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电影世界当神〕〔偏宠替嫁小娇妻〕〔少爷恭喜你通过了〕〔陈玄王千语〕〔万能女婿〕〔纸上谈婚,豪门佳〕〔婚途陌路〕〔我是污妖王〕〔修罗神帝〕〔废婿当道〕〔贴身狂医混都市〕〔凰盟〕〔我有一个总裁女友〕〔开局一个明星老婆〕〔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古仙医〕〔岚颜知己〕〔来自未来的神探〕〔绿湾奇迹〕〔武侠之神级捕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95节一贪引发的大祸,上
    赵岳一行风尘仆仆进入登州不久,就仿佛进入了破败的另一个世界,似乎这个地区不在表面仍繁荣安宁的大宋境内。

    他们一路看到县城被打破,城里的官衙及士绅土豪大宅全被攻破,往日威风傲慢的县城官僚、骄横的衙役县兵、霸道大户豪强及刁奴全不见了,只剩下一些不入流的地痞无赖刁眉斜眼晃着膀子还在大街上晃荡耍横。

    一路过去,放眼处,商业萧条,大的店铺商家荡然无存,很多店家的门窗在刀砍斧劈的暴力下毁损,在烈日照耀下破烂不堪地敞着,没看到尸体,但到处残留的斑斑血迹证明和县城及豪宅一样刚经历过抢掠反抢掠间的血腥搏斗厮杀。店里的物品全被抢掠一空,一家家空荡荡的,不见主人,东西不被那股西来的强悍势力掠走了,也被本地人趁虚而入拿走了。

    眼下只有寒酸饭铺等小户商家还存在,照旧在辛劳操持着养家糊口的小生意,在越来越炎热的季节里努力打起精神吆喝。

    显然西来的势力瞧不上小户家的那点钱财,没稀得抢,也或许是有良知不忍心毁灭这些挣扎在底层的小商贩,有意放过了。

    经过一处处乡间。

    雄霸乡间的地主豪强大户和县城里的一样荡然无存,昔日的一座座大院如今成了无主的地痞无赖霸居地。但乡民却和县城的寻常百姓一样显然没遭受劫掠苦难,神情上也没有多少残留的惊惧,为了生计还在照样顶烈日锄草种田做活。

    看来这伙西来的强人不是穷凶极恶灭绝人性之徒。

    赵岳看得明白,心里的焦虑多少减轻了些。

    大型店铺的毁灭给赵岳一行带来食宿的极大不便。

    住宿还好点。夏季好凑合,一路又总有无主的大宅能凑合一夜。喂养战马也不是问题。但人吃饭是大问题。

    在这个落后的世界,赵岳出门在外对食宿虽然不大讲究,却也实在无法在苍蝇乱飞客人肮脏的小店及路边野铺子凑合吃点,即使闭上眼不看,光那酸臭味也顶得他有美食也无法下咽,只能买些半成品东西,需要时就地借百姓家的锅灶自己做。

    赵岳前世,父母平凡,家境一般。他孝顺懂事,很早就知道帮父母干活,做饭是其一。以他凡事做就争取做到最好的性子,和聪慧琢磨劲,寻常菜肴很有几样拿手的,后来被女友惯得生活方方面面无微不至,又有佣人,他不做饭了,但手艺在。

    温氏小哥俩和父母隐居泰山。两家人孤零零在荒山野地生存。兄弟二人打小帮父母干活是必须的,杀羊做饭可是好手。

    至于雕龙绣虎二人,做饭更不是问题。

    不说他们经过专门的野外生存军事训练,单说他们出身孤儿,做饭自己照顾自己是必须的技能,几岁就开始做饭了。

    说起来都是回忆心酸的幸福泪。

    六人中只有惯着长大的小刘通不会做饭这活,简单的烧火都烧不好遭人嫌弃,抡刀子打打下手,剩下就是干等当饭桶。

    赵岳不是这时代的人,不以主子身份坐等人伺候。

    在他心里,跟他在外的都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战友,生活中讲究主仆尊卑有屁意思,只多了拘禁,妨碍交流。

    他和大家一起动手做饭,说说笑笑,如同前世和好友结伴出游野餐一样乐在其中。如此能转移注意力减轻心中暗藏的焦虑,同时也无形中增加了和部下的互信配合及情谊。

    对于这时代人说的如此会乱了体统规矩不利于竖立上位者威严,讲究的君子远庖厨,他不屑一顾。

    国人的问题就是封建统治太长,精神上官权思想虚荣面子问题太严重。朋友亲人间吃个饭也得好生讲究一番尊卑座次,不然就会不满意甚至闹起来翻脸。搞得好多温馨美好的东西都变了味,让很多年轻人心中厌恶却不得不遵从无聊的世俗。

    这晚,赵岳一边和兄弟们做饭,一边笑着和得了银子高兴又谦卑的积极在一旁帮忙的这户农家主人夫妇说话。

    “大叔,这帮西来的强人是怎么一伙人啊?我看他们似乎也不是那么凶恶可怕。”

    这家的汉子闻言,即使坐灶前在烧着锅也不由自主就躬着身子道:“公子爷莫要折煞小人。小人可不敢当公子的这声大叔,随便唤声李老汉就好。”

    汉子憨厚却不傻,只看赵岳一行穿着不俗都明目张胆带着武器骑着高头大马,就知道不是一般有钱人,必是富贵之家的。

    他习惯地谦卑一句,见赵岳笑着不在意这方面,这才道:“说起那伙强人,哎呀,怎么不凶恶可怕?公子爷没见到他们杀人抢劫那个凶猛劲。俺们村的王大户过去那是多有势力多强横的主?家里养的男仆不算,光是护院的打手就至少七八十,都佩刀有枪有箭的,可转眼间就被突然杀来的那伙人仅仅几十个打上门就杀光了包括教头的内的凶强汉子灭了门抢了个干净。”

    赵岳从这些话中判断西来的强人战斗力不一般,很骁勇强悍,必定精通群战厮杀。

    想想也是。

    那伙人能从西边卷着众多追随的百姓跨越近千里浩浩荡荡直闯到海边的登州,一路经过那么多州府阻挡攻击截杀,没点真本事硬势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他郁闷这伙人的核心力量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是邹家叔侄侦察得知的造反的官兵?也不禁越发担心矿场人的安危。

    龙口矿的数万人员绝大多数已经转移到高丽半岛的煤矿生产,这边矿场要暂时关闭抛弃,只剩下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叔侄带着五六百矿场自备的精干护卫押着两三千南亚矿奴在进行扫尾工作,并撑着场面等待被海盗“抢掠”而合理消失。

    这些年,邹家叔侄管理矿场,为沧赵集团南北往来的众多船只提供充足的优质动力能源,销售用劣质煤炭制作的蜂窝煤等为沧赵赚了很多钱,并且从来没搞出过大事给集团带来棘手麻烦,功劳巨大,只为这两人,赵岳也非常担心矿城。

    这家的主妇是个爽快人,不爱听汉子说那话,一边利索地洗着菜一边插话质问丈夫道:“王大户家天良丧尽,凡带把懂点事的,老少没一个是好东西,不知祸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如今总算老天有眼,报应到他们头上了,子孙老少一下死个干净,怎么地?你还舍不得他们家破人亡绝了后,心疼咋的?你还没被那帮早该死的死鬼欺负够哇?你忘了咱家被他们……..”

    连珠炮似的这一通说道,说得那汉子满面尴尬哑口无言。

    妇人骂汉子还不解气,又说:“这位公子爷说得对。那伙人真不算是坏。”

    又冲自家汉子道:“他们怎么算凶恶可怕了?人家没杀没抢咱们穷家小户,连欺负骚扰都没上门。杀王家,不该死的仆从,他们不也没杀?无论男女,愿意跟他们的走的就收了当自己人,不愿意的放走,随他哪去。你没见那些丫环仆从基本都愿意跟着走?连王家不该死的妇人小姐女娃,人家也放过了,没象那些土匪那样一通乱杀。依我看呐,他们应该算是铲除坏人的侠盗,来晚了,杀得少了。那些吃人饭没人味的狗东西,朝廷没人管,早该有这样的好汉来收拾了……..”

    汉子被抢白的脸红没面子,又听婆娘在富贵客人面前攻击朝廷随口乱说话,担心惹来灾祸,赶紧找话柄阻止婆娘抱怨下去,反驳说:“还侠盗?王家妇孺是没杀。可还不是被那伙人抢走霸占了?和那些土匪有什么两样?孩子他娘,你休要再乱说,免得惹贵客反感笑话。”

    哪知他婆娘心中积怨已久,一扯起气来根本不顾忌赵岳一行,被丈夫一喝斥,也明白丈夫的意思,但却火更大了,忍不住恨恨地道:“抢走了怎么了?那伙人是好汉子,有钱有势,朝廷都奈何不得,出海更有出路,从此逍遥自在,至少能让没了依靠的婆娘娃子不用为怎么活绝望,有保护。不强行带走,难道留下让咱村王二狗那样的地痞无赖趁机欺辱糟塌卖掉没个下场?”

    汉子急了,向婆娘直打眼色叫她赶紧闭嘴。

    婆娘叹一声,道:“当家的,不是我泼辣不守妇道当客人面甩你脸子。你呀是好人,可太老实胆小了,和那伙人比真不爷们。这世道哪是咱们小老百姓活的?我说几句怎么了?官府降罪。老娘大不了早死早痛快了结,省得活着干遭罪。”

    说着看看赵岳的反应,又说:“我要是个男人,会把式有刀有枪的,也跟着那伙人走了。留在这干什么?今天王大户死光了。明天又会出来个李大户刘大户。反正无主的田地财产不会落咱们这样的人头上。咱们只能继续受穷受欺压,哪有盼头?”

    赵岳对那伙西来的强人又多了一层认识,感觉这伙人行事注意在百姓中的名声并极力吸纳人追随怕是其志不小。他若有所思片刻对那妇人笑道:“大婶好气魄。我至少赞同一点。好日子是人闯出来的,不是老实等待窝囊出来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抓住机会最重要。树挪死。人挪活。哪能活得好,咱要去哪。”

    那汉子听了这话满脸惊愕地看着赵岳。

    那妇人则露出一点羞涩,不气不泼了,微低头小声说声:“多谢公子爷体谅小民苦难。多谢公子爷教导。”

    说完再不言语了。

    赵岳注意到她在转着眼珠不知想得什么,连菜洗好了她都忘了收拾出来。赵岳就知道,这妇人只怕是有了小心思,心里应该是下了海盗来移民时就强迫丈夫卷着家人和浮财跟着海盗跑去海外过传说的美日子的决心。

    他冲那汉子温和地笑了笑,招呼说:“一会儿饭菜好了,请大叔大婶和孩子们一块儿吃。相逢既是缘分,不必拘禁顾忌什么。同样是人么?我们和你们一样活得不容易,东奔西走一样在努力寻找活得更好的路子。休说什么尊卑贵贱。”

    如此一说,不用干巴巴表示不会追究妇人乱说或事后报官问罪,汉子也明白赵岳的意思,轻轻松口气。

    因为担心矿场安危,不知那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第二天蒙蒙亮,赵岳起了个大早,在房间悄悄留下一把银子进一步安慰这家一夜没睡踏实的夫妇,向尚未起来的夫妇招呼一声就上马走了。

    离矿场不太远了,这次一气急奔到矿场。

    矿场所在原来是一片无人的荒野山丘,随着开采,周围自然而然逐渐有了为矿场提供各种服务的居民,这些居民有本地的无田少田贫困户,有小商人,有外地闻讯来谋生活的庞大流民,自发形成一处处简陋小村落,也是无形中的移民点,因为以流动人口为主,移民很难被觉察,至今这些村落的居民无声无息间不知早换了几茬。只有房子田地菜地依旧。如今矿场要关闭,对外称为防止正在沿海抢掠的凶悍海盗北上来此攻击抢掠不得不暂时停产整顿防范。没活给周围的居民做了。最后的居民也借离开这里去它处另外谋生的理由而逐步全部移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