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92节前路
    宋江不知道自己玩掉了花荣这条最可靠的救命索。

    清风寨北寨这些附在乡间百姓身上吸血作恶的恶霸大户,也是大宋最基层腐朽顽固毒瘤全被清除干净,浮财被搜刮一空,大体汇总所得,收获让宋江感到吃惊,很满意,也从中感受到了花荣对他的一片厚重情义,宋江的心情也因此好了不少。

    事实上,这些大户并不全是昔日青峰寨强盗满门杀绝的,很大一部分是大户养的保家欺人的刁奴打手噬主。

    这些打手面对杀上门的强盗起初还试图反抗,不为主人也得为自己努力杀出条逃生路来。

    但在清风寨的大户家没有高墙大院,更没有庄堡险固可守,面对强盗入侵只能在房前直接硬抗,死伤惨重,立马就惊惧了。

    这些人都是跟着大户主子行凶作恶作威作福的歹毒自私人渣,有几个能是对主忠义的?一看无法抵挡疯狂又数量众多的强盗,有人吓得大叫投降,居然得到强盗许可收留,顿时投降的一片片,为表明归顺的诚意交上投名状,不用强盗逼迫要求就自觉对主家和不肯投降的昔日伙伴挥刀,比强盗更凶狠,并且仗着对主家的熟悉,杀抢的效率极高,大大加快了强盗抢劫的速度。

    一家又一家恶霸大户在死前恨极怒骂反主奴才忘恩负义不得好死,结果自然是只能惹得这些刁奴杀主越发凶狠猖狂。大户们能成大户自然没傻子,哪家不清楚自己养的打手是群危险毒蛇?

    但以往用着顺手,自然不觉得这些人是身边的危险祸害,还为自己能驾驭这些毒蛇得意,很有人生成就感。他们没想想这只是在官府统治有序、法律约束有效、他们的利益得到官府优先保护的前提下才能如此,寨子一破,毒蛇岂能不露出本质反咬?

    北寨更多的地痞恶棍死得却不多。

    这些人渣一看寨子破了,来的强盗众多,反抗必被屠杀,除了少数家产多的恶霸头子不舍钱财嚎叫着想带跟着混的弟兄反抗强盗抢掠,结果被强盗或跟着混的反水偷袭杀掉外,其他人都一片片投诚了,成了帮强盗屠杀大户和那些带头大哥的助力。

    对收用北寨这些刁奴和恶棍,二龙山已经有了在白虎山地区试验过的成熟方案,在屠杀结束后就收缴了这些人的武器集中控制起来,让这些人无法反抗,然后强行全部在脸上背上盖上标记反贼身份的刺青一样的印章,并单独成军,更严格地控制整训,每有恶战需要用人命冲锋破阵或需要堆人命攻城等时就是这些人大展身手和展现主要用途之机。

    这些人渣哪个不是缺乏人性罪恶累累,早该死了,留其一命,有机会立功赎罪,这已经是慈悲,死多少,晁盖也不心疼。

    刺青一样的盖章是洗不掉的,也不是宋人用药水能清除的。大宋皇宫也没这技术手段。

    否则当年的狄青由贼配军成了大将军,有了重臣身份,也不至于脸上顶了一辈子当初发配时盖的耻辱金印。

    想去掉反贼标记,逃走能继续混良民,这些人渣只能把标记剜去深深的肉,但额头和脸上背上多处都有标记,就算这些人能忍受剜肉的疼痛,敢冒流血感染死掉的风险,可面目也没法看了。

    官府已经从二龙山特意宣扬中知道标记的详情,别说公门中人,就是百姓一看到剜肉形成的丑陋面目也知道这人是强盗。

    如此就彻底断了强收的这些炮灰的退路。

    这些人心里再不愿意当强盗冒险再想继续混社会当自在地痞,也只能跟着依靠二龙山,而且为活好会比其他强盗更拼命。

    说起来,这种控制和利用手段还是桃花山祝家叔侄首创的。

    他们为加强喽罗死心当强盗,从朝廷发配囚徒的金印得到启发并立即实践,只是为避免群体抗拒反叛没能在脸上搞。秦明率领大军围剿桃花山时,数千对桃花山不抱希望或不愿再追随祝家而叛逃的强盗,全去了二龙山,一方面是二龙山强大安全待遇好,另一方面也是身上有了反贼标记不敢入社会混良民了。而二龙山原本就有强盗数万为根基,有条件脸上盖标记,把新收的该死的单独做标记,原强盗拥护山寨有炮灰代自己冒险,人少又新入伙的炮灰只能老实认了标记。

    宋江为加强破清风寨的功劳,对北寨投降者的钱财也没放过。

    他不在乎这些人失了钱财心怀怨愤。

    做了标记就只能乖乖当二龙山强盗才能更安全地活下去,只能认命,敢当刺头闹事的,以后在战争中优先消耗掉就是了。

    对南寨汉子,宋江同样命令全部强行盖上反宋标记断掉这些贱骨头的退路。

    南寨这些瘟汉们生怕强盗杀头,个个老实认盖。

    顺利搜刮整治完了清风寨,宋江心中的恼怒和杀机消减了不少,但并没有带队离开,而是天色已晚就势在清风寨驻扎下来,他就歇在更奢华的刘高府和头领们加强交情,第二天又令头领们安排下去,由强盗押着新收的清风寨人展开集体夏收。

    看押主要不是防止逃跑,而是监督干活。

    收割小麦这活,一行行麦子平均分给清风寨汉子,一齐开割,谁干得卖力,谁刁歪耍滑不想出力,一目了然。

    南寨汉子和剩下的极少数没跟着花荣走的妇人本就是务农干惯活的,在强盗监视下,心里不愿意为不是自家收获的活出力,却也不敢不卖力,干起来也不觉得什么。

    北寨那些打手和地痞恶霸则叫苦连天。

    他们混惯了舒服日子,以往都是靠欺压或坑人等手段生活,如今哪遭得了顶烈日割麦子的罪,但不努力干就会被毒打甚至杀头,只得强忍着凶恶和反抗心奋力干。有胆大或自觉聪明机灵的伺机逃走,被察觉抓到了自然死路一条,成功逃走的,披甲强盗也冷笑不在意,你别侥幸高兴得太早。逃走了也是提前自找死路。

    那些人逃脱后,脸上有标记,为能继续混良民或耍小聪明想得赏钱,结伙都去官府举报清风寨的事并为自己的清白申冤,大骂强盗毁了他们的家劫光了他们的钱财以示对强盗势不两立,希望官府能开恩特赦他们不被当成强盗抓杀。结果,官府正为剿匪惨败毫无收获无法向上面交待而发愁,对强盗也正愤恨气恼到极点,正没人头表功没强盗可杀出气,就在这时,挡在前沿牵制三山的清风寨居然也丢了,别说各县城,就是府城这下也直接面临三山强盗的威胁,官僚们上上下下更加惊惧又气恼,嘿,这些人居然敢顶着反贼面目主动送上门来了,正好当替罪羊杀了,脑袋挂城门口示众,安稳民心也警告山贼。

    死的这些人冤不冤的,在这当口,官爷岂会管。

    别说这些人一身邪恶气,可知没一个好东西,往日不是地痞也是刁民,就是正经人,为了冒功泄愤,官爷们也不在乎杀掉。

    不杀掉清理干净了,难道还要留着这些人晃荡在社会上自在活着?

    这不利于百姓安定,不利于统治,不利于官府治理民生的形象和政绩,更不利于识别强盗。让强盗钻了空子怎么办?

    这是正当理由。

    就是爱民大清官对这些人也不会手软,不杀也要强押去偏僻封闭矿场之类的某地当囚徒干苦力,不可能让其自由混社会。

    逃走的可怕下场很快传来,吓住了清风寨所有俘虏。

    这下死心了。北寨坏蛋南寨烂泥良民,个个打起精神干活立功,争取做个合格强盗。

    有压力就有动力。这种情况下,集体劳动也展现出高效,不比分田到户的效果差半点。

    清风镇的夏收很快就结束了。

    所收获的麦子没有去杆脱粒,而是通知二龙山派人用马车直接一批批拉走。当然,运走的还有清风寨的一切钱财物资。

    二龙山无意在清风寨设据点。必须节约夏收时间,早点离开清风寨。

    毕竟青州府剿匪大败,损失了八千官兵,但还有上万官兵,也不缺将,未必不会派兵来夺回战略位置重要的清风寨。

    与此同时,二龙山也在如此收割刘公庄和海边等无人收割的麦子。

    数万大军汉子出动,趁官兵眼下无力讨伐和控制青州地面迅速收割。

    一切顺利,钱有,生活物资有,粮也有,晁盖高兴,心里格外踏实。

    宋江也面有笑容,又恢复了往日的孝义及时雨形象,但心里不踏实,弄完清风寨,带队回二龙山受到晁盖等头领的盛情欢迎款待。

    宋江得知秦明成了晁盖的骑兵亲卫军大将、黄信也成了晁盖的步军亲卫大将兼山寨练军副总教头当了任森的副手,他心里更不是滋味。

    放眼二龙山,偏向他的头领小弟众多,却无一人是他心里满意能放心依靠的,宋江心中越发苦闷,找了个仰慕神算的借口拜访湖山神徐槐,私下里聊了聊。宋江已经对徐槐的所谓神算之能心有怀疑,也不再敢完全信任这个精明的老道。徐槐的老辣只在宋江之上,尽管宋江掩饰得极好,他仍然敏锐判断出宋江对走当强盗受招安这条路没了信心,对他的能力也缺乏信赖。

    宋江为避免遇到秦明黄信的尴尬,也为了消遣在二龙山不主不客这种身份导致的无法排除的压抑拘束,要回家看望老父。

    徐槐又看出宋江的退缩逃避心理。

    他并不解释自己有神算之能却为何被官兵狼狈逼到了二龙山这事,又恢复了人间神仙的形象,镇守从容地对待宋江,在宋江拜访完临走时提醒说:“及时雨此次回乡必有一劫,有杀身之祸。过了此劫,你就会落草二龙山成为二当家。公明保重。”

    宋江不以为然。

    他本就是杀人逃走的逃犯,不算和强盗勾结,回乡也会遇到危险,有劫是必然,还用算?但隐匿回家藏好了,危险也不大。

    毕竟他离家几年了。时过境迁,当年他杀人潜逃造成的一时轰动事已经消散,谁闲得没事还能保持持续注意关注他?

    但他面上却一副佩服相信徐槐神算的神情,抱拳郑重道别:“军师也保重。后会有期。”

    仅仅在山寨住了一天多,宋江就要走。晁盖万分不舍,苦劝宋江留下当山寨二把手,被宋江再次拒绝了,又不能强阻着宋江不回家看望好久没见的老父,只得放行,亲自送下山,并送出老远。

    临别,宋江对满眼不舍的晁盖道:“哥哥,小弟杀人潜逃在外已有年头。此前在柴大官人处得庇护,家中老父知晓我落脚处,也能书信往来互报平安,尚不太牵挂。离开柴大官人那,至今时间可不短了。老父不知我所在,无法联系,必担心我。我行踪难定,又被各种事缠身,也只偷空写了寥寥几封信问候老父,不知老父在家到底如何,心中挂念实在放不下。宋江不孝,现在得闲,纵有千难万险也必须回家探望老父,不能陪哥哥和山寨众弟兄快活,请哥哥和弟兄们原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