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拒绝当炮灰〕〔穹顶之上〕〔逆流纯金年代〕〔挚求〕〔五零俏花媳〕〔天降我才必有用〕〔诸天之主〕〔弃妃翻身,这个陛〕〔重生80医世学霸女〕〔奶爸他不务正业〕〔战国大召唤〕〔大胤钦天监〕〔向往的生活之悠闲〕〔狂婿〕〔重生农女去种田〕〔锦缘绣程〕〔穿到异世去打架〕〔忆寒思糖〕〔剑傲九天〕〔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94节心急如焚,怒火沸腾
    自西突然而来的这场灾祸打乱了赵岳要进行的夏季计划。

    这个计划不止是推动青州局势转变和抢掠大宋沿海补充帝国人口财富并进一步惩罚削弱腐烂宋朝,更关系到瀛沧二州府以及沧北的局势改变、沧赵老家根基的合理大撤离以及谋算京城禁军等,可谓件件都是事关沧赵帝国和东亚未来的大事。

    沧赵爷三,

    当爹的坐镇南部,要统领南军、政府号召和带领各地百姓有序高效安排接收如潮新移民人口,做好安置工作,尽管已经摸索形成了成熟的流程,帝国也有足够钱粮,有用不完的田地,有准备好的房子,更有各地百姓积极响应支持配合,安置条件充足,没什么大困难,一切进行的井然有序,却仍然被密集而来的滚滚人潮搞得不得空闲,无心它顾。

    赵岳的大哥赵公廉当着大宋的官坐镇北边关,和自东到西的其他北边关官员一样,今年夏季必然面临着从辽东溃败下来仓皇南逃到燕云定居的契丹移民大规模疯狂犯境抢掠。

    被渤海人造反占据的辽东五十五州曾经一向是辽国的第二大粮食供应区、最重要的冶炼等制造业区,繁荣富裕仅次于燕山府,也是契丹人密集居住区。这次失地大溃败,辽国损失惊人,直接动摇了国家根基。南逃的契丹人有数百万人,主体是自觉适合在燕云地区重新开始生活的半农半放牧的群体,但也有不少是保持传统野蛮习俗本性的游牧部落。但无论这两类人以前是怎样的,能在残酷淘汰赛一样,从南逃的漫长血腥自相残杀和抢劫反抢劫中一路杀出来闯到燕云剩存,就没一个善者。

    这些人在辽东溃败时匆忙逃离,丢弃了太多东西,在南下的凶险途中又不得不抛弃或损失了太多东西,好不容易在燕云安置下来重新开始稳定生活,燕云官府物力有限对难民根本照顾不过来,这些难民可能不缺金银钱财,但即使是贵族老爷,也必然有首要的食物短缺问题残酷摆在眼前。饿红了眼,他们有马握刀,按游牧蛮子传统自然盯上富裕软弱的南部邻居,也欺负惯了宋国,这个夏收季岂会放过南侵?

    赵公廉率领沧北四军州想抗住这股疯狂的抢劫潮,压力可以想像,有心也抽不得身兼顾自家帝国的夏季计划。

    只有赵岳是自由的,担子自然主要压在他肩上,是夏收季战略的具体总指挥。

    在刘公庄收走了青州军,青州这边的任务大体完成了,沧州的夏收也开始了,赵岳原本计划回老家再布置加强推动一下移民和赵庄撤离等事务,让事情进行得更完善顺利,但骤然接到紧急电报,龙口矿一出事,他不得不先去龙口救命。

    这一耽误还不知要耽误多久。很可能破坏到后续的整个战略计划。

    赵岳面上平静自若,心中焦急,胸中如燃着一团火,在大夏天的,脾气岂能好了?

    一路飞马急赶,专抄僻静近路走,经过维州穿一山区小路而过时,居然意外恰巧碰到一起活人殉葬的恶心事。

    赵岳不精通历史,但也大体知道至少到了隋唐时期,用活人殉葬这种残忍事已经明令禁止了,想不到在这宋代居然还有人秘密搞这种凶残没人性的事。

    看这伙人穿着打扮和自然流露的官式傲慢,有汉子挂着制式腰刀,旁边停的马有几匹昂贵北地马,主家至少是有官府背景的当地大户豪强。看来上次闹强盗军横扫山东,沿途屠杀恶霸豪强有漏网之鱼,让这家缺人性的大户逃过了。

    这家凶残嚣张,但显然也还是有些顾忌,没敢大张旗鼓地搞殉葬,当然也是为了掩藏墓地的秘密免遭盗墓破坏,墓地建在深山,现场也只有二三十人秘密参加下葬,全是男人,没有妇孺,看形象都是这家的老少主子和心腹奴才打手。

    让心中本就有火的赵岳怒火升腾杀机暴发的是他远远看到两个充当殉葬品的只有五六岁大的童男童女。

    两娃娃都长得极其伶俐可爱,当祭品经过特意化妆打扮,更显得如金童玉女般可人,本应是家中父母亲人疼爱的无忧无虑小宝贝,赵岳看到的却是两孩子正无知而茫然无助啼哭着被两个凶恶汉子哄骗着抱往墓穴中送。

    棺材此时已经送入墓穴放好。陪葬品也已经安置完毕。只差最后的殉葬活祭这一步。

    这两孩子会被摆放在棺材左右特意制作的石台上,打晕,摆成盘腿坐姿。然后,主家迅速封闭墓门,掩埋墓地痕迹。这对童男童女就会被埋在阴森的墓穴活活闷死,若从昏迷中醒得早就是吓死饿死,要承受更多折磨,更不幸。

    赵岳一想到两孩子在黑暗可怕的墓穴中乱摸乱撞无助地哭嚎着叫爹喊娘寻找生路的那种绝望悲惨情景,他的心就一阵阵刺痛。这勾起他转生这个世界时做的那场长着翅膀的无助小绵羊被恶狼疯狂追杀的恶梦。那梦是那么长,那么真实可怕,怎么醒也醒不了,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了,赵岳却怎么也忘不了,至今想起还心有余悸,催动他奋力改变这懦弱腐朽的世界。此刻,他胸中怒火仿佛要从口鼻中喷出来,眼中火星四溅,看到那些孝子贤孙假模假式的哭泣,更是恶心得想吐。

    刘通和赵岳一起长大,最知赵岳心意,在飞马奔行中低声道:“四哥,救两孩子交给我了。”

    赵岳重重嗯一声,做了个手势:“杀无赦。一个不留。”

    温奇温显兄弟经历了家中灾难,恨死了这帮没人性的官僚豪强。雕龙绣虎二小将都是经历过社会残酷洗礼的孤儿,最看不得孩子承受苦难,见到这对无辜无知的殉葬孩子就想起自己当年经受过的种种痛苦绝望。四人个个义愤填膺,杀机盈盈。赵岳的命令正合他们心思。再说了,急于到龙口应对危机,几人也没时间多在这里耽误,迅速杀完走人才是。

    至于这些人中有没有心地善良的,赵岳他们丝毫不关心。参与这种没人性的事就该死。

    这边送葬的人听到急促的马蹄声迅速靠近,纷纷诧异望去。

    他们没想到这么僻静的深山,又不是秋冬上山打猎搞野味的时节居然会有人经过。不过,既然被撞破了秘密,就不能留活口。赵岳不杀他们,他们也要杀了赵岳一行。

    他们也不在乎赵岳一行会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来的就是尊贵皇太子,他们也要装糊涂不知照杀不误。

    深山无人。杀了一埋。谁也不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

    能得皇室血脉当祭奠,那这处精心选择的风水宝地墓地就更吉利了,更有助于保佑家族富贵昌盛。

    六骑很快奔到。

    这家主人一眼看到冲在前面的赵岳所骑的大黑马是那么高大神骏,心知必是罕见宝马,眼睛顿时一亮,大吼:“统统杀光。”

    众刁奴打手应一声,纷纷挺刀准备拦截攻击。

    赵岳冷笑一声,扬手就是一把飞锥,七八个恶汉惨叫中招。赵岳转瞬马到,一米多长的重剑出鞘,如闪电缭绕,马过处眨眼又倒下数人,包括那位盯上他的宝马叫嚣杀人的家伙脑袋也飞上了天......

    紧随其后的小刘通双刀如狂风砍倒几个,马到墓地边也减了速,他勒马喝止战马奔腾,手一按马背腾身飞起直接跳下一丈多深的墓坑,双脚落实地,毫不停顿,展示了打小得无名道长指点后又得师傅马灵精心教导而苦练的高超轻功,边如风冲进墓门通过墓道边收了宝刀,取出随身飞刀一手一把,在墓中沿途灯火照耀指示下飞速奔到主墓室,正好看到送孩子的两大汉正哄骗吓唬着匆匆把殉葬两孩子分别往石台上放。

    这两家伙在地下墓穴中也听到了外面的惨叫,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心中有鬼,难免心虚,动作上显然有些心慌着急,听到身后极其轻微的奔跑声如鬼魅眨眼逼近,墓中灯火在小刘通带起的风中摇曳,光亮忽明忽暗更增添恐惧气氛,二人疑神疑鬼不由自主纷纷扭头察看,神色更惊慌恐惧。

    来的正是时候。稍迟一点,两孩子就极可能没命了。

    小刘通大喜,双手飞扬,飞刀射出,全中了大汉的后心,直没到刀柄。

    两恶汉手一软,惊恐万状的孩子脱手跌坐在石台。两汉子则栽倒在地。

    刘通冲过去收回飞刀,又在两恶汉脖子上一人抹一刀确定必死,随即甩掉刀上的血收起飞刀对两正抹着眼睛只顾惊惧哭泣的孩子温言细语笑道:“宝贝不要怕。我是来救你们回家的。谁表现得乖,有糖吃哦........”

    刘通没有急于带孩子出墓穴,而是用吃的逗哄着两小家伙,守住墓道,防止坏蛋冲进来伤到孩子,也是避免让孩子看到外面的血腥厮杀,尽量保护孩子的纯洁心灵。

    外面的那些家伙不乏凶恶骁勇的打手,但哪是赵岳他们的对手,敢上的先死。逃得快的纷纷死在赵岳等人的暗器下。

    屠杀片刻就结束了。确保无一个漏网。

    小刘通用衣服撕了布条蒙住孩子的眼睛,避免两小家伙看到满地尸体,再抱出了坟墓。

    到了阳光下,小家伙感受到温暖,显然安心多了,终于不再大声哭泣。

    温氏兄弟、雕龙绣虎二小将迅速搜刮完战利品,把尸体搬丢进墓穴,恨恨毁掉死了也作虐者的棺材,把金银美玉等不少贵重陪葬品弄出来和战利品收在一起放到这伙人的北地马上,这些以后就是两孩子成长需要的花用和财物了。然后丢几颗手雷炸塌墓道,把这些天良丧尽的东西全埋一起。

    赵岳瞅瞅这里的地形。

    山似游龙,松树苍劲,山野翠绿,鸟语花香,生机勃勃,果然是好地方。

    再看这处墓地,规模虽小却是开山而建,北靠苍山,南临一条山区河流,有山有水,也许是风水之地。

    赵岳冷笑,这里却不是兴旺子孙家业的龙穴宝地,而是成年半成年子孙先一体死绝的丧门恶地报应地。不是相中这块风水地么?那就全陪葬在这好了。风水轮流转啊。这家没了能担事的男人支撑,看他还如何在这越来越疯狂黑暗的大宋生存下去。只怕不用强盗地痞恶霸动手,只那些老虎苍蝇般的贪官污吏就能盘剥搜刮得他家破人亡。

    他的目光落到温奇温显兄弟俩正用布包绑在背上方便飞马带走的两孩子身上,凌厉的眼神变得柔和,心中欣慰。

    这两小家伙真是命大,成了殉葬的童男童女,却没被事先灌水银弄死保持不朽再陪葬。

    这也许是主家就是看中两孩子聪明可爱,想保持孩子的灵性死后能更好地伺候棺材里的人而没有事先下毒弄死,也有可能是心性傲慢残忍,就是喜欢看到两可爱的孩子被生生活埋,孩子哭得惨加强了对死者的祭奠,对这家主人则是种高高在上随意操控别人生死的莫大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