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大帝国〕〔剩女高嫁〕〔萌妻有药:总裁别〕〔封灵星神〕〔染爱成婚:老公别〕〔重回八零:盛世小〕〔万古第一神〕〔首富心尖宠:多面〕〔我在大夏开黑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农门福女〕〔爆笑王妃宠翻天〕〔西游之斗战圣佛〕〔一剑独尊〕〔都市全能奶爸〕〔上神种田之后〕〔逆流纯金年代〕〔一直觉醒一直爽〕〔贴身狂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23节怒极
    小刘通兴奋了,见打败的对手(伍应星)逃走又返回来了想骑马冲杀取胜,不屑地一笑,惫赖得懒得再费力厮杀还要尽可能手下留情放他一命,一手持画戟,一手悄悄摸出块金砖,是真金砖,不大却极重,瞅着伍应星大吼着奔近,猛然出手,一击正中伍应星胸口,当场打得伍应星口中吐血差点儿砸下马来。

    伍应星这厮最是圆滑有脑子,所以得方腊欢心,吃了这个亏,知道自己玩什么也不是对手,立即转马逃走,策马跑了几步奇怪海盗居然不趁机杀他,这家伙突然又忍着伤势回来了,滚下马长叹一声对笑嘻嘻的小刘通道:“我曾听闻你们海盗一位厉害人物批评宝光如来大师说摩尼教和宋廷统治者一样都是害民的贼。方教主不过是个梦想当皇帝的残民野心家,和宋皇一样腐化自私残忍。我伍应星知道教主和教中很多骨干确实贪图享乐,组织造反不过是为了江山权力,非是真心为天下百姓。今日知道连帮源洞秘密,你们都掌握精准一击而破,可见摩尼教大业只是个笑话。我伍应星虽为摩教一员,也真心信仰那个光明世界,却还有良知。这位猛士饶我不死,若有可能,请再慈悲一下,请收下我。某愿加入海盗,寻找那人间真正的乐土。”

    说着,他丢下武器,双膝跪拜在地,冲小刘通方位,一头磕在地上。

    实际上伍应星是瞧明白,方教主领导的摩教似乎是海盗的玩物,根本不是海盗的对手,本教所为似乎全在海盗算计中,一次次被海盗逼迫着实际上是控制着走,这还搞个屁大业。

    海盗才是真正的强者。管他是不是偏居海外,会不会打来大陆占领江山,都是真正的王。

    既然海盗能创立传说的公平美妙世界。那还另走一条路费力去建立什么光明世界?

    有了知根知底的伍应星加入,帮源洞就没秘密了,被搜了个底朝天。

    摩教搜刮信徒,绑架江南庙宇哄骗社会钱财并搜刮走寺庙的丰厚财产,扮强盗四处抢劫……数年通过走私从海盗发的大财,积累至今准备用于起兵的财富几乎都集中在方腊这。千方百计搞来的优良武器,为避免官府察觉警觉,准备到起事时才发放给教兵发挥最大效用,也储备在这,结果被一扫而空。真是辛辛苦苦十数年,一朝就回到解放前。

    没了巨额财富与精良武器奠基,摩教想起事一鼓夺取江南并站稳脚跟就难了。

    海盗走了。跟着走的是清溪绝大多数百姓。

    这些百姓显然从海盗轻取杭州轻破摩尼教这些事上看清了谁才是硬实可靠的,谁才能带给自己信仰的真正光明的世界并且马上就能得到的梦想世界,不愿再奉养摩教,所以抛弃了至今没折腾出结果的摩教,只怀着光明信仰,带着可怜的家产,和伍应星一样想奔去海外看看海盗创立的传说的光明世界。

    百姓是现实的。

    你不能指责百姓如此功利现实而不优先讲忠义不坚定不移追求信仰的理想。

    因为贫穷无识的小门小户之民经不起梦想的长久落空与折腾,底子太薄,承受不住统治阶级残酷剥削迫害造成的凄惨悲哀只空有梦想的巨大代价。生活的窘迫艰难与生命的趋利本能驱动百姓着急抓住眼前就能抓到好处,不短视也常常不得不短视只顾眼前。眼前的难关都过不了,谁有闲心还去管以后那些不知能不能实现的虚幻理想。

    大志、理想、坚持,那是有财有势有大本事的人才能有闲心有能力拥有的。

    贫贱草民今日如何活命常常都是问题,连梦想都不敢奢望有,否则得到的多为残忍冷酷的打击和一次比一次深的绝望。

    这是赤/裸/裸的骨感现实。不是梦,不是可以无限天马行空随意想像yy美妙翻转与结果的。

    奇迹天堂不钟情草民。

    清溪本地的教民毅然决然选择了背叛,方腊和骨干想当然以为教民会自发阻击入侵者的事自然也就没有出现。

    马灵带着部队卷着战利品顺利快速离去。

    正兴致勃勃在外谋划大业伺机而动的方腊得报帮源洞被洗劫,当时不信,再确认后顿时一口老血喷出老远,活活气晕过去,醒来后已经被部下带回清溪。

    往日人财物满满的帮源洞现在空荡荡的。

    留守的残兵败将或悲愤或茫然无措或负罪痛苦地又聚集回来。不少人痛哭流涕地守着只剩下的教主的皇袍皇冠等皇帝服饰道具,也是守着他们的信仰和政治梦想。

    方腊的数十妃子和专门从教民家挑选出来伺候方腊的众多年轻貌美宫娥彩女,也全部被海盗掳走。

    同时失踪的还有居住在帮源洞的方腊的妹妹,也是历史上以美貌聪慧能干慈悲出名的摩教贞洁圣女——金芝公主。

    方腊到底是一代枭雄,意志强大,心肠刚硬,醒来后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千万不可再露出软弱无力玩吐血昏迷,否则摩尼教遭受如此突然的沉重打击正是人心惊骇动荡不稳的时候,身为教主如果露出不堪一击撑不住局面,那么会直接导致人心崩溃人才丧失信心流失而去的可怕结果。日后再想文武鼎盛、凝聚人心、振奋起士气继续帝王大业,那基本没戏,摩教名存实亡,他也就从神坛跌落尘埃,露出芸芸人生凡夫俗子的本来面目,那这一生就彻底完了。

    他深吸好几口气才压住吐血冲动和糟糕透顶的情绪,红着眼扶起拜跪认罪要自杀的本教总教头贺从龙,不怪他失守本教根本,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说是他自己大意了考虑不周,好言安抚了贺从龙,又蛊惑人心鼓舞教兵说本教一时失算才会出此意外,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失去的一切总会夺回来,会有剿灭海盗那一天的,要大家不必太自责,更不必绝望,要振奋精神更努力地为本教大业奋斗,到时占领大宋江山自可杀上海外狠狠报复海盗,以雪今日之耻。

    初步稳住人心,方腊微松口气,入洞察看,越看眼越红,结果在自己的‘御’桌上看到有一封信。

    海盗在信中写到:方腊,摩教想占大宋江山,你想当皇帝,这与我海盗帝国无关,但吃我的穿我的靠我发家积起势力却敌视我,处心积虑对付我,还妄想此次让我为你顶罪恶与黑锅就得付出代价。

    打你这个洞穴只是教训提醒你一下人要懂得感恩,更要有人性,不能忘本。

    我海盗帝国已经立国有稳定江山,我王尚且勤俭奋斗,不贪图女色,不奢侈腐化,更不害民,体质强健,武艺高强,精神旺盛。而你摩尼教梦想的帝业还影子都不见呢,你缩头潜伏洞穴偷偷摸摸当个黑/帮头子,实质政治权力根毛未有,连偏安一隅都算不上,却已经在拼命残民追求腐化享受,露出无识不堪卑夫小人物本色,连大宋腐朽的寻常官员都不如,也配追求帝业?

    收走你的财富美人是为你好。别再沉迷酒色腐化坑人害民躲在洞穴玩自娱自乐可笑的皇帝把戏了,留着体力和精神和大宋厮杀吧你,否则没干倒腐朽大宋反被大宋轻易砍掉你腐朽叛逆的脑袋。

    方腊阅罢,被海盗的无情嘲讽与鄙视不屑气得浑身乱颤,大叫一声:“我方腊此生不杀光海盗誓不为人。”

    这些年,他当教主如皇帝一样,被人遵从和奉承惯了,早不是往日的平民英雄心志,几时被如此轻蔑挖苦过。

    常言说得好,英雄无善类。枭雄更是如此。

    英雄再不善,也有人性底线坚持。而枭雄则不然,有大志大才却无人性操守底线原则,只凭喜怒和需要行事。典型人物如枭雄曹操,为报父仇,一怒兴兵迁怒于徐州无辜百姓,屠城屠村,一路屠杀过去,展现的是霸道残忍野兽的一面。这是英雄干不出来的。英雄只会找正主报仇雪恨。

    方腊怒极,顿时凶性大发,狂叫着,立即命令部下干将召集散在民间当百姓的秘密教兵,要袭击反抢海盗军,破坏移民。凡那奔向海边去投靠海盗的百姓,遇到了一律杀掉。既不能为我用,就使劲杀。能杀多少是多少。

    移民?

    移尸体去吧。

    打海盗能报仇雪耻,能破坏海盗利益,能抢劫到失去的钱财武器,还可以冒充自发抵抗海盗侵略的大宋义民,就算露出摩教的势力,官府不知底细,也只会为治下百姓敢组织反抗有能力反抗海盗的肆意行凶而高兴,说不定还要盲目表彰。

    方腊即使怒得发狂了也没忘记算计,展示的是枭雄的本色。

    他叔叔方肥、娄敏中、王寅等高参重将们也感觉这是个好主意。四大元帅中石宝、厉天润、司行方都狂叫定把海盗重将要员的首级砍下还以颜色。至少不能让海盗肆意践踏欺负而不吭声。真当我摩教好欺负啊?既然和海盗彻底翻脸,以后不可能再继续走私贸易,那是时候对海盗亮一亮獠牙亮一亮势力了。

    只宝光如来邓元觉皱眉深思不语。

    他们想得挺好。事实却再次泼了他们一头冷水。

    平常散在民间当百姓过自己的日子的广大教兵,本应该得到秘密传信后一呼百应,抄出家中藏的各种自己准备的武器,这一村那一地这三百那二百的迅速组织起来最终成为震憾人心的摩教大军,可事实上却是应者寥寥。

    有些村庄甚至十室九空。

    人哪去了?

    自然是移民路上。

    这不是海盗军强迫的。

    苏杭二州是摩教最兴盛的地方。杭州更是摩教的大本营。教民众多。

    海盗帝国自不会蠢得把摩教根基地的民众全部强移走,让一心夺政权翻身当官做老爷的邪教狂热脑残分子大批来帝国。那是自找麻烦。

    帝国是人间乐土,不是那些放着勤奋努力就有好日子过却总想造反当官过不劳而获生活的人搞事的国度。

    海盗军强迁城市人口是因为摩教成员基本都是乡野的贫民,城市里很少有摩教教民。

    教民分布是如此格局一是乡野方便隐秘传教和隐藏。二是乡野百姓更贫穷无知迷信盲目,好诱骗蛊惑。城里人见识多,百姓相对的也比乡下人富裕,“革命”要求不迫切,不好发动。更主要是城市是官府统治严密的区域。在城里传教很容易暴露,被揭发出来报官请赏的几率太大了。

    城市人口强移走,狂热脑残分子要追随摩教大业,自然死也不肯走。

    露出的这些死守家的人,如果不是利益和大宋统治绑在一起的既得利益者,就是陈腐守旧或危险分子,都是帝国不稀得要的,财产搜刮光,人任他留下,到时候不是摩教起事杀人者就是被杀者,全死光才好,正好清理出清新干净的江南。

    移民中有点邪教分子问题也不大,等散到帝国各地,邪教分子越发势孤力单,又不可能返回大宋了,忠诚摩教心不死,但有什么想法都白搭,狂热脑残的会被邻居就揪出来。不想被揪出来惩罚,就得老实忘掉过去适应新身份新思想,或快或慢地在安宁美好的生活中转变。不转变也得憋着心中邪教念头,憋到死。

    帝国已经初步形成破时代崭新又完善的管理体系和良好的新国民素质基础,有了鉴别排斥抵抗和消化不良东西的强大免疫能力和控制力,早不是当年刚在海外落脚时期移民补充人口要顾虑重重防这防那的阶段。

    海盗军对苏杭这种摩教根据地的乡下人,移民以自愿为主,主要就是为自然过虑掉摩教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