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愿与你共白头〕〔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生卿未生〕〔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笑傲仙缘〕〔毁天屠帝〕〔七等分的未来〕〔枭雄〕〔近卫高手〕〔无上神王〕〔将军他怀了龙种〕〔都市妖孽狂兵〕〔娇妻捧上天〕〔田园小针女〕〔陋俗之婚闹〕〔南风过境乱我心曲〕〔终是繁华如梦〕〔大宋枭途〕〔神级女婿何金银〕〔我的房分你一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40节宋江的扫把效应2
    湖山神徐槐和及时雨宋江都是心机极深沉的,聪明人有共同志向和话题聊得自然投契精要,探讨起如何利用二龙山这片基业达成雄心壮志,各有思路长处,相互一补充就完美了。

    想利用二龙山兵马走招安路以寇灭寇实现忠心报国心愿,最大的障碍是死心塌地造反的晁盖。晁盖不死,即使受招安时机再好,也注定不可能有宋江领袖群雄投降朝廷的机会。

    但呼保义孝义及时雨宋公明怎么能弄死晁盖行此不义事?

    宋江此时还未入伙二龙山,没感受到屈居二把手想引领投降会遇到的强大阻力,心还没那么迫切狠到亲自设计弄死晁盖。

    徐槐却把晁盖的脾性分析得清楚,知道必除晁盖方能成事。

    他隐在慕后,方便行事,又有手下势力,会着机下手帮宋江扫清障碍登上老大位子。

    二人分好工,心照不宣地达成约定。

    他们聊得入迷,相互试探暗中较量心机斗得亢奋,更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感慨,却不知隔墙有耳,跟踪潜入而来的赵绣虎在隔壁房间用个筒子贴墙上偷听了个大致清楚,房后靠窗户的大树上,隐身黑夜树影的赵雕龙从敞开透气散热的窗户缝也隐隐约约偷听了个大概。

    两员小将对这个神秘老道的老谋深算阴险狠辣大为震惊。

    这老道打造足以对付田虎王庆之辈的强大二龙山受招安势力的计划和赵岳制定的粗略方针高度一致,但步骤周详了不知多少倍,措施不知高效狠辣了多少倍。

    此人一身煌煌道家世外高人正气,比宋江更具有欺骗性,虚伪阴险得让人惊恐。

    若是让这老贼隐在幕后算计二龙山,和宋江一明一暗配合默契,晁盖、公孙胜这等义气光大的绿林好汉人物玩阴险狡诈和官僚手段本就不是徐宋联盟的对手,再加上不能及时准确掌握老道手下势力的动态,就算心知肚明暗处有这么个对头也防不胜防,怕是会死得糊涂。

    张弓待发的箭才最有威胁。

    明面的敌人再强大也总有法对付。暗处的敌人才最要命。龙虎二小将明白这个理。

    这个老道就是隐在暗处张弓待发的箭,威胁更大更要命。

    不行,绝不可让这个不可控的大因素存在增加二公子二龙山计划的危险系数和难度。必须早点把这情况报告给公子做准备。

    二人没等偷听完宋徐的全部交谈,不约而同地默契退走,翻出城堡,以钩索爬上山崖,打开手电筒连夜翻山转到路上,撒开飞毛腿急奔清风镇报信。

    对这个老道是杀是留,自有二公子决定。

    反正宋江在这个山谷村庄没有危险了,估摸着宋江还会停留几日和老道多沟通交流。不暗中保护也不要紧。可以瞅这空当离开。

    赵岳听完二小将的汇报,稍感意外但并不惊讶。

    古人的斗争智慧不可小视。

    这世上各类高人多得是。出现个号称神机妙算的徐槐不算什么。

    他立即有了决断,但把目光投向一边的花荣。

    花荣听到宋江消息,脸色复杂,但看到赵岳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就咳嗽一声说:“老道想当螳螂捕蝉后的黄雀,更想当鹬蚌相争中的渔翁。他出现了加入游戏,是好事。这颗钉子有大用,如此厉害自然能强有力推动二龙山发展,咱们不让他安然隐在幕后逼他上前台就得。”

    赵岳点点头。

    这个老道是个好手,宋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协助,不能一杀了之。

    最好的办法就是剪其势力,把其逼上二龙山,困在山寨,亮在公孙胜眼皮子底下。老道上山必会隐瞒和宋江的勾结,继续当暗手。公孙胜了然内情,盯紧了,老道成了可控因素,威胁就大大降低了,可好好压柞利用其才智更有效地对抗官军招降纳叛汇聚受招安实力。

    总的来说,徐槐的出现增加了公孙胜的任务难度,但总体看是好事。

    有了对策,立即电传海边的梁山军,命令孟福通、马麟、马保三将带一千人乔装官兵星夜向瑞龙谷行军……

    正闲得无所事事的三将得令顿时兴奋起来,点了熟悉本地的马保那原五百县城厢军加上老梁山军,坐着铁匠村和公孙胜拉钱来丢下的大车,连夜奔向目的地。

    宋江不知和徐槐的勾结已泄密,和徐槐谈得畅快,为加强了解果然又停留了一日才离开。

    他从山谷的西南出口出去,带着三个那晚睡得极度深沉什么也不知道的伴当又象取经队伍一样继续奔向清风寨谋算花荣,一路心情明朗地迅速远去。

    山谷北口。

    梁山三将和部下一千“官兵”也从附近空荡荡的村庄中钻出来汇聚,来到谷口。赵岳和奶兄弟刘通装作亲兵随在年纪最长最象官军重将的孟福通身边。

    瑞龙谷守寨庄丁远远看到一大队人马出现,先是以为山贼又来了吃了一惊,唉!又得血战死人了,随后才看清是戴范阳笠的官兵,心一松,又不禁疑惑:官兵来这干吗?还带这么多马车?夏收还没开始呢。若是来收夏粮赋税的,也太早了点吧?

    负责把守此处寨门的熊胜亲信头目并没有因为来的是官兵就屁颠屁颠打开寨门殷勤迎接,反而心生戒备。

    他和主子这些年暗地里可是害了不少有钱过客,到底杀了多少过客,多得连他们自己也记不清了,论罪不知该死多少死,面上正义护民伟大,心中则有鬼,哪敢随便放官军入内,站在寨墙上按刀大喝:“来人止步。你们是干什么的?”

    马保是本地人,操青州口音,更方便糊弄人,此时充军中裨将出面答话。

    他策马上前,亮大嗓门喊:“寨子上的人听着,我等是府城官兵,奉知府大人命令来此公干。你们庄主自发组建乡兵对抗山贼保民一方的事迹,我家大人已经知晓,对熊庄主的爱国与忠勇多有赞誉。”

    寨堡上的众人一听这个都高兴起来,包括熊胜的亲信们。

    但亲信头目仍有疑问,仍不肯开门放行,就听这位军官又说了:“我家将军此来代知府大人见见你们的庄主到底是何等英雄豪杰,予以嘉奖。另外暂时驻扎这里,守好此地,共抗山贼,完成这一带夏收和赋税,省得粮食便宜了贼寇。”

    亲信头目并没怀疑这伙人马的身份,只在心里暗暗咒骂:“狗官废物兵,剿匪不成,平常也不把百姓死活当回事,就抢功劳收钱粮瞪眼干得快。要不是快夏收了,你们这些杂碎才不会来这呢。还共同抗贼,我日......”

    已经派人去通知庄主了,一时未得回报,头目不知庄主的意思,仍然不开门。

    马保收敛了温和,露出官军的凶横,瞪眼喝问:“怎么着?小小乡兵觉着抗贼有点用,就敢不把官兵放眼里了?敢挑衅官府威严王法?还不赶快开门迎接我家将军进去,等着领赏呐?”

    说着催马上前,横大刀凶恶蛮横扫视寨门后的庄丁,大有庄丁稍一迟疑,他就砍开寨门闯进来教训人的意思。

    那头目见带队官兵主将也脸露怒意目闪杀机,不敢硬抗官兵,只得下了寨墙指挥部下打开门。

    马保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回马恭敬地请主将入寨。

    这厮以前整天演县尉角色,此时完全是本色演出,把个欺下敬上的官僚狗才相体现得淋漓尽致。谁也瞧不出破绽。糊弄这些没见识的庄丁乡民还不一弄一个准。

    花刀将孟福通扮主将,在左右几骑亲兵护卫下,傲慢地打马进寨,直接吩咐守门头目:“本官要代知府大人慰问你们庄主。头前带路。”

    那头目哪敢不从,只得装老实应着。

    孟福通又扫视正进入山谷的官兵,装模作样命令部下军官:“你们进谷约束部下不得扰民,等候本官和熊庄主协商一致后安排驻扎。违令者军法处置。”

    马麟、马保装模作样回应遵令。马麟是异地口音也没引起庄丁的怀疑。

    青州乡民也知道本府来了很多助战剿匪的外地将领和官兵。官兵中有非青州口音的没什么奇怪的。

    赵岳、刘通骑马护在孟福通身边,和五十步行官兵随着那头目来到庄堡,看到两个带刀巨汉已经恭候在台阶下,料知此二人必是那大力神冯金彪和铁塔神熊胜,果然高大雄壮大异常人。

    这熊胜果然丑恶凶煞如魔鬼,害人无数,心里有鬼,出门接客还带刀,穿着打扮更是紧凑利落,庄堡也被庄丁影影绰绰护卫森严,显然害怕官兵来意有诈,在暗暗戒备防范。

    孟福通是老贼了,自能看出名堂,但装作不知,摆出官兵大将的傲慢架子用马鞭一指两巨汉,“你们谁是本庄熊庄主?”

    他如此作派反而让熊胜心安不少,连忙一抱拳笑道:“小人有熊庄庄主兼此地保正熊胜见过将军。不知将军高姓大名?有失远迎,部下乡兵又无知,怠慢了官兵,还请恕罪。”

    孟福通这才脸色略好,瞅瞅天上爬高的烈日,淡哼一声,并未回应。熊胜却越发心安,越发笑得开,连忙恭敬地请孟福通入庄堡喝茶歇脚再叙。

    这么一说,这位官兵主将果然脸上露出笑容,翻身下马,把马鞭丢给一兵,命令部下在此等候,自己只带着两看着年轻面嫩的亲兵去城堡。熊胜看到这个,越发安心,真当这军官是代知府嘉奖自己的,愉快地头前带路。

    熊胜说说笑笑,介绍着山谷防贼情况,陪着孟福通。冯金彪在熊胜身后哑巴一样憨笑着陪着赵岳和刘通这两亲兵。

    一行五人拾阶而上,貌似宾主相得。上到快到台阶顶。赵岳突然暴起发难,出手如电,一掌切在身边的大个子冯金彪侧颈,另一掌切在前面孟福通身边的熊胜后颈。

    两个巨汉虽都是力大习武强人,却都如不堪一击的婴儿般应声昏倒在地。

    赵岳出其不意偷袭成功,并不理睬两巨汉,拔身而起跃上台阶顶,在把门庄丁的惊愕不及反应中几个起落就窜进了城堡,大喝一声,一掌拍飞迎头劈来的钢刀,另一拳打得阻拦偷袭的一庄丁打手飞了出去撞倒涌上来的数人。

    刘通紧随而动,飞毛腿撒开眨眼追入庄门,双刀在手左旋右劈,连杀几个隐在门后此时冲出来拦截的熊胜亲信爪牙。

    孟福通冲那些不知庄主罪恶内情正对“官兵”发愣不知如何是好的庄丁大喝:“熊胜外表仁义,实为害人恶魔,盘踞此地,假托庄主良民身份专杀过路借宿富人取财,害人无数,罪恶滔天。本官奉令前来捉拿问罪。不相干的人放下武器,抱头等在一边。敢负隅抵抗者,格杀勿论。”

    吼声中接过亲兵送上的大刀,引兵也冲杀进城堡。

    城堡外的庄丁信了孟福通的话,不敢和官府对抗,纷纷丢下武器,老实呆一边等候处置。堡内的庄丁则是熊胜的亲信爪牙,都是祸害过往借宿富人的积极参与者,对本庄的秘密罪恶心知肚明,个个手沾人命,害怕被抓,反抗越发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