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个古人当特助〕〔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我的意识好神奇〕〔萌宝甜妻,冰山总〕〔一眼定情:冷少甜〕〔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孤岛上的薄荷〕〔都市修仙五千年〕〔穿书后她成了路人〕〔重生回到八十年代〕〔甜妻若水〕〔大佬又要崩坏了〕〔陆先生养狐成妻〕〔大魔王又出手了〕〔重生之狂暴火法〕〔影后重生之女神修〕〔重生景少帅炸天〕〔天命道尊〕〔豪门盗情:她来自〕〔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40节怒战瀛沧之危机来临
    赵庄如今的庄民不到一千户,从平常军事训练看,比较有战斗力的青壮庄丁勉强能凑两千,大半是和平内地来的,没经历过战争,其他人是沧州别处和瀛州等边关地区来的难民户,见识过辽寇,甚至遭受过屠杀抢掠,却也未必有抗击胆量和经验。

    这些战场初哥在这时候到底是不是真敢直面凶悍辽军,关键时刻能不能奋勇抵抗辽军凶猛扑击,这还有待检验。

    李助、刘文等镇守本庄的领导不知辽军打的什么主意,丝毫不敢大意,今夜把这些人调了上来协防,却防了个正着。

    庄上有正规步兵两千,装备精良,尽管有一半是实战经验不足的本庄人,但打步战野战,用刀枪厮杀,整体实力也未必弱了同等数量的精锐辽军,这是守卫庄子的底气,守城主要负责操作床弩、神臂弩和手弩技术活,必要时自可拔刀反击,在白天一战中还要分出人架盾防护和用刀枪直接阻止冲上城头的敌人,以两千对一千,只守一面墙,自然打得轻松,赢得简单。

    但晚上视野不明,无法早早判断调防敌人进攻是打一面还是同时突袭四面,必须一直分守四面。

    两千正规军四分,每面只有五百人,加上协防的庄丁,一面共有千人,似乎人手也不算少。

    但,赵庄城堡可不小,比大宋不少县城的规模还大。辽军欺负赵庄兵力少,架众多云梯,密密麻麻以重兵猛攻,以五百军加不知战力到底怎样的人防守,压力危险顿时来了。

    担任首攻的六千辽军疯狂呐喊着顺着众多云梯迅猛进攻。后面支援的辽军,每面都有两千好手向缺乏灯火根本看不清虚实的黑暗城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只一个劲地猛烈抛射箭雨。辽军上来就展开了全面猛攻,誓要一举拿下赵庄。

    战斗几乎瞬间就达到白热化。

    城里安治伤员的医院和四面备用的聚人增兵备战处,以及上城必经的各条主街道,准备的灯笼火把这时全点亮了,通明一片近似白昼。

    赵庄培养的医生和众多通医护的女护士守在医院,闻战纷纷起床着手准备医疗。

    初次面临血腥战争,医护人员中不少人露出害怕。有的紧张到发抖。

    负责现场救治伤员并运下重伤员或尸体的百八十医护兵也在城上严阵以待。

    这些汉子也是庄上培养的正规军子弟兵,训练有素,和本庄步兵随北军参加过抢辽国和打半岛的实战训练,见识过战场的血腥恐怖,期间都被有意培训亲手挥刀杀过敌人,所以现在看到凶险激战,听着如雨点般落在城上的箭雨,心中难免紧张,但并不真害怕,还准备在救护过程中随时顺手帮助杀几个敌人。但等在城下往医院运输重伤员的民工就真紧张了。

    冲天的厮杀呐喊怪叫惨叫声划破死寂的夜空传到庄内,白天听着也吓人,深夜更恐怖,让没经历过战争的庄户们在沉睡的梦中惊醒不禁惊惧不安。

    没抽调上阵的家中老少汉子们纷纷穿衣起床,安慰自家女人孩子不必害怕接着安心睡觉,自己拿起分到的长枪,努力抑制惊恐,鼓起勇气自觉走出家门,在街道代表的领导下去聚兵地打听战况,准备随时听从召唤紧急增援城上。

    这里是自己的幸福家园。

    老太君说得对,若是胆小自私逃走或不敢战,这里毁了,再上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好家?哪有我们这等人的希望?

    何况还事关满门老少的生死存亡。

    誓死也要守住这里。退无可退,怎么也要奋勇和辽寇拼一把。辽蛮也是人,拼不过,大不了抱着蛮子跳城同归于尽。

    反正自己死了,家里少了顶梁柱,也自有主家代为照顾,而且肯定会照顾得很好,家人比家有自己顶着生活还好。

    但,城里各处惊惧混乱难免。真正的考验到了。

    战地医院,老太君突然现身了。

    老奶奶一身劲装,浑身上下利利索索,在神医安道全以及男女侍从陪伴下满面笑容健步走来,进了前工厂的仓库临时改建的宽阔医院,看到在这的大姑娘老少媳妇护士们不少的面色惊慌,她笑呵呵地说:“不用怕。敌人打不进城来。这房子顶上是混凝土的,厚厚的,坚固着呐,你们都知道的。就算辽贼用旋风炮和弩枪也打不透,何况他们没有。在这很安全。都不要紧张。就当平时训练和熟悉的照顾病人那样安心细心照顾伤员。除了血腥点。没什么两样的。”

    老太太的镇定和话语让医院的惊慌气氛明显松驰下来。

    安抚了这里,留下安道全主持工作,老奶奶又上车顺着平滑的庄内水泥街道迅速去四面的备战处鼓舞紧张的庄户。

    庄内的惊慌混乱平息下来。

    老奶奶没有回去休息,又回到医院,准备亲自参加救护工作。

    搞战时医护和后勤保障,老人家抗辽几十年了,很有操作经验。

    只是如今有侄女也是李助老婆以及刘文老婆等年轻力壮的女人担负主持起后勤保障,不需要老人家再辛苦操劳。

    消息有意传开了。

    庄户们和守城将士听说老奶奶这么大岁数了、地位如此尊崇,在这关头也如此奋力,都深受鼓舞。

    方便调兵和动用大型攻城器械的南城必然是辽军的主攻方向。赵庄主将李助就守在南城指挥。

    对今夜参战的两千后备庄兵到底敢不敢战能不能依靠,李助心里也没底。

    但大体扫视这面,感觉还不错,至少绝大多数慌而不乱,在辽军借夜色掩护摸到城池附近妄图压制城上远程武器和防御抢占优势而急促实施的恐怖密集箭雨打击下,能按口令和自己的感觉判断用盾布成密集盾顶及时防护住自己,又接替防护了需要协助的掩体外正规军,让正规军能腾出手来专注打击爬梯子攻城的,显示了平常积累的军事训练成果。

    总算一番心血没白费。

    否则,只这几眨眼间的箭雨就能把这些人杀伤个差不多,调这些人上来只是送死,根本没有用。

    此刻他也没心思多去关注这些民兵。

    太多云梯架着辽军疯狂爬城猛攻,情况险恶。

    远处辽军移动的弓箭阵更严重威胁和妨碍了城上防御,需要及时瓦解掉。

    小样的,觉得藏在远处黑暗中,欺城上看不见,不断转换射击方位就能有效掩饰踪迹躲避打击了?

    李助恼怒又冷笑,催促远程反击,令下。

    一声清脆锣响传遍了夜空,城上掩体中的射击口中突然射出一道道远光。

    虽然是大手电筒发出的光没有大功率远光灯那么强,但也能照到百十步外,辽军隐在暗黑中的箭阵顿时暴露了身形。

    嘣嘣……

    一阵床弩弦响。

    数百弩枪呼啸着瞬间撕破了布有巨盾防护的箭阵,打得辽军血肉横飞,一处处小箭阵中形成一个个空白。

    幸存辽军盾手箭手惊恐大乱,对电光疑是鬼神之威,仓皇后撤,顿时露出处处防护漏洞,成了电光照射下的活靶子。

    紧跟着,掩体中神臂弩密集开火。

    三百步能贯穿铁甲的射程,掩体射出的弩箭在百八十步范围内可以想像威力能多巨大,包生牛皮铁皮的巨盾正面抵挡也能扎透,失了防护的弓箭手只着皮甲,有的赚热图凉快,皮甲都没穿,哪抗得住打击,鬼哭狼嚎一片片在弩箭中倒下。

    侥幸逃往更远的黑暗中逃过打击的辽军人数不少。

    但听到身边嗖嗖箭响,仍有人不断中箭甚至倒下,领队军官也不敢再靠近城堡去射箭掩护攻城。其他辽军弓箭手更是吓破了胆,既畏惧床弩和神臂弩,也畏惧那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的明亮远光。

    南城解除了弓箭的压制威胁,守城军浑身一轻,在手电的灵活照射下,反击攻城辽军更容易了不少,挡住了岌岌可危。

    东西两面城上也同样面临李助这边的危机,听到锣声,几乎同时也鸣锣照样展开了远程打击……

    清真山六金刚两两被分配到三面城上助防。

    刚才带着亲信冒着箭雨狠杀趁机冲上城头的不少辽军,杀得这个过瘾,但也紧张万分,身负勇猛,白天一战克服了对传说的难战胜的辽军的畏惧心,不怕和凶悍辽军正面近战厮杀,却都怕黑暗混乱中冷箭。

    解除了弓箭威胁,城上也随即亮起了无数火把,一片通明。

    视野清了,这下好了,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好好杀辽蛮解恨。

    …….

    激战间,通过主城的六个坍塌的棱堡处,也有辽军趁夜色悄悄摸了过来试图突袭栅栏,从短短通道迅速突破进城内。

    来到了借城上晃动的昏暗火光一看,带队辽将气得想吐血。

    下午攻城时,辽军还看到栅栏通道还在,回去的侦察兵和攻南城的将军向韩都统还汇报了此事,仅仅几个时辰过去,到了晚上,栅栏你妈的居然不见了,能轻易突破的通道已经被水泥石头封死了,虽然时间短,堵上的水泥石头还没干透凝固住,想破也不是多么难,但是,突袭迅猛攻进去是不可能了,白白在这方面花了心思算计,空喜欢期待一场。

    更让辽将吐血的是,在辽军潜过去用刀枪扒通道时,城上突然轰隆隆从一个巨大木板上掀下许多大石头,一下子把下面正举盾防护或忙活的二十几个精壮骁勇辽军全砸在那,不但死得惨,尸体还成了掩盖通道口的屏障一部分。这下再想破通道,还得先搬开石头和成破烂的尸体,更费劲了,也更没希望了。而砸辽军掩藏了通道的石头正是辽军之前准备轰击主城的那些。

    盐山县,因为居民都学着用石头水泥盖房子,把大大小小的石头捡得可是干净,辽军来了,弄石头太不容易。

    辛辛苦苦从远处连挖带砸好不容易从土里或山上搜集到大石头,大热天费力运过来,没破了赵庄,反倒成了赵庄有力的填漏洞材料和杀辽军武器。

    这太气人了!

    这赵庄人想得也太细,算计得也太周详太抠门了!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深谋远虑这样精细?

    辽将越想越觉得气闷,在城上手电光扫来,密集的手弩暴射下,别说搬石头破通道,就是想站住脚都难,完全是拿命往里填,再坚持下去,和徒手撕石头城一样悲惨可笑,无奈只能在坍塌的棱堡乱石堆上抛下不少尸体狼狈撤退。

    其实,辽将真想差了。李助等人不是会算的神,没那么精明。

    没忽视栅栏通道是真的。但之前没及时封堵,不是城里缺这点材料。李助是想利用这里诱惑杀些辽军。

    反正是拖着消耗辽军兵力。能弄死一个算一个。

    白天一战后,李助怕辽军激怒大举报复,到时守城人手不够,没法分兵专门把守六个通道浪费兵力,这才堵上了。并且在城上准备了翘翘板一样的设备,两头支上,堆上石头,用时扳倒对城外这头的支架,另一头以滑轮人力拉升打破平衡,石头向外倾斜滚动,在重力作用下自然全转眼掀下了城,轻易把下面的辽军全砸埋在里面并进一步封住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