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医〕〔穿越星际:妻荣夫〕〔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豪门妻约:我老婆〕〔都市之绝世战神〕〔腹黑娇妻宠不停〕〔执念成宠〕〔逆袭娱乐圈:我必〕〔我真是个奶爸〕〔重生之绝世废少〕〔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暖婚100分:总裁,〕〔愿有湖光载归客〕〔空间农女:将军赖〕〔娇妻你好甜〕〔至尊不朽系统〕〔陈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35节历险记2
    矮丘乙郎没头没脑猛劈一斧也震退几步,但随即就咆哮着再次扑过去。

    使戒刀的和尚戒备着宋江三人。只两人四柄斧头凶狠打斗。

    迅猛厮杀了只几个回合,使斧头的和尚就感觉虚汗直流,心跳如擂鼓,两腿似灌铅不复灵敏,往日拎着轻如灯草的这对斧头现在却重似千斤,每挥动一下仿佛就又沉重了不少,越发吃力,用力过猛就会头晕眼发花。

    这是饿得。

    从昨日清晨吃了早饭稀里糊涂来到这片鬼地方,一路有不少村落,有喜人的泛黄麦田,却居然没一户人家,到中午饿了到处找人家弄吃的,结果转来转去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反而在这片山区丘陵地迷路了,忍着饥饿和大热天慢慢找路离开这奇怪地方,快天黑了也到底没走出瑞龙镇这十几里无人区,实在饿得慌,无奈趁着天没黑从麦田搓些半干不干快成熟的麦粒生食糊乱权当充饥,但吃了些就难以下咽,索性忍着饿在空无一人的一处大房子里歇了一晚,打算今天再寻路离开,不想两个多月的动荡紧张逃窜生活形成的肉体和精神双重疲惫在这安宁荒村得到释放,这一觉直睡到日傍中午才醒来,精神是好了,可肚子更饿得难受,嚼点麦粒喝点凉水勉强顶一顶,打起精神继续上路,走到这小河洗涮清凉了一把,更感疲惫不堪,不想在中午烈日下暴晒,就在树林中东倒西歪歇歇,等稍凉快了再走,却恰巧遇到宋江一行。

    有肉有酒,看骡子驮的行囊也很沉重,想必银钱少不了,这几年抢惯了,哪有不抢的道理。

    怎奈人是铁,饭是钢,好汉架不住三顿饿,杀凶恶辽寇都杀得一向顺手的本事居然收拾不了三个村夫保护的小商人或读书人之类的。真是越不顺就越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使斧头的和尚心中窝火却无力坚持,已生怯意。

    使戒刀的却看到王四王伯当居然背有制式弓箭,这会已取了正准备张弓。他是骑射好手,一眼就看出来王四不是虚张声势是真懂射箭。

    饿得正浑身乏力,反应慢了不少,武器耍得不是那么灵便,连个野兽般呆蠢的丑矮子都难收拾,在这么近距离可不好对付弓箭射击。他赶紧打个高亢呼哨,和使斧头的一齐急撤。

    看着凶悍可怕的两秃驴劫匪仓皇而逃,原来不过如此。王四、李吉都舒口气。

    宋江悬着的心也轻轻放下,招呼发怒还想追杀的矮丘乙郎回来。

    他看不出劫匪的本事高低,但直觉两和尚是饿的脚软,不是真没本事,也知道和尚挨饿的原因,好在跑了没危险了。在这一刻,四个人都真心感谢那店小二的提醒,不然在这片无人区忍饥挨饿成软脚虾的也得有他们。

    放松下来,也不怕那两和尚去而复返,笑着准备继续吃喝,不想从身后林子中这下冲出五条大汉,都是和尚,和前面那两个和尚差不多的形象,破脏僧衣,浑身煞气,只是都使双戒刀。

    宋江四人这下大吃一惊,都极度紧张起来。

    这怎么和尚还一窝窝地出?难道是哪家大寺庙遭了大灾倒了,闹得武僧结伙流浪江湖以打劫谋生?

    王四急起身张弓,打算远程射死一个算一个,先解决些压力。

    李吉紧握双股猎叉,护在宋江身边。

    傻子矮丘乙郎再次被打断吃喝,更怒,但也本能感觉这回来的凶险,没脑子也没敢直接冲上去。

    逃走的那两和尚也转了回来。

    使戒刀的那位盯着王四冷笑道:“你箭法再好,转瞬间又能射得几人?爷爷们都是在契丹蛮子的箭雨下讨生活的,岂会怕你一个人一张弓?伤了爷爷,激起爷爷杀心,你们只会死得更惨。

    爷爷说了不想杀人,大热天也懒得费事。还是那句话,识相的放下行囊赶紧滚蛋。”

    王四、李吉、矮丘乙郎哪里肯听,个个摆出一副生死相争的架势,惹得七个和尚大怒。

    从背后林子出来年纪最长的为首大汉冷哼一声,大喝:“既不听人话,要钱不要命,那就超度你上西天。”

    说话间,七个和尚一齐暴走,分头包围,斧头戒刀寒光飞扬,如一股寒流卷来。

    王四紧张得咽口唾沫急放箭,不想却被宋江突然撞了一下失了准头,不禁愕然转头。却见宋江提气高喊:“七位英雄且住手。小可宋江有话要说。”

    七个和尚凶汉本打算拼着受箭伤也要一鼓作气屠了这四个肥羊,突然听到宋江招呼,进攻脚步稍一顿。他们既饿又不愿中箭,也不愿意拼命厮杀。为首大汉喝声停,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扫视宋江,喝问:“宋江,你临死想说什么?”

    宋江感觉不妙,怕性命难保,心有盘算才试着喝止这场争斗,其实是在赌。

    他鼓足勇气,抑制狂跳的心,装作镇定自若,挺胸昂首提气笑道:“小可郓城宋江。我观几位不是真和尚,听口音怕是落难的河北英雄,没有出家人的慈悲却也不是乱杀无辜的恶人。宋江在江湖上也算略有薄名,既人称山东呼保义孝义及时雨,今日有幸在这里遇到各位必是天意安排,有困难自当帮各位一把。”

    宋江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和尚的反应,感觉有戏,心稍安,声音更稳,“我知各位本事了得,怕是饿得难受才起了劫掠念头。为区区酒肉,何须动刀动枪生死相搏?既有缘相遇,几位若不嫌弃,不妨和宋某及三个生死兄弟一起坐这树荫下畅快吃喝些。酒肉不少,不能让各位吃饱喝足,也至少有了力气离开这片无人区。需要盘缠,我这里也有。不当事。”

    宋江说得大气,小个子其貌不扬,身上却流露着一股让人信服的魅力。

    七个和尚相互看看。为首者收刀一抱拳:“我等兄弟是河北人,未见过及时雨宋公明,却听说过他不少事迹。官场中人能理解并仗义帮助落魄江湖的流浪汉子,不图回报,宋公明是第一人,让人好生感佩。我观你形象气度应是及时雨无疑,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好风采。”

    宋江见此顿时暗暗松口气,笑得更亲切从容道:“这位英雄客气了。宋江却是及不得各位好汉有真本事,心中一向仰慕得很,只能力所能及对落难的好汉帮助一二以表心意。”

    “来,来,来。咱们不说那么多客套话。都饿了。吃肉把酒言欢才是人生快事。”

    宋江这一招呼,又示意王四他们把吃喝的都摆出来。

    假和尚们闻着酒肉香味,都不禁喉头耸动,咽着唾沫。

    为首大汉嘿然苦笑道:“不想我兄弟杀无数辽寇,做好大生意,英雄一场,会有一日为点吃喝的红了眼。”

    宋江接话就来,“兄弟休要气馁。人生总有不如意处。英雄也有落难时。想那开唐英雄秦琼秦叔宝一对侗锏打遍天下无敌手,不也有忍痛割爱卖宝马换盘缠的时候?宋江如今也是有家难归流落在外,不也活得不如意?

    唉,不提这些个不痛快的。来,诸位兄弟快坐下说话。”

    一番交流,许是同病相怜,众人由剑拔弩张恢复友好和谐,说说笑笑着围坐下来。

    七个假和尚狼吞虎咽,酒肉下肚安抚了暴动的五脏庙,心就稳当了,喝得急,酒意上涌激发了性子,更放得开,在宋江有意捧着引诱下说得投机,和尚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叫嚷吹嘘回忆着往事就露了底。

    原来七人确实不是和尚,本是河北清州人,也就是在赵岳他哥的治下,老家在两狼山下一个叫狼家堡的地方,他们都姓狼,不是同父或同母所生,却是同一族的兄弟,是狼家堡的主人地主少爷,家族在狼家堡已经居住繁衍了上百年,到父辈这一代人丁兴旺,兄弟十多个,到这一代人丁更是兴旺,小子有二三十个。

    这七位,准确地说是九位是这一代排头的。

    家族人丁旺,身为地主,在动荡不安的边关生活,虽然没多少钱,却不愁吃喝。温饱解决了,自然就会产生更高的追求。家族长辈希望子孙能从这一代出现当官的,能开始狼家真正振兴发达的荣华富贵之路,就给孩子依年龄大小依次定名为:千万富贵荣华光耀显……

    这七个假和尚的名字按年纪排就是狼千、狼万、狼富、狼贵、狼荣、狼华、狼显。光、耀二人已死在辽国,这是后话。

    狼家堡特意请了先生,子孙识字读书,可惜没笨蛋却没一个是能考上文官当相公的,都是两狼山中的野兽一样野性十足的顽劣主。这和庄上经常进行的打猎生活以及所处的险恶边关环境有关。

    在随时都可能和入寇的辽人生死搏杀的地区,年年都经历大大小小的反烧杀抢劫战斗,生命在这里显得异常脆弱轻贱,确实不是适合安心读书考状元的地方,难出杰出文人。

    狼家这代子孙,稍大能看出眉目的都读书不成,好在都个个强健骁勇,骑马射箭保庄杀辽蛮都是有本事的。考不了科举,能杀敌保家业也是好儿郎。长辈们也不苛责强求,寄希望于更小的孩子。

    最先长大的千万富贵荣华光耀显这九个,在当地人眼里都不是好东西,个个凶横霸道,虽然没做什么大恶,却讨人嫌得很,被周围的乡邻私下里取名字谐音恶意称为:狼斧、狼鬼、狼容、狼花、狼光、狼咬、狼险,千万,都早早死在和辽寇的战斗中也算为当地人做点好事。

    在这个时代,在边关这种复杂险恶戾气极重的地方,狼家哥几个的恶劣品行不稀奇。有财有势人家的儿孙没几个不是这样的。但不能简单把这些人划分为是善是恶是好是坏。

    人性是复杂多面的,在大宋边关子弟身上体现得更是突出而鲜明。

    象狼家子弟这样既祸害乡邻却又年年奋勇保护着乡邻,表现矛盾,是非功过不好评说。

    他们既不是通常意义的好人,也不是通常意义的坏人,只是大宋环境下自然的行为和产物。

    在抗辽上,狼家堡和沧赵家很象,依靠骁勇不屈和庄堡地利一年年打击来侵犯的辽人,挫败其猖狂烧杀抢掠,一次次让辽人丢下尸体退走,和沧赵家族一样被辽人痛恨而有心报复。

    只是狼家和大宋普遍的地主行为模式一样,对本庄人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不象沧赵那样慈悲地用拥有的田地和渔业捕捞努力让庄民都能吃上饭过安稳。狼家堡没有赵庄人那种高度团结和齐心协力。狼家对本庄也没有沧赵那种强大号召力。

    而清州是比沧州更边关更复杂险恶的地方。

    那里私通辽国的地主豪强甚至平民百姓很多。隐在民间的辽国探子也不少。

    狼家人不能团结本堡村民,没有有效的组织管理监控体系,儿孙又凶横霸道,无形中结仇招人恨,偏偏又是辽人眼中钉。那时黑永康为清州军大帅,带着部下一帮骨干将领私下和辽军苟且来谋利,祸乱了清州,狼家的隐患突然暴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