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雄兵〕〔神瞳狱少〕〔超品神农〕〔贴身军医〕〔万古第一神〕〔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基本剑术〕〔废少重生归来〕〔东晋北府一丘八〕〔超级锋暴〕〔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商梯〕〔小阁老〕〔黎明之剑〕〔攻略极品〕〔寻唐〕〔农园医锦〕〔我在异界有座城〕〔贴身狂医混都市〕〔都市雄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26节老辣挥刀
    当年为征服南海诸岛,打击南亚猴子的凶残狡诈刁顽,打消其抵抗意志与耍诈侥幸之心,林冲曾一声令下,毫不犹豫地把马来某岛上捉到的全部俘虏不分男女老幼屠杀得干净,尸抛大海,凶威煞气一扫南军数万将士对这位统帅的儒雅仁慈认识,个个敬畏,也让那些南皮猴子们心惊胆战,闻风丧胆,一听是林煞神带兵打来了,不是仓皇逃到小岛荒野躲避着苟且偷生,就是被杀得稍一看抵抗不住为活命赶紧投降并反过来引导着杀抓自己人争取立功获得宽恕。

    林冲终于由赵岳看了着急上火的那种性格变成了期望的合格统帅。

    当年林冲初上南亚战场,心还是大宋人普遍的那种孔孟之道形成的对异族的可笑仁慈恕道儒腐,曾不好意思地犹犹豫豫问过赵岳为何要灭绝性地对待要征服的土地上的土著人,降服后教化好,这不是圣人应该有的方法和德行?

    赵岳只冷酷地回答:“有些种族只会践踏人类勤劳创造的美德,只是只能阻碍人类进步的刁顽愚蠢懒惰又凶残野蛮不知恩义为何物的人形畜生。奴役它们,灭绝它们,不留后患才是移民到这里的汉人长久的幸福保障,更是符合人类根本利益的选择。切勿手软。”

    赵岳在心里的话却是:另一世界中的后世,这些南皮猴子种族智商天生有硬伤,自己又懒惰不创造财富,为过上不劳而获的好日子,就采取野兽法则,露出野兽本色和行径,一次又一次疯狂凶残屠杀生活在南洋的华人,抢掠华人用勤劳和聪慧的血汗辛苦创造的财富,肆无忌惮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发指的血案。这是群带着原罪的野兽种族,此时不铲除了,难道留给后世让他们有机会闹分裂独立再行兽行让后人干痛苦难以解决吗?

    林冲是个好人,当时未必在心里认同,但听话地扎扎实实按命令去做了。

    随着和猴子厮杀打交道和征服的进程,林冲这才了解到南亚的历史和汉人的悲惨遭遇。

    南亚这些国家,尤其是岛国,最开始的正经王朝建立与统治,全是无意中流落到这里的汉人带来的文明形成的。真腊、暹罗、马来等国一度都是汉人建立起正经国家来统治繁荣起来的。

    汉人给这些荒蛮之地带来先进的农耕技术、制造技术、文化知识…….把这里的野人极大摆脱了野兽般的困苦危险生活,开始了真正的人过的日子,可是造福这片土地的汉人和王朝今安在?

    没有了。

    全没有了。都成了历史的尘埃与谜团。

    全被这些只有兽性,懒惰刁顽,不可教化,不知恩义的南皮猴子搞暴动屠杀了,推翻了。

    这些野兽人杀了汉人,抢劫了财富,挥霍一空,也断绝了汉人引导的快速文明发展,又过着几千年延续的野蛮生活,随着汉文明的海外传播才能缓慢地随着整个人类的进步而发展。

    林冲了解到这些后,最讲感恩图报的豹子头怒了,在极度愤怒中也开始了深邃的思索,渐渐理解了赵岳以凶残征服与灭绝式奴役要达到的政治目的,以及汉人在这扎根的长远规划。

    思想认识的改变让林冲立即变得凶狠坚定起来,再也没有儒腐与怜悯,只把这些异族当必须消灭根绝的毒蛇猛兽。

    上位者想得多,思想累。下面的普通将士们没那么多杂念,不去想道德仁义那么多没用的事,叫杀就杀,但上位者的心态无疑影响着将士们的举动。

    林冲变得狠辣铁血无情,直接让下面的将士们更能放开手脚。征服进程也大大加快了。

    当林冲看到移民到这里的汉人同胞生活在丝毫不受野人土著影响与危害的新土地脸上流露的那种自然的欢笑轻松满足与感恩,更明白了自己铁血的必要与根除南亚猴子种族延续的重大意义,残存在脑子里的孔孟教条形成的儒腐可笑思想终于彻底消散,抛开了束在华夏民族思想上的荒唐可悲陈腐枷锁,成为赵岳希望的新式汉人,心情大畅,精神越发抖擞。

    此次,林冲身为统帅,却亲自来取这相比并不重要的海州是赵岳之前跟他说过,张叔夜虽然是死忠于宋廷的儒腐之辈却也是位有铮铮铁骨的清正能臣,日后北方蛮子打来,此人必誓死捍卫,不惧野兽金军,在宋官中是极难得的稀罕存在。

    林冲和海盗帝国太多人一样,对赵岳有一种盲目的迷信。

    赵岳高看张叔夜一眼。林冲丝毫不怀疑赵岳的评价,对张叔夜心生一丝敬意,也明白赵岳的意思,怕别的将领来打,一旦斗红了眼捏不住分寸会伤了张叔夜一家的性命,所以亲自出马,并且洗劫了海州及临近州府之后才来破海州城。

    城上,张伯奋、张仲熊兄弟俩看到海盗居然只来了千把人打城,尽管知道其它三门也必有海盗军堵门攻打,却越发恼怒。

    海盗也太嚣张轻看天下英雄了,莫非当自己是天兵天将,把城中五千兵马和众多将领都当是泥捏的?城是纸糊的?

    海州军可不是其它州府那些烂军。

    那是父子辛苦训练好久练出来的,尽管没经过血战检验,却剿匪见过血,不敢说是当世强军,但至少有战斗力,带着城中也经过军事训练的敢战民壮一起守城,海盗别说来几千人,就是来三万五万,不死伤惨重付出重大代价,休想得手。

    不久,各门来报,海盗果然封堵了其它三门,各门居然也仅仅千把人。而城中五千官兵,每门也是千人把守。留下一千做机动兵力。海盗以没有重型攻城武器的千人想攻下千人加众多民壮把守的城池,真是狂妄到异想天开。

    依靠坚城,居高临下,加以充足的弩箭滚木檑石火油火药弩投石机等,这点海盗死光了也休想靠近城头分毫。

    搞清情况后,别说年轻气盛的张伯奋兄弟俩,就是一向沉稳老辣的张叔夜也被海盗的嚣张激怒了,须发飘扬。

    定是海盗破别的州府太轻而易举太顺利,所以形成了自大狂妄。

    轻敌大意?

    也好。

    张叔夜眼珠一转,瞅瞅身边满脸惊惧煞白的监军太监,捻须眯眼冷笑:本官就用你们的狂妄轻敌来破你.....

    骁勇二子和带在身边帮着坐镇海州的勇武侄子张鸣珂纷纷怒极请战。

    张叔夜点头令两儿子带五百将士准备出战,令侄子陪自己守城并震慑那些只会捞钱享乐的将领不敢贪生怕死领头逃走,又吩咐把那一千机动兵力调来城门处,到时伺机杀出城和出战兵马一齐先灭了眼前这股海盗,先重创其锐气。

    也在这面城上的兵马都监见张叔夜要开城迎战,顿时急了,几步过来大喝道:“太守大人,且慢。”

    张叔夜早恨极了这些牵制刁难自己的腐烂将领,只是平时对这些油滑之徒无可奈何,眼下有心借这机会除害出口恶气,闻声故意转头笑眯眯问:“都监大人,你有何高见?”

    都监自恃靠山够硬,并不真畏惧张叔夜官威,昂首挺胸大声道:“大人,本将以为海盗凶强狡诈,敢以这点兵力来攻打,必是能征惯战的精锐之师,不可以人数多寡论实力。我等还是以稳守坚城为上策。免得海盗有机可乘。”

    这话也算说得中规中矩,不是没有道理。但本质是他贪生怕死不敢出战,也习惯地否决刁难张叔夜的决策。

    张叔夜闻言立马变脸冷笑道:“你不知托的哪个奸臣的门路混上本城官兵大将,此是你侥幸,却是国家悲哀。你自己无能无勇怕死不敢出战也就罢了。本官也不用你出去厮杀。可你这厮不屑别人的勇武敢战和一腔报国热情,居然在大敌当前的关头说丧气话灭我军武,连带众将士也象你一样畏战,乱我军心,其罪难饶。你这厮享受朝廷的高官厚禄,因何要助长海盗的凶威气焰?你是走私和海盗早有了勾结不成?”

    “你。”

    兵马都监大怒,往日被张叔夜以练军抗海盗为名拿捏限制他走私发大财所憋的怒火一齐爆发出来,忘了大宋以文御武的传统规矩和上下尊卑,戟指张叔夜大喝:“张叔夜,你安敢信口雌黄污蔑本将?你......”

    再要刁难折损张叔夜权威的话却没能说出口,声音嘎然而止。明白父亲心思,也早恨极了的张伯奋悄然欺上前去,从身后猛然一刀斩下了兵马都监的脑袋。肥硕的头颅飞出城外,落在护城河中,因戴着沉重铁头盔而转眼沉了下去。

    张伯奋杀了都监尚且不肯甘休,见了血,凶猛更甚,飞起一脚把腔子喷血尺高的无头沉重尸体硬生生踢飞也跌出城外,扑通一声落水,溅起好大一片水花,也转眼沉没不见踪影。

    大战紧要关头,主将被杀了,城上众军和民壮一阵哗然,但更多的是暗暗叫好很解气。

    绝大多数官兵们尤其振奋,感觉畅快无比。

    若不是有太守大人一家紧盯着约束着,官兵们的那点军饷早被包括兵马都监在内的那些狗将领克扣得所剩无几。

    官兵们也不满张太守一家变相阻挠军队走私坏了官兵的财路,但知道张叔夜是好官,这一家人都是好人,待他们这些卑贱官兵确实真心实意好,清正廉洁,平常训练身先士卒同样吃苦,若说对张家人,阻碍发财的怨气是有的,却谈不上仇恨。

    大宋低贱的军人的要求就是这么低。当官的把他们当人看稍微好点,官兵就很满足。

    但兵马都监的亲信卫兵则既惊又怒。

    他们都知道自家主子身后依靠的是谁,那是当朝第一人的宰相蔡太师。他们和主子一样都万万没想到张叔夜父子居然敢借这么个机会找点借口就敢先斩后奏断然杀掉一城主将。

    这还有王法吗?

    小小五品地方官,在大宋一抓一大把,敢直接杀掉当朝一品太师的亲信挑衅宰相的权威,莫非是活腻味了?

    这些无知愚蠢的小人物和主子一样仗持蔡京的势力,又为自保,敢反抗张叔夜,纷纷拔刀怒喝张家父子。

    张叔夜冷笑一声,冷冷问:“主子死了,没了依靠。你们莫非想造反暗助海盗取城好脱罪?”

    大喝一声:“放下武器,老实就绑,尚有活路。再敢持刀反抗者,一律当场诛杀。”

    那些都监亲信一惊,瞅瞅四周举弓箭武器虎视眈眈盯他们的张伯奋兄弟和官兵,绝大多数惊惧地要丢下武器,有几个疑心重或忠心都监的则大喝:“放下武器是束手待毙。弟兄们不要让当。张叔夜这狗贼连咱们大人都敢直接杀掉,何况是我们这些小卒?合力杀了张狗官一家才有活路。冤屈到时自有蔡太师作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