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药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催更大魔王〕〔帝长歌〕〔我的房分你一半〕〔婚色荡漾:顾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我和超级大佬隐婚〕〔太古龙帝诀〕〔最后一个大魔头〕〔贴身狂医俏总裁〕〔仙御〕〔天才萌宝:爹地,别〕〔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一往情深,傅少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72节绝路
    股市每天说报收、报收,听着感觉是让股民心惊肉跳的大盘暴跌的暴收。青州知府慕容彦达收到的确实是暴收。

    一年多时间摸透了三山强盗之间的关系和势力,算计好了一切关键点,泒出最强大的将领团队最精干的军队,信心十足展开高妙的夏收灭匪计划,有完全把握先收拾掉最嚣张的桃花山贼寇,为后续计划打开良好局面,可近万大军出征,结果回来的却只有一人,是的,只有一人回来,还是被青峰寨故意放走才能活命逃走的那位幸运部将,其余的连重伤而回的都没一个。

    这怎么能不是暴收?

    盼着大盘暴涨大赢,从此平安喜乐财富满仓一生无忧青云直上,却得到的是这个太打击人心的暴跌呀。

    慕容知府目瞪口呆,瞅着跪在案前的带血部将,木呆呆怔了好久,脸上才有了活劲,瞬间暴怒之花绽放。

    他以前所未有的敏捷腾地窜了起来,擂着桌子怒吼:“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啊?你这该死的丘八贱夫说呀——”

    他怎能不恼怒发狂?

    且不说费尽心思地策划布置这么久,结果白费心力。

    为发动夏收这一战一举剿灭三山贼寇,他之前可是报请皇帝准许他调动邻近州府的军队协同作战的。为此,他自然而然已经向皇帝以及蔡京等人夸耀说此战定能达成全功以获得大力支持。群臣都说此策高明。皇帝还特意下旨表扬了他用心王事。

    现在呢,不但没剿灭三山之一的桃花山贼,还葬送了近万大军,折了众多精锐将领,不是一举灭贼而是一举失去剿匪能力,这可怎么向朝廷交待?

    丢人丢得脸都栽污泥几十丈里了,怕是成了官场最大笑柄,哪还有半点面皮能见人?

    尤其是在海盗大肆劫掠,造成大宋人口财富巨损,满朝文武惊恐,皇帝失望恼怒心情最糟糕的时候,这一败的后果…….

    慕容知府越想越惊恐愤怒,身为诗书酒色风流的文雅文官此刻急眼了,也如屠夫一般红着眼珠子只想杀人,狂怒下,以至于双手擂坚硬的桌子发泄擂得手巨痛,他都一时没感觉,缓过劲来才跳着脚雪雪嘶痛。一瞅双手,居然拍肿了。

    且不说那部将为保命和推脱不战而逃罪责自然极力把责任全推到秦明黄信统军不智和通匪上。

    青峰寨内客房。

    秦明黄信这一通安稳好睡,直到日上中天才慢慢醒来,迷迷糊糊睁眼,感觉头脑昏沉疼痛得很,眼前发黑,身体也无力。

    这是大醉加迷药一起的副作用。

    二人却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眼前黑暗见不得光明是做了鬼的缘故。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惊诧自己原来仍然活着,脑袋没掉,啥零件也不缺。这是躺在充满阳光的炎热屋子里简陋的大床上。

    想起处境,二将急忙揉眼起身扫视四周,见自己只着内衣,盔甲却是挂在一边木架上,再稍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定是那及时雨宋公明爱惜人才,念及二人忠勇根本不舍得杀掉自己,昨晚不过是恐吓,变相款待目的无非是还想收服。

    恰在这时,一直等着这一刻的宋江走了进来,笑呵呵招呼一声,直接问:“生死关前走一遭,二位将军不知想通了没有?”

    “朝廷腐烂,慕容彦达是个一心谋私利的残民狗官,如何配得上二位将军忠勇效劳?二位何不入伙山寨,做个自由自在杀官贼除害的好汉?”

    “哼!”

    秦明黄信把醒悟后却被宋江进来而憋在心里的这个不屑的声音一齐喷了出来。

    老子是堂堂正正的朝廷实权军官,想要我们加入你们这样的残民贼寇一同背负骂名,休想。大不了就是个死。

    不想,宋江得到这回应却一点也不恼怒失望,仍是笑脸自然。

    “二位是世之英雄。小可也料到二位不会放弃高官厚禄屈身为山贼。”

    “你们放心。宋江不才,却也有抱负,最珍惜忠义英雄。小可不会让三虎杀你们。既不愿意留下,那就走吧。”

    秦明黄信一齐愣了一下,“你放我们走?”

    宋江淡然不语只点下头,指指大门,做个请只管走的手势。

    秦明冷哼一声道:“你敢放,难道本将还不敢走?不过,走之前本官要明告诉你,回去后本官会点兵再伐三山,绝不会对青峰寨手软半点。想避免本官统重兵杀得满山死绝。你们还是最好立即杀了本官。”

    宋江捻须笑了笑道:“你是官,这是贼。再战自然不会留手。各凭本事决生死罢了。”

    秦明盯着宋江,片刻后见宋江真诚要放行不是戏弄,点头道:“孝义及时雨果然名不虚传,是个人物。”

    二将也不客气,又牵挂大军和战事,急于回去,立即忍着头晕乏力,相互帮助着披挂起盔甲,向宋江一抱拳,拽开大步出了屋子,看到自己的战马也被山贼喽罗准备好了牵在这里等着,看来宋江确实是放自己走,也不犹豫,鄱身上马。

    这时,宋江站在门口悠然道:“临别,小可还有几句话要说。”

    二将驻马等着想听听这个大名鼎鼎的及时雨要说什么来继续忽悠。

    宋江道:“想我宋江本是郓城押司,虽是微末小吏,却也是朝廷中人,并非不识大义,只因一毒妇才沦落江湖无处栖身。这满山众兄弟本是义士,心中也不乏忠义,只因被贪官污吏恶霸大户欺压陷害,走投无路才不得以落草为寇。众兄弟们各有仇怨,吃尽贪官污吏的苦头,个个背负血海深仇,恨官府酷毒入骨,原本只想杀了诸位解恨。小可之前苦劝众兄弟们不可是官就杀,众兄弟也是讲道义的好汉子,最终也不忍心杀害二位这样的英雄。小可最终救得将军性命。招待不周之处,望将军海涵。二位将军走好。想统军再剿,你们只管放马过来。”

    旁边的喽罗傲然道:“二位官爷,请吧。”

    秦明黄信面面相觑,随即策马出寨,在寨门外接了喽罗递上的他们各自的武器,也没得了自由就逞强翻脸报复,策马下山。走出不远就听身后有喽罗大声招呼道:“忘了说一声了,昨夜,桃花山已经击破军营。官兵已经大败回城了。”

    秦明黄信猛听到这个,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昨晚宋江灌酒不单单是为了恐吓劝降,也是为了趁机助四祝破掉围剿。

    二人震惊恼怒,但转念一想,这又怨得谁?

    是自己不智,身为主将却忽视重责,自大轻身追敌中计被俘虏,以至大军无主被破惨败,这岂能怨敌人狡猾?

    黯然自责中,二将又想起还有一百骑兵也因自己大意轻敌而中计被抓却没一同放出。青峰寨显然不肯放。双方既是敌对。三虎对这些骑兵小人物可不会象对他们这样的大将那样客气,不杀也要强迫入伙为强盗。要求放,人家也不会听。也没脸要求。

    秦明黄信相信喽罗不会说假话诓骗自己。

    那没有有任何意义。大军肯定是惨败丢下一切逃走了,不用费事跑桃花山那边查看了。

    二将垂头丧气,却更急于回去,一齐策马狂奔回府城。

    到了府城却见城门紧闭,吊轿高悬。城墙上守军林立,感觉戒备森严。守军军官明明认识二将,却丝毫不理睬,没开城门。

    秦明脾气暴躁,急于进城查看战败情况,习惯地按本府兵马总管的身份官威来到城前大吼:“没看到本官回来了么?还不赶紧放下吊轿打开城门?”

    迎接他的不是部下诚惶诚恐开城迎接,而是更加森严的戒备。

    慕容知府片刻出现在城头,一身长翅帽官服,威严十足,在提辖官崔猛陪伴保护下,一看到秦明黄信就怒火冲顶,扬眉瞪眼,面孔都扭曲了,颤手戟指大骂:“好你个秦明黄信,你们这两个不忠不义忘恩负义的狗贼,私通贼寇,投靠了青峰寨,和三虎四祝串通一气坏我大军截杀我退兵破我灭贼大计,罪灭三族。事到如今,你们居然还敢回来妄图诈城破我府城,其心可诛。”

    秦明黄信被骂得一头雾水。

    慕容知府却不等二将反应或试图对质询问内情解释就气极败坏地下令:“众军听着,赶紧给我一齐放箭,放箭,赶紧射死这两个狗贼。免得这狗贼逃走了成了本府的巨患大害。”

    众官兵可不管秦明黄信的身份,那曾经是重点,是不可抗拒的上官,但已是过去。现在是对立该杀的贼寇。立即乱箭齐发。

    若不是秦明黄信本事高,到现在酒全醒了,迷药劲全过了,身手全恢复了,反应快,就会射成刺猬,直接没以后了。

    二将惊骇间拨打箭只策马急退,退到弓弩射程外才站住。

    秦明急眼大叫道:“知府大人,秦明的一腔忠勇你是知晓的。末将没有投降贼寇。这其中有误会。”

    慕容知府怒极冷笑:“误会?误会你个大头。”

    一指那逃回的部将,他怒喝道:“你和黄信狗贼混在青峰贼寇中截杀退军,仗勇猛杀得众将猝不及防死伤满地,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全是侥幸死战才得以逃出包围回来报信我知。若不然今日定会被你两个貌似忠良的狗贼骗了。府城难保。你还敢狡辩?”

    慕容知府越骂越是惊怒愤恨。

    幸好还逃回来一将及时报告了消息。不然怕是城破本官也得跟着死在这。

    他抹把热汗加冷汗,怒声催促:“这两个祸害决不可放走。崔提辖,你速点骑兵和步兵弓箭手出城杀了这两个狗贼。”

    崔猛干脆地应一声,急急下城去了。

    秦明黄信这两个军队主官既成了反贼,自然是要灭了正好立功显本事,升官的机会来了,若能趁此赢得知府欢心,岂不一跃脱掉提辖官的帽子升为本府主将?

    不能一步到位成为兵马总管这等地方高级军官,也起码做个掌军都监。

    秦明这个暴躁勇猛的二五仔还没明白过味来。黄信心细,却是听出点眉目来,不禁心一凉。

    他一拉还想上前询问解释的秦明道:“咱们中计了。解释不清了。快走。否则定被擅射的崔猛趁机引军射杀我们。”

    秦明暴躁更失智,还想不听,还要试图解释。

    黄信急了,直说道:“你我既在知府眼中成了反贼,城中家眷必定已经全被诛杀。就是解释通了。以慕容知府那脾性,不,是以大宋文官的脾性又岂会承认自己糊涂无智判断失误错杀了好人冤枉了你我这等卑贱武夫?”

    “为掩饰过错与无能,他只会更加急切地追杀掉我们,把战败罪责全推到我们身上承担。那崔猛从边关调来,勇武过人也精通带兵打仗,仗着在边关磨出来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从来没有服过你我这种没经历大战的内地军官,不甘心听你我调遣,早有心取而代之,平常就捌捌扭扭顶着干。眼下有这个机会,他哪会管我们是不是被冤屈错判,岂会放过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