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拒绝当炮灰〕〔穹顶之上〕〔逆流纯金年代〕〔挚求〕〔五零俏花媳〕〔天降我才必有用〕〔诸天之主〕〔弃妃翻身,这个陛〕〔重生80医世学霸女〕〔奶爸他不务正业〕〔战国大召唤〕〔大胤钦天监〕〔向往的生活之悠闲〕〔狂婿〕〔重生农女去种田〕〔锦缘绣程〕〔穿到异世去打架〕〔忆寒思糖〕〔剑傲九天〕〔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18节怒战瀛沧,上
    留守赵庄的刘文、李助感觉到严重威胁,怕辽寇进犯沧州,重中之重却是首先来摧毁辽国上下早恨得牙痒痒的沧赵家族,而守卫赵庄的力量怕是不足,激战时怕有漏洞危及庄内,这才示意小刘通来试着劝说老太君早早撤离。

    宁老太君就是喜欢男儿孙。

    她本孤苦无依弱女子,还带着有病的老娘这个沉重拖累,是没人要的老姑娘,坚强却也是无望的勉强活着,活一天算一天,真正是为活着而活着,把老娘送终,完成为人子女的人性任务,剩下的日子就是准备活够了或彻底绝望了就随时随便死掉算了,早早从这个残酷的社会解脱是她唯一能求到的幸福,意外得嫁沧赵生了儿子,是儿子带给她人生自信、精神安慰和安稳保障,是孙儿带给她无上荣耀和无边希望,所以无论世事如何变化,她心里独爱男儿孙是改变不了的,慈爱女孩只是长辈的责任。

    对眼下的老太君来说,坐镇老家,儿孙,无论男女都一个也不在眼前,对只为儿孙活着的她来说,心里太寂寞。

    只是老太太不是一般的刚强有意力,表面总安乐笑融融的,越来越象心胸博大慈悲幸福的活菩萨。

    但李助、刘文知道老太君藏在心中的无言寂寞,更知道老太太的固执,清楚自己是劝不走老太太的,小刘通或许可能。

    想打动老太君钢铁一样的心,胡子拉碴的成年汉子不成,这事还得老太太亲近的小孩子来,无论乖孩子还是熊孩子都好使。

    果然,匆匆回到赵庄的小刘通一出现在老太君面前,老太君的笑容顿时变得灵动活泛发自肺腑,笑得自然敞亮,眼神也明亮柔和得惊人。她的愉快情绪明显感染着周围的人,似乎把整个赵庄的人气也带得鲜活起来。

    小刘通嘻嘻哈哈耍着宝把赵岳那边的情况大体向老太君说了说,当然是捡好的说,连吹带侃把事情描述得倍轻松欢快,仿佛赵岳一到,一切天大的意外难题、如山的压力都立即如娇阳化雪般容易地解决了,不会把赵岳承担的巨大焦虑、费尽心思、马不停蹄东征西讨等辛苦劳累和风险说出来。

    这么说是中国人最常见的晚辈对长辈报喜不报忧的孝顺。目的就是让长辈开心放心。

    但老太太是从最苦的底层社会一路搏出来的,这一生经历了太多事,当年在赵庄最危险的时候,还曾多次带强壮勇敢的妇女上城头呐喊鼓劲帮助男人奋勇抵抗辽寇,亲手挥刀捅枪杀过辽贼,顶着辽贼的箭雨抬伤员、治伤员、往城头送武器送饭,那都不算事了,那些年里几乎年年都要经历的,活到现在,她洞察世事,不是不知民间疾苦不知世态险恶的富贵子弟。

    小刘通说得轻松,老太太也听得始终笑容满面,只是心里若有所思,能分析出其中的险恶艰难。

    小孙子不容易。心爱的大孙子也在边关顶着巨大压力和风险。儿子也在忙得焦头烂额。

    沧赵家族想为天下的汉人创造一个无限美好的新世界,想让汉人从此高昂着头牢牢站起来,这么些年付出的太多太多…….

    老太太心里疼惜感叹,绝不表露在外面,只是眼神悄悄变得凝重。

    小刘通逗老太太开完心打好建议基础转入正题,但一提辽寇入侵的严峻形势,只开了个头,老太君就笑着挥手打断了他。

    “小猢孙也懂得关心人,知道关心大事啦!”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晃眼,通儿也这么大了,比你爹都高了。哈哈,至今我还记得你呀呀学语和小时候干的那些糗事!”

    老太君感慨着,望着小刘通的眼神充满宠溺慈爱和欣慰。

    对这个和小孙子一起长大,却不象小孙子那么妖孽得比大人还大人的完全是正常小孩该有的成长现象的小家伙,老太太见惯了赵岳和这条小时候几乎形影不离的小尾巴常常在面前晃悠,见惯了小刘通的萌萌可笑可爱,在心里早当成自家儿孙看待。

    小刘通打小得到老太君的关爱,对老太君也是很有感情的。

    他的爷爷奶奶早过世了,在心里不知不觉就把慈爱的老太君视为祖母,也得老太君特意叮嘱,小时候不懂事,和赵岳一起叫人乱叫老太君祖母叫惯了,如今不过是跟着大家换了称呼,改称老祖宗,眼下形势严峻,他也很担忧老太君的安危。

    他此次担负着大哥和李助交待的劝说任务,更肩负着临别时四哥那句‘照顾好祖母’的特意叮嘱。

    叫谁失望了,也不能叫四哥失望了。这是刘通的心声。

    四哥对他自小到大的好,随着他慢慢长大懂事才逐渐体味出来其珍贵。

    赵岳小时候就思考远多过言语,平常沉默寡言,但对他的关爱却不乏细腻周到,总能不动声色地维护关照好他。那是种父爱般的深沉伟大,于无形中教导了他,还不是父爱那种容易让孩子产生逆反抗拒心的说教,是小孩子容易接受也更有影响力的同龄玩伴朋友兄弟间的影响,在说说笑笑讽刺调侃打打闹闹中就完成了教导,准确的说是种潜移默化的引导。

    小刘通不知道自己在四哥心里的重要性能排第几,但清楚自己绝对是四哥在用生命维护的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

    这份情义带给他太多幸福,太珍贵了。

    事实上,只要刘通不做违背人性的事,即使是想尝尝当国王的滋味,赵岳也会帮刘通实现,只是他不能那么说而已。

    惯着得有原则。

    要是让刘通滋生了不该有的野心妄想当没能力当的中国皇帝而行凶,那就坏菜了。那不是关爱而是害人。

    刘通不知道赵岳有多惯着他,但极想劝说老太君早些离开危险的赵庄。

    这样他就没心事了,剩下的就是放手大杀敢来侵犯的一切敌人,保护好老家。可刚开了个头,老太君就不让他说下去了。小刘通一阵郁闷,不禁暗暗嘀咕:“若我是大公子,那老祖宗肯定能听进去。老太太偏心眼,最爱,最听大孙子。”

    小刘通那点城府,再掩饰,老奶奶也一眼就看透了。

    老太君呵呵笑起来,说:“小猢孙,就是你家文成侯来劝说,我也不会走的。”

    “想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固执吗?”

    小刘通点头。

    想,当然想知道,你老人家离开了,大家就都轻松了,你为什么就不离开?

    “呵呵…….”

    老奶奶笑着点点小刘通,“那我问问你,咱家立足沧州,在辽寇一次次野蛮凶猛侵犯中能生存下来的根基是什么?”

    “咱家能发展壮大到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又是什么?”

    小刘通有些茫然地挠挠脑袋。他最懒得寻思这个那个。

    老奶奶见此,微微摇了摇头。

    小刘通还是小哇,长得高高大大的,却还是个孩子。若是妖孽小孙子,只提个头,岳儿就能知道个尾,无需多言一字。

    不过,这正是小刘通的可爱之处。

    若都是岳儿那样的妖孽孩子,当长辈的实在缺乏教导晚辈的快感和成就呐!

    心里感慨着,老奶奶乐呵呵不停嘴。

    “咱赵庄是打出来的,不是逃避出来的。咱家人一代代和庄户们同战斗共患难,从来都是祸福共担。小猢孙,你说说,辽寇来了,危险近了,眼看大难临头,庄主人却不在,庄户们会怎样?”

    小刘通下意识又挠挠头,想也不想直接道:“可庄上不还有李姐夫和我大哥他们?表小姐、我大哥一家都在。我也在呀。咱家有人主持抗敌。没抛弃大家。”

    呵呵。

    老奶奶笑着摇头道:“那可不一样。”

    “通儿啊,我这么跟你说吧。庄主夫妇不在,公廉公岳不在,沧赵其他长辈和子孙也都不在,若是我这个老太婆也不在,那赵庄的人心立马就散了。别说是如今庄子上的这些只跟着享福、没经历过残酷血战也没和咱家共患难的人,就是和咱家一起打出来、敢打能战对咱家也非常信任的老户,到时候也必定散乱一团,怕是危险一临近,庄户们想的不是团结一致奋勇杀敌保家,而是琢磨着,甚至直接卷家财举家四散早早逃离赵庄。”

    “有句老话说得好哇。人生除死无大事。”

    “主家的恩义好处,在灾难考验面前,在生死考验面前,尤其是涉及满门生死,通常是次要的不顶用的。没有几个人会单纯念着咱家慈悲善待带给他们幸福生活,只为了报答主家这份情义就愿意留下来面对生死大战。这就是世态人心。讲忠义气节的懦弱汉人不行。野蛮自私不重视忠孝义节唯强是尊的蛮夷更不行。否则也不会有历史上那么多好人不得好报了。”

    “历史上也不乏好皇帝好王朝在外敌入侵或内战势弱等灾难面前,却被天下子民忘恩无情抛弃,落得国亡族灭的事例。灾难面前,恩义不顶用。唯有共同的利益需求才能凝住人心。”

    “李助和你大哥都是有能力有大本事的人,能干大事,但到时是管不住庄户们的。就是公亮他爹、你马二庄主叔父在此坐镇,那时候也指挥约束不住几家。说什么都没用。庄户们只会一心想着早早逃走避开血战。辽寇一来,赵庄就不存在了。”

    小刘通有些明悟地点点头。

    老奶奶欣慰地瞧着刘通,愿意多说几句。

    “我这个老太婆抡不动刀,射不动箭,杀不了贼寇,但只要我在,庄户们就知道主家没抛弃他们只顾自己安危。主家在和庄户们共担危难。有李助和你大哥他们具体负责动手,那就是主家和庄户们在共同奋勇杀敌。庄户们相信主家有信心击败敌人保住家园。”

    “这样,庄子里的人心就是稳的,团结的,心里害怕凶野的辽贼,但绝大多数人愿意跟着奋勇作战力保家园不失。”

    一向不爱听大道理的小刘通这会听得入迷。

    老奶奶象教导亲孙子一样说开了不和外人说的话,自己也唏嘘感慨了一下复杂的人性。

    “辽贼对咱们沧州用心险恶。奶奶我也知道咱们家怕是首当其冲承受大难。庄上也不是过去那三千多户忠心团结又骁勇善战的老人,没有那杀出来的誓同生死的五六千热血敢战的好儿郞好汉子。如今还没转走留庄上耕种做活的住户只有不到一千家,组不成多少抗贼人手,留在这是危险。但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不能走,连畏惧惊慌都不可。否则咱家完了。这些庄户一害怕一慌,心散了,只顾抛弃赵庄瞎逃走瞎躲避辽寇,流离在外,多半也难逃屠杀,数千男女老幼也完了。”

    “我记得岳儿曾说过‘王者之家应当有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坚定信条。没有这种神圣责任感和担当,就不配为王’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象太宗、真宗这种宋皇那样,敌人未来,只感到危险就已经着急迁都,抛弃百姓只顾自己逃命,那怎么行?”

    “子民谁会愿意为这种主家誓死奋勇血战?谁会跟这种主家坚定不移追随到底?”

    “宋家天下得来得太容易,皇家子孙都不懂得珍惜。大好江山仅仅百十年就这么眼看着很快就败完了。他们曾想抛弃子民,到时候金军杀来,他们必会把抛弃付之于实际行动,也必会被子民无情抛弃,记载在史书上也会被后人不耻其节操而唾弃。”

    “所以呀,岳儿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并且反复向包括公廉在内的孩子们灌输这种信念。”

    “它是沧赵的新家规祖法。”

    “当主人就要负责保护好部下,有灾难要奋勇挡在前面。没有担当,不配作主人。这种儿孙就让他当自食其力只为自家负责的普通人好了。沧赵既成帝王家,这一条更要成为准则。我支持岳儿的建议,把这一条定为天子必须遵守的国法。”

    老奶奶说着说着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和心思里,几乎忘记了是在教导小刘通。

    恍惚了一会儿,老奶奶心思了了才回过神来,又恢复了笑呵呵的模样,瞧着难得见到的小刘通的动脑深思状,心情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