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霸的妖孽系统〕〔千金律师星光闪耀〕〔从1983开始〕〔我的人生重置了〕〔我是污妖王〕〔时光不复,爱你如〕〔逆流纯金年代〕〔我的奇幻道具〕〔下海潮〕〔全球巨导〕〔我有石磨磨啊磨〕〔鸡毛蒜皮都是情〕〔乡村小医圣〕〔我有一个属性板〕〔都市仙尊洛尘〕〔我真没想重生啊〕〔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南风已知我心意〕〔全国首富〕〔家财万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65节多方较力,上
    刘麒刘麟哥俩被黑衣人的奇特招呼搞愣了。

    他们第一眼看去,只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黑人象个黑夜幽灵或索命邪煞,连人带马都流露着阴森诡异邪恶恐怖等气势,必定是位凡人难以战胜的强者,很可怕,以他们敢拼千军万马不惜命的胆量和血性骁勇,看这一眼也不禁惊骇畏惧。

    黑人人高马更大,黑马极快,人骑术更是了得,人马合一,似乎是天然长在一体的黑色踏世怪物,顺着山贼形成的数米宽的人墙通道前行,四只巨大的黑色马蹄如玄铁铸成,扣击着大地发出沉重的轰鸣,如此巨马却似乎眨眼就到了他们身边,并卷来一股劲风,吹得哥俩眼睛发疼面皮发紧,即使身在初夏的炎热中,他们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浑身起了惊悚的激皮疙瘩。

    但黑衣人微转头扫视哥俩,带着诡异笑容的面罩中投来的两道目光又让哥俩直观感觉来者是人而且是友善非敌恶。

    这让麒麟兄弟紧张到提到嗓子眼的心和浑身蓄力深深戒备稍放了放,下意识都咕咚咽了口唾沫,这才发觉在贼群中玩命厮杀到现在嘴巴干渴得厉害,同时,准备随时对黑衣人挥出的钢鞭铁戟也微垂了下来。

    赵岳目光锐利,在战场昏黄不定的火光中仍能看清麒麟兄弟虽然都是一身可怕血迹,但问题并不严重,应该还能活蹦乱跳活下去。

    二人已不是白天斗将那一战的轻便皮甲,都是宋军高品级大将才有资格穿到的制式精良铁甲。

    大宋自杀兄夺位的第二任皇帝赵光义被契丹吓破了胆时起就开始采取龟缩防守政策,对外开拓进取不行,但在防御用装备上一直下大功夫,单说制造的高端盔甲,技术水平和制造工艺还是不错的,盔甲质量有保障,防御力还行。

    自高明工匠,尤其是东京的高明官匠技术人才纷纷被沧赵集团千方百计悄悄慢慢挖走,高端盔甲就成了紧缺货,等闲不得。

    看来黄信对哥俩确实尽量照顾了,连这种等级的盔甲都设法给哥俩弄来。

    正是有精良铁甲保护着,哥俩在应接不暇的乱刀乱枪冷箭攻击下中招数处却都是小伤且不是要害处,无碍性命,就是刘麒的伤臂比较严重,光是流血怕也能要了命,必须赶紧救治。

    这也证明小哥俩虽然莽撞冲动,但本事也确实非凡。换一般人,再骁勇拼命,凭区区两人之力也早死在贼群猛攻中了。

    赵岳迅速扫视完,松口气,对兄弟二人低声道:“你们母亲日夜盼望你们平安归来。还不快走,难道真想死在这?”

    麒麟兄弟第二次听到赵岳提到母亲,再想想提到的姨夫,不禁相信了这个恐怖的黑衣人是善意来救他们的。

    因为刘广与陈、希真这对连襟分居两地,相隔很远,又各有公务捆束,来往不便;陈希真又信道,性子寡淡,不喜迎来送往这些世俗事,唯一的闺女又年幼还是个胆大妄为的闯祸精不方便独自远行走亲戚,两家平常极少有来往。两家又不是什么惹人关注的热门大人物。外人谁会留意?这造成陈刘两家的关系,非刘家或陈家至亲,几乎没人知晓。连刘家所在的刘家村老人都极少知道或早忘了刘家兄弟还有个姨夫在,黑衣人能明确点出哥俩有姨夫,不用说了指定是和家里或陈家有亲近关系的。

    这时,赵岳的空手突然一动。

    一只凌厉射向心脏部位的冷箭被他戴着铁刺拳套的手牢牢抓在手中。强劲的箭力使得箭枝在锁定的手中嗡嗡急颤。

    赵岳冷冷瞥了一眼隐在贼群中想偷袭暗算他的祝万年,甩手把箭掷出。

    挡在祝万年方向上的一马上丑恶凶悍贼目惨叫一声,咽喉插着那只箭一头栽下马,惊得群贼向更远处退避,也惊得祝万年眼皮子不禁一颤:甩手一箭也有如此之威,这个诡异黑人的本领到底高到什么程度?

    祝万年惊骇再细看,想看清一点神秘来人的真面目,看到的是一双在火光映衬下闪烁着妖异光芒的冷酷眼睛,心中一寒,也在这时才发觉那张黑底红线唇的面甲上构成的一副模样确实是笑容,却是嘲笑、讥笑、冷笑……..在夜色火光中流露着一股强烈的玩世不恭蔑视人间规则挑战世俗的邪气,深深刺激人的神经,似乎触犯心灵最敏感的自尊,打击的是人的自负与骄傲。

    祝万年又倒吸一口凉气,只从这张构成简单造型却似乎有股魔力的面甲就能知道来人必定非凡,至少是世外高人子弟。

    赵岳盯着祝万年,却向刘麒一伸手,“把戟给我。你们先走。”

    刘麒听着这声音温和亲切却似乎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他不由自主地就把铁戟交到赵岳手上。

    没了沉重铁戟,他这才感觉到伤臂痛得钻心,这只手却麻木不太听使唤,交戟似乎是得到某种解脱,浑身一阵轻松。

    赵岳轻喝一声:“还不快走?”

    催促完,他哈一声,一手提戟一手握枪,双腿一夹马腹催马冲向祝万年方向。

    神骏大黑马后腿发力原地窜出老远,怒嘶着眨眼冲到山贼群。

    祝万年看到黑衣人即使单手各使一杆沉重长武器却照样威力惊人。

    赵岳用腋窝上臂夹着两杆武器的杆尾,手握武器前臂发力,长长的戟和枪对准挡在马前的山贼骑军八字迅猛向外一挥。扫到的五六骑凶悍山贼好手根本招架不住或不及,应声纷纷惨叫跌落马下。戟与枪向不同方位一个闪电突刺,又是两具尸体落马。

    面对索命魔神般的攻势,群贼胆寒,更惊。挡在祝万年前面的诸贼乱喊乱叫着拼命挤避开来给恶魔让路。

    诸贼惊退。祝彪不退反进。

    这厮看清了面甲,狷狂自大的心被面甲那抹嘲讽意味深深刺激到了,激发了他发自骨子里的怒火和凶性。

    他习惯了一向只有他祝家人对别人骄傲张狂,几时轮到别人对祝家人嚣张了?

    他不服,要斗杀了这个黑衣不速客,要当着众贼的面展示他的武勇,夺回祝家的自尊与荣耀。

    他马往前窜,紧握铁枪,双膀较劲,志在一击必得,至少要狠狠杀杀黑衣人的威风霸气。

    赵岳瞥见这厮冲来,想想这厮家破不知忏悔己过反而变本加利越发凶狂地在青州作恶,他后悔当初为布局青州想以祝家兄弟吸引青州官府的注意力以减轻晁盖在二龙山初立山寨的压力,而有意放了这厮三兄弟一马,结果让祝家三恶少有机会活命又张狂地做了那么多孽。他有心就此除掉祝彪这个狷狂畜生,杀机一起,策马挥铁戟凶猛扎向祝彪前心。

    祝彪从侧前方奔近,正要猛力出枪也想把赵岳从前心扎个透心凉,却被赵岳先发制人。祝彪感觉这一戟来得奇快太猛,惊得他匆忙变招急横枪一挡。

    铁枪杆当一声撞击在戟刀连接月牙的横枝上。

    若不是祝彪杀心盛憋着这口气力量攒得够足,撑住了赵岳含必杀之念又最擅长的暴发力凶猛一击,他撑开的双臂只要撞得稍大点一弯,即使枪杆挡在戟刀横枝上,突出的长长戟枪头也得把祝彪的脸捅个窟窿。

    祝彪在暴力一击下侥幸不死,却如同被发狂的公牛顶了一记,感觉自己突然飞了起来,被撞离马背,朝着马屁股方向飞去,重重砸到一粗壮骑兵山贼才止住飞势,在那山贼的痛苦闷哼声中双双栽到地上。

    这厮也是命大。

    若那山贼看到他飞来下意识挺刀抵挡,一准要了他的命。结果,山贼被砸得胸口塌陷,在地上躺着吐着血蹬腿,显然活不成了。而祝彪砸得头晕脑涨,有铁甲护身也后背撞得巨痛差点背过气去。

    这厮也确实强悍狡诈。

    压躺在那倒足霉奄奄一息的山贼身体上,即使撞得脑袋发蒙眼睛发花不知东南西北,在巨痛下也知道处境凶险要赶紧逃命。他感觉到赵岳对他这一戟所怀的那股子强烈杀意,怕赵岳不放过他快马紧追过来趁机索他的命,拼命从山贼身体上翻过身,不及起身,怕耽误逃命时间,四肢并用爬着仓皇使劲向贼群中钻去。

    赵岳确实想追杀,但看到祝彪狗一样钻入贼群深处不知所踪,不想费力杀散贼群耽误时间去寻找,转头又盯着更阴险老辣威胁和祸害也更大的祝万年继续杀去。

    祝万年大惊失色。

    若他没有受伤,若他没看到赵岳掷箭杀人和独骑劈波斩浪杀开贼群的一幕,更重要的是,若他没看到刚刚骁勇过人的小侄子迅猛冲锋却居然挡不住赵岳单臂的一击,他极可能鼓足勇气上去和赵岳好好较量一场,看看这神秘人到底有多少斤两。

    但此刻他被惊得完全丧失了挑战的勇气,看到赵岳锁定他杀来,挡道的诸贼都拼命退避自动形成一条连接他的通道,方便了赵岳极快杀到,他煞白着脸想都不想,尊严脸面、寨主权威…….什么也顾不得了,拨马俯身就逃,也拼命钻到贼群深处。

    赵岳冷冷哼一声,停止追赶,回马边行边扫视贼群提气大喝:“生命宝贵。我此来不想多杀人。不想死的滚开。”

    已经退开形成十几米宽人墙通道的山贼闻声又是一阵悸动,惊惧地望着如雷奔行而来的魔神般黑衣人再急忙退开数米表明放行的积极态度,免得造成误会惹得这魔鬼发怒杀到自己身上。

    这时刘家兄弟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却在前面被一些不知死的凶悍山贼又拦路陷入厮杀。

    赵岳根本没把这些凶悍也有一定战斗力的强盗放在眼里。

    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欺负弱者凶强,打顺风仗英勇,最会钻弱点、攻击伤者落单力弱者捡便宜,可一遇到稍硬的对手战斗不顺利了,死伤重了,就会露出强盗这一行缺乏死战打硬仗的虚弱不堪本质,再凶悍敢杀人也经不住北方蛮子区区小股骑兵部队的猛扑。可这些人已经是大宋民间、包括内地军队在内的汉人中最有野性最敢战斗的群体了。

    他遗憾地微微摇头,一边加速催马奔行去接应麒麟兄弟,一边叹惜想挽救这个勤劳文明却懦弱保守儒腐的民族何其艰难。

    幸亏当初明智地选择了在海外另立国培养改造新汉人群体,没有选择在大宋内部进行改变。否则一切努力都必然落空。

    挡住麒麟兄弟的凶强贼寇一看到赵岳杀来,不用赵岳警告就哗啦一下转眼退逃的干净。

    麒麟兄弟喘着粗气,在赵岳垫后护卫下,沿着宽阔的“通道”打马迅速来到营寨边,从一个不知是官军逃兵弄开的还是山贼破坏的栅栏缺口跳出军营,跟着赵岳奔向南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