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远方寻梦〕〔重生在90年代〕〔第一豪婿〕〔我是最强战神〕〔如果虫虫懂爱情〕〔末世重生之归途〕〔又甜又暖小农妇〕〔我家天使萌萌哒〕〔少夫人每天都在闹〕〔渡殇临歌〕〔醉千宠〕〔慕少每天都想复婚〕〔田园风华:神棍小〕〔啵啵小毛球〕〔弃子如龙〕〔偷心俏冷妃〕〔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隔壁青梅有点酸〕〔神王悍妃:宠你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37节气歪了鼻子
    李助看三处辽军神情轻松忙着手头活准备好送死了,猛然起身一挥令旗,大喝一声:“fire!”

    各处指挥头目看到或听到下令,紧跟着对部下大喝同一声。

    清真六蟒不懂‘泛爱’是什么意思,但意识到应该是反击命令,都瞪大眼盯着城外。

    辽军更不懂了,更不知道对手在展示嗜血獠牙开始夺命。

    这些日子欺负赵庄太平安顺利,赵庄一点脾气都没有,头都不敢露,辽军起了藐视心难免轻松大意。

    一阵让人心惊的弩弦松动声,床弩先开火。

    密集的弩枪呼啸着划破半空,似乎眨眼就扎入了三处辽军群。

    离城最近的抛石机处,上千护卫或操作抛石机的辽军最先遭遇灭顶之灾。

    这里距离城堡仅仅一百多步远。

    弩枪轻松撕碎挡在外围的步兵巨盾和盾手,把遮挡得似乎密不透风的第一层盾阵瞬间扫倒,余威又把第二层巨盾和盾手撕碎射穿,在串了里面的步兵人命后才扎中水泥地,把串中的尸体死死钉竖在那里。

    盾阵被秒撕,向城堡敞开了嬾嬾的内核。

    幸存的少数盾手和无遮无掩的阵内密集步兵群成了待宰的羔羊,吓得肝胆俱裂,有的吓蒙了只顾在发呆,但此次来的辽军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精锐,更多的人是立即反应过来仓皇想逃窜,却被紧跟着发射的神臂弩暴射,几个呼吸间就没有站着的人了。

    排列一排的几十架抛石机在床弩的有针对性打击下,粗大的木头构件被弩枪扎裂扎碎,轰然垮塌倒地成了一地碎木废物。

    第二远处做掩护与攻击的神臂弩手、做后备替换的人、以及负责保护的巨盾步兵也有近千人。上百弩手和盾兵先被弩枪干掉,没了盾牌遮挡,剩下的人紧跟着同样遭遇神臂弩的打击。这伙人也完蛋了。

    最远的旋风炮处最精彩。

    参战的辽军在兴高采烈地忙活着抛射十斤左右大的石头或鸡蛋大以上的散石,看到石如飞蝗砸向城堡就亢奋怪叫。

    这些石头呯呯啪啪下冰包一样确实给城头的床弩军带来不小的威胁。周围有盾手举大盾奋力为他们遮挡。

    有人撑不住大石头砸中盾牌,受伤了。连累床弩和操作手也有中招的。好在这只需要支撑极短时间。

    此处辽军没想到自己肆无忌惮地远远砸人玩得这个高兴,转眼却临到自己被更可怕的打击狠狠报复了。

    这里根本没有盾牌防护。此处辽军遭受的是赤裸裸最直接的弩枪打击。

    虽然这个距离上,床弩群发威力减少了许多,但照样一串两三个……

    最有意思的是,因为感觉这里够远很安全,闲得没事又相对自由的部落贵族老爷以及将领和很多部落军汇聚在这。

    他们想看热闹,密密麻麻聚站在旋风炮附近,也不怕热,顶着烈日娇阳淌着臭汗,却怀着愉悦的心情遥望北方,欣赏旋风炮是怎么肆虐威名赫赫的赵庄的,想看看威风存在近二十年的赵庄城是怎么在抛石机轰击下颤抖着逐步垮塌的,更等着在城堡坍塌的第一时间就拔出饥渴已久的弯刀冲过去抢先攻进城堡,既能得破城第一功,也能抢到自然最丰厚的好处。

    这是部落贵族和部下们内心深处最火热的渴望。

    他们积极随军来打沧赵老家,根本目的和动力就是为了这个。

    不料,真应了那句话了,乐极生悲。

    热闹没看到过瘾,苦盼的巨财没发到,盼到的却是呼啸转瞬到了眼前的一片勾魂长影,猝不及防倒下一片。

    幸存的辽军看到周围满眼的破碎尸体肠穿肚烂的恐怖,无不惊骇失声,随即又发出凄厉的怪叫,有的贵族和部下吓得瘫倒在地起不来,有的鬼哭狼嚎连滚带爬狼狈逃窜,当听到中招未死的感觉到痛在撕碎的痛苦中惨叫,更吓得他们魂飞天外,能动的更拼命逃窜。

    可没跑出多远,勾魂的呼啸声又密集而来。

    乱作一团,谁也顾不上谁,部落老爷和勇士们在呼啸声中又倒下一片。

    那些紧跟老爷的勇士们、汉奸幕僚或各族马屁精们,这次有不少的很荣幸地和老爷串在一起,由扎入草地的弩枪支竖着,死而不倒,也算不坠汉奸誓死追随契丹主子的忠勇名声和大辽国契丹狼族勇士的英勇形象。

    韩昌和副将脱尔不花也在看热闹,却都不在三处打击范围内。

    他们估算着赵庄丈厚的实心城墙也最多两天就能轰塌,威震天下的沧赵家族很快就灭了,成为任人屠杀肆虐的对象,而且是灭在自己手中,是被自己任意肆虐羞辱屠杀,所以心情极好,布置好了军务,只等城塌出击,没有约束部落军离营看热闹,也算是间接利用这些不听他们直接指挥的部落军保护一下旋风炮,防止赵庄急眼了派骑兵来破坏。

    二将闲着无事也凑把欢乐,却是在远处一棵赵庄附近极少见的陈年老树下乘凉而坐,喝着马奶酒,笑谈着事情,幻想着立功返回以后的种种美好。

    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根本看不清城上的隐蔽细微变化,没人觉察来通报,自然也不会做出及时的战术调整和防范。

    突然的打击同样打得二人措手不及,目瞪口呆地看着骄横部落贵族和数千部下在飞来的细长阴影中倒下惨叫。

    那血腥一幕,即使以二将见多了惨烈,打仗经验见识极其丰富,本人又胆大骁勇过人,也不禁惊得手足发凉两腿发软。

    他们都是抵抗金军野兽的战场悍将,经历太多次和金兵的血战和惨败,却感觉以金军疯狂制造的可怕杀戮惨象比眼前的也差了无数倍。

    数万甚至十几万辽军被金军杀得尸横遍野,也远无法和铺天盖地连续射击的床弩片刻间就能形成的杀戮效果相比。

    毕竟女真人再勇猛不怕死也还是人,以二将之勇能对付住,总能一次次杀死敢拦路的自负金将杀透金军突围。

    可要是在床弩密集打击下,就是身如金刚,也休想活命。

    好一会儿,二将才吐出憋住的一口气回了神。

    看着残存的部落老爷和部落军使出吃奶的劲拼命逃窜却一片片倒下,没一人能逃脱,二人都不禁齐齐抹把冷汗,面面相觑,都无声地庆幸自己没有站在旋风炮周围顶烈日更近地瞧热闹,而是自重身份在这远处树荫下享受凉快顺便看眼。

    在实施远程打击的几乎同时,南城门突然打开,涌出众多青壮,还拉着不少板车,直扑被摧毁的抛石机和神臂弩处打扫战场,迅速把能回收的弩枪弩箭回收,不理睬没死透还在惨叫呻吟的辽军,把辽军的弯刀等武器也抢了装板车上……

    这些人是家人还在赵庄的第二梯队庄丁和手脚利索的庄户青壮,虽然是第一次参战,不少的人看到破碎的尸体、花花绿绿的内脏,恶心得呕吐,却强忍着或一边吐一边奋力干活,个个陷入病态紧张亢奋中,对满地血淋淋尸体倒是忘了害怕了。

    这次反击无疑让不了解庄上武备底细的赵庄人吃了颗定心丸,对老太君动员会上说的话再无一丝疑虑,对胜利充满信心,抗敌积极性自然也空前高涨,胆也横了,都想在这次大战中努力为庄上做贡献争表现。

    战斗的勇气信心和激情果然是打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胜利培养出来的,不是刻苦训练和自我意想对比判断出来的。

    沧州边塞落在辽军手中的神臂弩和弩箭严重威胁守城人安全,自然是抢回的重中之重,回收了个仔细不拉一架。顺便还装了抛石机边上的不少大石头,拉回城用于丢在毁灭的棱堡通往主城的铁栅栏外堵塞住辽军直接破坏栅栏的方便。

    城上不久抛下很多绳子,顺绳子迅速溜下一千八百名守庄主力军。只留二百床弩操作手监视防范着军营中的辽军出动。

    下城的将士直扑旋风炮处。

    不少的二梯队庄丁和庄户小伙胆大,抛石机和神臂弩两处又眼看收拾完了没活可干,也奋勇跟着跑去。

    大树下的韩昌和脱尔不花眼睛好使也看不清近千米外情况,只看到城中涌出黑压压一片,感觉不好,起初还以为是赵庄挥军趁机反击突袭想打辽军一个措手不及破坏军营再扩大一下战果,他们不禁冷笑一声,急令身边亲兵去传令调兵,随即却看到人群涌在离城近的两处打击点停下了忙着什么,不用多想也能知道必定是在收抢战利品反抢辽军的东西。

    这赵庄果然藏有大量远程武器,而且胆大贪婪热衷反抢来犯辽军的传闻名不虚传。岂有此理!

    二将的心情由惊骇转为愤怒羞耻。

    转眼又看到城上也涌下人群居然胆大的跑到旋风炮这么远处打扫战场,尤其是跟着来的人群连武器都没带,赤手空拳,明显是寻常民户,有的居然还拉着板车,和城上来的带刀者当着仅仅二三百米外的他们两位辽军上将反抢阵亡部落贵族军和辽军,彻底破坏旋风炮再造的关键组件,嚣张狂妄到简直是目中无人肆无忌惮。韩昌和脱尔不花鼻子都气歪了。

    大辽国勇士什么时候成宋人好欺负的了?就是死了也轮不到懦弱的宋人来抢!

    你们当我们这种大辽顶级悍将是宋军将帅那种只会动嘴不敢也没实力冲阵拼杀的摆设啊?

    二将不知自己也在床弩的打击范围内,城上改单发,上千米外也能穿透精良铁甲把韩昌和脱尔不花钉死在身后的老树上,不杀只是不想让辽军没了统帅胆怯离开。

    他们怒急冲动,翻身上马就想带着身边寥寥无几的随侍亲兵冲过去狠狠杀一番。

    有亲随不知是胆小怕死还是眼尖心细,劝阻道:“这些人中有神臂弩,装着抢东西,却怕是正等着都统大人冲过去。”

    韩昌心细谨慎,不象脱尔不花野蛮心粗张狂,听了劝阻转眼一扫,果然发现了不怀好意,连忙叫住已经策马冲出去的副手。

    他们一犹豫。赵庄抢劫者人多抢掠极快,迅速抢完,拉着板车,带着弯刀等转眼又迅速离去。

    真是高效的强盗!

    韩昌一向沉稳理智,此刻也被赵庄人的嚣张刺激得怒发欲狂,恨不能舞钢叉一下子就把这些人连同赵庄城全扫没了。

    可惜,他不是法力无边的魔神,只是个凡人,没那个本事,在断后的不少弩手虎视眈眈戒备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赵庄强盗汗流胛背气喘吁吁却一个个亢奋得神采飞扬挥舞抢到的弯刀怪叫炫耀着迅速逃归,等军营中的辽军赶来,已逃入城中。

    从军营中匆匆赶来的辽军不少的还光着膀子甚至赤着脚,一个个喘着粗气,步行能这么快赶到已经是尽力了。

    韩昌为防范赵庄急眼了搞夜袭放火烧军营扭转被动危局可能导致此次任务功亏一篑,虽然兵力强大心有胜算也没敢轻狂大意,把军营扎得离城比较远,却没料到如此反而反应不及,让赵庄看准了钻了空子借远程武器发威出城狠狠打了脸。

    营中辽军今天没有作战任务,闲在营中休息。

    游牧民族蛮子野蛮散漫,和老实守纪律的汉人不同,不上战场,军中规矩也没汉人军队那么严格。

    赵庄主城坚厚,不是空心墙薄的棱堡那么好轰塌,今天肯定破不了城;包括主帅韩昌在内也没料到赵庄不反击则己一反击能是如此强大疯狂,根本没想到赵庄人敢出城;营中将士不用随时准备出战。

    天气炎热,赵庄城南没几棵树,连乘凉的地方都难找。草原蛮子又没有下河洗澡解暑的传统。

    河在草原是神圣的。

    这种种因素让没有任务的辽军都懒懒散散窝在军营硬抗酷暑,有的在收起四面遮阳通风的帐蓬中忍着闷热喝酒闲侃;有的光膀子聚堆赌博……更有不少的干脆脱得几乎一丝不挂在帐蓬里睡觉熬不习惯的酷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