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经年情深:苏律师〕〔绝世仙尊在都市〕〔花掉1000000亿〕〔校花之无敌高手〕〔田园宠妻:小农女〕〔透视医圣〕〔我修了个假仙〕〔都市之修仙归来〕〔武侠BOSS之路〕〔万界基因〕〔七界之都〕〔皇叔心尖宠:王妃〕〔皇叔,王妃又翻墙〕〔魔妃无霜〕〔一夜有宝,老婆复〕〔美食诱获〕〔为了蔚蓝澄净的世〕〔诸天谍影〕〔皇叔宠妃悠着点〕〔空姐的神医保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70节黑店鬼门关
    逃命结果逃到青峰寨埋伏圈的逃兵,有的浑身插满箭只倒地,有的象被捅了众多窟窿的皮囊浑身喷血倒地,有的则象被伐的树桩一样乱刀砍倒在地,战斗持续不久就结束了,几百官兵无一幸免,全部成了死尸。

    这些逃兵死前无不后悔,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如果可以重回到军营被袭时做重新选择,他们死前的想法是宁可服从指挥跟着大部队走而光荣战死也决不耍小聪明与胆大妄为当耻辱保命的逃兵。但真能重来,实际上他们还是会照样不战而逃。

    逃到这的军官中逃走个骑马被有意放走的部将,其他都头指挥使等也被毫不留手全部斩杀。

    这是个辛辣讽刺。

    不战而逃的大大小小上百聪明军官不是在通往清风寨的路上被二龙山强盗不做选择地全部杀光,就是死在这里,而不懂逃走保命的少数听话的傻瓜军官留在军营和桃花山强盗厮杀,怀着战死的心理准备,却绝大多数好好活着带着荣誉安全撤走了。

    考验来临时的两种选择,得到的结果不仅仅是个人生与死光荣与耻辱的区别,还有影响甚至决定整个家族命运的后续效应。

    选择留下来作战的人,活着的会被动去沧赵帝国,妻儿老小或整个家族随后会移民过上在大宋做梦也梦不到的那种公平快乐光明生活。本人适合当兵的杀才继续当兵编入南北野战军,在战场杀南北的蛮子开疆拓土建功立业,活有荣耀待遇前途,死有妻儿家族受益无忧,这对普通厮杀汉最质朴的人生需求来说,死也值了。其他人会散入各地为唐时府兵似的民,按特长和意愿平时当各行的工人当农民牧民渔民,战则为兵,保护家园不受残存不老实的高丽半岛或南亚诸岛蛮子的侵害,或主动出击剿灭。

    战死的,无论是军官还是普通将士,总有活着的战友记的他们英勇,汇总后,死者亲属也会被沧赵帝国尽量找到移走。

    而这些逃兵逃了半天结果却仍然是个死。耻辱而死,这个不论。他们的亲属可没人关心,成了承担后果的受害者。

    内地地方厢军部队比不得京城禁军或边防军,待遇极低,战死者家属从此家中少个汉子甚至顶梁柱,能从官府得到点七折八扣所剩无几的抚恤金已经是当地文武官老爷慈悲、未亡人的幸运了,若是官老爷心黑,冒领全吞了抚恤金不说,还把战死者定性为逃兵,家属不但白死了丈夫儿子,得不到一个铜板的补偿,还背上耻辱,在乡邻中抬不起头来,甚至会受到官府或庄主保正的惩罚。

    这不是最惨最可悲的。

    若是家属死心留在大宋,将会尝到金军野兽是如何凶残可怕、国破逃亡时是如何仓皇无助悲惨。就算不堪忍受大宋生活,心活了早早主动跑海边移民,到了帝国被审查出是军痞逃兵家属,分田、教育、医疗、参政等等待遇也会降等。

    沧赵帝国推行的是以大宋汉人为根基的多种族血脉融合的国家,除了要根绝的刁顽懒惰愚昧凶残南蛮子等种族男丁是孤独劳作到死绝的奴隶,其他都是公民,却是划分数个等级的,权益是不一样的。

    低等级的人想提升身份不是没有机会,但要付出更多努力,做出更大贡献,证明对帝国的忠心爱戴与价值。

    有两个军官要单独提一提。

    军营被袭最先逃走的两个指挥使王善、叶茂二人也走的通往府城的路,进了埋伏圈却没死,是唯独硬杀了出去的两个人。

    王、叶二人怕死无忠义之心,当时为方便逃走连忠心耿耿的贴身亲兵都甩了,但本事确实有,人长得似是没脑子莽汉,却不笨,甚是刁滑,在全军中最先逃出军营,离开了危险的战场,他们并没有象其他逃兵那样急急忙忙向安全休息地府城或清风寨跑,而是潜伏在附近等了一会儿观察观察军营情况。

    若官兵不敌,弃营溃败,他们就继续悄悄逃走;若官兵击败了山贼保住了大营,他们就会溜回去参与杀些山贼找借口脱罪。

    不久,大批逃兵,尤其是大大小小的军官争相从后营逃走,缺了指挥的官兵不用分析也知道根本挡不住山贼,二人这才离开,但仍然没有象其他逃兵那样着急忙慌地逃奔府城,而是不急不徐地跟着大流走。

    他们想得明白,先逃回府城,即使是向知府报信战败,多半也会被当成逃兵处罚,谁先跑回去,得到的多半不是报信有功奖赏,而极可能是知府盛怒下的掉脑袋。先回去的军官必然是承受知府怒火的对象。怎么也没个好。

    正是这心思,他们二人武艺相当,臭味相投,平常处的不错,在这时候也自然结伴而行掉在逃兵尾,结果中埋伏后侥幸逃过弓箭的第一波打击,跑在前面威风领队的军官在箭雨下就死了个差不多。最后面的叶王二人大惊失色,却有机会防备和钻空子。

    后山贼杀出,进行清剿歼灭战。短兵相接。藏缩的叶茂、王善瞅准山贼包围的最薄弱处合力猛冲,凭不错的身手奋勇逃脱。

    再次成功逃走,二人没了之前的从容,仓皇急奔出老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汗出如浆,两腿如灌铅,实在跑不动了,也察觉不到追兵或有什么危险,这才大喘着停下逃窜,钻入附近野地隐蔽起来休息。

    二人尽管也惊骇看到总管秦明和都监黄信居然成了山贼一伙的,极想最先回去报告知府大人做出准备,有主将通贼而战败逃回这种最合理借口自然无罪可究还必得重赏,但他们看到有个部将逃走了,自己没马怎么也赶不到那部将前面回去,首功抢不到,又害怕归途中再遇到山贼埋伏,索性安安全全藏匿在荒山野地不走了,等待天明视野好了,危险小了,再走不迟。

    天很快亮了。二人缓过劲来继续上路,却发现仓皇逃窜下迷了路。

    他们不是本地人,不熟悉地理,只能选条离山野树林远难有伏兵又较大的路向北警惕地走。

    从逃离军营折腾到现在,连惊带逃,体力和精力都消耗巨大,二人走着,在越升越高的太阳照射、气温也越来越热下只感觉筋疲力尽饥渴难耐,有心找地方吃喝点东西歇息一下,却放眼一片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好不容易看到路边出现个不太大的木头墙茅草顶酒店,二人喜出望外,精神一振眼睛发亮,赶紧过去凭军官身份和武力吃白食,顺便打听一下回府城的路。

    小店简陋,里面只能摆开几张桌子,但收拾得还算干净顺眼。店小二也活泛,服务周到热情,尽管看到来的客人是凶恶军官还一身血迹,他面现惊惧,但还是很敬业地勇敢主动迎上前去笑脸躬腰招呼着。洗脸水、毛巾迅速供上。

    王善、叶茂二人看到店小二惊惧的神情,对自己的身份和威慑力很满意,没了之前逃兵的仓皇狼狈,又现出往日骄横军官大爷的作派,在小二殷勤伺候下净了手脸,抹了汗,神清气爽了不少,然后晃着膀子大摇大摆居中间桌子坐下,瞪眼对点头哈腰寻问客官吃点什么的店小二暴喝:“啰嗦什么?本官杀贼一夜正饿着呢。好酒好肉只管上。你还怕本官没钱算账咋的?”

    店小二陪笑脸应着,说贵客稍等,速度也确实快,一会儿酒就上了,两盘子煮肉也上了。闻着味是羊肉。

    小二给二人满上酒,撑笑脸道:“小店简陋,平常招待的只是些平民过客,没什么好酒好菜,请二位官爷屈尊将就用些。”

    王善叶茂很大爷地微哼一声,喝了口酒,立即就呸一声,瞪眼露出凶狠,一个骂道:“这也叫酒?”另一个喝问:“淡出鸟来。黑了心的掺了多少水?”

    这无非是为吃白食耍威风找借口。

    小二看来也是见多识广有经验的,明白这两军官想吃好喝好却不想给钱。

    若是不能让这两家伙满意,怕是有灾。被当强盗山贼杀掉,军官客人转眼成合法劫匪也不稀奇。

    他露出惊恐表情,挠了挠头,腰弯着结巴道:“二位贵客请息怒。小店只有这个条件。请官爷勉强吃喝些填填肚子。钱什么的就不要了。军爷杀贼护俺们草民有功。这酒肉是俺们款待军爷劳苦功高的。”

    “嗯——”

    王善见这店家识趣,尝了口肉,居然味道不一般,这才道:“你这店家倒是个晓事的。”

    二人也饥渴得狠了,酒肉入口,此时也顾不得多威胁敲诈,不再理睬小二,只管大口酒大口肉的一通猛吃猛喝,等吃饱喝足了,有了体力精神和闲情时间再好好敲诈一番看看这小店能弄到多少油水。

    也许确实逃窜这一路太累了,二人吃喝了片刻就感觉脑袋发沉眼睛发蒙,神志模糊,纷纷一头栽在桌子上人事不知了。

    温善胆怯的店小二这时一扫之前的卑贱可怜讨饶态,变脸露出阴冷狰狞笑容。

    “两个不知死活的狗军官,瞎了你们的狗眼,在这还敢耍横充大瓣蒜,真是急着找死。”

    在他的骂声中,从店内窜出几个凶恶汉子熟练地架起王善和叶茂托死猪一样转眼拖入后厨房,麻利地扒下二人衣甲……..

    这家店无疑是家黑店,还是母夜叉孙二娘开的那种人肉馒头店。

    店主名汪豹,颇有些勇力,寻常几十个汉子不是对手,本就是附近村中一恶霸无赖,因面色枯焦,心狠手辣,当地人给他起了个绰号焦面鬼,老婆胡娘有几分姿色,也是个阴毒会耍刀的,一般会两下子的不是她对手,往常在店中卖弄风骚专门勾引钱囊鼓足的好色过客入店谋财害命。今天来的是两个浑身带血明显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骁勇军官,怕是武力不低又杀性正盛一言不合就会挥刀杀人的,为避免多事惹出意外导致死伤,又见这两军官是外地人饥渴难耐好下手放倒,这女人才没多此一举露面勾引劝酒。

    就在王善叶茂拖入后面时,一阵马蹄轰鸣,又来了几个军官,个个更是一身血迹,并且身上都带伤,下了马入店,顿时一股战场独有的血腥煞气扑面而来,把装恐惧害怕来接客的店小二真吓了一大跳,面色大变,惊惧地哈腰,想打招呼却没吐出音来。

    他这副样子反倒是更好地掩饰了黑店成员属性,更具欺骗性,把不缺乏警惕性的这队军官蒙骗了。

    入店为首的将军看到店小二被吓住了,温言道:“不要怕。我们是青州府官军将领,不是山贼。夜里打桃花山强盗厮杀得累了,路过此地进来歇息一下顺便用些饭食。有好酒好肉只管上。不差你饭钱。吃喝得好,还有打赏。”

    说着,那将军掏出块银子,约摸有五两放在店小二手上,又轻轻拍拍店小二的肩膀温和催促道:“快去置办酒菜吧。”

    店小二见了大块银子顿时有了精神和胆量,声带恢复正常,点头哈腰热情招呼,赶紧弄酒菜去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义无反顾不带一兵一卒回军营救人的青州军副将毕应元、尤元明二人,以及被他们幸运救出的江忠、吕元吉、邓武、王铎四将。这六位官兵中难得的骁勇敢战义气将领身边没有一兵一卒负责护卫和助战,却能在成千悍匪中杀出来,活命了还没缺胳膊少腿重伤,这归功于他们本事过硬,打仗有脑子,也是运气,也有另外的重要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