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归来〕〔大国制造〕〔星际麒麟〕〔重生之豪门导演〕〔催更大魔王〕〔妙手药王〕〔重生最强锦鲤少女〕〔被夺舍之后〕〔超强兵王在都市〕〔兵王弃少〕〔良缘鸭定〕〔我捧红了半个娱乐〕〔虐妻上瘾:陆总裁〕〔老子是阎王〕〔期待在地下城相遇〕〔余生皆是喜欢你〕〔超级学霸科技系统〕〔仙风之源〕〔顾轻舟司行霈〕〔师座的三世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29节高手高手
    如此高手难遇,眼下机会难得,怎可放过?

    众军皆畏,对赵庄有了怯意,试探出了李助的武力,却深深挫伤了大军的战意,这得设法扭转。

    韩昌决定亲自上阵大战一场,会会绝世高手到底能多厉害,同时以自己的武力振奋起大军的斗志和信心,并让辽将臣服。

    他提声高叫:“李助休要猖狂,本帅亲自来和你较量较量。不怕,你就休走。”

    激了李助一声,他拎叉策马前行。

    和他一起在场观战押阵的上千辽军步兵前队立即分出二三百人身前挡着步兵巨盾跟着前进,其他人由几员辽将带着不动。

    隔着五百多米远,李助又没带望远镜,骑在马上也看不出随行前进的辽军有什么名堂。

    但城上的人通过望远镜终于察觉了秘密,刘文暗骂一声:“这个韩昌果然奸诈。”

    这队辽军果然布有神臂弩。

    弩手藏在后,一直由高大的步兵巨盾遮掩着,站着不动,藏得严丝合缝,城上用望远镜也难以看出来,但一前进,辽军即使步调一致,但步伐大小却难一致,巨盾难免露出缝隙。

    况且辽军不知赵庄有望远镜这种侦察手段,想不到离这么远还能看清队伍中的虚实细节,弩手不少的大意地随便拎着神臂弩前行,并没有掩在身后,结果,随着距离拉近,城上的人居高临下越发能看得清楚。

    神臂弩是弩不是弓,可以提前上弦装好箭。这队辽军中的弩都上弦了,怕不有至少几十架,举起就能立即发射。

    韩昌的阴险心思自然昭然若揭。

    城上突然响起光一声锣声。

    正逼过来的韩昌听到后一愣,不知秘密泄露了,以为城上的人怕李助单人独骑对阵数百辽军吃亏在鸣金召回李助。他怕李助退走失去算计机会,赶紧提气大喝:“李助,本帅要亲自和你比个高低。你城上伙伴怕你死在我叉下,急召你回去呢。”

    李助和刘文有约在先,听到这一记锣声就确知韩昌带上来的人中藏有神臂弩,辽军果然弄到了这种大杀器。

    但他艺高人胆大,也想试试这位在北国驰名的顶尖猛将到底有多少斤两,本就不会轻易退走,听到韩昌这声激将,不禁冷笑开口:“韩昌,你这条效忠辽寇的狗奴才不用费那么多心思耍你那点小心眼。道爷我不宰了你不会回城的。”

    韩昌闻言不怒反喜,轻舒一口气,但面上故做羞恼状怒声大喝:“好。你自负神剑,倒还有些胆量。就怕你只是嘴硬。”

    李助性子乖戾高傲,但随着年龄增长和管理赵庄事务参与帝国军国大事,知识增长,眼界开阔,位置变了,人也成熟起来。

    按以往他的性子,听韩昌这么挑衅,那指定会立即回骂几句并策马主动冲过去恶战一场,好好教训一下韩昌,让韩昌看看他李助不但嘴硬,手中宝剑更硬。

    他绰号神剑书生,这个书生的落脚是说李助有学问有文才,但更多的意思却是指他有书生爱耍嘴皮子的儒酸高傲刻薄气。

    但时至今日此刻,他已不是往日浮躁好胜冲动青年,轻易压住了性子,懒得和韩昌斗嘴浪费口水,只轻蔑地一摆拂尘。

    随行辽军到了离李助约百米处停了下来,继续保持密竖巨盾的紧密队形防御状态,不但是为遮掩神臂弩和表示他们只是作为主帅亲军随行给主帅押阵,观战不参与斗将比武,以麻痹李助,也是时刻警惕防备城上可能具有的远程武器攻击。

    韩昌独自继续前进,但缓马慢行已变成策马狂奔,等战马跑到李助面前速度已提了起来,正适合有力冲杀。韩昌的精气神也迅速提升到战斗状态,浑身煞气四溢,马蹄轰鸣,沉重的钢叉举起,叉上特意设置的六个钢环哗愣愣响着更增添威势。

    眼瞅着韩昌如一股暴风中的魔神凶恶扑来,李助不禁暗暗赞一声:“这个狗汉奸果然是个有本事的。”

    他感到压力如山碾来,和之前斗杀那两员所谓的辽军悍将的感觉明显不同,也不敢大意,一瞬间把气势提升足,凝神迎战。

    韩昌几眨眼冲到近前,大吼一声,双手较劲,三股托天叉忽地狂扎向李助胸口。

    他就不信了,李助武艺再高还能仅凭一把轻飘飘的宝剑一柄拂尘就能硬挡住他这一不下于千斤之力的猛撞。

    李助再自大,也不会傻得和据传天生千斤神力,力能托鼎,又借助宝马猛冲加助冲击力的凶猛一击。他一个蹬里藏身闪过这一击,又迅速回位,同时手中宝剑猛斩向错马而过的韩昌后腰,想象之前杀古力泰一样一个照面干掉韩昌。

    韩昌果然本领非同小可。

    刚才那样凶猛的一击居然还不是他全力而为,犹留有足够应变后手的余力,钢叉柄及时向后一扫轻易磕开了夺命一剑。

    二人圈马再战。

    李助不禁再次暗赞一声果然是难得的好对手,提起精神,展开日日不辍苦修的本事,拂尘和宝剑齐舞大战韩昌。

    韩昌也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此战生死难料,不敢有丝毫大意,凝聚精神把钢叉舞得凶猛无铸,以力欺人以长武器优势取胜,企图以此压制住李助精妙神速的剑法,把李助逼入持轻短家伙的武器缺陷被动不利中,挫伤李助信心再伺机杀之。

    在水浒梁山军征伐淮西王庆的大战中,李助用剑马战能杀得无论是经验武艺还是体力精力都处于人生巅峰状态的天下第一高手玉麒麟卢俊义束手无策暗暗惊叹,在这个世界中,他的本事无疑更加高强,又三十来岁正当年。韩昌想以力量和沉长武器压制住李助,哪有那么简单。

    二人恶战几十回合,谁也没有留手,每一次交手都杀得分外惊险。引得双方观战者时不时发出惊呼,都不错眼珠子地紧盯着战场,怕自己人栽了,也是舍不得漏看这种顶尖高手争锋的精彩每一击每一秒。

    错过今日,以后再想看到这惊心动魄精彩之极一幕,怕是再没机会了。

    得知主帅亲自出马,辽军久闻韩昌之勇,都好奇想瞧个眼,原本没出战的将士也纷纷出营观战。辽军将领更是全体出来了。

    这一观,辽军这才见识到大辽真正的勇士是什么样的风采。

    傲慢自负的众辽将和自恃身份自大傲横的部落贵族老爷们无不心服韩昌之勇心虚地低下头,再不敢以契丹人出身轻视这位背祖效忠大辽的汉将之能,也意识到小小乡野赵庄原来真的卧虎藏龙,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开始真正认同韩昌的谨慎,也开始真心愿意服从韩昌的战略计划和调度指挥。

    赵庄城上的清真六蟒也是自负武艺的狂傲之辈,之前被赵岳带人轻易活捉了,他们认为赵岳使诈取巧不是真本事,胜之不武,不是他们的本事不济,心里一直并不真服,只是迫于形势,败了就是败了,说什么都没用,才掩藏锋芒装老实。

    此刻,他们都看傻眼了,这才知道离真正的高手,自己那点本领还差得远。之前李助轻杀二辽将,也不是对手空有其表势力不济才一个照面就死了,而是李助太强,韩昌李助这才是高手,才是棋逢对手。

    他们也隐隐约约或快或慢明白了李助拒绝他们随行出战没说出口的原因。

    辽将果然凶猛强悍,不是好惹的,战场厮杀的打法和宋人不同,光是那股野蛮凶煞的声威气势就不是宋将能比的。

    真跟着出去大战了,先不说胜败,怕只会拖累李助自如应对。

    李助有胆子面对神臂弩突袭,也有那个本事极可能在神臂弩密集暴射中有命回来。他们没有,至少没那个自信。

    李助的强大让六蟒口服心也真正服了,第一次真正对赵庄产生敬畏,投靠之心和打胜这一仗的信心也坚实不少。

    恶战中的韩昌此时顾不上别人怎么想。

    他数次发力想压制住李助,结果全部落空。

    他见李助适应了他的打法越战应对越镇定从容,费力大战急速消耗气力,李助却似乎气息反而越悠长,韩昌心中暗惊,意识到自己再一味地猛攻猛打迅速耗光力量优势,一旦挥舞钢叉不是那么称手如意,武器的沉重和长度优势只怕反成了劣势,久战这么拖下去,稍有差池怕是性命难保。

    他不得不放缓攻势,进一步发挥得自异人传授的精湛钢叉本事以节省力量,保有余力和反制后手加强自保能力。

    又打了二三十回合,韩昌越发心惊。

    钢叉上哗愣愣响扰乱对手的六个钢环到了这会已经全部不存在了,全被李助锋利的宝剑逐步削掉了。

    更可怕的是,鹅蛋粗的精钢所铸钢叉柄上被宝剑劈斩出一道道深痕,较细的钢叉尖更是被削掉一段,触目惊心。

    韩昌明白区区一口剑能造成这种威力不止是剑太锋利,还得有足够强的力量。李助修为之强悍,能把轻灵武器发挥出重击效能,之前以剑点开古力泰的沉重狼牙锤并非全靠剑法取巧。

    他已经尝过顶尖高手的滋味,心愿已了,好胜心淡去,理智恢复到一军统帅的位置,要的是大局胜利,这一番厮杀展示,想必也足够震慑收服众将的心,那些难摆弄的部落老爷也应该不再敢轻易炸刺,目的达到就不想再逞勇打下去。

    他一心生退意。一直高度防备他的李助从他骤然又不惜力量加紧攻击中却是得到警醒。

    “不好。这奸诈汉奸怕是想寻机退开用辽军布置好的神臂弩暗算我。”

    李助轻易杀不死韩昌也就放弃杀死,留着韩昌约束辽军滞留在此。

    他不赌韩昌心里到底怎么打算。神臂弩那玩艺很难对付。敢恃武托大的,都它么死在弩下了。

    错马交锋又一回合,李助的战马正好对着城池方向。这一回他没有圈马而回再战,而是直接打马直奔敞开的城门。

    “哎哟喂,我还没退呢,你倒未败先跑了。”

    “这可不行。今日断不能让你活着回到赵庄领导抵抗。”

    韩昌心念电转,不及圈马,赶紧把钢叉向空中笔直一举。

    这是事先交待好押阵辽军的暗号。

    辽军一见大帅此举,立即做出反应。巨盾分开,露出后面隐藏的弩手。几十架神臂弩一齐对准城门方向扣动板机。

    异于弓箭的飞弩响声瞬间响彻半空。数十只弩箭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似乎眨眼间就飞越了两三百米距离。

    城上观战的人,包括清真山六蟒都清楚,大宋神臂弩的有效射程号称可达五百步,是绝对够三百步以外射透铁甲的。

    辽军显然也早测过,之前停留在那个位置,说是为主帅押阵观战防止赵庄人伺机出城以众欺寡谋害孤身斗将的大帅,实际是算计好了在那能射杀李助。韩昌是志在必得,若自己不能亲手干掉李助,也要用强弩达到目的。

    这时候骂韩昌无耻没有任何意义。

    兵者诡道也。战场争锋只为胜利,胜就是道理,无所不用其极。

    韩昌是汉人,深通汉人兵家学说,自然晓得诡道这句兵家精要,加上生活在草原蛮子中染上异族重实利轻虚名的习性,不是大宋汉人注重虚假面皮,只要能干掉李助打击赵庄的抵抗信心和势力,他就根本不在乎被骂几声无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