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枫温佳盈〕〔身体交换游戏〕〔砍死那群作者〕〔我的怪物图鉴〕〔因爱颓费〕〔斗武乾坤〕〔三国之天下无双〕〔诸天万界旅游团〕〔经年情深:苏律师〕〔末日起源录〕〔阴师〕〔地球图腾〕〔梅洛天庭的光能领〕〔洪荒之我在西游签〕〔宇天域主〕〔爷是病娇得宠着〕〔毁灭之翼〕〔我能无限加点升级〕〔这个玩家明明超强〕〔龙魂出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80节清风寨破灭,上
    花荣的搪塞态度让宋江有些困惑。

    宋江搞不清花荣内心有什么打算。

    这个小李广既然活得象历史上的汉朝名将李广难封一样空有本事却不得志,又如此痛恨大宋不恋官场,那为何又不肯答应落草?

    他又试探了几次,见花荣始终不接招,无法说动花荣助他,又一时找不到突破口,心情不禁转为郁闷不解。

    但宋江到底老辣能沉住气,立即收敛了不快情绪,掩饰了意图,笑言:“你我兄弟难得相逢,不应该说这些不开心的事。都是为兄的错。来,咱们只喝酒吃菜,快活把酒夜话兄弟之谊。官场那些恶事丑事与你我兄弟这种小人物无关,操心不着。”

    不扯严肃话题,只说江湖快活事、世上趣事,气氛很快热烈起来,宋江感觉消除了太久未见面形成的与花荣的陌生与隔阂,融洽了和花荣的关系,借酒醉身乏结束了晚宴歇息了,却是躺床上仔细回想今日和花荣的交流,分析寻找着拐带花荣的方案。

    宋江感觉昔日聪明有主见担当却极容易受他影响和左右的花荣如今变了,不知是长大成熟了还是官场战场磨练出了智慧,花荣聪明有主见担当的优点越发突出,却突出得对他不利,他无法再轻易控制或左右花荣对人生的看法以及对道路的抉择,看来事先觉得不难拐花荣下水的想法是错误的,想把花荣弄上二龙山,光靠嘴说用感情绑架远远不够,还得设计逼花荣不得不反。

    可怎么才能逼花荣不得不落草?

    这计不能象算计秦明那样灭其门绝其退路,要出事后花荣还能心甘情愿追随他,别再弄出收服秦明不成反成仇那样的大笑话。

    宋江苦思良策,却一时无计,辗转反侧一夜睡不好。

    花荣也没睡好。

    他明白宋江来此的心思,但并不怪宋江想要他弃正统官途当强盗。

    宋江显然把他当成了最可靠最得力的兄弟来重视和依赖,才想着拉他弃掉没前途的区区清风寨小小武官,走一条曲线报国谋高官大富贵的路。而且他能清晰感觉到,宋江对走招安路有足够分析与自信。这位义兄雄心勃勃,想轰轰烈烈展才华干大事向朝廷证明价值,自信有把握能走通那条路,自觉拉好兄弟入伙不是害人而是助兄弟出人头地成为人生大赢家才格外热切积极。

    总之,宋江是怀着一片好心盛意。如此,花荣怎么会怪宋江。

    如果没有赵岳出现,花荣看不惯官场黑暗腐烂,厌恶自己担的这个官场身份,不用宋江说,他也想落草当个痛快行事的强盗。

    可是,事实不是如果。花荣有另一条路走,这就让他为难了。

    宋江、赵岳,两边都是兄弟。

    一位是胸有丘壑义气为先礼贤下世且对他尊敬推崇有加的宽厚兄长;一位是才倾天地嬉笑怒骂由心关照成就他的相交莫逆哥们。

    两者,道绝然不同,二者只能选其一,这怎么选?

    尽管花荣结识了赵岳,开拓了眼界,对宋江的那些见识不再高看;尽管赵岳这边不仅是哥们,还有亲人这个筹码,有轻易就能富贵之极的沧赵帝国国舅爷大将军的必然身份地位及光明前途,但,花荣在做这道选择题上仍然为难。

    此时的花荣才二十出头,对荣华富贵并不看重。

    少年英雄正是骄傲又热血澎湃张扬个性的时候,爱的是江湖豪侠的快意恩仇,是让天下人皆知我大名的梦幻情怀。

    宋江指的路无疑更符合花荣此时的心理需求。

    来自五湖四海的众多好汉共聚大义,异姓兄弟一家亲,义气为先,兄弟为重,无私关照,坦诚相待,无勾心斗角,没有世俗的争权夺利相互算计,无需戒备防范相处的人,慷慨激昂,热血豪迈,同仇敌忾,一人的仇就是众兄弟的仇,一人有难,众兄弟瞪眼呐喊齐救,一人有事,兄弟景从,意气风发,誓同生死,共患难共富贵这种事,只要想想就让花荣激动不已。

    这是帮派、黑/社会的魅力所在。

    尽管那只是幼稚理想中的想像,帮派存在的唯一目的只是为某些人更黑更自私的利益,但不可否认帮派有意渲染倡导所形成的那种义气氛围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黑帮长盛不衰,正是那种义气氛围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是无法禁绝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到了沧赵军中,再是新军新制度,也仍然是同僚关系,仍然是等级森严各有私利与杂念的上下级或平级竞争算计关系。

    小花将军被宋江的满腔热诚与依赖感动,不忍心拒绝了断,又被想像的二龙山那种帮派魅力吸引,怎么决断拿不定主意,没睡好,早晨起来,两眼发青。

    他照镜子看到自己脸色憔悴愁眉不展,不自觉地就想起了赵岳那德性。

    花荣认识赵岳有年头了,深知其毒舌。

    若是赵岳看到他这模样,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哟嗬,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给把顶天立地的花英雄愁成了这模样?”

    他会怎样反应?

    一定会抄枪在手大喝:“赵公岳,住嘴。你小子敢对你哥的大舅哥无理,讨打。”

    赵岳一定会大笑:“想教训我,你得有那个本事。来来来,咱们好生斗一场,看谁教训谁。”

    然后必然是痛快大战几百合。

    他花荣汗流浃背,双手发麻,胳膊发酸。赵岳这非人的犊子却气息悠长,也许汗都未有一滴,随手把枪一扔。大枪准确落入远处的兵器架上。赵岳还会嬉皮笑脸斜眼做鄙视挑衅状。然后他花荣会习惯地大叹:“你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呐?”

    想到这些,花荣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温馨笑容,心里有了选择,精神好了不少。

    他按每日习惯来到演武场晨练,正耍得投入又兴奋,宋江也起了个大早闻声过来了,摆手示意花荣不用管他请继续。

    花荣没法再专心练武,略耍了耍就收了好招呼宋江。

    宋江鼓掌赞叹:“好身手。几年未见,贤弟的本领大长,今日让为兄大开眼界。贤弟真年少英雄也!”

    花荣闻言摇头笑道:“哥哥谬赞了。小弟这两下子算不得什么。”

    他心里话:“这世上有人能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杀超一流大将如割草。那才是真的高手。那种境界只怕我一辈子努力也达不到。”

    宋江则触景生情,黯然神伤道:“想我宋江虽出身微末,也有壮志,不好女色,不嗜酒贪赌,平生唯重英雄,也好枪棒,可恨身矮力弱,有心做大事,却无英雄本事!”

    花荣听了这话,再看宋江可怜相,心一软,一个念头瞬间汹涌心头,“小弟愿随哥哥鞍前马后,生死不弃。”这句话差点儿就冲口而出。

    他刚张嘴想表白安慰宋江,l转眼却似乎看到赵岳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嘴角又露出那可恶的嘲讽之意,再想想妹妹期待兄妹团聚的幸福快活神情和看自己徘徊不决时会有的幽怨眼神,想想娘子和小小的儿子对自己的期盼等待,他不禁又闭上了嘴。

    不能答应宋江啊!

    宋江此人最擅长收服年少有本事的心高气傲者,想想水浒中的双枪将董平、没羽箭张青等将领可知,此人简直就是花荣的克星,若没有赵岳在,那是一收一个准。

    赵岳太清楚这个,为尽可能帮花荣到时做出正确抉择,此前曾经特意对花荣说过:“别人不知,我却很不了解宋江的本事。想那晁天王、朱仝何等英雄,却哪个不对宋江依重有加?

    朱仝也就是早早被我弄走了,不然必定会随宋江落草为寇。你瞧着吧。在潍州当着逍遥滋润总捕头的插翅虎雷横,只要宋江一正式上二龙山,他就必定逃不脱宋江的算计,早晚会拐上二龙山成为宋江的心腹打手。”

    “柴大官人庄上的洪教头。此人心胸狭隘贪鄙嗜杀好斗却知耻上进,也是个人物,机缘巧合苦练有了真本事,刀法也算了得,从不服人,心气何等高傲?纵是柴大官人如此英雄又有钱大方,对洪教头也只能是用,并不能完全驾驭。就洪教头这么一个人,还不是被宋江一去就轻易收服?如今更是附首贴耳唯令是从。”

    “柴大官人庄上的众多难弄的罪汉人才、蛇角岭那伙桀骜不驯的叛军、白虎山那边的强者、包括青峰寨,都被宋江一一轻易收服了。得宋江伸手,包括必难逃投降命运的秦明黄信在内,有几十好汉归顺。如今二龙山可是人才济济好生兴旺。所以说宋江武力不济,却有驾驭群煞的统帅之才。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机缘。”

    ”宋江从来不是弱者。他不需要人同情怜悯,不会感激同情下的帮助,也不会缺少能打的帮手和心腹之人。“

    此刻花荣心中矛盾,不禁就想起赵岳的这些话,一瞬间的冲动渐渐冷静下来,心中暗想:“是啊,公明哥哥不缺帮手。有我无我并不紧要。妹妹却只有我一个哥哥。娘子和儿子只有我一个依赖。若我不护着家人,万一亲人有难,又能依靠谁?”

    无论世事如何沧桑变幻,赵岳都是绝对可靠的兄弟,这一点花荣坚信不移。

    但他一想想赵岳对繁琐俗事的那种淡漠与粗疏性子和入迷工作能忘记身处的世界的狂热专注,花荣对赵岳能代他照顾好他亲人这种事就没信心了。

    赵岳也不让花荣对他有这种信心。

    尽管花荣跟了宋江也是从另一角度帮助沧赵帝国达到政治目标,花荣徘徊不决也是有这种认识在作怪,赵岳却决不允许花荣走那条路。

    花荣一旦跟了宋江,经历了宋江的体贴关照,感受到宋江的义气,又和宋江共历艰难的造反招安路,生死血战结下战场造就的生死之情,感情会更深,到时候面临抉择只会更难割舍。随着宋江灭亡,这人不随着宋江去死也毁了。

    况且,亲兄长、丈夫、父亲的责任是花荣天然担负的,这种事不是毫无血脉关联的铁哥们能代替的,只有花荣自己能担负好。

    以赵岳在海盗帝国的身份和所处的地位,对一些事也不方便插手甚至不能表态。比如大哥的夫妻父子间关系的家事。当舅子舅父的花荣,对涉及妹妹母子切身利益的私事,却能适当参与干涉一下。

    维护妹妹本就是当哥哥的权力和义务。

    宋江扮可怜,眼看说得花荣冲动了,心中暗喜要成了,哪知道花荣又生生忍住了冲动。

    他耍了一番心机却只得到花荣说:“哥哥休要过于自谦说这等自卑堕志气的话。哥哥的能耐,小弟还不清楚?”

    “哥哥胸中有万千韬略,又有大志气大毅力,是天生的统帅领袖大人物,在如今大宋这等情势下放手做,必有一番惊天动地的作为。小弟虽武艺不错,真论起来不过是冲锋陷阵的区区武夫,一抓一把,如何能和哥哥这样的统帅相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