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想要幸福〕〔宠妻攻略:神秘老〕〔总裁大人,矜持点〕〔我的光影年代〕〔都市无敌战神〕〔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诈尸农女:带着萌〕〔日暮乡关归何处〕〔逍遥弃妃〕〔重生2004〕〔纪少在线撒狗粮〕〔娘子又被系统欺负〕〔一世悟道尽沧桑〕〔玛法传说之惊天阴〕〔下岗豪婿〕〔超神大掌教〕〔从氪金开始修仙〕〔赝太子〕〔总有人逼我当大侠〕〔丹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13节及时雨借机发彪5
    宋江为达万大年少阻碍自己的目的,也顺嘴夸奖一句真神箭,又瞅见那些降兵看他的目光隐隐有敌意和愤怒,显然降兵从他之前阴森森扫过的目光中看出了阴险知道了炮灰用意,这可不好,他又对寨堡大喝:“庄上人听着。二龙山兵马此来只为找宋家问罪。余者不相干。你们若不想为虎作伥执迷不悟追随必死的庄主就赶紧离开,如若不然休怪我军远攻骑射屠杀。”

    “你们不过是些农夫,只凭区区木头寨堡就想挡住我百战骑兵的锋锐?”

    万大年一挥手。众骑兵也跟着举弓箭大吼。万大年更趁机又一箭放倒一倒霉鬼加强说服力。

    庄民更加惊恐畏惧,绝大多数人只想丢下武器投降。

    总教头来兴看到宋家父子虽胸口中箭一时未死却已失去控制场面的能力,心知完了,若想活命只有抢先投降立功,一念至此,突然挥刀发难,接连凶狠几刀砍杀了对宋家忠心耿耿的几个奴才,一边继续砍杀剩下的奴仆一边大叫:“二龙山好汉来了。弟兄们,咱们跟二龙山讨生活做好汉去,再也不为点活命钱屈在狗贼恶霸宋家低三下四窝囊受气活着了。”

    他的突然反叛,让庄丁唯一的主心骨也没有了,寨墙上顿时大乱。寻常庄丁片刻都跑了个干净。庄上未参与杀害孔家而幸存下的三四十走私犯打手都是来兴教导的部下,又不是傻子,在这种情况下都知道想活命要如何选择,都跟着大叫反了,降二龙山了,舞刀枪反杀宋家奴仆。

    庄门大开。二龙山人马立即进入,先收缴了武器。

    威风凛凛的宋江阴森森扫了一眼被捆绑得结实狼狈的宋家父子,对跪拜在马前的来兴满意地点点头道:“你不错,明是非能及时悬崖勒马当机立断,又有本事,有资格入二龙山当个头领。”

    来兴喜出望外。

    命保住了,还能上强大的二龙山当强盗继续过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大称分金的好日子。

    他自不知宋江又萌生的阴险打算,兴奋地大声表示感谢大王不杀之恩,小人以后定当忠心耿耿以效犬马之劳,对天发誓若敢违背,必天诛地灭,马踏如泥。

    宋江要的就是他此刻对二龙山不明所以的惟命是从积极表现,满意地嗯一声,温言让来兴起来,又开恩地宣布:“来教头,随你一同反正的弟兄,二龙山也收下了。”

    他一指生铁佛和飞天夜叉,“我这两个过命的兄弟本领高强,在二龙山坐交椅,身边暂时缺人手。你和手下这些人以后就在他们二人身边做事吧。今日起就听他们指挥。”

    来兴不知宋江的身份,只是看宋江是这些人的老大,更喜,连忙表示必忠心追随。

    早得了宋江指示的生铁佛和飞天夜叉立即带着新收的小弟扑向宋家大院。

    来兴等人熟悉情况,引二龙山好汉熟门熟路去报复宋家自然很合理。谁也不能说什么。

    殷春杀心未得满足,带几个亲兵也催马跟着去了。

    生铁佛崔道成、飞天夜叉丘小乙路上指示了来兴等人,冲入宋家也不逢人就杀遇人便砍,凡老实的一律放过,敢抵抗的才一律砍倒,轻易攻破了宋家的抵抗意志,收缴了武器,绑了幸存的大小主奴等汉子,把遇到的妇女喝聚一边,随后却变脸露出凶相,在门清的来兴一伙指引下把宋家以及居此跟宋家作威作福的所有亲戚家的无知幼童无论男女全部打杀个干净。

    崔道成和丘小乙凶残,又为给老大宋江出气,把襁褓中小孩都狠狠摔死,瞅见宋大贵和宋财贵的婆娘有几分姿色又吓跪在地上恳求大王饶命,(最小的宋启贵还没娶亲)顿生邪念,狂笑着收了当玩物,正是杀其子占其母。这些都是军法不允许的,所以崔丘二人才抢进来趁乱带来兴等反主噬主暴徒先杀光了小孩。至于这两妇人,带回山寨就说是留家洗衣做饭的奴仆。

    二人是出家人,不能说弄到压寨夫人,免得让本就对二人印象不佳的晁盖格外心生厌恶。二人也不会娶什么夫人累赘,只是玩玩,腻烦了就真当老妈子用,再抢劫玩新的。

    殷春也是凶残嗜杀货。

    他虽二却自己不敢违反军纪搞乱杀,却也不会管别人行凶,只当没看见崔道成等的凶残暴行,冲入宋家一路打杀了几个敢反抗的刁奴,过了过杀瘾,另也有满意收获。

    那宋太公那么大岁数了,还人老心不老,老婆早死了,新近又纳了房小妾,却是他二儿子宋押司宋发贵学宋江学上瘾了追求孝义绰号而从县城青楼搞来的一个当红鸡,确有姿色又声音甜腻会说话会伺候人,让宋太公很满意赞赏儿子一片孝心,如今却被殷春一眼看上了……

    宋氏的满族、以及居住在此的姑、舅、表等亲戚和奴仆上百号人被押到院前那大片的空地上,分男女两处汇聚。

    这时,宋江安排降军驱赶满庄十五岁以上男子也战战兢兢地汇聚而来。

    宋江令村民把自家在宋家当奴仆做活赚钱也没有参与罪恶的都认领在身边。只有几个年少男女被认走。在宋家当卑贱奴仆做工的当然不只这么几个,只是之前受惊已提前多跑回家了。这几个男女在内宅伺候人受主子控制才没机会跑。

    随后,宋江又叫把俘虏男丁和村民指认的凶残罪恶妇人无论主仆都绑到院前那排大树上。剩下不多几个女人赶到一边呆着。

    至此,宋江露出凶相真意,开始试探万大年允许他行事的底线,也是要试着破坏二龙山军纪山规,间接挑衅晁盖的权威。

    宋江是官僚政客思想,更深通权谋之道,别看只是县城小吏出身见识政治的层面不够,却把权谋玩得出神入化,心也够黑够狠毒,凡事能下得了手。

    他很清楚,打击领袖人物威望,树立自己的权威和影响力,极有效的一手就是让领袖所立的规矩所下的命令成为一纸空文,如此循序渐进不动声色地多搞几次,时间长了,潜移默化地就让下面的人不再信守领袖的规矩不把领袖的命令当回事,如此就把领袖的权威慢慢抹杀殆尽。而能破坏掉领袖规矩,自身不但能挺立不倒还继续风光红火的人物就会取代领袖地位。

    对于二龙山搞的特殊军事体制。宋江也很清楚自己要想走杀人放火受招安的路,绝对不可能赢得死心塌地造反的晁盖的同意更别说支持,要达到目的只能以瓦解和取代晁盖的老大权威自己来领导这个集体的绝大多数头领才能有效破解体制限制,到时候才能带领山寨受招安。

    晁盖已经无形中成为宋江实现理想的绊脚石。只是宋江目前还另有心思,没下定决心落草当强盗,也没到和晁盖起冲突的那一步,他没有铲除晃盖的心思,只是本能地开始着手准备。

    第一步,宋江命令那三百降兵每人持枪对绑树上的男女都刺一枪,不能直接要命。

    他这一手就是强逼降兵沾上屠杀大宋百姓良民的罪名,绝其归路。

    这不算什么。投名状是应该交的,否则就不能让二龙山人真接受和相信这些降兵。

    万大年自然不会对降兵的事说什么,对宋江要虐待屠杀宋家以亲族的无辜男丁包括半大或刚懂事的少年也不发一言。

    宋江见万大年垂眼无语,顿时眼睛一亮,紧抓机会,喝令催促迟疑不前的降兵立即轮批动手。谁若不动,或空用枪糊弄人不沾血,那就证明不是真心归顺,应该杀掉以绝隐患。

    降兵一批批上前枪扎俘虏的大腿等非一下致命处,很快轮完,也从此背上屠杀百姓的罪恶。

    宋江满意,在上百男女的痛苦惨叫声和百姓惊怕中,总算感觉舒爽,胸中中烧的怒火稍减,嗜血冲动和野心却更加旺盛,又命令地上放和俘虏人数相同的枪,要宋家庄在场所有的男丁全部都要学降兵那样做以表明态度。

    村民无知却不傻,知道若是听话地动手了,那就是帮助强盗屠杀宋家这种官府眼中忠顺爱国地主的大罪,从此就不是大宋的良民百姓了,日后要被问罪就不能继续踏实在此过活了,所以哪怕和宋家有仇,恨不能亲手报复宋家的人在内也都不动。

    宋江见万大年仍没有反应,就冷下脸来扫视村民冷笑喝道:“怎么?对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宋家人,你们不愤恨?给你们机会,你们不想抓住了赶紧报仇?”

    宋家人今日肯定完了,从此不会有机会再在这片土地上控制村民,也不会有机会凶残打击报复敢在今日报复宋家的村民。村民都清楚这个,自是不怕必灭的宋家日后算账。

    在宋江的威胁扫视下,村民一阵骚动。那些老头在为首几人的带领下走出队伍。当先那老头向宋江抱拳行礼,然后说:“尊贵大王,小人等自然对豺狼宋家恨之入骨。这样一家子连亲戚带朋友凡懂事了的几乎没一个是人的,可把俺们欺负坑害惨了。这满村人,哪家没受过这些豺狼的害?谁没被这家豺狼欺压毒打过?可俺们都是老实巴交种田汉,不能沾血当罪人呐。”

    “听说二龙山大王最是仁义,满山好汉从不坑害百姓。这位大王为何硬要俺们杀人背罪?”

    宋江闻言,捋着下巴上的胡须,一阵冷笑。

    “你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不能沾血?”

    “我来问你,那为何之前那寨墙上满是拿枪抡刀举弓箭敢杀人的,嗯?”

    “我看你们不是老实巴交,不是善良,而是忠心你们的庄主,心里仍想和我二龙山作对。”

    宋江当县城官吏,很清楚眼前的这些庄民是些什么人,或者说很清楚大宋百姓是什么样。

    宋民老实听贪官污吏的话,老实听地主恶霸的话,老实听侵略来的异族的话,老实听凶恶强盗的话,甚至老实听那些地痞混混的话,总之在一切邪恶凶暴面前都温顺老实,唯独对仁善体恤百姓的人有脾气了,有要求,敢质问,敢试着顶撞不从。这包括那些真正重视并善待百姓的清正好官,眼下也包括有侠义盛名不强迫不坑害无辜百姓的二龙山强盗。

    正是二龙山军纪严明和在青州树立的良好形象让眼前的村民当成反抗的依仗和质问勇气。

    但强盗就是强盗,再好的强盗也是强盗,会凶残不讲理。为何要体谅无关人的难处?

    宋江越发冷笑,肚里暗说:“我宋江今日就好好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这些无知自私懦弱的草民懂得在强盗面前不顺从的下场。”

    他不理睬涨红着脸敢继续和他争辩的老家伙们,看了眼来兴,他眼中的杀意和指示很明确。

    来兴能在宋家混上待遇不错的总教头,除了武艺最高,人也机灵有眼力,一见宋江的眼神就立即领会了领导意图。

    他大叫一声:“这些老朽都是顺从效忠宋家豺狼惯了的,善非善,无辜并非真无辜,都是宋家的帮凶余孽,不听大王的仁慈批示,指不定心里还想着为宋家求饶意图日后算账呢。”

    喝声中,他抢步上前,抡刀就凶狠砍杀。

    他部下的三四十号暴徒紧跟着冲上去。一阵凶残屠杀,片刻就把敢站出来的老头都杀了个干净。

    满宋家庄三百多户却也就这几十个老头。

    艰辛的劳作,微薄的收入,贫贱困苦的生活,再加上宋家和亲朋奴仆打手豺狼般地盘剥践踏欺压殴打设坑欺骗……村中男丁很少能活过五十岁,过四十岁的都不是很多。

    就这样糟糕的生活,在宋家的淫威下,满村近千条汉子也不敢有反抗,硬是忍气吞声一代代听从宋家领导指挥,只对河对面的邻村同样的贫贱人呈强行暴力来争夺田地和用水这种微末利益。

    汉人的懦弱与变态般耻辱心理素质完全是汉人式长期腐朽统治形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