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大帝国〕〔剩女高嫁〕〔萌妻有药:总裁别〕〔封灵星神〕〔染爱成婚:老公别〕〔重回八零:盛世小〕〔万古第一神〕〔首富心尖宠:多面〕〔我在大夏开黑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农门福女〕〔爆笑王妃宠翻天〕〔西游之斗战圣佛〕〔一剑独尊〕〔都市全能奶爸〕〔上神种田之后〕〔逆流纯金年代〕〔一直觉醒一直爽〕〔贴身狂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30节坍塌的石头城
    韩昌想迅速确认李助伤势如何注定要失望了。

    李助上战场照样穿道袍不着盔甲,凭的超强的身手,但也不是狂妄自大真的不着甲。

    他穿的是沧赵独有的内甲,还是给帝国最重要的那拨人专门配备的顶级货,以这时代的落后采矿技术,光所需材料就很难弄到,制造不易,防御力强悍又穿着方便,即使在赵岳来的那个世界也不可能给战场上的军官大规模配置。

    李助是赵庄显眼人物,经常出行在外,时常处在危险中,阴谋和暗算防不胜防,他不会轻于防范,早已习惯了内穿甲外罩道袍。此次被射中几箭,避开了要害,心肺胸骨等不会受到弩箭的猛力撞击,别处射中擦中不过是一阵疼痛,无关紧要。

    有内甲保护也是他敢轻身出战的重要依仗,否则他担着领导保卫赵庄大本营重任,也不会冒这个险。

    安全返回城中,李助又和城卫力量一起隐身了,就让韩昌费心猜测去,守着城堡拖时间,静心等待韩昌下一步行动就得。

    韩昌盼着李助这样的危险对手重伤死掉,却一直没看到李助出现,难知内情,也不是太注重这一点,关注不到也就放弃了。

    毕竟大军团作战依靠的是整体实力,不是靠那一个强大的人单打独斗。再厉害的人也架不住千军万马的冲杀磨耗。

    此后,他没再挑衅生事,等石头在上万大军奋力准备下很快筹集了不少,立即开始轰击城墙。

    此行能不能迅速铲除赵庄就看抛石机的威力能不能发挥作用。韩昌对这种最有效手段寄予了最深的希望。

    抛石机是赵庄石城的克星,但想抛动足以能撼动城墙的大石头,射程就有限。

    辽军带来的抛石机虽然都是重型大家伙,但为了快速突进沧州,所带也不是最威力最大的,否则即使拆开运也很难,如此,想抛五十斤上百斤的石头也只能在一百五六十步到二百步的位置。

    这个距离却是神臂弩之类的武器威力最强大的射程内。步兵巨盾也架不住神弩射。

    韩昌凭直觉越来越坚信赵庄必有远程杀手锏,担心直接轰击赵庄主城,距离太近会遭到射击。

    他不想以牺牲大量辽军来冒险硬攻主城。赵庄伸出好长一块的棱堡阻碍抛石机靠近主城墙。他决定先毁掉突出来的棱堡,消灭掩护城门的两翼棱堡兵力,以此试探赵庄到底有什么依仗的远程武器,也有把握很快轰毁棱堡,为进一步进攻扫清障碍。

    赵庄怎么建的这座城不是秘密。

    当时,宿敌崔家还在呢。盖城时有太多外人亲眼看到过沧赵的这种闻所未闻奇怪建城法。

    韩昌就获悉赵庄棱堡都是空心的,墙和封顶不过是一尺左右厚的石头拼凑,就算沧赵的水泥质量好,这么薄的棱也不经轰。

    百十步外轰击棱堡也是冒险,但这个险不得不冒,也值得冒。

    韩昌下令步兵以层层巨盾防护在抛石机前掩护操作兵,集中三四十架试探着先在西南侧横对着轰击城门西侧这座棱堡。

    巨大的抛石机发出牙酸的怪异声,测距试射调整后,赵庄仍然没有动静,城上不见人影,韩昌不解,但狠狠下令一齐猛轰。

    巨石呼啸,一块又一块重重砸在棱堡上,有地动山摇之势。

    果然,棱堡震颤,以往给人坚不可摧的形象此刻露出脆弱本质,在遭受连续猛轰后,先是一些部位的墙体出现龟裂,后一些墙体和顶盖点被巨石恰巧反复击中先发生崩裂坍塌。

    亲眼看到傲立十几年,一再让大辽吃憋却只能干瞪眼发恨的坚固堡垒终于在辽军手中开始走向毁灭,远处观战的辽军从将军到小兵无不陷入狂喜中,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和各种各样的怪叫声。

    抛石机操作手也倍感鼓舞,一个个眼睛亮得象黑夜中凶残的觅食野兽,随着狂呼加油声,继续更有劲的发威猛砸。棱堡开始大规模呈现不支,一片片裂开大口子。一直绷脸沉默着紧盯赵庄反应的韩昌到了此刻也忍不住放声大笑。

    随着众将和部落贵族老爷们马屁如潮奉承他,韩昌笑得反而矜持小声了许多,露出了汉人信奉的涵养,而不是野蛮民族得意下的放纵猖狂,只是心里却越发高傲得意,完全有了毁灭沧赵老家的自信,棱堡也呼应他情绪般轰然陷入大面积坍塌……

    成了乱石堆的这座棱堡果然是空心的。只是并不见一个赵庄庄丁守卫这里,无一人惊恐惨叫死在棱堡崩溃中。

    是赵庄有了什么盘算,主动放弃了棱堡?还是赵庄根本没有威力强大的远程武器,无法阻止这种毁灭,自己太多虑了?

    韩昌盯着坍塌后露出的棱堡通往主城的那道高仅一米五、宽仅容两个人并肩通过还不能是大块头胖子的粗大铁栅栏门,他收敛了笑容,皱眉凝目陷入思索中。

    攻破这道小小铁栅栏阻碍有太多方法,肯定比攻破城门容易得多。

    有辽将挥舞大锤兴奋下迫不及待建议立即挥军进攻。他积极请战,愿意冒死打头阵,实际是想抢头功。

    破了这道小小的门,穿过眼睛可见的仅仅一丈多深的城墙洞杀进去,剩下的就是大辽勇士纵情挥刀屠杀抢掠的天下了。

    只要杀进城中,赵庄这些只能龟缩城堡靠城池自卫的乡民如何能挡住大辽勇士的兵锋?

    大宋所谓强军也抵挡不住辽军。

    破了乌龟壳,赵庄就不堪一击。还有什么可顾虑磨蹭的?干吧。

    众辽将和部落贵族老爷们一想到沧赵家那堆积如山的财富,无不激动得眼睛发红,有人带了头,其他人纷纷请战催促进攻。

    在一片野兽般的猖狂叫嚷中,韩昌却冷静地挥手打断了这暴涨的士气,又下令转场就近去轰掉西城的棱堡。

    小门是容易破,通道是很短,几步就能过去,转眼的事,但也太狭窄低矮了,很容易封堵住,赵庄人有太多方法对付进攻通道的人,最简单的只需要几面盾牌中夹杂长枪对准通道栅栏空当乱捅就不好对付。

    就算破掉栅栏进入通道,人在通道里得弯着腰,抬不起头,持盾进攻转不开身,挥不得刀,根本没有空间躲避攻击,若不能迅速硬冲破城内阻碍,就会陷入死地干被动等死,谁进去谁死。只死的辽军尸体就能堵塞通道自己把自己的进攻路堵住。关键是,赵庄明知棱堡会塌掉,却没表现出担心,没赶紧堵死棱堡通道,必定有防范手段,说不定就是个阴谋陷阱,专等人送死。

    韩昌可不相信威名远播的赵庄武力会真的不堪一击。

    沧赵自从崛起就代表着超人的智慧和忠诚团结骁勇善战,谁敢小看?

    那些不信邪敢来试探着夺利的人无一不是在这里从此销声匿迹了,死活只有沧赵人知道结局。

    本着谨慎无大错原则,韩昌无视了这条通道的强烈诱惑。

    就算从棱堡通道进攻,那也得多开几条,否则根本不是大军规模化进攻适合的途径。那是毛贼小团伙喜欢的途径。

    最让韩昌疑虑的是,赵庄到底有没有大规模远程杀伤武器。

    为了探明这一点,必须再逼一逼赵庄不得不亮出手段。

    韩昌心中总隐隐有些不安,命令加紧轰掉西城棱堡的同时,又下令调弩手来,集中在沧州边塞得到的上百架神臂弩,利用远程优势,在西城以巨盾步兵保护着逼近主城,向城内抛射火箭。

    赵庄城上仍然毫无动静,不见一个人影,也没有任何反击措施。

    一批批粗长的弩箭燃烧着火焰呼啸着飞进赵庄城头和城内。

    在一片片密集击打声中,城头没响起想像的惨叫声慌乱声,仍然毫无反应,只有燃烧的弩箭火光。城上即使有城外能看到的不知藏着什么的房子,那也是石头砖头铁皮门的建筑,中箭也烧不起来更毁不掉。弩箭烧光了自己一枝枝毁灭了。

    让韩昌欣慰的是,城里总算传出隐隐约约的慌乱惊呼咒骂声、小孩的哭叫声。但失望的是也没见到燃起大火。

    赵庄没有茅草房,全是石头砖头楼房,放柴草的棚子也是从顶到墙全石头砖头盖的,既防雨雪,也防火攻。

    为打这一仗,李助、刘文事先侦察得仔细,知晓辽军准备的手段,为防止火灾和损害,事先把能危及到的靠近城墙的房子的顶盖瓦片和架梁都拆了下来收起,露出的顶盖是一片拱形的尺厚类似混凝土的石头水泥顶。区区神臂弩火箭落在这种顶上能有什么用?

    另外,此时是夏季,庄内的绿化草木或牧草都翠绿难燃,不是草木枯萎点火就着的秋季。韩昌攻打的不是时候。

    火箭落在绿化带或门窗木头上,转眼就被人灭了。

    百十架神臂弩想烧掉赵庄无疑是痴人说梦,再努力发射也不顶用。

    神臂弩射程远,威力大,但上弦也是极费力的事,一般士兵需要用脚蹬辅助才能做到,射不几下就没力气了。

    但辽军有两万多。向城内抛射又不需要什么准头,不需要训练有素。辽军可轮流上。

    韩昌没看到预想的效果,但仍然命令继续保持射击压制,掩护抛石机攻击,也至少可以威胁震慑赵庄,打击其士气和信心。

    反正在沧州边塞那些烂宋军手里得到的弩箭有上万枝,足够坚持到轰塌棱堡甚至主城的。

    赵庄首创棱堡城,但并没有在主城外建很多棱堡,为节省,也没必要,每面只在城门左右建有棱堡,主要加强城门防御。

    辽军在疯狂轰塌棱堡,努力扫清大军进攻障碍,打塌了西城两座后没去北面,又转回南面去摧毁剩下的城门东侧那座…….

    城内北侧。

    赵庄居民每条街道的代表汇聚在这里,在树荫下或建筑阴凉下正三五成群地小声议论着主人今日召集不知为的是何事。

    不久,坐镇赵庄,辽军来后一直没露面的宁老太君在大丫环——间谍头子刘文老婆,以及庄主家侍卫头子的陪侍下出现了。

    老奶奶今日穿得利落,不着长裙,一身类似武士的箭袖麻衣,足蹬快靴,半白的头发盘得整齐紧绷,头上只插了一根粗糙木钗固发,脸上仍是居民们早已熟悉的一脸慈祥宽和笑容。

    看到众人情形后,年近七十的老奶奶眼神陡然明亮起来,把长孙用珍稀名贵香木以高手匠人精心制作的心爱拐仗交给了刘文老婆,不要刘文老婆在一侧搀扶照应,腰板笔直,脚步轻快稳健地很快走到众人面前。

    老人家年少时吃尽了苦,很小就当门立户耕田种地做这干那,赚钱弄粮照顾病重母亲也养活自己,熬过了十多年常人无法想像的艰难岁月才嫁入了沧赵家,但辛苦劳动也锻炼出骨质密实的骨架、硬朗的身体素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