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别跑我〕〔第九特区〕〔我居然是富二代〕〔秦先生的朱砂痣〕〔新欢有点儿帅〕〔重生九八:全能女〕〔异侦实录〕〔田园之医妻有毒〕〔我的老婆修仙归来〕〔我在大夏开黑店〕〔最甜不过邱小姐〕〔洪峰〕〔极品上门女婿〕〔近战狂兵〕〔超品赘婿〕〔近身狂婿〕〔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我什么都懂〕〔摧毁玛丽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62节机会
    祝万年知道自己选择的偷袭时间对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官军的圈套。但祝万年并不怕。只要秦明黄信不在了,官兵有什么毒计也休想挡住破寨。

    二百先锋悍匪着黑衣,得到大寨主挥手发出的进攻指点,借着漆黑夜色的掩护,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摸近寨门附近无人巡逻把守的栅栏黑暗处,相互配合着翻过两米多高的栅栏,潜入营寨,把守的官兵居然真就无一人察觉危险降临。

    战时玩忽职守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当儿戏。

    前营值守下半夜的这一营五百官兵,包括带队五个都头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就算不懂,之前秦明黄信等主要官员在巡查岗哨时也会特意叮嘱提醒到这一点,要求当值者万不可在战场值守时偷懒偷睡,并严令军法,敢玩忽职守者皆斩。

    但这营官兵是个叫王善的指挥使的部下。

    王善不是青州军旧人,长得雄壮魁梧,一脸大胡子,看着就象员猛将,也确实有些勇力,绰号王灵官,在青州需要得力将领剿匪时也被调了过来。这厮表面让人感觉是个骁勇直爽猛人,实际上是个刁滑胆大无赖之徒,很会享受官老爷福。

    以前在府城值夜守城池时,他胆大就习惯了偷懒耍滑,总是躲懒偷睡。

    他如此,部下有样学样,岂会忠于职守大晚上困得要死却勤奋巡逻?

    此营官兵到了战场一看不到危险,精神松懈下来,下半夜当值眼皮子一困,看到主官王善又不知躲到哪里偷懒大睡去了,天快亮了,山贼应该不会来偷袭了,带队监管的都头们也猫到各处歇着了,官兵无人看管就忍不住习惯地也偷懒睡觉。

    这一睡,坏了。

    把守寨门的二百官兵,抱着弓箭刀枪依着塔盾,在与周公亲切交流的美梦中先被悄悄摸进来的先锋悍匪捂嘴抹了脖子,几眨眼死个干净,几乎一点声都未透出来。其他负责沿栅栏巡逻的三百官兵缩在各处偷懒睡觉,无一人察觉异常。

    朝廷下大力气制造的这些制式武器就这么轻易落入山贼之手,转眼成了屠杀官兵的利器。

    寨门无人把守。寨门大锁打开,栓门的铁链子解开,顶住寨门的木柱子也挪开了。寨门随即被众匪抬离地面轻轻打开。通往官兵大营的畅途敞在桃花山贼面前。

    毕应元识人不明,错把王善当成可重用的灵官天神大将布置在前营镇守,铸成大祸。

    二百先锋悍匪轻易立了大功,随即分别扑向剩下的三百值守官兵,已打开了路,这时候也不怕惊动官兵了,开始放开手脚疯狂杀人夺武器。

    官兵在睡眠中被砍倒的闷哼和受伤发出的尖锐惨叫划破了黎明前寂静的夜空,终于惊动了前营其他官兵。

    有惊醒的当值官兵看到营中昏暗的灯火中满眼人影晃动,看着装显然不是官兵,惊恐中撕心裂肺地大叫:“敌袭——”

    下意识吼了这一嗓子,随即醒悟过来,他不是奋勇上前迎敌截击,而是抹头就跑向别处营地。

    随即,不少官兵跟着他逃跑,或者和他一样选了惜身保命良策逃散向各处。

    祝彪兴奋地狠狠一拍战马,大吼一声:“杀——”

    奋勇当先带着桃花山骑兵凶猛冲进营寨,和两哥哥分头带队开始猛烈踹营杀官兵大肆捣乱,力求把官兵满营惊闹得炸营陷入混乱崩溃。

    躲前营一处帐蓬里偷睡得正香的指挥使王善,这厮别看刁滑无赖不堪,为人却甚是机警,闻声立即清醒起身,甲是一直穿着的,不用费事再披挂,为睡觉舒服,头盔却摘了,此刻顾不得戴,光着脑袋提长刀奔出帐蓬一看,祝氏三杰已经冲入营寨正带着不知多少骑兵疯狂屠杀官兵,个个如凶神恶煞,势不可挡。

    他浑身一激凌,心底发寒,脑子越发清醒,想都不想就脚底抹油溜了,连身边的亲兵都不顾得招呼走。

    负责镇守前营的另一营值上半夜的官兵惊醒冲出帐蓬,虽然惊慌,但按今晚军令一直抱怀里的武器,此时绝大多数人仍好好拿着,看到山贼到处肆虐,立即按往常训练的那样先弓箭远程阻击。

    几百支箭从不同方位射击,虽然刚睡醒头蒙心又慌,准头不行,但乱射也杀伤了不少山贼,总算打击了一下桃花山贼寇的嚣张气焰,稍稍遏制了一下贼寇的疯狂攻势。

    此营指挥使匆忙出帐,惊慌中也没想起戴头盔,光着脑袋出来闪眼看到贼寇在骁勇的祝家三子带领下已经破寨全面冲入,心中更惊,不明白山贼为什么能如此悄无声息间就破了防守严密又坚固的营寨,却顾不得往这方面多想,尽管知道三祝鸟强,他胆怯也想弃军逃走,却畏于严酷军法,此时若逃走,过后按军法必是一死,还得背负恶名牵连家人,不禁犹豫不决,转眼又看到部下正自发汇聚起来以弓箭有效阻击了贼寇,看来青州整训一年没白训,这才硬头皮指挥部下迎战。

    祝彪痛快的冲杀被弓箭阻击破坏了。

    看到部下精锐死伤,他本人也差点中箭,不禁大怒,转眼看到那指挥使,立即挂枪摘弓于贼群中偷偷猛然一箭射去。

    昏暗摇曳的灯火与现场混乱中,指挥使没有察觉祝彪针对他,猝不及防,一箭正中面门,当即倒地而亡。

    他部下五个都头从帐蓬冲出来,有的敢战,奋勇冲上,有的怕寨破受军法追究砍脑袋,睡得昏头涨脑地提刀还蒙蒙上去迎战,结果被撞到的气势正盛的诸贼一阵乱刀乱枪转瞬杀倒在地。

    其他都头看到同僚惨状,又看到指挥使上官被射惨死,顿时露出不堪的本质,吓得两腿发软小脸煞白,妈呀,抹头也跑了。

    至于王善手下的五个都头从偷懒地仓皇起身,知道寨破失职是死罪,逃跑也是死罪,但逃跑却可以至少眼下不死,又不见上官王善露面,都清楚这位上官的德行,估计一准是早逃走了,所以也跟着全都早早跑了。

    前营当值的两最高指挥官全不在了,其下的十个都头也没有了,值守官兵彻底失去指挥,陷入混乱,不是被汹涌的山贼人潮转眼淹没了,就是脚快逃走了。

    本事最高的祝万年此次仍然没有打头阵,在中军负责统一指挥。

    他白天所受的皮肉伤势不轻,仅仅是随战马颠簸被盔甲摩擦都疼痛不已,又有初夏炎热捂得伤口的难受劲,两者一叠加,那滋味更难受,从离山到这里,他痛得难受得虚汗一直不停地流,此刻却高兴地仰天哈哈狂笑道:“黄信是无用匹夫,也敢称镇三山?霹雳火秦明只是莽撞蠢夫,稍施小计就能轻易玩死。儿郎们,官兵现在无主好欺。抢掠、报复官府的时机就在眼前,给我奋勇杀呀——”

    大吼声中,他咬紧牙关强忍伤痛,舞戟开始带头冲杀。

    还在寨外没能进去的数千步兵山贼受到鼓舞,喊杀如雷跟着冲向营寨。

    这股汹涌洪流加上龙虎彪祝氏三兄弟的骑兵团和已经冲入营寨的山贼再发力,官兵前营转眼彻底沦陷。

    诸贼奋勇冲向官兵中军和左右营,力求象破前营一样趁官兵刚惊醒准备不及而一举突破,就此奠定胜局。

    中军。

    毕应元本就睡得不踏实,依躺在那始终半梦斗醒的,猛然听到前营动静不对头,立即惊醒,起身急喝亲兵把他头盔戴上,持枪冲帐外,狠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更快更清醒,然后就着新兵牵来的战马飞身而上。

    这时,旁边不远帐篷的偏将尤元明也披挂整齐冲了出来飞身上马,一见毕应元就大叫:“情况不妙。必是前营已经失守。”

    前营为何会如此轻易迅速地失守,这当口已经没工夫去查。

    因为祝彪已经带着骑兵凶猛冲到中军这一带大闹。后面则是人山人海的山贼步兵滚滚杀来。

    毕应元和尤元明大惊失色,急忙命令擂鼓聚早准备好的中军四千多将士展开迎战。

    可鼓声在空静的夜晚响如雷鸣,急促催促了一阵,四百精锐骑兵在从边将中调来的悍勇小将为部将的江忠、吕元吉以及从山东它府调来的部将邓武、王铎带领下很快聚集进入战备状态;步军官兵纷纷奔出帐篷,虽然显得慌乱却绝大多数起码保持了武装齐备,在各校尉、都头、小队伙长等大小军官的带领下行动起来,显示了秦明黄信治军训练成果。

    可其他部将却一个没出现;中军七个指挥使也只有一个叫王朝一个叫马汉的年轻汉子带队率先到了毕应元面前听令;其他指挥使,包括白天受伤却不耽误参战的那位后营指挥使全不见了。其所部都头也少了大半,甚至一个没有。

    不用说,毕应元也明白,这些将领一准是一看形势不好、大营守不住了,留下迎战怕是个死就一声不吭地大胆溜了。

    不说此刻担着全部领导责任的毕应元,就是偏将尤元明看到这结果,也不禁一阵悲哀心寒。

    平常,一个个将领好一副忠君报国英勇不屈的英雄好汉架式,一提剿匪,个个表现得好不奋勇当先不怕死,好一副敢打敢战的钢铁猛将之威,个个嘴硬得很,神情坚毅得感人,却一至关键时刻绝大多数人就露出不堪本相。

    此次参与剿匪的全体将士,尤其是将领,这还是经过一年严厉整训磨练出来的,而且是秦明黄信刻意挑选出来敢战能战的,却依旧是这个鸟样,可以想像没有剿匪压力的其它内地官兵尤其是将领懒懒散散会烂成什么样。

    就这样的军队领导层,毫无保国安民责任心,交战来临一听有危险立即想到弃军而逃,别说抵抗外敌大军强横凶野的入侵,就是去打个内地毛贼剿个山寨小寇也只能有败无胜,将再多,兵再广又有何用?凭什么去抵挡北方强大的外敌。

    怪不得文成侯看不起大宋内地官兵,曾斥责说:“威威众将实不如民间恶霸;浩浩众兵实不如地痞混混。”

    恶霸地痞遇到对手尚且有胆子打打试试,实在弄不过才会见机识趣逃走,但总还要放狠话,心里怀着一雪耻辱早晚得找回面子的念头。而内地诸将士遇到对手,不管对手强弱多寡却多是望风弃械而逃的份,连打击报复贼寇、挽回官军和朝廷体面的信念都没有,只盼着别打仗冒险。实权军官多为只会说空话大话假话套话,只会大嘴巴表姿态的无赖废物摆设,白白耗费百姓辛苦缴纳的巨额赋税钱粮一年又一年,带着烂军徒费国驽,这种军官军队养之何益?

    不及早整顿内地军武,大宋早晚会有弥天大祸。

    在这一刻,毕应元和尤克明都深刻理解了文成侯身为大宋罕见的年少状元,身为整个华夏历史上罕见的年少士林领袖,为何好好的京官小相文官不做偏要去边关野地领军治边冒险受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