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擘巅峰〕〔大明辅君〕〔妻乃上将军〕〔全球巨导〕〔诸天大道宗〕〔重生之仙界大帝归〕〔人生不再见〕〔春闺秘录:厂公太〕〔龙门枭雄〕〔亿万深宠:暖婚娇〕〔王者时刻〕〔太古丹尊〕〔一胎二宝:总裁宠〕〔皇后嫁到:本宫不〕〔嘉平关纪事〕〔L城城主〕〔这个王妃路子野,〕〔暴富人生〕〔皇叔宠妃悠着点〕〔我为国家修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32节酝酿风雷
    且不说高俅在一边当官府强盗一边充当收尸队。视线回到青州这边。

    南方的灾难也风传到了青州,但事不关己,南方海盗威胁不到北方青州,慕容知府并不在意。

    他恼怒的是二龙山贼寇越发嚣张。

    欣赏的猛将崔猛只带着三百骑兵和五百县兵就能剿灭白虎山贼寇,杀了九个贼头中的七个,眼看就杀入山寨一举全功,谁料二龙山贼寇居然敢到北边行凶以千骑突然杀来破坏了战果,救了白虎山贼还毁灭了三百官军骑兵好手和张彪王用两员边关来的骁勇小将,真是可恨。

    兵马总管霹雳火秦明大怒。

    贼子敢离开易守难攻的巢穴越过重兵府城搞事,好胆,该死。

    他大叫:“府尊,末将请令去剿了这伙敢孤军而入的贼人。”

    慕容知府很欣赏秦明的忠勇无敌,却鄙视其才智,闻言不好挫了部下的锐气,只翻翻眼。

    追剿?

    怎么剿?

    贼寇是骑兵,又是北方马,跑得快,往来如风。而青州军只有一千骑军,马不行不说,还被崔猛一下折损了三百骑,更不是贼人的敌手。难道派步兵去协助追杀骑兵?协助得上么?

    秦明见知府沉吟不决,性急得又要催,却被镇三山黄信悄悄拉了一把阻止了。

    黄信道:“知府大人、秦总管,末将又得报二龙山还派了四五千步兵去了白虎山地区抢劫。

    白虎山县是山区,地形复杂,方便贼寇逃逸和藏匿伏击。我官军若是去追剿,去多少兵马合适?一万精锐部队去,在广茂的山区也未必顶用。只怕全军尽出也难以达到理想效果,反而会激起强盗凶性,不但杀人抢劫,还会放火烧毁房屋和田地中眼看就要收割的粮食。

    听闻南方遭受海盗祸害,钱粮损失巨大。只怕粮食会异常紧张,朝廷可能无力支援我们。本地的粮食收获就显得尤为重要。无论对我们还是对百姓,此季粮食都更显珍贵。

    我们承受不起强盗放火毁灭白虎山地区的后果。光是灾民就足够可怕。

    依小将之见,二龙山贼寇敢远离巢穴闹事,我军定要惩罚剿灭,好好杀他的凶狂气焰,这也是个机会。但要在他们抢劫的南下归途中进行。”

    剩下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贼人携带大量物资,笨重而行动迟缓,又得保卫劫掠成果不能轻松肆意逃窜,只能集中力量和官兵硬打一场,又无山区地利险要可躲藏可守,正好以官军的犀利远程武器来发威。

    同时,在离府城较近的地方截杀,还可防备桃花山青峰山这两股贼寇趁机夺城。

    而慕容知府的眼睛亮得吓人,想的不止是重创二龙山贼人,更重要的是钱财。

    他从舒服的京城下到地方当官,目的就是熬资历和捞钱。可不走运,他一上任就摊上闹强盗,安心的日子没过上,钱也没捞到很多,若是能劫了贼人劫掠的成果,腰包一定能鼓不少。

    那可是一个很大又走私很富裕的一县财富啊。

    他才不管白虎山地区的那些地主老财县衙官吏死活和怎么倒霉呢。

    黄信的建议正符合他的心思。

    “这个年轻轻的兵马都监到底是将门出身,有见识,又会做官。不是秦明能比的。”慕容知府心里嘀咕着,脸上露出赞许笑容,对急于求战的秦明和急于报仇雪耻的崔猛笑道:“二位勇将莫急。本官早有剿灭三山贼寇的计划,总能让你们杀个痛快一雪耻辱。”

    他确实有计划,看看练军已有成效,可以放手一战了,打算先打势力第二却最张狂的桃花山这伙强盗,一举击灭,再顺手把弱小的青峰山剿灭,先剪除掉二龙山可引为援应的羽翼,解决掉重兵攻打二龙山形成府城空虚的后顾之忧,再汇集潍州等附近州府的兵力集中力量对付二龙山,也不硬攻险要,只在夏收时殊死堵住二龙山贼人的下山通道,阻挠其抢粮,这边快速收割收缴全州粮食入府库。这样官府的粮食无忧了。而二龙山就会无粮。

    晁盖等诸贼当着强盗,却树什么替天行道大旗,搞什么爱民护民仁义,只劫大户恶人的钱粮,不抢寻常百姓口粮,以此来蛊惑人心让百姓理解支持甚至加入二龙山和官府作对。

    没粮了,我看你们还怎么办?

    坚持搞沽名钓誉邀买人心的虚假仁义不抢寻常百姓,就等着饿死吧。坚持不下去了,露出强盗本来面目,不得不从百姓口中夺食,二龙山贼寇努力树立的形象立马毁掉,休想再哄骗人。

    重要的是,没了粮食,饿急眼了,贼人只能下险要难破的二龙山和官兵硬战夺通路。我军以重兵和坚固营寨围困山口却坚守不出,任强盗一次次冒箭雨拼命攻打营寨,攻守移位,险要倒换,利在官方,正好逐步消灭掉二龙山人马,等贼子死伤惨重饥饿无力,再一举攻破山寨。

    慕容知府讲完自己早盘算多次的计划。众将听了都不禁拍掌大叫好计,直赞大人高明。如此二龙山悍匪必灭。让慕容老儿越发信心十足得意洋洋。

    他不知赵岳早意识到二龙山不如梁山泊那样四通八达的水上便利有容易被堵住的最大缺点,早指点晁盖准备了水路和山路多条流通途径。山顶设置有滑轮吊,上千斤的东西也轻易能从湖上或山崖下弄上来。将士和骡马也能大批吊着上下山寨悄悄出外活动或搞偷袭。

    二龙山上看似是只一面活路的绝地,实际却不是可轻易困住的险要,不怕强攻,也不太怕围困。这是晁盖等立足二龙山自信满怀的关键因素。

    青州官府盘算得精。充当老大的宋江此时也意气飞扬。

    他趁着身边无人钳制牵绊,坐镇白虎山,巧使手段和殷氏双雄及王枭父子建立起交情,达成初步同盟,也进一步加强了和角蛇岭旧头领獠牙郎苟富贵、震山岗王霸道、洞箫郎柳上人、玉面郎君高世英四人的紧密关系,稳固自己的势力。

    四千二龙山步兵洗劫白虎山整个地区,灭尽一村村地主豪强走私大户,抢到大量钱财物资,同时还收了养在大户家却被二龙山大军逼吓的纷纷投降甚至噬主立功投降的众多打手走私爪牙,兵力帮手随着抢劫而迅猛增长。

    这些爪牙打手虽然个个凶恶而手沾人命血腥,适合当强盗,却只怕没几个真想追随二龙山当强盗,不然早前就去二龙山投靠了。他们更愿意跟着和官府勾结的大户为祸乡里却是不被官府打击的安全的“良民”,投降只是迫于形势。

    但,他们打的伺机离开继续当“良民”坏蛋好日子的小算盘却落空了。

    二龙山军每收一处人就立马有军中执法队给降服的打手爪牙脸上强行盖上醒目的章,标上刺青金印一般难消除的“二龙山”三字标记。只是这印不是一针针刺绣的,而是铁制模子上构成字的铁刺一下扎出来配上颜料形成的。

    这不是宋江的主意,而是公孙胜之前就安排人造好印章准备在这类人身上用上的,是受到桃花山祝家在喽罗脚底上印灭宋二字强迫坚定造反的行为得到的启发。

    强绑恶徒为二龙山军,除了能迅速壮大兵力,逼得这类朝廷的顺民恶棍不得不死心塌地跟着二龙山以凶恶和勇力对抗官府,到最终却是给宋江受招安准备的人手。有这类标记,到时候也好区分应该收留谁。

    不是谁只要敢打敢杀有本事,想当海盗帝国的兵就可以当的。

    这些沾满百姓血泪的残民恶徒,在赵岳眼里都是要消耗在以恶对恶的战争中的。死干净了才有利于新国和谐发展。

    打手爪牙们脸上有了标记,都知道被官府拿住就是个死。

    青州官府对三山强盗恨之入骨,却一直不能痛快砍杀,拿住有标记的,岂会管是不是真强盗,只会砍了充功。

    这些恶徒没了退路,也横了心入伙,比二龙山军更积极骁勇地打劫,大大增强了劫掠效率。

    没有官兵来追剿耽误,劫掠快速。

    宋江看到自己第一出马就获得大成功,很满意,得意洋洋带着队伍回归山寨。此时,兵力人数已经翻了将近一倍。

    离开白虎山不是太远,公孙胜突然带着李忠统领的五百天王卫队马军来了,向劫掠的诸将宣布了天王的命令,把此次劫掠的钱财,除了铜钱,都交给天王亲军另有用途。

    宋江心中不快,自己是这次领军的,公孙胜却只笑着和他道声辛苦押司哥哥了,恭喜押司报了仇雪了耻,接管钱的事根本不向他打招呼说明,显然把他当外人并没有把他当成此行的真领导,无形中流露着疏远和不尊敬。

    但他不好说什么。

    他确实是外人。二龙山的事确实不用向他说明。说了是礼节情分。不说也没什么不应该的。何况公孙胜是二龙山三个当家人之一,即使不奏天王令也有权直接下命令接管这支队伍的一切。

    宋江转眼就意识到了公孙胜无形中的冷淡应该是他破坏二龙山山规军纪造成的。

    公孙胜管的就是这个。有人肆意破坏,他自然不高兴。只看公孙胜扫视生铁佛、丘小乙、颂家庄的来兴等人的眼神就不善。也就是他宋江和晁天王关系特殊,否则脑袋怕是也会被公孙胜砍了。

    另外可能算计万大年的事也被察觉了。这个道士可是个灵醒人,很精明很警惕的。

    万大年显然没出事,带队安全返回了山寨。不然公孙胜、李忠不会如此平静。

    精心策划的算计居然失手。宋江无法知道为什么,只在心里大为遗憾。这个万大年实在是个大威胁。

    殷泰、殷春是二龙山老人,一听公孙胜接管钱财就猜到是要用这笔钱直接和海盗交易,不用费事拉来拉去了。

    杨适、刘无忌、生铁佛、苟富贵等才入伙几天,自然不晓得内情。

    本事大、排位高、资格老的殷泰兄弟对公孙胜没有丝毫异议,还表现得积极配合,他们更没资格为宋江争脸面而抗拒不从。再说,公孙胜执掌军法,可不是好得罪的。为个外人宋江往自己身上拉仇恨,这些人可没那么仗义那么傻。

    宋江还不是山寨领袖人物呢,要拍马屁站队追随,现在也不是时候。

    宋江多精明,看出殷氏兄弟明白公孙胜接钱的目的却一点没有向他说明的意思,又看到蛇角岭头领等不出头为他争几句,此前指挥这只队伍当老大的快感和第一次带队的成功形成的得意一扫而空,心情大坏。

    他感觉到回二龙山,晁盖指定不会对他怎样,仍会一如既往当他是最好的兄弟,却必有一场尴尬。

    不说算计万大年可能被察觉的事,宋江可不想为破坏军纪在众人面前顶锅丢面皮。

    他心里凉嗖嗖的,一股更强烈的缺乏安全感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