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凹凸世界:神降临〕〔天赐良缘之追夫记〕〔帝国败家子〕〔旺门佳媳〕〔重生之女将星〕〔病娇毒妃狠绝色〕〔陆太太的甜婚日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八荒猎龙记〕〔猎人之卡金的玉〕〔精灵之我的亲和力〕〔诸天道祖〕〔五零的平凡生活〕〔我给重生丢脸了〕〔重生巨星:凌少宠〕〔教练是怎样炼成的〕〔猎密者〕〔天赋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38节谷庄遇险
    宋江摸清了七匹狼的底细,也瞧明白了哥七个的品行心性,心中不禁喜出望外。

    这七人才是真正的好汉,勇武过人,重情义,守良知底线,不那么市侩功利自私歹毒,敢作敢为,不是见风使舵的官僚小人,却又见识低潜,正是他最需要也能设法招揽控制住的忠义打手。

    他听着七狼在酒意中情绪激荡的胡乱述说往事的悲欢离合和命运的起伏坎坷,不断配合赞叹感慨点评,脸上的表情变幻着敬佩、感同身受的悲伤、惊叹等等表情,发挥着影帝水准。

    七匹狼感觉遇到了知音,对本就名声极好的宋江越发喜欢。

    宋江有心把七兄弟牢牢握在手中,又瞧出狼千狼万是七兄弟的绝对主心骨,掌握了千万二人就能完全控制七匹凶悍却义气的狼,有心带狼千狼万跟着去清风寨以便加深感情,却看看七兄弟的招眼和尚形象,思来想去还是作罢,自负等收了花荣回山寨照样能收服为忠心小弟。

    他透露了自己和晁盖的过命交情,愿为七兄弟作保当入伙山寨的桥梁,手边无纸笔,当即撕块白布,咬破手指以血书就一封给晁天王的推荐信,交给老大狼千。

    “七位兄弟,小可宋江尽管今日只是和你们初次相见,却一见投缘如故知。这封信你们收好,到了二龙山交给晁天王,他自会好好安排你们的事,坐把山寨交椅是应有的。”

    又把行囊打开,从不到五百两的银子中随手一划分出大半超过三百两给了囊中羞涩的七兄弟,说:“山寨上下弟兄们吃住都是山寨的,不用花销,但弟兄们若有其它需要,比如想喝好酒想有更好的鞋子等就得自己花钱。山寨有店铺卖各种货物。七位兄弟初上山寨没有功劳,不立投名状,分不得钱财。这些钱拿去自可应付一时所需,不至于手紧。”

    宋江到清风寨二十两银子也花不了,却向公孙胜要五百两银子当盘缠,这纯是故意恶心公孙胜炫耀他的无形地位。

    此刻,他的慷慨大度行为充分展示了呼保义及时雨风采。雪中送炭更显真情和珍贵。七匹狼遭受此次沉重打击,多年努力的心血一空,还成了死罪逃犯不容于社会,心志迷茫,不知未来的路是哪里,情绪正是最低落也最容易感动的时候,骤然遇到宋江这样的顿时感激得热泪盈眶,终于肯放下狂野和骄傲,一齐给宋江跪拜。

    狼千代表兄弟道:“公明哥哥,我兄弟多谢了。此上二龙山定不会丢了哥哥保荐的脸面。”

    宋江赶紧一一扶起,微笑道:“既是有缘的兄弟,客套话就不要说了。”

    他拍拍更感动的狼千,指指正南方向,“你们身份不便,奔波太久也疲惫不堪,早日去山寨安顿才是正理。今日时辰也不早了,早早动身为上,按太阳定位往南直走,黄昏应该能走出这片无人区,南下打听着自可到达二龙山。咱们兄弟来日方长,就此分手,后会有期。”

    七兄弟向宋江郑重一抱拳,“后会有期。”

    都是爽快人,告别不磨蹭,七兄弟分带了银子,大步向南而去。

    宋江向回身招手作别的狼家兄弟们摆摆手,笑呵呵望着七人消失在树林阴丛中,回身招呼王四他们收拾了东西也赶紧上路。

    带的食物和酒水虽多,却多被饥饿能吃的七匹狼用了。只只知道吃喝的矮丘乙郎多吃了些,宋江王四李吉三个懂礼节的让着七狼,都没吃几口,还饿着。他们更不想饿着肚子宿荒村,或食难以下咽的生麦粒充饥对付着过夜,自然要抓紧时间赶路去店小二指点的那个瑞龙谷村庄好好食宿。

    话说七匹狼趁着酒兴醉意一边向南方大步前进一边议论感叹着及时雨风采,这些日子的积郁终于变好不少,穿行在午后阴凉不少的山林间,心情越发舒畅,因在无人区,别说人就是野狗都难见,他们往日的警惕性和戒备心也懈怠下来,浑不知一路跟踪并象保护取经唐僧的佛门伽蓝那样暗中保护宋江的赵雕龙赵绣虎转而跟踪了他们。

    七匹狼血溅青楼的事是在赵岳来青州前发生的。

    那时还在赵庄当差的龙虎二人从侯府通报中听说过,没想到在今日居然由宋江引出七狼让他们见到了这队逃难兄弟。

    二人不知宋江有强大扫把星威力总是先救英雄好汉结机缘后葬送在所谓的忠义报国大业中,也不关心这个,只觉得自家侯爷都格外宽待的七匹狼属于可教育收用人才,不能让这七个容易被忠义欺骗捆绑的无识好汉子糊涂地被宋江利用最后糊涂地死掉,这才跟踪而来,借山林便利偷袭,以吹筒不断把带麻药的吹针射入七兄弟薄薄僧衣里的血肉中。

    七兄弟纷纷中招,却在酒意迷蒙和情绪激动中只当是被蚊虫叮咬了或被树枝荆棘杂草刮了,不痛不痒的,浑不在意,走着走着就纷纷瘫倒在地,惊骇迷糊中看到衣着百姓的龙虎二人笑嘻嘻出现在面前,想挣扎反抗却手脚不听使唤,无能为力只能任人宰割,以为遇到劫道的歹人,想想自己自己英雄一场结果却无声无息死在这荒野死在两个寻常毛贼之手,心中极度不甘又后悔莫及,又得到一次深刻教训,随即被龙虎二小将用洒了迷药的手帕捂住口鼻彻底蒙失神志。

    偷袭成功,放倒了七兄弟,龙虎二小将心情大好,吹了个如鸟鸣的口哨,三长两短,过了一会儿,跟着他们当学徒练习当探子办事的孔家庄急三千、慢八百、沙里生、米中虫四人出现了。

    这四位去附近农家寻了运输农作物的拖板大车载了七匹狼,用席子遮阴盖了,运海边装船拉去半岛军校,让这七个野心难驯的狼家子弟接受教育改造锻炼正经人才去了。

    把七匹狼的命运紧急扭转个弯,赵雕龙、赵绣虎转头又继续紧跟宋江一伙。

    二公子笑着说过宋江现在可死不得。那就得尽量护好了。宋江在人生地不熟的强盗窝青州瞎窜,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呢。得盯护紧了。万万大意不得。

    宋江哪知道自己费心结交的七匹狼和他无缘了,厚脸向公孙胜讨来花到七狼身上的三百两银子也肉包子打狗打了水飘。

    他暗思着失了用处不大的徒弟二孔却得了本事了得更多用的七狼,这是上天抬爱,怕是成全自己的一腔忠心报国志,因而心情畅快,骑着骡子,在三跟班的护卫下悠然寻向瑞龙山谷。一路急赶,擦黑时分果然找到了。

    山谷口寨堡坚固,把守严密,但守卫的庄丁或许感觉宋江是个文雅读书人没厮杀祸乱山谷的本事,并没有仔细盘查宋江这几个外地人的底细,只听宋江自报是出门走亲访友的郓城人张三路过此地借宿就立即放了进来。

    看似头目的一个庄丁收了感谢好处,笑嘻嘻对宋江说:“这里没有客栈。谷中人多拥挤,庄户家没地方借住也没好饭菜招待客人。过路的都是在俺们庄主家将就。俺们庄主是远近有名的好汉大善人,保护一方百姓。几位也到庄主家吧。”

    说着指派了几个庄丁带路,也是监视防范。这是防范强盗混入的应有之意。

    宋江明白却不说破,笑着抱拳感谢,一行四人跟着去了,行走在山谷,好奇下偷眼观瞧。

    这个山谷一眼难知大小,估计也不会有多大,住户确实极多,挤巴在这,一家家房子只能紧密相连而狭小,店小二说的田地哪有踪影,菜地也只是崩星几点,看遇到的村民的穷形贱相穿着形态可知窝在这里过得不可能富裕。

    到的庄主大院前一瞧。这院落不小,依山而建,拾阶而上,高墙壁垒,应该说是个小型城堡。

    把门庄丁进去通报不久,庄门一开走出个汉子让宋江等人吓了一大跳。

    此人身高只怕有两米,而且非常魁梧,古桐色皮肤,穿一件赤臂短褂子,露出的胳膊象大腿一样粗,肌肉虬结,浑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力量感,再看相貌,扫帚眉,铜铃大眼,高鼻梁,大嘴岔,年纪不过二十多岁,威武中流露着憨厚相。

    宋江眼睛一亮,忍不住赞道:“好一条熊虎一样的年轻好汉子。”

    旁边的庄丁闻言自豪道:“这是俺们的护庄总教头,人称大力神,一口大刀无人敢挡,青峰山那三条恶虎曾经来犯,却可笑得被俺们教头杀得屁滚尿流大败而逃再不敢轻易来。俺们教头自然是好汉。”

    说话间,巨汉下了台阶迎接宋江,自报姓名冯金彪,声音憨厚响亮如闷雷,稍问了问客人姓名打哪里来,也不罗嗦多疑问就爽快笑着伸大手请客人入门,并一直相陪喝茶聊天,说庄主这几日有事不便出面招待,请客人见谅。

    晚饭上了三只鸡加木耳野菜炖的好大一锅鲜美菜,外加几碟下酒小菜,巨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里被强盗闹得贫困,只能上这些吃食,望客人不要嫌弃乡野饭菜粗陋将就着用些。”

    说着给四人倒酒,又给自己满上,说声请,自己一仰脖子干了一杯。

    宋江笑着说有这吃食已经够丰盛的,感谢盛情款待。

    酒还不错,酒香飘飘。只知吃喝的矮丘乙郎迫不及待也跟着一杯灌下去,又跟着捞鸡肉大吃。

    宋江王四李吉见巨汉在用、矮丘乙郎吃喝了也没事,这才放心。

    席间气氛和谐。双方推杯换盏吃喝得热闹,随意说些风土人情趣事。

    巨汉不擅言词,抱怨了几句青州贼患,听宋江自称来自郓城,对沧赵家盘踞的梁山泊有兴趣,就好奇地打听了几句。

    这自然难不到宋江。

    他离开郓城,逃难在外,不知梁山新鲜事,但应付巨汉说些沧赵小霸王在梁山泊的事迹自是张口就来,还说得生动。

    一席痛快宴罢,宋江等酒意上头。巨汉见客人累了,很有心地安排仆从带客人去客房休息。

    客房摆设简陋,但很干净,可见这庄主是个讲究人。

    宋江等连日谨慎赶路也确实疲乏,稍一洗漱就倒床上大睡,片刻就呼噜声四起。

    正睡得香甜,宋江突然被凉水泼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不禁骇然。

    自己不知何时居然被绑在柱子上。凉水正滴答由头胸滴落。打了个寒颤,头脑越发清醒不少,睡意全无,扫视身在何处,只见墙上数只火把燃烧,照亮o空荡荡的一个没门没窗户的所在,只一把椅子,不似房间,倒似个洞穴。

    面前泼凉水的汉子是个进庄没见过的,一脸横肉,一双小眼睛凶光四射,嘴挂狞笑,一看就是个亡命之徒。

    宋江暗暗叫苦,恨自己就没想过抗山贼保百姓的好汉庄主怎么就不能同时是暗里杀人越货的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