时逃到山下,并且在二龙山骑兵包抄阻截住前成功逃了出去,却也被最先赶到又盯上他们的万大年和王四远远射了一箭。

    二龙山人马并没有死咬不放地追杀二人,略追了几百米看看追赶不上就算了。

    二将急奔出约三里地,见没有追兵,实在受不了盔甲上的箭反复划拉皮肉加重伤势的痛苦,停下逃跑转入树林隐藏了行踪,赶紧下马拔了箭,又相互帮助卸了甲,检查了伤势,见伤处一片血肉模糊好在只是皮肉伤稍养养就好了,这才放下心,又象以前在边关结伴打仗一样,相互帮助着用配备的创伤药和纱布处理了伤口包扎起来,也重重舒口气。

    这时候二人才有心思考虑此战的后果,为崔猛的生死不明而担忧,不禁相视苦笑。

    本以为是战功稳稳到手。谁知却是上天开了个耍弄人的大玩笑。

    功败垂成啊!

    唉!这回去怎么向知府大人交待啊。

    怕是辛劳死战一场,却无功反是罪。

    对热衷利用一切机会打压羞辱武官的大宋大头巾的作派,二人见得太多,被伤到太多,熟悉到都麻木了。

    大宋武人的悲哀啊!却世情如此,无可奈何。

    二人咝着伤痛没精打采地重新着甲,不料就在他们心情沉重地把胳膊慢慢伸进铁甲袖子中时,附近突然分别窜过来两影子。二人被盔甲所束,反应不及,被扑来的影子从身后分别一手抱头一手持湿布巾捂住口鼻,难闻的刺激气味吸入,二人的神志顿时一阵迷糊,想挣扎反抗的力量迅速消散,眼皮子发沉晕了过去。

    制住二将的不是别人,正是奉命而来的赵雕龙、赵绣虎。

    两个精干小将之前藏于树林观看了官将与山大王厮杀,见识到了崔猛、张彪和王用的本事和表现,见三人果然和花荣那摸底掌握的青州城将领信息表大体相符,张彪和王用都是靠勇敢从底层出身的骁勇敢战的可用人才,不是那些只会吃空饷喝兵血的腐烂废物军官,经过教育改造思想应该可用,所以才算计好,出手拿下了二将.......

    至于更厉害的崔猛却是半道跑了,龙虎二人想埋伏算计捉拿也不知崔猛在哪。

    崔猛这一跑注定了以后的一番坎坷遭遇。

    宋江这边一看轻易击败官兵解了白虎山之围,大喜,无心关注所擒官兵,在生铁佛、丘小乙、杨适、刘无忌等亲信保护陪伴下急忙上山查探他唯一关心的孔明孔亮的安危。

    山寨内,王枭和幸存的唯一亲人小儿子正纳闷官兵眼看破寨有望却为何突然仓皇退走,不敢懈怠仍在紧守寨门,突然看到一群衣着各异的人过来招呼说是二龙山人马已全胜官兵,特来拜山。父子二人先是一愣,后是喜与愁。

    愣是太出乎意料。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二龙山人马会突然杀到这来救了山寨。

    喜,自然是大难得解。

    愁却是怕二龙山强人挟恩而来必吞并山寨,以后就没他父子的大王好日子混了,稍不顺从,只怕逃过了官兵的屠刀却又得成二龙山强人的刀下鬼。

    王宴劝父亲道:“爹,叔叔哥哥他们都不在了,孩儿惭愧,不擅武事,最没用,只凭爹一个人如何能压制住上千来路各异的部下?就算有咱们工匠队的叔叔哥哥们帮助着,可没有武力好手支撑,以后又怎么对付来追剿的官兵?哪有能力打下富户夺到大笔钱粮过好日子?事已至此,不如就降了二龙山吧。即使做不成头领,至少也可凭咱们的手艺在二龙山混个安全饭吃。二龙山有那么多人马,总需要盖房子住,总需要造、修一些木匠活的武器吧?”

    王枭听罢,不禁悲从中来,看着刚成年的小儿子仍稚嫩的脸,泪眼模糊。

    是呀,兄弟、长子、侄儿一下全死了,老王家就剩下小儿子这一个后人了,不归顺强大的二龙山谋个安全,难道继续带着愿意跟随的老伙计们当流寇,再遭遇今日的悲伤,把小儿子也折进去让家族绝了香火?

    事实已不容他迟疑不决。

    陈氏四兄弟带来的那伙走私犯死了陈建文等精神领袖失去首领,被今日的可怕战斗历经所惊,意识到白虎山靠不住不是久留之地,一听是二龙山的人来了,顿时就吵吵起来,涌过去打开了寨门,跪拜在宋江一行面前叫着愿意归顺大王。

    随铁匠村来到白虎山的那五七百强盗也紧接着跟过去归顺了二龙山。

    王枭一看这情况,又瞅瞅围过来的工匠老伙计们的眼神就明白了老弟兄们的心意,都被今天的遭遇吓怕了,都对未来的流寇路不抱希望,都想归顺,只剩下他光杆父子,那再不想归顺也得顺应潮流降了。

    父子二人走到明显是领袖的宋江面前也跪下了。

    “白虎山寨主王枭和小儿子王宴拜见二龙山众大王,感谢救命之恩。我等愿意归顺二龙山。只请大王能善待收留。”

    宋江在跪了一地的强盗面前感觉很好,连忙摆出礼贤下世都成了习惯的呼保义及时雨形象,上前挽扶王枭父子。

    “二位贤父子快请起。二龙山众兄弟们久闻贤父子大名啊,既然归顺,在二龙山自会坐把交椅。今日能成一家兄弟,这是缘分。不胜之喜。”

    王枭父子也不知这位遮住脸的黑矮子是二龙山什么重要人物,但得到认可和保证也放下心来,这才再次拜谢后起身。这利益于晁盖等三巨头严明立寨宗旨和军纪而努力创立起来的侠义可信形象。

    宋江不是二龙山领袖,连二龙山人都不是,却敢一口应诺了王枭父子的头领地位,除了仗着晁盖的关系,还有也是听说了王枭一家的建筑特长,即使这对父子武力低微,也是二龙山极需要的人才,坐把交椅没有问题。

    他此来的主要目的在能成为绝对心腹的孔明孔亮,不在眼前的父子,略一展现侠义慷慨风度寒暄拉拢,安抚了二人的失亲悲伤,就急问起他没看到的孔家兄弟的事。

    王枭父子一听问孔家庄人的去向,也听说过孔明孔亮兄弟的大名,都摇头说孔家庄人根本没上白虎山,山寨压根儿不知孔家惨案,更不知那满村人逃亡去哪里。

    那时候,他们父子和本家兄弟与陈家四兄弟正忙乎收编铁匠村带来的那些大名府强盗,只严守山寨,没注意山下有什么人经过,就是注意了也看不到不投山寨了改从另一条路急速经过的孔家庄人,上哪知道情况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