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个古人当特助〕〔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我的意识好神奇〕〔萌宝甜妻,冰山总〕〔一眼定情:冷少甜〕〔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孤岛上的薄荷〕〔都市修仙五千年〕〔穿书后她成了路人〕〔重生回到八十年代〕〔甜妻若水〕〔大佬又要崩坏了〕〔陆先生养狐成妻〕〔大魔王又出手了〕〔重生之狂暴火法〕〔影后重生之女神修〕〔重生景少帅炸天〕〔天命道尊〕〔豪门盗情:她来自〕〔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90节导火索
    当宋江一路奔行来到刘高府后院,看到凶残厮杀血腥满地的荒唐一幕,只气得浑身发抖,声嘶力竭怒吼一声:“住手。”

    红眼杀昏了头的双方听到宋江的声音,先是锦毛虎燕顺稍退了一步,转眼看到真是宋江来了而且黑脸发紫气得不轻,赶紧收手惭愧地叫声公明哥哥,立即退出厮杀。随即,生铁佛、丘小乙、韩伯龙都退后。只剩下个王英哪敢独自对抗生铁佛和丘小乙,也不得不退后。尽管双方都恨不能立马杀掉对方不想停手,但还是罢了手,恨恨地盯着对方不情不愿地拉开距离。

    宋江瞅着赤身裸体的生铁佛和赤脚只空穿着道袍光着两条毛腿的飞天夜叉,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两杀才干了什么事,气得手指二人,“你,你们”气恨交加,怒极,却一时不知应该怎么骂这两个不知羞耻的狗东西。

    王英一见宋江如此,顿时如受到委屈的孙子一样奔向宋江,哭声叫着:“公明哥哥,你看看,你看看。这两个淫僧假道士太不是东西,抢占银辱我女人,哪还有半点兄弟义气?”

    生铁佛崔道成一听这话大怒,却笨嘴笨舌,只怒瞪凶眼大吼一声:“放屁。”

    飞天夜叉丘小乙则冷哼一声,对王英阴阳怪气道:“你女人?你脸好大。刘高婆娘,你想要就是你的?你算老几?那娘们谁先抢到是谁的。我们兄弟有本事先杀进来抢到了,怎么不讲义气了?小锉子,你懂不懂绿林的规矩?不懂就不要乱说。”

    王英贪色无耻,此时哪讲什么义气,根本不要脸。

    他也就是打不过生铁佛和飞天夜叉杀不了二人,否则岂肯罢手?这会只能向宋江告状,只能委屈地叫着:“公明哥哥,你看看这两家伙到现在还如此狂妄霸道,他们也太不把哥哥你放在眼里了。公明哥哥,你可得为小弟做主啊。”

    宋江这几天经历了算计收服秦明黄信失败,失去了理想的保镖打手七匹狼,同盟的湖山神徐槐不知怎么也上了二龙山,和徐槐约好的算计也失败,最想得到的亲信小弟花荣也走了,在一连串的打击刺激下,宋江也是肉体凡胎的凡人,再腹黑皮厚精通权谋也招架不住,本就一肚子憋狠了的怒火,此时被手下兄弟自相残杀搞得更是火大,再一看王英丑态不禁气得眼睛都红了,一时失去理智,哪还控制得住情绪扮演呼保义及时雨,冲凑过来的王英怒吼:“够了。”

    他心里话:“那贱妇,我当初好心救她,她却恩将仇报。王英,你还想留这贱妇当婆娘,你特妈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大?你还要不要脸了,啊?”

    越想越气,宋江怒叫:“今日闹得兄弟相残都是那害我的贱妇的原因。燕顺兄弟,速去杀了那贱妇。”

    屋里的刘高夫妇听到这个,知道死期来临,都吓得尿了。

    不过,刘高的婆娘吓得要死,只剩下体如筛穅抱头等死。刘高先惊惧后却失态地笑了。他艰难地转头盯向婆娘躲藏的方向狞笑:“无情无义的恶妇,你想抛下我无耻独活,这下没门了。你就赔我一起死吧。哈哈……..”

    王英已经走到宋江面前,满心指望公明哥哥能为他做主,却先是被宋江怒喝并喷了一脸口水给搞愣了,又猛然听到宋江的命令,心中怒火顿时窜腾,转身急窜到刘高夫妇所在房屋门口,枪一横,看看过来杀人的燕顺,竖眉疯狂大叫:“谁敢杀她就不是我王英的兄弟,休怪我王英翻脸不认人。”

    吼声中,王英又盯向宋江,恨恨地想:“宋江啊宋江,我当你是义薄云天的大哥崇拜尊敬着,我听你的,让着你,已经为你退让牺牲了一次。怎么着?你只想着你的尊严仇恨,只想着杀我爱的女人解恨。你考虑过我没有?你真当我是兄弟?”

    王英看到宋江的自私霸道和唯我独尊本质,只是没想透看透,只本能开始怀疑宋江的呼保义孝义及时雨不是真的那样。

    他瞅瞅既生气又顾忌三虎结义之情而犹豫不前的燕顺,又对宋江怒喝:“公明哥哥,我王英敬你是英雄好汉。我知道你恨那婆娘忘恩负义,一心报复杀她。但我要问问,我们三虎是强盗,你和我们在一起。刘高是官。官匪自古不两立。那婆娘是刘高的官夫人,看到你在清风寨出现,翻脸抓你有什么不应该?这种恩怨能完全算是忘恩负义?”

    “我青峰寨兄弟来破寨杀刘高,公明哥哥在这结的仇怨就报了。我王英喜欢那婆娘,三十大几了还光棍一条。前次依着哥哥忍痛放过了她。现在,她成了无主的弱女子,我喜欢她想要她。这有什么不对?公明哥哥也曾答应给我王英要找个我王英满意的婆娘。我就喜欢那婆娘就想要她,不劳公明哥哥费尽别找。我王英这么做有什么不讲义气不顾兄弟情义对不住哥哥的?”

    能有这见识能说出这番道理,这是王英也识些字多少看过些书,不是水浒中那样的睁眼瞎,说到底是沧赵发明拼音字典并全力推行扫盲教育的结果。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强盗坏蛋有了文化,对自以为是天生老大的宋江来说就不是那么好控制对付的了。

    说出这些,王英更觉得对得起宋江,心中更加委屈,盯着宋江,眼神更加不善和质疑。

    燕顺和韩伯龙听了这话,都明显受到触动,感觉王英说的在理。

    燕顺崇拜宋江崇拜得不行,好比脑残粉,顾虑宋江感受,还没怎么着,只是心理不再纠结坚持听宋江的命令必杀那妇人。

    而韩伯龙不是原水浒中的青峰寨老三——凶残自私却精明的小白脸郑天寿,不会为讨好宋江而一味地跟着燕顺逼压王英退让屈服宋江的决定。他以往就和爱说笑有趣不少能搞气氛的王英交好,往日总喜欢和王英结伴一起下山打劫,和寡言只爱吃人心下酒的燕顺感情淡些,对王英的感情比对燕顺深厚,这会王英受委屈,他也觉得不痛快,窝心得很,感觉这是青峰三虎掉了面子在宋江心中没分量,这可不行,拎着大刀就走到王英身边和王英站在了一起,又对燕顺和青峰寨喽罗叫道:“崔道成丘小乙太欺负人,不讲义气。是特妈的青峰寨弟兄的就站过来。不讲义气的,以后就是我韩伯龙的敌人。”

    话音一落,王英和韩伯龙的亲信头目和喽罗就忽啦啦过来了,站在昔日大王的身边。

    义气不义气的,这个先抛一边。他们的利益依赖二位大王。主子过得好,他们才能好。只为这个也得选择支持主子。宋江和晁盖是生死兄弟。得罪了宋江,二龙山待不住了,可以跟着二位大王另立山头,继续过以前无拘无束的强盗生活也不错。

    这么一弄,燕顺坐拉了。

    三虎一体,是结义兄弟,根本利益从来都是一致的,本事低微,相互支持抱团形成势力才能活得象个人样。如果选择宋江,那以后就没了依赖的两兄弟,只凭他一个光杆哪能在二龙山活得安心自在?有宋江罩着也不行啊。宋江是领袖,做事总得照顾整体,别说没上二龙山,就是落草了成了二龙山的领袖之一,有事也不能明显偏袒他燕顺。关键时还得王英韩伯龙维护。

    而宋江被王英临去堵门前抬头看他的那一眼中充满的惊愕失望愤怒和凶狠狠狠惊了一下。

    王英本事不济,但当了多年强盗形成的煞气还是很强烈可怕的,震住宋江这样的弱者够了。在那一刻,宋江感到了王英的杀机,感到了危机,心里恐惧,当时就脑子清醒不少,因盛怒与自私老大的心态而失去的理智恢复,再看到眼下的场面,非常清楚:如果他还为了报复而坚持杀刘高婆娘,那么青峰三虎必然离心,即使不会反目成仇,也至少会弃他而去。

    少了三虎这等可用可依赖的强盗,若说三虎本事低微,失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太可惜,但宋江顾虑自己的名声。今日这事闹起来,三虎一旦离去,闹传到江湖上,即使绿林好汉嘲笑王英为个区区女色就和老大翻脸不是好汉所为,但对他宋江也怎么也会有看法。

    感觉他宋江不考虑兄弟,只顾自己报复痛快,这是不义,有这种想法的绿林人物也不会少了。那呼保义及时雨这绰号就得好好掂量真假和分量了。

    你不能指望为自己过得好而当了凶残自私强盗的绿林人物能有多高的素质和心胸远见。

    这类人遇事首先会自然而然从符合自己的利益和立场出发,哪管它什么是非对错。

    这就和出轨的女人还能理直气壮嘲笑丈夫并争家产一样,不是道理的事。

    这一刻,宋江最后悔的是忘了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这两杀才的恶劣品性把这两人调来和三虎共破清风寨。如果没这两杀才,今日的丑居闹剧和麻烦就绝对不会出现。王英会抢到那婆娘,但没生铁佛飞天夜叉这码前提,又有燕顺忠心追随支持,韩伯龙也不会有物伤其类的逆反情绪不会坚定支持王英,那么孤独的王英想保住那贱妇,不可能,只能屈服让步。宋江控制了场面,事就得随他的心意转,只要想杀,那贱妇就死定了。不杀,那是他宋江心胸宽大,体贴王英这个兄弟。怎么都是恩义情分。

    几眨眼间,宋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不妥协让步安抚王英不行了。

    宋江沉沉气,先捻着胡须干笑了几声,缓缓紧张尴尬气氛,然后点点王英这个方向笑道:“王英兄弟好女色,不是好汉。”

    他简化了事情,单拿王英嗜好缺点说事,这就排除了义气不义气的关键问题。

    “王英兄弟,我宋江要杀那贱妇,不是为了报复。我是怕兄弟要了这等恶妇会坏了兄弟。”

    “天下好女人何其多?宋江保证给兄弟找个更好的。王英兄弟何必迷恋这等恶妇闹出事来传出去让天下的英雄好汉笑话?”

    这是宋江将王英一军想逼一逼王英认错退让,如此能保住他的权威,三虎还不会翻脸离开。一切就还在控制中。

    但王英这种无耻之徒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想放手。

    想要的美色就在眼前,立马就能享受到,王英哪还等得了以后什么更好不更好的女人?

    但他被宋江的话迷惑了,以为宋江真是和绰号一样那么高大伟岸想杀刘高婆娘是为他着想。这厮有点尴尬羞愧,但还是说:“原来是小弟误会了哥哥。只是小弟不想要什么更好的女人。还望公明哥哥体谅万全小弟。”

    宋江听了这话,心里暗暗松口气。

    危机化解了。

    他见王英就钻了牛角尖认死了那婆娘不肯妥协让步让他这个老大痛快报复杀人,心中恼怒暗恨,面上却笑道:“王英兄弟,你既然如此喜欢那婆娘。哥哥我也不能强迫兄弟就得放弃。罢了,如此也是那婆娘命大运好,能遇到王英兄弟得以不死。宋江只是希望兄弟以后当心些,不要毁在这婆娘之手。”

    王英喜出望外,凶恶化为嬉皮笑脸,“小弟多谢哥哥。哥哥放心。小弟保证把她管教的服服帖帖,以后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

    宋江向王英妥协,偏向了青峰三虎,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不痛快了。

    怎么着?俺们兄弟跟你那么早,鞍前马后追随那么多年,搞了半天,论情分和分量还不如这三个没本事的小强盗?

    崔道成的大黑脸当场就挂下来了。丘小乙也脸色铁青,盯着宋江,眼神充满不满。

    宋江对这两杀才却不再客气妥协,否则今日之事注定难顺利收场。

    他严厉地瞪了崔道成和丘小乙一眼说:“同是一山兄弟,岂可为个区区女色闹个没完?传出去成何体统?还算什么英雄好汉?若是被晁天王知晓,此等违反山规军法丢尽二龙山脸面之事,你们二人还想保住脑袋?还想在江湖立足?”

    这话是警告教训生铁佛飞天夜叉,也是威胁警告青峰三虎。别以为翻脸离开二龙山,卷了清风寨的钱粮还能继续在别处立足逍遥自在。我宋江能放过你们。晁盖也放不过你们这五个混账东西。

    青峰三虎听了,明白了过来,心里不禁一惊。今日若是反了二龙山,以二龙山的势大强悍,岂会放过损害二龙山威望的。

    至于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这两杀才自打明白了宋江的江湖上的地位和厉害以及和晁盖的铁关系,已经是真的畏惧了宋江,被宋江狠狠瞪这一眼再听听那话,顿时也不敢逞凶耍狠为争个刘高婆娘归属权和面子而继续向宋江要公平了。

    震住五个混蛋,重新控制了一切,捏紧了五人,宋江这才真正长出一口气,又下令任何人不得泄露今日之事,否则闹出事来丢了大伙的面子,危急大伙的性命和声誉,休怪他宋江到时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

    在场的众喽罗自然唯唯遵命,随着宋江带着穿好衣服的生铁佛飞天夜叉,提着刘高退出了这处后宅是非之地。

    燕顺叹口气也走了。韩伯龙瞅瞅王英,猥琐嘿嘿一笑,随后跟着燕顺走了。王英的亲信也识趣退了出去。

    这里转眼只剩下王英。

    这厮不知自己已经恶了宋江,不知在宋江心里已经由往日那个知情识趣也有趣的可信赖又讨喜的兄弟沦落为利用的打手和彻底的铺路石早晚宋江会收拾掉他,转眼就忘掉了今日发生的冲突,想到刘高婆娘,心头充斥的全是火热,银笑着立马钻入屋子,昵声叫着:“心肺小宝贝,没事了,你哥哥我王英保住了你,快出来好好感谢好好伺候着你汉子你的爷。啊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