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妙医秦立〕〔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安盛夏权耀〕〔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悍妻有空间〕〔七等分的未来〕〔重生学神:封少娇〕〔我的姐姐——有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命运之魔途〕〔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崛起黎南〕〔超级小神医〕〔重生王者归来〕〔重生五零巧媳妇〕〔千里江山不如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42节恶鬼上山
    熊家不象千年大族崔家那样有那个实力在洞穴秘道设置复杂高深的机关,基本就是个原始自然的洞穴,进去没大危险。秘密一泄露就完了。

    熊胜师徒静静藏在地下,原以为至少八成能逃过追捕,谁知这么快就被发现了秘密,听到官兵慌急喊声,只惊得三魂七魄差点儿离窍,唯一的选择就是赶紧跑。

    徐槐别看年纪一把,反应却极快,一拍徒弟示意快走,起身迅速,这当口如中枪的兔子跑得飞快,生死关头世外高人形象顾不得了。

    熊胜年轻力壮的反倒显得慢了,巨汉肌肉男不擅长奔跑,洞穴高高低低七扭八拐没个规律也是个阻碍,熊胜只能弯腰低头努力跑,越发艰难缓慢快不起来,反被老头子拉在后边。

    好不容易钻到另一出口打开插栓,推开一个外部是不规则乱石形象很难被看出秘密的小石门,师徒二人赶紧钻了出去,终于见到了明朗天地抓到生机,心都一松。熊胜听到洞中隐隐约约传来的脚步声,心绪复杂地做了个无用功狠狠扣上石门,和师傅钻入山林继续逃窜。

    跑出两三里地,藏到一密林隐秘处,师徒二人感觉逃出生天了,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熊胜惦记着家族数代积累的财富,暗暗祈祷千万别被狗官兵从洞穴中搜出来,心情烦乱脸色极难看。

    精明似鬼的徐槐能猜知熊胜的顾虑。

    他心知熊家财富十之八/九难以幸免,基本不用牵挂了。

    这伙官兵奉了知府慕容彦达的严令借除害名义来掠夺搜刮有熊庄的财富,加上官兵自己也想借机发个抄家小财,干别的事偷懒耍滑蠢笨得厉害,在这种事上却会勤快积极聪明得很,必定搜查个仔细。跑了他师徒二人两个主犯,官兵为减少罪责,只会更仔细地搜索钱财。没发现秘道也就罢了。一发现,翻个底朝天。就熊家那粗略的藏宝技巧,哪可能搜不出来。

    他想安慰开导这个忠心孝顺听话的弟子,刚张嘴就听到一阵狗叫声从远处传来并向这边逼近,不禁惊得亡魂皆冒。

    熊胜也不傻,脸色也瞬间惨白。

    他们都懂猎狗闻味追野兽的本事,想起关在柴房时,官兵曾牵来一条从未见过的一种凶恶大狗在他们身边转悠了一会儿,怕是官兵早有预谋防范,追丢了他俩就把狗用上来追踪搜查。

    师徒二人不约而同跳起来,撒腿就亡命向远方狂奔。官兵在狗的引导下隐隐约约地追。二人发挥全部潜力一气跑下去,不知跑出多远,穿过一条河,听不到追踪声了,才累得瘫软在地。

    好在官兵再未搜过来。

    师徒二人长长松口气,疲惫不堪,强撑着寻了附近一空荡荡村舍藏身歇息,歪在屋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等睁眼,自己先吓自己一跳,这逃命呢,怎么能如此大意地随便就睡了?

    瞅瞅自己没被绑上再落官兵手里,还在村舍,激跳的心才平复。

    瞅瞅外面,天色已晚,已是黄昏。二人仍感筋疲力尽,又加上饥肠辘辘,一向当老爷做神仙,享受惯了,几时如此狼狈过,几时遭过这罪,心里这个难过啊,却无话可说。

    这是自作孽呀。能埋怨谁,迁怒谁?

    怪就只能怪自己。

    徐槐心知眼下这一劫已经逃过,心志安定下来,又恢复了几分世外高人风范。

    他笑了几声,看着熊胜迷茫地扭头看他,就轻轻拍拍逃跑中刮得有些破烂的道袍上的灰尘,轻叹一声道:“这次是为师大意失算了,却也是天意要我师徒全心全意加入以寇平寇的大业中。”

    熊胜茫然不解。

    徐槐略解释了一下:“是为师贪心了,想脱身事外,把你我师徒完全置于安全旁观地,让宋江去斗去拼,我们静等到时伸手摘果子。但想成大功,世上哪有那么便宜轻松的事?”

    他轻叹一声:“为师神算也难顶身在其中的拼杀努力。咱们师徒只有上二龙山,在山寨中才能及时掌握一切控制宋江晁盖,控制进程,借力成大功。你也不必为家财祖产损失遗憾。当强盗还怕弄不到钱财?以寇平寇这条路正是越能烧杀抢掠,打得官府越狠,杀得官僚官兵越惨,受招安的本钱越足。咱们师徒的功劳才越大。越肆意行凶越能荣华富贵,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美事快活事?”

    如此一说,习惯了虚伪与凶残的熊胜这才心情好转,精神有所振奋,神色轻松不少,饥饿却越发难耐。

    可这里是瑞龙谷周围的无人区,又被官兵搜得身无分文,连点值钱的东西身上也没有,眼下躲在无人处最安全,不能轻去人烟处暴露行踪,也实在没体力精神去远处人家搞吃的,熊胜主动撑着僵硬的两腿去麦田胡乱揪了些麦穗回来搓了粒给师傅吃,自己也吃了点,勉强充饥。

    当晚,师徒二人强忍着蚊虫的疯狂叮咬,在铺着破烂席子的土炕凑合过了一宿。第二天天一亮,熊胜放不下家中钱财,估计官兵也应该走了,还是忍着饥饿悄悄潜了回去探看。

    官兵果然已走。

    往日人烟稠密拥挤不堪的瑞龙谷空荡荡,静悄悄,除了死尸不见半个人影。

    往日戒备森严的庄堡,此时大门随意洞开着在风中乱晃,大院里被搜刮得那个干净,除了床椅等粗笨不值钱不好搬运的,其它东西几乎扫荡一空。最牵挂的洞穴宝藏也被搜出挖个干净。熊胜心如刀绞,欲哭无泪,跪地捶石干嚎咒骂一通慕容狗官该死,狗官兵该死。吾必杀之……

    官兵不是强盗,杀人不放火。谷中房舍和庄堡都完好存在,瑞龙谷仍是居住存身好地方,却已不是杀人重罪“通缉犯”师徒还能回来继续悠然生活的地方。

    就算胆大偷偷住这,不被官府发现再捉拿,没吃没喝的也得饿死。

    悲痛欲绝的熊胜大嚎一通发完狠,意外幸运地在藏宝地角落捡到一块碎银子,大约一两左右,可能是官兵在往外搬运中黑灯瞎火地没注意掉的。熊胜如获至宝,紧紧捏在手里生怕丢了,转而又痛苦地仰天大叫一声。

    往日的千万富翁,今日居然为有了百把十块钱而高兴得雀跃,把一两碎银也当了至宝。

    熊胜通红的怪眼瞪得似要出血,浑身狂涌悲愤煞气,在幽森森洞穴中越发象个疯狂魔鬼。他迈着沉重脚步走出洞穴,恋恋不舍仔细看了一眼城堡中熟悉的一切,咬着牙关赶快离去。

    官兵说不定留有暗哨盯着这里想捉拿到师徒二人呢。此地万万不可久留。

    没了退路,了无牵挂,熊胜垂头丧气地跟着师傅徐槐投奔二龙山。

    那一两宝贵的银子省着点用能支撑二人到达山寨。免了为吃食而杀人抢劫落网的风险。

    徐槐号称是神机妙算可测天机的湖山神,在命运急转巨变的沉重打击下也失了一往的多疑精细周到,压根儿没想到银子其实是赵岳特意留给二人花的,就是减轻二人饿红眼杀害无辜。

    徐槐当年在东京闹得轰动,隐居青州多年却依然名声在外。

    托塔天王晁盖一听湖山神徐槐来投,惊讶地合不拢嘴,随即是喜出望外。

    神机军师吴用同样如此。

    陆地神仙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奇人居然肯屈尊纡贵降临二龙山投靠山寨,这是天大吉兆。

    莫非这预示着二龙山真是成龙的风水宝地?晁天王有九五之尊的造化?

    吴用对徐槐这样的神奇修道者也敬仰得很,亢奋之下都忘了这样的奇才来加入会抢了他军师二当家的宝座,丝毫不敢怠慢,和晁盖急三火四迎下山去。

    听到消息的山寨头领,包括李忠、万大年,那心情和晁盖吴用的差不多。有的更亢奋狂喜。

    说到底,都是封建迷信、盲目崇拜闹的。

    只有入云龙公孙胜清楚修道和所谓道家神通是怎么回事,而且已经得到赵岳通知,知道了内情,面上无异色,随大流陪着晁盖下山迎接湖山神降临,心里则冷笑不已。

    此时,徐槐师徒已经不是逃跑时的狼狈不堪象了,都是一身最寻常的粗布道袍,寻常麻鞋……却干净利落,浑身不带半点世俗浮华金贵气,更显得脱俗出尘。

    就是少了雪白精致的拂尘道具。

    那玩艺很贵,而且不是随处有卖的。徐槐师徒买不起,在躲躲藏藏的路上也弄不到。

    晁盖等人却把这寒酸形象当成高士风范,不知这师徒二人一身最廉价地摊货是因为落难没钱置办,还以为是二人修行深厚思想境界通达已经屏弃了世俗奢华,感叹这才是世外高人。

    抛劫盲目迷信崇拜闹得笑话不提。

    徐槐自不会说他师徒是罪恶暴露了成了官府要犯走投无路才怀着阴谋来投靠,只说他师徒本慈悲,踞瑞龙谷组乡兵抗青峰山恶虎强盗以保一方百姓平安,同时逍遥度日,不想此事传到知府耳中不但不是功绩反成灾祸。狗官盯上他徒弟的家财,以通匪杀人罪派官兵来行凶抢劫,幸得他修行有成,灾难降临,心有感应,师徒二人才能及时走脱。

    眼见大宋如今贪官污吏横行霸道,民不聊生,老道不忍心看百姓被官府肆意残害,徒弟熊胜又命带煞气,此世有杀劫未完,毁家之仇也要报,必须出世。他自己也不能再隐居只顾逍遥自在,二龙山又是身在草莽的正义之师,所以才来投靠,想助山寨诛杀贪官污吏还世道以清平。

    人嘴两张皮。同一件事,就看怎么说了。

    晁盖吴用等不知内情,又太迷信世外高人,看看金刚般的巨汉熊胜那副吊眉索命魔鬼般的恐怖形象,直观感觉此人确实是命带杀劫要入世杀人度劫泄尽一身煞气才可安心辟世静修仙道的,对徐槐的话都信以为真,不禁再次感慨高人感人肺腑的慈悲悯人情怀,越发对老道恭敬热情。殊不知人家是专门来白吃白住,还要葬送他们全伙性命的索命恶鬼。杀劫本意是这个。

    恭迎上山,晁盖主动让贤,诚恳地请徐槐坐老大交椅。

    徐槐笑了,说:“天王是天上有数之人,英雄豪迈,行于世间就是要领袖群雄铲奸除恶的。这是晁天王的天命。贫道不过是世间闲云野鹤,哪懂得整军打仗这些事。此来不过是有些小智,能在一些谋划上助一臂之力,助众位英雄好汉成就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业,也完成这份上天注定的缘分,只求做个听从调遣的客卿。英雄座次万万不可再提。不然,贫道师徒只能请辞。”

    众人越发信服。徐槐师徒也就顺利混入山寨,无形中打入核心领导层。

    重新获得了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生活,白白享受山寨供应的一切,熊胜别无心愿,只想报仇和聚敛钱财,开始一心当好杀人放火的强盗头领,天天苦练武艺,倒和山寨头领混得厮熟,也符合徐槐的计划。

    徐槐自己则深居简出,尽量少接触人形成神秘感才可继续扮神仙高人,心里则遗憾身边少了巨汉冯金彪。

    绰号大力神的冯金彪不是徐槐的徒弟,而是收的道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