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75节一再失算,中
    随着喝止声,一队人马从远处如飞奔来,马蹄轰鸣从干燥的大地扬起迷漫的尘土,更添了一分威势。

    但杀红眼的秦明黄信岂会听到一声招呼就住手不杀,谁来他们也不惧怕,谁来也休想阻止他们杀宋江和帮凶,照样死盯着宋江背影猛追上山,一路狠杀逃不及挡了道的笨蛋喽罗。

    来人纵马全力狂奔,很快来到了近前,为首者正是托塔天王晁盖。

    晁盖见喝止无效,秦明黄信火气杀机正盛只顾势如疯虎赶杀,连忙提气再大吼:“秦明黄信,二位将军请住手。你们的家眷都好好活着,不要误会乱杀人。”

    这话有效。

    秦明黄信闻声一愣,随即勒马回头查看来者,见是二龙山贼首晁盖,这队人马只有二十左右骑,陪伴晁盖的头领模样人只有一个,是个双臂奇长的大胡子脸怪物。

    虽然这些骑兵显得很是彪悍凶恶,但二将直觉晁盖不是来偏帮青峰寨以众凌寡杀他们的。晁盖又是往日的主要敌人对手,青州军自然格外多关注了解些,知己知彼侦察掌握了弱点才好更有把握地收拾二龙山这股强寇。因此,二将很了解晁盖为人一向重义守诺,算是个豪气干云的伟丈夫,品行可信,不是宋江这种沽名钓誉伪君子,所言应该不是哄骗糊弄人,家眷应该是活着。

    他们脸上都露出希望之色。

    但对方毕竟是强盗,不是不懂得变通的傻子,他们也未敢轻信。

    秦明粗直,直接问道:“晁盖,你虽是强盗,但秦某也认你是个豪杰,不是宋江这种虚伪阴损小人、青峰寨这些专门祸害人的无耻害虫。你刚才所言当真?我婆娘孩儿当真还活着?”

    晁盖阻止了厮杀,舒口气,心说:“总算来得不是太晚,也算是避免了一场冲突,没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这次官贼大战,二龙山没怎么出力掺和,几乎是肩不动膀不摇的安坐山寨,好处却着实得了不少。

    化解了冲突,秦明这员虎将、黄信这位比较善于练兵治军的悍将,都收服有望。晁盖心情格外好,向秦明一抱拳笑道:“晁盖虽造反为贼,却是看不惯大宋朝廷的污烂才当了强盗。人无信不立。盖一生唯重义气信用,在这一点上自信俯仰无愧于天地。再者,似灭门这种不共戴天的家仇大恨,盖岂敢诓骗二位将军?”

    秦明黄信信了晁盖的话,一时间乌云满天变晴天,否极泰来,满腔怨愤仇恨顿时消散不少,个个情不自禁喜出望外。

    晁盖约摸也猜知二将恨不能把宋江碎尸万段的内情,知道二人最关心的是什么,紧接着笑道:“不要担心。二位的家人包括仆从全在二龙山好好养着。盖保证没委屈他们半点。相信所受惊吓也消失了。现在他们只盼着二位将军安全回来重逢团聚。”

    他这么一说,秦明黄信越发清楚自己的家人果然是被二龙山劫到山寨了。

    就是不知二龙山怎么能够从戒备森严的府城把这么些大活人劫走。就算二龙山人能混进城绑架成功,但想要通过检查严密的城门把人质悄无声息地弄出去,那太难了。

    难道说是府城有官员私通二龙山,或把门军官贪图钱财卖放,在暗中协助了通关?

    想想大宋官场的污浊、军官多贪财好色糜烂无忠勇爱国之心,这种事也未必不可能。二龙山多下点工夫和本钱,只怕不难成事。

    不论怎样,事情人家已经做成了,算计得远,抢在了前面。这样的强盗对手真是可怕。这次大战惨败,败得也不冤。

    事实真相却不是二将猜测的那样。

    二龙山头领,象智多星吴用、有文化通谋略的孔厚、任森想到绑架人质迫降秦明黄信的计策不难,但想实现却没那能力。

    大宋文官,尤其是能做到知府州长地方大员这一层级的,哪个不是人精?

    这些官员若说是和外敌较劲,谋敌国克蛮军,他们只是嘴上千言实无一用的睁着精明瞎眼放空炮的一群嘴炮儒腐废物,这其中包括历史上的抗金名臣忠臣李纲在内。

    不了解国外,不通敌情,也不想着排除万难下大工夫去侦察了解外面,悠然安坐国内坐而论道,听风是雨,喜好按自己的心思个性、书本认知形成的凭空想像来做事,书生意气,任性空谈任性瞎搞,说的就是这些自诩通达世事精于谋国的所谓大宋精英。

    但玩内斗,不论是官斗宫斗还是斗民,宋官那可就是绝对的出类拔萃高手。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也比不上大宋玩得高妙有水平。

    青州知府慕容彦达治理民生,强军卫国等等,能力都是战五渣,也没心思在这些方面劳苦,但玩内斗同样是好手。

    这厮为自己小命着想,生怕剿匪大军一出,府城守备力量减弱给三山悍匪形成可乘之机,在防守巡察戒备上动了不少脑子。攻陷府城的关键处——城门,那布置的更是严密。没可能强盗挟迫或买通哪个官员或把门军官就能轻易带人质出城。以号称神机军师的吴用歪点子多玩得也好的智谋水平,凭着二龙山强盗的力量,也休想突破城门这关。

    绑架人质,同时也是救了秦明黄信家人这种事自然是赵岳策划实施的。

    赵岳来青州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把秦明黄信弄到二龙山,让秦明这头猛虎做晁盖的冲锋陷阵猛将,让黄信做二龙山的练兵教头。

    黄信在赵岳的印象里武力本事一般,不是什么大才,但到底是一州军长,统领青州军多年,怎么也是正规军出身的将领,在治军练兵方面怎么也比二龙山由草民好汉为班底的强盗更擅长训练军队,就好比是科班出身有专业素质的和野路子的对比一样。

    随着宋江掺和进二龙山事务,忠于晁盖的头领势力已经显露出虚弱不力的明显趋势,只有刘唐、李忠等寥寥无几可靠人手。

    这还是眼下,是宋江还没上山入伙的情况下,晁盖就处于如此不利地位了。

    随着局势发展、收服的各路强盗与军官头领日益增多,宋江一上山,都不用故意争权,晁盖的当家作主权就会大空,和宋江玩官斗权谋,早晚会被架空,然后就是被算计冤死。

    赵岳为控制二龙山按他的计划发展,不得不设法帮助晁盖加强一下可用力量巩固住地位。

    而秦明黄信既是赵岳记忆中能挽救就尽量挽救的梁山好汉,又在青州和晁盖有彼此了解有缘,正好弄上山搞成忠心晁盖的心腹打手得力帮手,以强大的个人武力加强对不是第一效忠晁盖的那些头领的震慑,同时帮助晁盖掌握军队,提升自保能力,压制宋江过快地膨涨权力与野心。

    秦明这个人,喜爱水浒对梁山好汉有分析研究的读者怕是对其评价不高,喜爱秦明的人不太多。

    秦明名声很大,但没什么领兵的出色战绩,勇武也没打杀过什么名将高手,给人的印象就是个脾气大没脑子的失败莽夫猛人,只配当个打手进行单打独斗或被人指挥控制着冲锋陷阵。但这只怕不是读者不喜欢秦明的原因。

    秦明被宋江陷害弄死全家,结果宋江一下跪道歉再赔个年少美貌的女人当老婆,秦明就原谅了宋江,放弃了血仇,从此做了宋江的忠心马仔,不但死心塌地追随宋江左右甘当每战的第一打将,后来更是跟着积极受招安,为宋江的政治目的舍生忘死奋不顾身地打辽国征三寇,并且最终死在了征方腊的战场上,为宋江的政治欲、望野心付出了所有,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这只怕是让后世人对其品性不耻诟病的关键因素。

    灭门之仇不报已是不该,还为仇人忠心耿耿卖命,无疑是丧失了做人最起码原则的禽兽。天良丧尽的恶人只怕也不会如此为之。

    赵岳在年少读水浒时对秦明也没有好感。

    这种人也是英雄好汉?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阅历的增加,赵岳再读水浒,对秦明就多了理解和同情。

    换作自己是当时的秦明,面对现实又能怎么选择?

    秦明当时首先要活下去。活着才能报仇。

    无论是破府城杀慕容知府,还是想报复宋江,都得先屈从现实,向青峰寨低头入伙借力,不能恃独夫之勇在贼窝里坚持追杀宋江燕顺等强盗,否则只会早早死在贼窝,未必能杀得了宋江,更不用说打府城。

    若秦明不降青峰寨,靠自己的勇武独立山头组建势力来报仇,时间慢,等不急,也没可能发展成能对付府城的强大势力不说,以当时的形势,他想独立自主也难立足成事。

    且不说当时青州的绿林人手兵员实力已经被二龙山、桃花山、青峰山三股老势力刮分了。不说白手起家何等艰难。那时,梁山泊势力已经是一统山东绿林的局势,已经过了个人有本事有胆量就能在山东独立山头逍遥当大王的时期。

    自立不得。去投靠田虎、王庆这等凶残强寇,秦明只怕也不愿意。

    不了解,不认识,也未必认可田虎王庆,这是其一。

    孤单单去了,以秦明的心机能力无法形成大势力,也未必能实现心愿。

    江南方腊那时候还没有造反。秦明不知道南方还有这么一股势力,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去。

    他是蜀中人,不是江南人,不信摩尼教,在江南没有根基,也没有影响力,去了也不可能成为方腊重用的心腹爱将,很难和远在山东的梁山集团接触,两股同反大宋的实力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很低,他没机会报仇北方。

    走投无路只能当山东强盗了。

    既然必定要和青峰寨强盗一起成为梁山成员才能在山东活下去,那秦明只能选择屈服,并很快打破府城杀了慕容知府。

    以后奋勇东征西讨全力以赴壮大梁山帮助宋江增强受招安本钱,并且积极支持和追随宋江受招安,这是秦明这种大宋高级武官降将仍然忠于大宋,被迫当强盗却心里压根不愿意当强盗,仍然想做回朝廷正统统治者的将军的原因和动力。

    对秦明来说,他只有积极追随宋江,才不会被宋江的阴险算计死,只有帮助宋江实现受招安的心愿,梁山势力瓦解,他才能有机会摆脱强盗身份,彻底脱离宋江的控制与威胁,做回朝廷高级武官,有了势力与依仗,才可能借奸臣之力伺机报复宋江。

    宋江果然受招安实现了心愿,却也把梁山势力玩得土崩瓦解,并且成功把自己玩死了。

    可惜的是秦明先死了,没能看到这一天。这一天未必不是秦明在内心里一直乞求和苦盼的一天。

    秦明不是个聪明有深谋远虑的人,但为官多年,既知宋江受招安的心思,这点很容易看清的事应该还是有能力算计到的。何况还有个精明的死党好友黄信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