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68节多方较力之残杀选兵
    官兵逃军被二龙山兵马围劫,吓得包括在场几个级别最高的骑马部将在内是个个面无人色。

    但出乎二龙山兵马意料的是,这些太贪生怕死才不顾军法当逃兵逃到这的兵油子军痞,在重兵包围的重重死亡威胁下居然不是立马象想像的那样纷纷老实弃械跪倒一片投降,而是居然自发的试图反抗突围,怕死才带头逃跑的部将一反不堪奋勇冲锋。

    军师吴用一愣,但不愧是脑子聪明反应快的神机军师,转瞬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这些官军在此关头显出英勇,似乎焕发了军人应该有的血性尊严和职责心,不是他么的忠心朝廷忠于君王感念百姓恩养,不是突然有了他么良心,而应该是舍不得当官爷兵大爷的忠臣良民待遇。

    这世上最爽的事、最刺激有意思有面子的事是什么?

    合法作恶:肆意践踏别人、操控别人的命运、纵情霸占和享受人间财富等一切好处,这个只怕稳稳排在第一。

    这其实是为什么太多人喜欢造反裂土称王想当唯我独尊皇帝的隐晦阴暗动力本质面。

    在这些逃军心里他们能得到的最美的事无过于不劳而获白白享受着国家和百姓的供养,整天无所事事,为非作歹,安全自在享乐放纵,喝美酒玩女人,横行街头,欺男霸女,欺行霸市,贪污受贿,当着实质上的祸世地痞流氓黑社会坏蛋,甚至天良丧尽,禽兽不如,却因为披着官衣军衣而容于社会,被国家和朝廷认可维护,甚至得到社会的尊敬敬畏的这种威风凛凛无忧无虑合法作恶的诸般美妙好处。

    大宋武夫军人的政治地位低,连寻常百姓都瞧不起当兵的,但那也是可欺压作践一般人的官兵大爷,自有好处和乐趣。

    在当可不劳而获的安全合法大爷和要靠玩命抢劫和战斗才能生存的不安全非法强盗两者之间选择,这些逃军试图选择前者,想

    凭着作恶练出来的武力和油滑经验奋勇一把杀出来,逃回府城享受杀贼勇士待遇继续以往的轻松快活合法作恶日子。

    出身京城官宦巨富之家,对官兵德性了解更透彻的任森显然也转眼看透了这些逃军的心思,不禁冷笑一声,眼里射出冷酷光芒。

    军师吴用听到冷笑,转头看了任森一眼。

    两个人对视,无言却懂了彼此的心思,微笑,然后看着逃军都露出冷酷凶残的讥笑,向乱轰轰冲锋的逃军一指下令:“杀。”

    随着令下,当先是乱箭齐发。

    一个逃军部将冲在最前面,想凭着有战马的便利和一身武艺的勇武,趁二龙山强盗想招降而杀心不坚的机会来迅猛闯出包围及时逃走,却成为乱箭重点照顾的对象,根本没有想像中的先警告威胁空射,被山贼直接毫不留手地无情射击。

    这厮惊得又是疯狂挥舞长枪拨打乱箭,又是炫马术玩蹬里藏身,竭尽平生所能,花样耍尽,把这一辈子没用在正经事上的精气神全用上了,可全都没用,他不是玉麒麟卢俊义那样的能挡住乱箭杀出千军万马重围的绝世强者,转眼就浑身插满箭只,长枪脱手落地,人也紧跟着一头栽下马来,把插在甲上的一些箭砸得更深地插进身体,死得更快更透彻,却也减少了死亡痛苦。

    其他冲在前面和跟在队伍外围的逃军也在乱箭中仓皇惊叫着成了刺猬倒了一地。

    无情的屠杀和死亡的恐怖转眼就把这些军痞烂将怀着侥幸心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打击得精光,冲势一滞,一阵惊恐的乱叫响起。

    “好汉爷爷饶命。”

    “不要杀,俺投降。”

    ……

    认输投降似乎有效。乱箭停了。

    就在逃军松口气,庆幸欣喜自己不是倒霉蛋还活着,不少人,尤其是那些有背景有实权的军官心思又活泛了还暗暗盘算着不妨先诈降归顺,得机会再逃走时,吴用冷笑一声,在马上把羽毛扇子一挥。

    带兵负责实际作战冲杀的任森催马而出,锯齿大刀一举,怒吼一声杀了过去。

    参与此次堵截作战的殷泰殷春兄弟、毒角蛟秦会、崩山熊张大能带着骑兵紧跟着杀了上去。

    大队骑兵冲锋,沉重的马蹄子密集地扣击着地面,大地震颤,尘土飞扬,刀枪如林,声势哧人。

    逃军惊骇地瞅着迅猛杀来的骑兵,一时都惊呆了。

    不是要招降吗?

    不是降者不杀吗?

    俺降了,俺说了俺降了,可你们怎么还要杀,还以骑兵来碾杀?

    强盗不都是讲忠义讲道义信义的好汉么?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你们是二龙山好汉呐?是最讲信义的强盗中的好人呐?好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也这么凶残无赖…….

    有部将反应过来,本就不是真心想投降,这时一看要短兵相接,不用受无法抵挡的弓箭屠杀了,顿时看到了杀出去的机会和希望,扯嗓子大叫道:“既然有死无生,弟兄们,咱们跟这些无信的强盗拼啦——”

    另一部将醒悟过来紧跟着蛊惑众人狂叫:“拼啦。拼才有活命机会。”

    其它指挥使、都头等军官随即响应,大叫着咱们人不少,弟兄们合力趁乱杀出去呀,挥舞兵器做出冲杀抵抗架式,唬得那些没脑子爱耍横冲动的军痞如受伤犹斗的困兽般红眼狂叫着冲起来,带动起不少盲目跟从的官兵跟着乱嚷乱叫着冲。

    而这些军官号召大家奋勇冲杀抵抗,叫得凶架式足,刀枪不断挥舞指向二龙山强盗大叫杀呀,实际却脚下没动多少地方,随着冲锋的官兵不断从身边超越,他们反而很快由前锋落到了后头成了安全多了的后军,不用迎上骑兵第一波最凶猛冲击。

    能当官的果然就是比普通将士有智慧至少是有脑子。

    但军痞兵油子中很多人同样不缺乏长官这种聪明劲,大叫大嚷着气势摆得很足却退得比军官们更远,看着傻瓜们去送死打头阵。

    没脑子的官兵和小头目奋勇冲了上去,后被大队骑兵冲击压迫而来的可怕声势吓得要死,这时有人清醒了点脑子,感觉不对劲了,怎么就这么点人冲杀上来呀?将军们在哪?指挥官都头们在哪?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些领导们在哪。

    意识到自己傻冒又被无良军官蛊惑上当了一次,仓皇间急返身想退缩回来却哪里来得及。骑兵冲锋,马跑起来多快呀,岂是人的两条腿能跑得过逃得开的?

    这些官兵就是严格按平常训练的对抗骑兵冲击的军阵展开奋勇迎战,在缺少对抗骑兵的巨盾长枪弓箭等武器的情况下,又哪能抗得住骑兵的冲击,更何况是个个背身逃窜一盘散沙,被骑兵转眼追上放手斩瓜切菜般容易地肆意冲击砍杀。

    好不容易血勇了一次的这些官兵被众多战马撞得横飞乱舞半空,被钢刀杀得转眼七零八落死伤惨重,哀嚎满地,转瞬又被奔腾滚滚而过的马队马踏如泥,成了二龙山训练骑兵实战的免费活靶子。

    骑马的几个逃军部将在马上能清晰明了看到迎战官兵被虐杀的渗人场景,被尸体横飞人成泥肉吓得浑身发抖,可生死关头也顾不得恐惧退缩,一看受蛊惑冲上去的官兵并不多,根本没能有效降低骑兵贼寇的冲杀,再回头瞅瞅缩在更后面的大量官兵,他们想活命,想引众兵奋勇作战好趁乱杀出去,无奈只能硬头皮真得带头冲杀。

    一部将感觉自己武艺还行,未必不能凭真本事杀出去,大叫着壮胆挺枪冲锋,正遇到前锋任森。

    二马对冲。

    任森不愧是劈山雷,如雷大吼一声,吓得那部将魂飞魄散两臂发软,冲近时凶猛一刀劈下,把那部将一刀了账。如此战斗力和血腥吓得后面冲来的那部将急拨马想逃避,任森转眼赶上,借着战马冲势顺手横刀把那部将拦腰轻易截成两段。

    其他几个部将看到二龙山贼将如此凶猛能打,那两有勇力的部将死得那么容易那么惨,转眼又看到长着黑夜看到能吓死人的凶恶花脸的殷泰殷春兄弟一个担巨爷一个舞巨大的五股托天叉,奔马如飞,人马都裹着骇人邪恶煞气狂风,如两个趁夜来索命的恶魔般扑来,他们想活命,想逃走继续回去当享乐官而鼓起的奋战勇气一下惊散,纷纷拨马逃避大叫我愿降,降了决不敢有二心等表达忠心归顺只求饶命的口号。

    但二龙山这几位头领恍若未闻,冲杀半点不停,个个下手狠辣无情,几转眼就把这几个丧胆的部将斩杀一空。

    后面没马只能步行反倒荣幸落在后头的八、九个步军指挥使眼睁睁看到这些部将上官惨死,吓得不是临死搏命负隅顽抗杀一个也够本,而是第一次老实一齐丢下兵器双膝跪倒在地,高举空空双手七嘴八舌拼命惊叫:“好汉爷爷饶命。好汉爷..........”

    吓蒙了心智,他们这会也只会喊这么一句了。

    那些官兵也丢下武器,唿啦跪倒一片,有样学样高举双手争先恐后大叫好汉爷爷饶命。

    也许真是心诚则灵。

    逃军抛弃武器彻底真吓老实了,至少目前是这样。任森等二龙山头领也停止了凶残屠杀恐吓,挥手,有骑兵下马两个收拾一个,片刻把单缩在后面成一群体的那些军痞兵油子全部绑了起来。另有骑兵收走了武器。

    军官这一群见自己没被捆绑成待宰的猪一样,以为自己是本领高被二龙山强寇重视收纳的军官,还心生窃喜之意呢。

    哪知道,一些骑兵大汉也如狼似虎冲上来,照样两人收拾一个,却不是捆绑起来,而是死死控制着扭胳膊强按成跪地伸头待斩的死囚状,另一骑兵不待这些军官反应过来,不由分说,上前果断凶狠挥下钢刀砍下这些军官的脑袋,连同这些军官身边的亲信也一同斩杀个干净。

    这些污烂军官本事不大却个个不是东西,迫于形势投降了也不是真心当强盗,收纳了只会祸害二龙山,自不可留。

    在一众被捆绑的逃军惊恐绝望的眼神注视中,这些被无情斩杀的军官还被二龙山骑兵迅速扒光了尸体剥走了军服盔甲。武器更是收拾得干净。这些东西不但战场厮杀打仗用得上,以后搞个化装官兵玩个偷袭什么的都用得上。

    强盗的凶残贪婪和狡诈让降兵更加惊惧,这些兵油子全失了往日的油滑聪明劲,个个吓得瑟瑟发抖面如土色,只怀着自己被绑了应该不会被杀的一点侥幸心理安慰支撑着紧繃繃的神经。

    但,接下来的事实和他们想像和乞求的程序不一样。

    军师吴用策马来到近前,在已经天亮的较好视野下轻摇着羽毛扇子,淡漠无情地扫视着这一千六七百降兵,片刻后下令:“我二龙山是好汉群体,不要胆小鬼废物。把那些吓得大小便失禁的全部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