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43节又一坎
    宋江一行四人一骡子象唐僧取经一样离开瑞龙谷继续走向清风寨,一路愉快地走出近乎无人区的瑞龙镇向西而去,却人生地不熟地走差了路,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大山前。

    原来他们打听去清风寨的路,被问的人看到他们四个有刀枪武器,再看王四、李吉、矮丘乙郎个个一身煞气不象好人,为主的黑矮宋江也象个奸诈黑心的坏蛋头子,就把清风当作青峰,以为这四个强人是想去投靠三恶虎盘踞的青峰寨,心中痛恨又害怕,就老实指到青峰山这了。

    青峰山本来叫清风山,和花荣的清风寨小鳌山是一个山脉的,青峰山是主脉,小鳌山是山脉尾。但一个山脉两个清风寨,一个是护民的官兵地,一个是专门残民的恶贼地,当地人心中痛恨燕顺等连人都吃的三恶,敬仰小李广花荣,习惯用清风寨、青峰寨来区别二者,暗骂这么好的青山却被一伙人形野兽占了。

    宋江四人都是外地刚来的,哪知道这里面的内情,问的不清楚,被问的不明白只按直观判断来,四人稀里糊涂就过来了,心情好,看到险山翠岭鸟语花香的,心情还挺美。

    猎户出身的摽兔李吉见了如此险峻大山顿感亲切,还说这好山必定藏着好多猎物和山珍草药,若是在他老家那该多好。他打猎也不愁弄不到好东西,以至于穷熬了那么多年。

    傻子矮丘乙郎听得只知点头,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嘀咕些什么。

    宋江一路贪看风景,还吟诗言志,在王四李吉的马屁声中正快活间,突然锣声一响,打山中跳出一伙乱七八糟的汉子来持刀横枪凶神恶煞地拦住去路。

    强盗?

    宋江四人大吃一惊,心里这个别扭啊,心情大坏,只叹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好的山野居然有强盗,还偏偏让自己撞到了。

    转念之间,就见强盗中蹦出个丑陋猥琐的锉子,五尺来高(宋尺),留两撇小胡子,瞪着一双滴溜溜转的小眼睛,仰天哈哈一声大叫道:“爷爷有日子没开荤腥,今天总算逮到肥牛子。”叫声中迈开小短腿,挺杆长枪连蹦带窜地冲过来。

    这锉子虽矮,实际上身很正常,还挺粗壮,短的是腿,跑起来还挺麻溜挺快的,让人感觉有种滑稽感,若不是强盗,换个场景出现,说不定能逗得宋江一伙一乐,然,此刻却是来要命的凶恶之徒,只瞧那眼中凶光就可知这小锉子是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

    宋江见强盗上百条汉子,为首的还有个八尺高的头领拎一杆大刀狞笑着大步而来,只看那身膀和一身恶气也可知不是个善茬。他担心三个伴当护不住自己,正要喝令逃跑。傻子矮丘乙郎却从后腰上拔出双斧,瞪着眼睛蒙头蒙脑迎着那小锉子冲了上去。

    这一对都是丑陋凶恶锉子,身高难兄难弟相差无几。

    但矮丘乙郎虽锉却长得比较匀称,而且象口缸一样比强盗锉子粗壮不少,自小打猎练出来的腿脚也更敏捷快速。这厮脑子有问题,更多的是野兽一样的本能,瞅见一锉子冲来想杀自己,顿时就怒了,就象一短腿犬看到一瘦弱同类居然敢冲自己眦牙挑战,脑子一热本能就杀了过去。

    宋江暗暗叫苦,后悔带了这么个傻子,一般情况下是忠心好用没心机,可有时真耽误事。

    说时迟,那时快,两锉子转眼就冲到一起,个个如激怒的疯狗凶狠厮杀起来。

    锉强盗自然是青峰山三恶虎中的矮脚虎王英。

    这色中恶鬼见肥牛子中上来个瞧着呆不楞噔的锉柴夫迎战,心中不屑,本以为几枪甚至一下子就能挑了这傻子,斗了几合却没得手。

    傻子柴夫突然一蹦三尺高,当头凶猛一斧劈下。王英急横枪招架,柴夫却力量强猛,砍得王英双臂一沉,粗木枪杆险些被劈成两断。傻子另一斧子紧跟着斩向脖子,又险些摘了王英的脑袋。

    有些傻子学习是油盐不进,恨得人恨不能拿斧子砍开他脑袋往里灌知识,但却天生会打架。

    矮丘乙朗厮杀根本没招法。他没学过武,石头脑袋就算有名师教也教不了。

    他的本事是在险恶的深山打猎中慢慢形成的野兽般本能,在受戏耍欺负狂怒打架中形成的一些打斗技巧,后又在杀人当强盗和在柴进庄以及蛇角岭观看别人习武较艺中无意识间多了些攻防厮杀手段,一动手仍然全是野兽般本能反应,但加上力量和敏捷身手,有了力量和速度就是最简单实用的武艺,没有花架子水分。

    这样的本事,若是遇到高手只使些卸力旋劲等运力法门克制力量打掉斧子,不用高妙招术也不难杀死他;或是遇到李逵那样力量速度更强横的,硬干也不难干死他。

    但,象王英这样的武艺实力上的二五仔想很快收拾掉矮丘乙郎,那就斗来斗去只让人呵呵。

    傻子不懂武艺,几乎只有本能,见招接招,按本能顺势乱劈乱砍,动手间全身到处是破绽。

    王英皮厚心狠油嘴滑舌,本事低微却嗜杀爱出风头,每逢战事总喜欢抢着动手,一动手就是笑话,但在水浒中能得宋江偏袒照顾英雄座次排位不低、职责不简单(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大概相当于军事总部总掌对外联络和监察的干部),很得宋领袖欢心,可见极擅长逢迎拍马屁。这样的人,用现代话来说,情商不低,哪会没心眼玩一个傻子。

    这厮瞧出硬干不好对付柴夫对手,自然立即想到耍虚招引诱傻子上当好瞅准空当一枪结果了,矮丘乙郎也确实被轻易引诱着上当,但王英很悲哀地白费了心机。

    傻子的这手斧子被虚招引开,却还有另一把斧子总能把王英的夺命实招及时挡住。

    两把斧子加上野兽般简单快速反应,有效弥补了破绽百出的弱点。

    抢先上场的王英就成了个笑话,没杀得了柴夫,反被凶性大发的柴夫愣头愣脑地砍得惊险狼狈。

    青峰寨喽罗们没在第一时间跟着头领冲上去杀人抢劫是劫的只有四个人,不够杀的,得让大王独自杀个痛快。当然也有让本事高的大王先上去试试肥羊斤两的心思。万一来的是高手,身为本事低微的小卒子急着上去岂不是抢着送死?

    这些喽罗都是强盗老鸟了,不是喜欢争着上去砍人显摆的生瓜蛋子,怎么混强盗生涯心里有数着呢。

    拎长刀的强盗头领正是拦路虎韩伯龙。

    这厮在水浒中也想做梁山好汉,也不知是投靠得晚了,没人推荐担保,还是人品没爆,别说上山坐把交椅,连正式入伙都不算,被打发去外围酒店当个探子店小二。

    他不认识山寨的大哥们,很有上进心,工作很较真,向赌气私自下山过路吃白食的凶神般形象的李逵勇敢坚决收饭钱,李逵赖账又怕这个大个子不好对付,耍诈趁其不备一斧子把韩伯龙砍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梁山好汉也不会为个外围小卒子冤死而要大哥宋江的亲信小弟偿命。

    草莽义气这玩艺,一方面是兄弟姐妹“八方共域,异姓一家”的热血感人,一方面是让人胆寒心冷的冷酷狠毒凶横霸道草菅人命。

    没人在意韩伯龙的死。梁山上连过问的都没有。就象李逵拍死了个苍蝇。

    韩伯龙高大魁梧雄壮有力,无论是形象还是本事都远在王英之上,从好汉角度来说也算一表人才,嗜杀凶狠,人品确实不怎么样,但象他这样的杀才,梁山好汉中大有人在,缺点不是被梁山拒绝入伙坐把交椅的理由,混不成梁山好汉,咱们只能归结于他和梁山无缘。

    这个世界,韩伯龙和梁山却是直接绝缘。

    沧赵集团异军崛起,以技术凶猛高效冲击了大宋商业制造业,以广泛引进改造和开拓种植,也深度影响和改变了东亚整体的农业生产和食物结构,空前丰富了饮食,加上有效推动医疗卫生教育发展与普及,极大提高了汉人的身体素质和出生存活率,最重要的是开拓了汉人的眼界,第一次把汉人的目光吸引投向海洋,让汉人对海外领土产生兴趣,并以此形成思想冲击和改变。

    在大宋这十几年无形的改革浪潮过程中,沧赵冲击逐步激活了那些有潜力却贫寒交迫没条件在大宋实现愿望的底层精英家庭的心,也搅起了社会沉渣,最先行动起来试探走新路的是那些胆子大或脑子活、考不了科举却不甘心认命走老路继续宿命般贫贱的人。草莽好汉就是其中之一。

    韩伯龙就是想凭武力换个痛快活法的草莽急先锋好汉中的一员,比水浒中早早离开家门。

    他不是想投靠沧赵当个商业保镖之类的以劳动换取成果,而是想当杀人放火肆意抢掠的强盗,过不劳而获又威风霸气自在官老爷那种享乐生活,但没有帮手缺乏助力,心动即行动,在外瞎闯荡寻找同道和立寨机会,路过青峰山被王英打劫,战败矮脚虎,锦毛虎燕顺也拿他不下。

    油滑的王英一看不是事,打劫油水没赚着,可不能丢人又亏本,就厚脸厚皮说韩伯龙如此英雄了得却过得象乞丐,你也别到处流浪在江湖瞎晃了,不如入伙当个大王和俺们做兄弟得了。

    那时,青峰山刚立寨不久,喽罗不过三二百人,都是歪瓜裂枣不成事的无赖汉。燕顺也感觉山寨实力太弱,闹得连个单身客都劫不动,这可不行,也劝说韩伯龙落草入伙。

    这正和韩伯龙心意。双方一拍即合,就成了结义兄弟。

    至于本事在王英之上,未必弱了燕顺,却当三当家,这没什么好计较的。

    总共才三头领,有事商量着来,没谁领导谁的层次问题和权力纷争,又都是杀才,臭味相投,一丘之貉。燕顺死板。有个油滑的王英当二当家的,在其中润滑活跃气氛,相处更好。

    王英猥琐不堪,是梁山好汉之耻,但这厮皮厚不怕羞耻,有人缘,好汉瞧不上他却不至于无缘无故厌恶他。韩伯龙本不是个东西,嗜杀不好色,却和能搞笑的色鬼王英相处得很投机。

    此刻,喽罗们或许看不出来王英和锉柴夫交锋正尴尬着,韩伯龙看得明白。

    他本让着爱出风头的王英杀个痛快,打算这四个肥羊都由王英收拾了,无非出手活拿一个绑上山给老大燕顺活挖人心下酒。骑骡子的那位身带官气,享福享得胖胖的,想必人心更有嚼头,就他了。可一看王英头一个就干不过去,还有一个持枪一个横叉的,这怎么行?

    他怕王英吃亏丢命,又杀心暴动,横长刀就凶狠冲上来。

    李吉急眼了。

    这厮绰号摽兔,意思是能拿住兔子,正面延伸意思是夸李吉心思活络腿快手疾能追赶生擒到擅能奔跑和躲藏的野兔,打猎本事高超,反面意思就是说此人油滑怕死不敢和猛兽搏斗而且私心极重不讲义气,遇到危险丢下同伴逃跑本事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