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阔少〕〔我不会武功〕〔极品萌宝:霸道爹〕〔韩四当官〕〔玄浑道章〕〔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弃婿归来〕〔凰归之鬼医魔后〕〔联盟之佣兵系统〕〔快穿:这个女配很〕〔太古狂魔〕〔我的卧室通异星〕〔千雪修仙记〕〔诸天普渡〕〔快穿女配冷静点〕〔秘密婚情〕〔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家有小甜心〕〔大神别笑〕〔穿越异世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16节魔鬼遇妖精
    宋发贵或许智商不低,心够黑够阴狠,但水平显然远没有宋江的高,只论这个也确实不配和宋江争呼保义及时雨绰号。

    他想得美,一高兴自然就喝得大醉如烂泥,结果自然是梦碎一地,在醉梦中正美梦连连,梦见自己步步高升成了高大上的贵族,被冲进来的二龙山强盗扭翻身绑了个结实嘴堵臭袜子。

    这厮吃痛终于醒来,迷糊中看到的是自己被提着走,而入眼的是一张张狰狞的脸、血淋淋的钢刀和一具具残缺不堪的可怕尸体。尸体正是他家的打手恶奴。尚无子嗣才没有丧亲之痛。

    他老婆只是个活在他淫威下的老实鹌鹑,二龙山军纪下无辜得以不死,只是早吓昏了。

    宋发贵一下完全清醒了,惊恐万状地瞪圆了眼睛,吓得屎尿齐流,看到财产被搜刮走,粮、油、盐、布匹、灶具、酒壶……强盗全不放过,连那些他费力弄来享受的上好却沉重的家具也没拉下,这厮又心痛地肝肠寸断,两眼一翻白晕了。

    来行凶的杨适喝一声:“千万把这厮看好了,别让他死了。公明哥哥等着泡制他呢。”

    吼完了,又带人在地痞的引领下冲向其它肥羊家……

    高腾进在微醉中于县衙内堂椅子上安坐着,一手把玩着爱不释手的金元宝,闭眼盘算着怎么利用此次大案把功劳与好处尽可能搞到最大,怎么把不对付的县丞也牵扯进去,最好是能一下子就侵吞到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

    这厮的心已经彻底扭曲,眼里只有钱和权,大热天又不是上堂处理公务却仍然穿着官服戴着知县官帽,他迷恋这身官打扮,每天睁开眼睛就要穿戴上。他知道一切好处都源于这个。

    骤然听到外面嘈杂一片乱轰轰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高知县并不关心,但这打扰了他的美妙畅想和心情,怫然不悦,吩咐身边奴才去喝止一下。

    县城太小了,经不住奔马的度量。

    殷泰带兵片刻杀到县衙,下马拎了步战双斧冲进去,迎头正巧碰上那出来查看情况喝止的刁奴,劈面一斧砍翻在地,大喝一声:“杀。”

    一骑兵当先闯入内堂,一眼看到一个一身县老爷打扮的年轻男子正惊慌失措地从椅子起身想逃走手里还紧捏着个金子,顿时双眼一亮,几步抢上去一把揪住高腾进,嘿嘿笑着把双翅官帽戴自己头上摇晃了一下体味官翅的乱颤的感觉,又一把揪住高腾进的头发,把挣扎的高知县拉得后退低头露出后脖颈,另一手恶狠狠一刀砍下。

    在死亡的一刹那,高知县顿悟了。

    悟的不是他母亲至死要他当个爱国护民好官一生平安无愧天地和祖宗的殷殷期望,不是应当怎么做人做官勤政爱民,更不是参透玄机如何趁机脱去肉体凡胎臭皮囊成仙了道,而是他终于明白了高官的阴险高明无耻、官场的阴森冷酷、政治的无情无义。

    死前他总算清楚了白时中白相把他安排在白虎山当知县的可怕用意。

    白时中对弄了个绰号白骨精的族妹,心中很是不喜。

    尽管京城对白淑娘的克夫事迹议论得并不多,但白时中却仍然感觉颜面受损不轻,有心除之,却一时没有良策,这时恰好一心谋求‘上进’的高腾进插了进来成为白家女婿,白时中暗喜就手安排了任命。

    在危险的青州和白虎山县当官,高腾进若能不死在强盗刀下,那证明白淑娘白骨精是假的,白相家的颜面不但可以挽回还可以做做文章增加声望。高腾进既然命大有福,能在强盗险地生存下来,可用,也可当个好棋子来帮着从地方上捞钱,以后提拔起来也可做官场的帮手。

    若是死在强盗刀下,那白淑娘也指定活不成,正好清理掉这个辱没白家名声的扫把星。

    总之,无论高腾进和白淑娘结局怎样,都有利于白宰相家。

    白时中算计得高明隐蔽阴毒却完美。

    高腾进自负聪明,自觉展示能干忠心能赢得白宰相的青睐,却是刚立身社会与官场的十足菜鸟,又迷信高官的素质修养和亲戚关系,哪瞧得破白时中的布局,轻易就被白时中捏手心耍弄。

    他和很有姿色的白淑娘成亲数月,却并没有做真正的夫妻。

    他扭曲的心里只有权钱富贵荣华,无心美色,在白淑娘眼里又只是个要被克死的人冷淡拒绝亲热,高腾进娶亲也只是为了攀附白相这门亲,既然达到了目的,所谓的爱情和孝顺仁善上进好青年进士官员形象也就没有了,整天盘算讨好白相弄权和捞钱,被妻子冷淡,索性继续独自睡,如此也更方便做那些贪赃枉法事。弄来的钱财也正好不用交给老婆管,自己收藏了独品快乐。

    白淑娘和父母也认清了高腾进的嘴脸和疯狂扭曲心态,越发失望,劝说不得只能认命。

    “我太嫩太幼稚天真。悔不当初哇。”

    这是高腾进死前如电运转的思绪中的最后一点念头。

    没人知道他后悔的到底是什么。

    那骑兵提了高腾进的脑袋,在哈哈大笑的轰闹中戴着官帽和其他弟兄们又继续冲向内宅。

    白淑娘来到此地后,除了骑马,平时从不出门,孝顺父母,剩下的就是沉迷习武来打发时间和无聊的生命。白太公夫妇也不愿意出门,不愿在街上承受本地人痛恨嘲讽的眼神。

    高腾进这个‘好’女婿来白虎山县时日极短,却已经落了个(天)高八尺的代号,太贪婪,刮地皮太狠。当地人,包括同样是贪官污吏的和恶霸商人财主无不鄙视痛恨,盼其早死早滚。

    强盗冲入县衙时,白淑娘象往日一样正和两丫环在习武玩闹,听到动静不对,白淑娘有遭遇强盗的经历,很是敏感,赶紧和丫环披挂整齐,护着父母想杀出去。

    她的意识里压根儿就没出现过丈夫高腾进的生死安危。

    但强盗进来太快。

    白淑娘在内院门口一眼看到那个戴官帽子的骑兵提着高腾进的脑袋。她这才想起丈夫。

    这个靠白时中的权势当上知县的丈夫是第五个男人了,果然也死了,被克死了。

    白淑娘压在心底的梦魇伤疤又被残忍揭开。

    “我确实是害人的白骨精。”白淑娘喃喃自语,眼睛瞬间直了,又陷入当初遭遇强盗的那种疯魔状态,世界消失在她意识中,她脑海里只有绝望的自判,眼里只剩下那个提她丈夫脑袋的凶恶强盗,突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叫得声嘶力竭,令人听了不禁意颤心碎对她心生怜惜。

    “我是该死。”

    白淑娘听不见父母心痛之极的呼唤我苦命的好闺女,听不见两忠心耿耿又贴心的丫环的焦虑呼唤小姐,也听不见冲进来的众强盗的诧异不解又凶恶的笑声,只无意识嘀咕着:“可我为什么该死?我有什么深重罪孽?”

    又是一声可令杜鹃泣血的尖叫,白淑娘死死盯着那个骑兵,双刀一错,大叫:“你才是白骨精灾星。杀我丈夫,誓不干休!”

    这是她残存的挣扎意识里最后一点自赎和辩解,随即就疯狂冲了上去,居然一纵就越过正常状态下打死也不可能达到的五六米距离,双刀也如通了灵般可怕。

    那骑兵本是个小山头的大王,在加入二龙山之前已经身经百战,武艺不错,更有厮杀经验和足够的警惕性,一见这位相貌如花的小妇人转眼面目扭曲古怪仿佛被妖魔附体发出可怕的恶煞杀气,又只盯自己,已经诧异中提起小心,再见白淑娘如鬼魅般纵过来,惊骇下把高腾过的脑袋丢过来阻挡,但被轻易避开,却赢得时间横刀拼命架住凶猛劈下的双刀,堂堂雄壮大汉居然招架不住苗条小女子这一击,被剁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惊恐中眼见双刀又如电左右斩来如剪刀一样要把他一绞两段,他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完了。闭眼等死。

    但他等了半天却没感觉到钢刀入体的疼痛,没死成。原来是附近的战友及时围攻白淑娘,引得陷入疯魔的白淑娘由武人本能回刀招架,剪刀斩只差一点点没斩到,这才险之又险救了他一命。

    他们这些二龙山精锐部队最近几个月经受的严苛训练是公孙胜从清州军那学来的小团体配合作战,苦练已经形成习惯成自然,一入战斗状态,小队就会自动形成相互策应的小阵,进入县衙后院内宅也没松散开,发挥出了意想不到效果。

    那骑兵逃过一死却汗流浃背,说声侥幸,却双腿仍然发软想起一下没起得来。

    白淑娘刚才那鬼魅般的进攻,其恐怖仍留在他心里,击溃了他当杀人如麻的强盗建立起来的刚勇凶残和自信心。

    此时,白淑娘双刀如轮似电,进入和空灵状态相似的疯魔中,一身潜力和天天苦练修来的刀法在强盗的凶悍围攻中下意识到地全部暴发出来,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发挥到极致。

    十几个强壮灵活凶悍的骑兵刀枪齐上,鞭锤锰攻,更配合了小团体作战攻防一体的有效阵法,却居然奈何不得这个小女子分毫,反被杀得节节败退,不过片刻间就有不少强盗受伤。

    白淑娘凭一人之力就挡住了大批强盗冲入院子的去路,并压得众强盗退向院子外。

    两忠心耿耿的小丫环也横着刀保护着白太公夫妇,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拼命并死在强盗手里,却没想到会是这场面。

    二人一面庆幸一面知道小姐犯病了,心痛不已,流泪哭叫着小姐。

    白太公夫妇更是心忧闺女,老泪纵横,却束手无策,只恨命运对闺女太残忍。为何灾难不全放他们身上来承受。

    殷泰在前面不见入内的部下完事出来,又听到部下惊急呼喝和激烈的打斗声,心中惊愕,纳闷这小小破县城难道说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有高手护着高家内宅?

    他赶紧奔过去,看到一个小女子如神灵附体般强悍,居然能杀得众多强盗大汉仓皇后退。他咦了一声。

    眼见部下危急,已受伤的不少,殷泰驱开部下,大喝一声,舞步战双斧接住白淑娘,救下部下。

    一个是高大雄壮丑恶如魔鬼的大汉,一个是高挑美貌却也如同成魔的小女子。

    二人一时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得难分难解,惊心动魄。

    殷泰大叫一声好本事。

    这位心地不良视人命如草芥的恶汉生凭第一次心生善意爱念,对疯狂又满面古怪与痛苦的白淑娘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越打不是越有杀机反而是越有一股强烈的爱护疼惜想好好呵护这小女子的冲动,手不软,心却软了,怎么也下不了毒手。当然他想杀,也未必能杀得了,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