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女为妃:世子大〕〔我有钞能力〕〔开启黑科技时代〕〔女帝玩转时尚圈〕〔农女的悠闲生活〕〔八零锦绣小福女〕〔寒门凤华〕〔咸鱼锦鲤的败家日〕〔都市之狂少归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无限娇〕〔误惹冥帝之萝莉请〕〔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傻妹穿越追玉堂之〕〔超强兵王在都市〕〔顾总别凶,萌妻认〕〔宋医生,谈个恋爱〕〔重生似水青春〕〔快穿之可爱的我超〕〔关山纪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03节小人物的祸世威力,下
    赫连进明已经没有亲人,倒不必担心连累家人,但所在部落有势力,能影响契丹官府。世子被杀,部落肯定不肯善罢干休。辽国官府也会帮着通缉凶手。赫连进明在辽国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仓皇无备之下又无处可去,自然奔向宋国避难。

    他理了光头,去掉蛮子发式,弄了寺庙度碟,扮作游方天下的北方和尚,掩饰了鲜卑人身份,从边关漏洞钻入大宋。

    有个细节,他疏忽了。

    他不知道优良的草原马在宋人眼里是何等重要多么值钱。

    他骑着世子的宝马太招眼,无知无意中遇到一伙过路官军,宝马当即被抢,身上的钱财也被顺手洗劫一空,要不是和尚身份掩护,他汉语说得好,态度又老实,官兵没把他当回事,他武艺高强得以趁机闯出去逃走,命在杀人灭口中也保不住。

    没了赶路的马,更没了食宿钱,这下成了穷光蛋假和尚,若不凭所带弯刀抢劫,怕是得饿死,偏偏屋漏又逢连阴雨,他突然生病了,虚弱无力,抢劫也干不成了,撑到一处庄院门前就昏倒了。这里正是周兴家。

    周兴见他好一条大汉又带着刀,有心救了他,一聊,周兴正缺好手一块走私发财。两人从此就成了兄弟。

    和马元结识并最终结拜为兄弟,起因也是为了方便走私。

    马元的水军每两个月要运铜锭走一趟东京,回来除了带些京城拨付的用品和水军将士自己买的一些东西,绝大多数是空船而回,这个便利落在了有心的周兴眼里。马元、来泳儿也是想发财又胆大的,又和赫连进明周兴投脾气,一拍即合。

    从此,赫连进明和周兴负责从江南等靠近东京的沿海搞来大批走私货,由马元的水军负责大摇大摆转运回清真山地区。

    水军将士也从中跟着赚钱,并集资积极参与,赚钱好把家人生活搞得好些。

    这事,王碾、周川慢慢也知道了,但两主官没有阻止,不但睁只眼闭只眼的,还变相支持一把。

    他们知道官兵们守山难熬又辛苦。想稳住人心,还让官兵尽忠职守护好矿场不从中偷盗搞事谋利,就得帮助官兵生活好。

    况且,走私来的食盐等用品既便宜又质量好,也是荒僻之地生活不便的清真山人最需要的。

    发财不能只自己发,水军兄弟借水运资格有份走私发财。矿场驻军其他步军兄弟也不能干看着。于是,步军也集资参与。有感觉不过瘾的,想直接参与,就练习游泳学习操船水战,有了资格也能加入水运。

    这引起风潮。原驻军八千人,慢慢就变成了水陆两战的军队,除了个别天生不习水性的旱鸭子,都是两栖将士。

    朝廷突然换主管并换掉五千驻军,等于断掉了这五千将士和军官的捞钱途径,本就怨恨,加上被随意打发,越发愤恨。

    赫连进明、周兴来水军营,除了看望马元、来泳儿等守矿兄弟,也是为走私一事发愁,特意过来聊天解闷想想法子。

    海盗帝国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今年一直没有走私船出现。

    他们等啊等啊,眼睛都望穿了,心都望干了,就是不见走私再启。手上还养着数百精干骁勇兄弟,不同于马元手下的官兵不走私也有军粮吃军饷拿,这么多人长时间空养着,无所事事,人心易散易出事不说,坐吃山空,只这个也受不了啊。

    没想到这一来遇到造反。

    二人听了事情起因,大怒。

    既是结拜兄弟,王伯超的爹就是结拜的兄弟的义父,况且王碾对六兄弟暗中相当照顾,帮了不知多少忙,大有情义。

    反了。

    这仇不报个彻底,它娘的还算是结拜的兄弟义气的好汉?

    这当口也没工夫细细商量。事情也无法想得周全,得走着看具体情况变化。

    结拜六蟒兄弟中有五蟒在场齐心,领导力有了,带头打仗的大将有了,周兴毫不犹豫地愿意倾尽家财资助粮饷,有精兵有悍将有钱粮,没什么可怕的了,那就干吧,得抢先下手,先解决了水军中一千禁军,再想法对付守山的四千步军禁军。

    那一千禁军水军中的贪腐军官早看到或知道王伯超带着旧部过来,却习惯地以为是公羊务王森又再搞拉练整治不太老实的原守军官兵满山乱窜呢,尚且不知总管府惨案,根本没起疑心,闲得没事都在乐呵呵议论笑话王伯超这个倒霉将主傻子公子因父亲不识时务而跟着和其他大头兵一样吃大苦头。

    突然得到通知,马元召集水军将校议事,这些人以为水军也倒霉轮到强行拉练了,想知道具体情况,看看有没有自己部下也列入被折磨练军的份,都匆匆赶来开会,结果蒙头蒙脑进了马元的营房,猝不及防全被四起的伏兵痛快地诛杀了个干净,稀里糊涂贪到了头,做梦也没想到没有战事的清真山会是他们这些京军军官的葬身地。

    收拾了军官,禁军水军无首,被召集在一起,不知不觉被同营厢军水军包围威胁了,马元痛斥公羊务等肆意盘剥军饷虐待将士以及无旨私自残杀将主的暴行,历数大宋不把军人当人的恶迹和将亡征兆,质问大家这样的朝廷还值得我们尽忠维护吗?值得我们用血汗生命保护吗……..号召禁军弟兄们造反,惊得禁军水军目瞪口呆又不自觉地勾起心中积压已久的怒火。

    有禁军将士冲动地直接响应大喊反了,随即有不少跟着大喊反他娘的。

    胆小谨慎或顾虑连累家人的将士,马元表示咱们造反不占山立寨当强盗,不北上去投靠田虎的伪政权,不用在大宋被动挨打,咱们他娘的也冲到海边,学横扫山东的强盗军那样也一路抢掠大户,抢船出海当海盗另立咱们自己说了算的逍遥岛国去。

    马元也没想到这个号召的威力是如此巨大。九成九的新老守军顿时露出恍然大悟样兴奋起来大叫当海盗去,反了反了。

    只有极个别的将士仍有顾虑,但大势所趋下不想死,也只能蒙头跟着响应号召。

    一千禁军水军就这样轻易地由敌对转眼变成了助力一伙的。

    马元等结义五蟒也目瞪口呆,就这么简单?随即就是喜出望外,信心更足。

    让他们信心更足,感觉走对了路的是,本来已追赴过来捉拿王伯超镇压驻军厢军的四千禁军步军听到马元大声号召和水军将士集体的轰轰烈烈响应后也发生了巨变,有正直不贪的极少数军官和胆大冲动将士暴起发难,凶猛突袭砍杀带队的贪鄙将领和从属亲信,转眼就引起风潮。

    禁军步军将士强忍了半年多的怒火恨意一下引发了,疯狂报复喝他们血还把他们往死里折磨的军官…….

    清真山守军就这么由为大宋效忠的护矿精锐变成了想当海盗的叛军,内讧死掉的是跟着公羊务来发财的那些人。

    控制了矿场军队,有八千装备精良的精锐在手,这股势力足以毁州灭府,马元等将校彻底没了顾虑。

    下面就是诛杀彻底清理公羊务、王森、江洪等插在矿场管理采矿粮饷等事务的狗腿子。

    狗仗人势。人也是有劣根性的。

    公羊务等三贼的狗腿子不过是府上的奴仆,因主人发迹撑腰也陡然牛逼起来,一个个仿佛也是人模狗样的大爷,趾高气扬地四处巡察,学着老爷端着架子到处指手画脚瞎干预,耍威风,连管理矿场的官员都敢呵斥教训,对吏员和矿工就更不在话下了,随意欺压甚至鞭打,不知死地拼命享受骤然由奴变成爷的乐趣并伺机敲诈勒索从中捞取好处。

    矿上不知多少人在暗中盘算怎么弄死他们报仇解气。

    这伙人却自负有老爷和军队撑腰,根本不把草民的威胁当回事,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奴才,知道心里再恨老爷也只能干忍着,还得拼命争表现讨好老爷,怀恨没有用,奈何不了老爷半根毛,只越发嚣张越发会欺辱敲诈人,事发这天不知总管府出事,公羊务、王森、江洪三贼已经做了鬼,军队也全体造反了,他们照往常那样四处找事,积极帮老爷控制矿场。

    一个家伙在矿场办公室正寻事呵斥管事官员享受欺负官老爷的乐趣,不料一办事员突然拔出押衣尖刀一刀捅了他,恨恨地连捅十几刀,边捅边骂狗一样的奴仆,什么东西,也敢张狂欺负俺们于国有大功的人,最后才一刀心脏了结其性命。

    另一狗腿子象往常一样正挥鞭子毒打教训矿工借机发泄当奴才这些年憋屈在心里的恶毒,享受当爷虐待人的乐趣,突然后脑勺被一根既粗又长的采矿铁钎狠狠敲中,当即打得脑袋成了烂西瓜,象砍倒的木桩一样轰然倒地。

    .............

    这些人死得糊涂却死得不冤,纯粹是自己作死的。

    屠杀的结果赢来的是整个矿场的暴动响应。忍气的工人暴发了怒火仇恨,人在暴发冲动的群体事件中哪有什么理智,纷纷跟着反了。除了极少数迂腐顽固死忠者被杀,其他矿场各类管理者卷入其中,心一横也跟着反了。

    反了就反了吧。

    反正在这是没出头之日没好下场的。周川、王碾就是眼前最好的教训。

    大宋贱视我们这些技术人才,轻视我们的价值和贡献。传说的海盗帝国却高度重视工匠据说最优待技术人才,去投靠试试吧。那也是汉人为主的国家,际遇再坏又能坏到那去。

    满矿场近十万汉子就这么轰然反了,卷动了家属和周兴庄的乡民,这一下子就是几十万人参与。

    第一世界大战起因仅仅是一个小人物刺杀了个欧洲贵族大公就导致暴发了祸及世界的大战。公羊务同样是个小人物,还是个无耻卑鄙贪婪胆大的小丑,引发的大祸虽然没导致大宋灭亡,更没导致世界大战,但后果的破坏力也惊人。

    席卷全体矿场人员造反后,马元立即下令封锁清真山通往外界的通道,封锁造反消息,先在山内准备武器等必备装备。

    也是巧了。矿场刚好要到两月一次的押送期,本该送往东京造钱的任务量铜锭成了叛军的首要收获。

    公羊务半年多来强迫矿工拼命多采多炼制的铜锭原本是想用来私吞的,却碍于王碾等没收服的要紧矿场管理要员和守军,一直没敢运走获利,也积在矿场单独的仓库存放,数量可是不少,比任务铜锭量多了几倍,结果也便宜了叛军。

    后世,在那么发达的勘探采矿技术那么严格先进的安全管理下,采矿照样要死很多人。以煤矿为例,国标曾经定每百吨煤死亡人数为三人,不超过这个数就不算管理责任。不要以为百吨煤有多少,就是那么不起眼的一小堆,却暗含至少三条人命,可见采矿之可怕。以宋代的落后开采技术与简陋安全手段,你可以想像每一块五十斤重的铜锭暗含着多少人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