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瞳福女:邪王,〕〔九零福妻好难追〕〔都市修仙五千年〕〔傲世武修〕〔重生喵妻:老公别〕〔时巨星,很甜!〕〔阴阳镇鬼师〕〔万兽独尊〕〔最强真言道统〕〔极品赘婿〕〔打更人培养系统〕〔爆宠萌妃:陛下你〕〔淡定王妃:夫君别〕〔无妄仙君〕〔贵女甜妃:戏精王〕〔最佳修仙狂婿〕〔温酒祭霜刀〕〔奔向深空〕〔异界至尊妖圣〕〔在异界开地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88节闹剧
    生铁佛崔道成和飞天夜叉丘小乙这两杀才都是佛道中典型的败类,不但异常凶恶,好杀人放火,而且也是贪财嗜酒肉美色的暴徒,当初跟着宋江在郓城县时就离不得嫖宿,早前在宋江领着报复颂仙山宋家庄时更强抢霸占了宋家两儿媳带回山寨以伺候衣食的奴婢名义收在家中当玩物,如今看到比宋家两乡村土妇更具美艳成熟风骚又颇有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高贵官太太滋味的刘高婆娘,哪还不兽血沸腾?

    他们其实是和王英一样的心里,也和王英一样的无耻。别说二人不知道王英此来唯一的目标就是抢占这个娘们,就是知道了又岂能放过。兄弟义气这种事,二人只对相互离不得的彼此讲,对他们需要依赖着过好日子的宋江讲讲。王英算什么东西?

    这两杀才不在乎和青峰三恶虎的关系,也不怕和三虎翻脸不对付。三虎的本事和在山寨的地位根本没放在两杀才的眼里。

    “好好伺候佛爷,佛爷快活了,你就不用死。”

    生铁佛威胁诱惑着几下扒光僧衣,恶狗抢食般压上白嫩嫩光溜溜的刘高老婆身上,长满黑毛的手贪婪粗暴地抓弄抚摸…….

    不用死,能活着,这对惊吓得要死的刘高老婆是个巨大的利好消息。

    这娘们是个娇侈淫逸的主,骨子里只重享乐,无所谓这时代极重视讲究的忠贞,能活命岂肯为死定了的刘高守节而拒绝掌握她生死的强徒的强求。她不介意好好伺候一下生铁佛,讨得这凶徒色鬼的欢心先谋条生路,以后再做以后的打算。

    至于之前被王英劫上山寨时能保持头脑想守住贞节,那是她一直住在安全的府城不知三山强盗的厉害,作为不知外面凶险事的寻常悠闲有钱却当家威风霸道惯了无知无畏的妇人,还以为强盗会害怕她当了领兵的清风寨官爷老大的丈夫不敢强迫她更不敢杀她,又凑巧遇到宋江,能恳求得一条脱离狼窝的机会才有勇气强调身份间接抗拒王英。

    当强盗的压寨妇人,随时面临被官兵剿灭的凶险,当矮锉丑恶的王英的老婆,和当高贵威风的官太太做刘高这样的有钱又有了权和大好前途又知情识趣很疼她的人的夫人相比,这娘们自然选择后者。换个精神正常的女人都会这么选。

    这很正常。不能证明这娘们是个讲忠贞气节的。

    当时若是没有宋江在场,这娘们脱不了身又认清强盗根本不怕她丈夫,说不得不用王英威胁强迫,她也会乖乖先顺从讨好着。

    但生铁佛和丘小乙都是心灵肮脏,身体也不讲卫生的肮脏货。

    尤其是生铁佛崔道成这货本就生得如野猪一样一身黑毛粗黑不堪,看着就恶心,加上比丘小乙更不讲卫生,两相加一块儿,再凑上正是夏日炎炎,生铁佛这通奔跑厮杀一身臭汗,脏腑丑陋的身子一压刘高老婆,光那味就顶得这娘们差点儿背过气去,勉强绽放的讨好媚脸直接就被味顶得消失无踪,就算坚持想讨好也无论怎样努力也笑不出来,只啊呀一声本能忙着掩鼻子。

    生铁佛哪管这娘们感受如何,只顾玩弄,粗大的黑爪子一分这娘们的雪白大腿,直接粗暴干进去,痛得这娘们又是一声惨叫。

    丘小乙在外面却是听得兽血沸腾,但静等好兄弟享受完了再轮到他上。

    对铁佛兄弟,这厮很宽容照顾,并不嫉恨没让他拔头筹。往常玩,生铁佛崔道成也宽容优待他。

    再者,这两杀才可不象王英那样想娶了这娘们当老婆疼爱着生儿育女。

    出家人不要老婆,亡命徒不要累赘,二人要的是潇洒。女人对他们只是纯粹的玩物,玩够了或有更好的就会破布一样随便抛弃了。刘高老婆再好,对这两杀才也只是高档点的玩物而已,象对往常嫖的贵些的名鸡一样根本不在乎。

    丘小乙听着屋子里的声音,想想刘高老婆的风韵姿色,不禁心痒难熬,想进屋先观赏一下那娘们在床上是怎样的,转眼看到堵着嘴绑成待宰的猪一样的刘高,嘿嘿一笑,过去拎起惊恐怕死又痛惜老婆的刘高进屋丢下和他一起欣赏活春,宫。

    这厮喜欢虐待。让刘高在旁边亲眼看着心爱婆娘被一头野猪肆意粗暴糟蹋,也是种惩罚,代宋公明多出口恶气。当然,他也是为兄弟和自己能更多些施暴的乐趣。

    刘高虽然是个怕死的无耻之徒,但被强迫看着老婆被别人当面糟蹋而且老婆似乎还在努力坚持逢迎,也多少激出些男人血性,两眼血红,一时忘了怕死,在地上拼命挣扎,堵住的嘴里发出野兽般愤闷的嘶吼,显然恨不能把强盗和婆娘立即碎尸万段。

    可惜,他的激愤挣扎都是徒劳的,被绑得结结实实,休想有一点机会报复,连嘴里堵的布也吐不出来,强烈反应只为强徒增加了乐趣和笑料,挣扎了一会儿没力气了,一时的血勇也消散了,看到丘小乙丑陋的面容和扫向他的凶残目光,又吓得发抖,只剩下为小命的担忧,明知必死无疑,也还生着活命的希望,看那眼神似乎希望用婆娘能换得他活命之机。

    生铁佛却是辜负了兄弟的美意。

    这厮身体强壮如牛,却是个床第快枪手,亢奋中没活动几下子就交枪软蛋了,倒也仗义,知道兄弟着急上,尽管留恋不舍地贪婪抚摸把玩娘们想抖擞精神接着再上一次,却还是起身让位,光着身子坐到一边顺手拿起屋里桌子上的一壶凉茶对嘴就是一通猛灌,灌够了舒服地哈口气。

    床上四肢大张的刘高婆娘好不容易忍到野猪离身,转眼却又扑上来个同样肮脏恶臭的恶鬼。

    她已不在乎必死的丈夫看到她的丑态,却被恶鬼身上的气味顶得喘不过气来,很想晕过去人事不知任强盗施暴,可她的神经强韧,就是晕不过去,无奈只能忍受。

    就在飞天夜叉丘小乙奋力干得欢快时,王英在随行亲信喽罗的帮助下终于干掉了挡路的那教头,匆匆忙忙催马奔到刘高府一看府门大开,放眼看去前院除了死尸不见一个人影,不禁担心刘高老婆出事落得空欢喜,越发心急,直接打马冲入府中。

    他不知生铁佛崔道成和飞天夜叉丘小乙这两杀才是杀奔这来了,想想此行来的喽罗和头目都是青峰寨的,都知道刘高的女人是他这个大王心爱要抢的,相信部下破了刘高府,即使忙乱中错手杀了刘高,不能让宋公明哥哥活剐了痛快解恨,但那女人应该没事。

    以往下山行凶,青峰寨强盗也不会乱杀人。

    这倒不是三虎也讲盗也有道绿林侠义这一套不乱杀无辜的汉子更不乱杀弱小妇孺,而是要留着男人在山寨抢掠范围内继续种地生存供强盗以后再有东西抢,不杀女人则是留着玩一把。老丑的女人敢碍事随手就杀了。年轻的、有点姿色的才会治服留着,玩过也不杀,得留女人陪汉子种地提供他们再抢,下次下山抢到这再玩。

    说不定刘高婆娘此时已经被想讨好我的机灵头目控制着正等我这个大王去接收享用呢。

    这么一想,王英提起来的心又放下了,庆幸这次来的幸亏全是青峰寨的原班人马都懂他的心思,否则真可能坏了事。

    尽管放心不少,但王英兽火焚身,恨不能一下子就飞到刘高婆娘面前,仍然只顾打马寻找。

    这次再得到了那娘们,他可不会再等着先入洞房再享用了。

    可别再被宋江搅和坏了好事,到手就直接进屋扑上去,先享用了再说。

    宋江在这女人处吃了苦头,必定要报复,肯定想杀掉刘高婆娘。这得设法开脱。这次王英绝不会再顺着宋江心思干。

    讲义气不能老是他单方面讲。尊重是相互的。

    上次他已经尊重宋江忍痛做了退让,这次也该轮到宋江对他王英做出尊重与退让了。否则宋江就是只顾自己报复痛快不考虑兄弟的无义。

    这些王英在来时的路上就暗暗想好了。

    这厮对刘高婆娘也真上了心,来时一边打马在烈日下狂奔耗费着体力还一边肯大费脑子琢磨事耗费精力,也不怕身心疲劳中暑。

    很快王英寻到后宅,遇到正忙着看押俘虏抢掠东西的部下,一问得知了刘高婆娘所在地地方,高兴地咧着大嘴急急去了。

    这的喽罗和头目有知道生铁佛丘小乙不讲义气正霸占着享用刘高婆娘的,却没敢告诉王英,怕这位大王一怒随手杀了自己出气。

    当久了强盗,比寻常人更懂得保命之道。

    了解王英的嗜色凶残,小强盗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能错当功劳乱说乱通消息。

    就装作不知道那两出家人头领所为,先不至于先无辜当了王英的出气筒,无人知晓丑事还能减少王英的羞愤,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那句话说得好哇,有些事,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什么也不打听不知道才是聪明的幸福的。

    王英不知部下的聪明心思,极度欢快地找到刘高夫妇居住的地方,还没进院只看到漂亮的月亮门呢就捏嗓子得意洋洋招唤道:“小娘子,想煞俺王英啦。你这小娇娘,从本大王第一眼看到就知晓你我有夫妻缘分,上次让你走了,可天定的姻缘断不了,这次不是又很快续回了缘分?你注定是俺王英的女人。放心,本大王会好好疼你的,敢保比刘高强。哈哈…….你汉子我王英来也。”

    这厮怪腔怪调地浪叫着迅速滚下马钻过不高的月亮门,全身亢奋地急步冲向院子,然后从院里一间屋子敞开散热透气的窗户看到了一幕情景,听到那种声音,受刺激得霎时更亢奋了,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到了脑门上。

    王英不认识刘高,不知道狼狈绑趴在屋里地上的满脸死灰的男子正是清风寨一把手刘高本人,但他抢过刘高婆娘,不仅认识刘高婆娘,而且贪婪其美色,把那娘们的脸和身姿都清晰看在眼里,因为念念不忘,总想着找机会再弄到手霸占了,没事的时候就不时地回味那娘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越回想越有味也越心热迫切,时间过去了这么些日子反而把刘高婆娘的容貌身姿记得更清晰。

    而此刻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张雕饰精美的大床上,一个白嫩丰盈又不失苗条的女人正狗一样撅着浑圆雪白的屁股趴着,乌黑光滑长长的头发被人从后揪着,女人不得不用手撑床抬起上半身扬起脸,还另伸着一条雪白的臂膀回手抓着那只揪她头发的胳膊,似乎是为减少对方用力造成的疼痛,但怎么看女人的那只手也很无力,反而更象是在应和揪她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重生做神医〕〔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