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继承人〕〔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不是兵王〕〔一眼定情:冷少甜〕〔愿无来生〕〔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战神无双〕〔吾家娇女〕〔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萌狐悍妻〕〔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盛宠小淘妻:总裁〕〔我真没想有天后姐〕〔真五行大陆〕〔心魔狩猎者〕〔抢救大明朝〕〔征服新大陆〕〔我要死七次才能回〕〔打穿西游的唐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44节怒战瀛沧,终
    两路陆战队步步为营,逐步变成骑兵,由海边向内陆压缩辽人生存空间。

    赵岳则带着五千骑兵快马四处突击剿杀,进一步打击辽人仗着有马还敢嚣张游荡抢掠,获得的战马送配加强另两路。

    李助等赵庄人手恢复了精神,带着能骑战的人手乘赵岳没带走的辽军马匹也参与了追杀。

    清真六金刚到了此时还不知沧赵家是海盗,只当赵岳带的是梁山或沧赵家族其他地方的武装力量。但这不耽误他们亢奋又积极地参与追杀,原本瞧风头钻机会的二心此时已经随着和赵庄人并肩经历的此次险恶大战胜利而专一起来。

    凶悍而远攻能力强大的沧赵军杀得重点来抢富裕的沧州的数万辽民和部分辽军组成的杂牌武装死伤无数,擅长并自傲的骑射对上从几百步外密集射来的弩箭成了无用的本事,只有被屠杀的份。

    随着海军陆战队变成骑兵,幸存的辽寇再也不敢凭着有马欺负对手追不上拦不及躲着在别处继续抢掠示威。

    北边是乾宁军防区,有骑兵能阻击追杀,而且沧北各边境被赵公廉统一指挥的边军重兵防守严密,不容易突出去返回辽国境内,一旦堵在沧北就是死路,沧州辽人幸存者无法再抢下去,又不甘心就这么直接退走,只能窜向西边的瀛州继续行凶。

    辽寇的可恨在于不但杀人抢劫,还毁灭抢劫处的后续发展。

    他们烧毁村庄,有路不走,有草不食,刻意纵马践踏田地啃食庄稼毁掉当地秋收会有的收获…….

    而他们夏季抢劫得了手,毁掉当地人秋天的希望,却在秋天还会来抢劫,也就是他们夏季的破坏也是在破坏他们自己在秋天能抢到的收获,但他们丝毫不考虑这个,只管肆意行凶毁灭得快活。抢劫宋人已经不止是为了财富,还是强盗任性的乐趣。

    赵岳已经好几年没见到过沧州经历辽寇灾难。

    他看到烧毁的村庄,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农田,对专门破坏财富只会拖累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野蛮愚昧蛮族深恨,对郑居中之流道貌岸然的高官宋皇眼里所谓的能臣忠臣同样恨之入骨。这是怎样腐朽无耻的一群统治者。

    辽寇窜入瀛州,赵岳岂肯放过。

    海军陆战队员身为新帝国军人,已经培养出了汉人傲骨,看到辽寇造成的惨相,无不义愤填膺,追杀之心强烈。

    近三万大军飞马追着辽寇杀入瀛州。

    河间府知府兼高阳关路观察使,那位皇帝本家的安庆王的亲家——王知府,对此次辽寇大举南犯,心情纠结忐忑。

    上次帮助亲家把上万架神臂弩走私给辽国燕王,这是灭族重罪。

    但为了暴利,也觉得不会出事,他干了,谁知最后狗屁都没捞着。辽方反馈来的消息说根本没接到送货的。

    安庆王和王知府无法知道到底是辽国收了货却翻脸不认帐,还是货物在出了宋境后遇到了什么燕王也不知道的意外。

    没吃到肉,反惹一身骚。

    这件事是辽国拿到的安庆王和王知府的把柄,就是隐患炸弹,搞得王知府镇守边关要地本该坚定反击辽寇,却不敢强硬。

    河间府因为地理因素,历来是辽军进攻大宋最喜欢选的突破区,是宋国最要紧的阻挡辽军南侵的地区。这里若是失守。辽军就能一气冲到北京大名府才会再遇到一点有力阻击减缓,突破大名府,剩下的就是一马平川快马突击东京。所以瀛州布重兵。

    辽东沦陷,逃到燕云的难民众多,辽国养活安抚住难民的压力巨大。这事,王知府很清楚。

    他担心在辽国红眼抢粮食财富的这个时刻,若是他部下的十万大军强硬抵抗打击,破坏了抢劫,辽国大怒会举报报复他。

    怀了这心思,他哪敢周密布置对抗这次侵略,对边关急报拖延应付,迟迟才增派援军加强边关守卫,实际上和暗中配合辽寇入侵没区别,而且还是辽国没打招呼他就自觉免费相助的,比卖国求荣的奸贼更可耻。

    不止如此,他还把三万多高阳关路精兵强将留在府城和属县把守城池,而不是放到边关拦截强盗,美其名曰十万大军全部调到边塞也堵不住边关,留强军守内更重要,如此可以有效阻击抢劫反击辽寇。

    听着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几乎是全部高阳关路最有战斗力的精锐军,是他的前任张近辛苦近十年才培养出来的精兵强将。还下令不得擅自出战。

    守内军队缩在城里如何能有效阻击辽贼打击嚣张抢掠的气焰?

    王知府的理由是,辽寇来势汹汹,人多马壮,我军主力是步兵不可轻动吃大亏,等观察好了,摸清了情况再有力反击不迟。

    他心里打的算盘是,只要保住最要紧的城池不受损害,军队不大败损失惨重,这就是皇帝能查证的实实在在守边政绩功劳。至于乡野间的损失,那是边关地区不可避免的。区区百姓贱民,死多少也无关紧要。朝廷关注的从来不是这方面。

    重兵强军把守府城,自然也是为了保住他和家人的性命。

    这次辽寇来犯明显和以往不同,不但规模空前,而且直接和宋军交战。难说不会攻打府城杀抢大宋官员。

    王知府才四十来岁不到五十,还有官途可大升,更有太多荣华富贵没享受,可不愿拿自家性命赌辽寇会不会打瀛州城。

    他一个‘再有力反击不迟’的严令把军队锁在了城里。

    王知府来边关时间不长,张近训练培养出来的精兵还没被他和收的亲信腐败将领玩坏,还是比较敢打的宋北军。

    这一不迟,守军将士只能眼睁睁看着辽民夹杂着部分辽军就敢耀武扬威肆意屠杀破坏,恨得牙痒痒,想打却不能出战。

    瀛州紧挨沧州西边,深受沧州影响,准确的说是也受沧赵家族的影响和恩泽。当地百姓相对也富裕和有新思想意识。

    但瀛州到底不是沧州,没有沧赵家族这样的势力全力领导和便利扶持。

    当地人也学着联庄盖城堡自保,但至少没有沧州人那样从赵庄弄到大量水泥的便利,乡野建的城堡就差了,也少了。

    赵岳杀来时,看到的就是守军怒却守城不能战、辽寇肆虐瀛州、瀛州百姓死伤和损失惨重的情景。

    海军陆战队快马到处怒杀辽寇。

    瀛州各县城的守军看着突然而来的海盗军奔马如飞,之前耀武扬威的辽寇在弩箭如雨和快刀下如肮脏的野猪一样团团灭亡,一处处绝望的百姓得救,他们深深的震慑了,激动了,身为敌对海盗的宋军却禁不住为海盗的骁勇凶悍强大而兴奋欢呼喝彩。

    连不少将领甚至守城主将也不禁称赞海盗杀辽贼杀得好杀得他娘的真够劲,恨不能也身为其中一员在尽情跃马杀贼。

    说白了,长年镇守在沧州附近,高阳关路的守边将士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有了新见识新意识,焕起冷了麻木了的热血,又绝大多数将士是河北东路本地贫贱百姓子弟,许多家庭在老家看不到希望或者熬不下去了迁移沧州求希望被移民了甚至投东海主动寻求移民了,所以,这些将士绝大多数并不真敌视扬汉人威风的海盗,甚至内心伺机逃离军营投靠海盗。

    赵岳察觉了这种意味,对县城的官兵大喝:“身为军人,保家卫国是神圣天职。辽寇在猖狂虐杀你们的亲人乡邻,你们就这么缩在城里静静看戏一样看着?你们还是不是军人,是不是带把的汉子?有刀枪,有本事,有热血,也不愁新出路,堂堂汉子,你们为何要屈膝听贪鄙将官和只长着张说虚话大嘴巴的无耻自大自私大头巾的命令,甘愿一生忍受种种耻辱卑贱?”

    守军被骂怒了。贪鄙怕死知县和将领更怒,连忙出面怒骂赵岳同样是该死的强盗贼寇。

    赵岳哈哈大笑,运足气扬声大喊:“是爷们就出来杀辽寇。想当有尊严有前途的军人就杀了狗官刁吏屠尽城中该死的恶霸,抢了城中恶人财富跟本大王当强大无敌又快活的海盗军去。此时不做,还待何时?加入得早,机会才高。”

    这一喊如一石激起千重浪。

    南边沿海遭受海盗大举掠夺人口,当地宋军却大举投降海盗帮助破众多府城杀官造反的事也隐隐约约传到这里。

    知县和腐朽将领自然知道得比将士的多,感觉不妙,个个大惊失色,连忙呵斥军队不要听海盗妖言惑众。

    边军管得严。将士们到底平时对将领和文官屈从惯了,有心动手却犹豫不敢轻动。

    赵岳瞧得清楚,有心放把火推一把,悄悄摸出从家里带来的复合强弓,向那个骂他最大声最恶毒的将领转瞬射了一箭。

    那家伙万没料到赵岳用弓能射这么远,持盾保护他的护卫也措手不及,这一箭击中面目,被强大的冲击力带得仰倒死去。

    旁边的知县大头巾呀的惊声尖叫,吓得瘫倒在地,胯间湿了一片,一股尿臊味飘散了出来,在炎热夏天格外刺鼻明显。

    这一箭直接造成官兵轰动,在混乱中有了勇气。

    有骁勇热血,渴望建功立业,渴望出人头地却只能蒙头混日子的军官带头猛然拔刀砍了心中痛恨已久贪鄙上官,立即就有众多将士跟着响应。剩下的事就不用多说了。

    县城自破。赵岳派两千海军陆战队入城维持秩序。城中该死祸害杀掉。愿意移民的跟着投降的军队,由五百陆战队骑兵引着奔向东海码头。沿途遇到主动投奔海盗的获救百姓,队伍越发浩浩荡荡。

    这一次辽寇大规模疯狂入侵,深深伤害和惊吓了留恋家乡没移民的当地百姓。

    辛辛苦苦积攒的那点财产丧失了,家被毁了,习惯了,不是不能忍受。可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惨死面前的丧亲之痛受不了。

    这个年年要命的险恶之地真不值得留恋了。

    坚持留下和傻乎乎等待辽寇来尽情屠杀抢劫无疑。下次再遭难可未必有海盗来救援了……..

    在此之前,镇守沧赵各城堡的老教头已经带着手下的庄丁,配合赵庄来的不会骑马而留下的正规军强行把城堡中的佃户和来避难的百姓一堡一堡地一个人不拉全送到码头,用海军陆战队来时的战舰先一步移走。

    从辽寇那得到的驮马正好充当拉车的,大大加速了搬家。

    半岛海军司令李俊也把清真山流寇终于移完了,这时也带领船队来到沧州全力移民。

    实际上他在登州移走的人连愿意移民而主动跑来海边求走的登州莱州百姓也包括在内,否则以强大的运输能力和到半岛不太远的运输距离,不用耽误这么长时间。

    赵庄大本营的庄户也走了,只剩下本庄正规军由老教头带着继续留守本庄,并分出些人手看管空荡荡的其它城堡。

    清真六金刚、小刘通、温家兄弟跟着赵岳杀到瀛州去过瘾了。

    李助、李懹、黄钺、金鼎没去。

    他们化妆成海盗头领,带着那一千北军将士恢复海盗军本色去灭掉沧州五县缩在城里没被辽寇杀死却早该死的狗官吏,消灭罪恶大户,鼓动愿意追随海盗帝国的良善百姓移民。

    地痞恶棍品行恶劣者想移民也不要,就留在大宋当顺民顺便等死吧。

    郑居中带着朝中各权贵派来刮分沧州的官员,在任上短短时间就把沧州搞得乌烟瘴气,又不能守好沧州,把赵公廉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繁荣稳定全毁了。沧州人享受不到以前的经济利益,更失去了以前的安宁保障,事隔数年再次遭受辽寇侵略,这一对比,刺激格外强烈,让人受不了,又到处听说文成侯恶了皇帝要倒台了,沧赵家族自身难保再也护不住家乡人,沧州的美好已成过去,没指望了,人们离去的心在此次灾难中终于坚定……

    赵岳获悉了河间府此次受难如此严重,军队不作为的原因,立即明白了王知府怕的是什么才变相放纵辽寇侵略。

    劫走那批走私神臂弩的人毕竟就是他。

    这个王知府有把柄在辽国手里,暗藏讨好之心,比投靠辽国的汉奸更可恶,危害也更大,不能留他。

    迅猛扫荡完瀛州这的辽寇,赵岳率领大军围堵了瀛州城,在县城投降的将领帮助下鼓动起府城守军造反投靠,破城杀了全部贪鄙废物军官,拒绝接收但放过了虽贪鄙却也血勇敢战的将领,也不要不堪的将士,让他们继续当宋边军,以后表现好了,才有资格加入帝国,洗劫了府城。王知府一家被愤怒的人群打死了,没轮到赵岳动手。

    辽军的嚣张需要好好教训一下。敢侵犯赵庄,也得好好警告。高阳关路和沧北四军州受到的辽军威胁也需要缓解。

    霸王一怒,地动山摇,必定血流成河。

    赵岳和部下怒火难消,发挥连续作战的铁军精神,又冲向瀛州边关,把正牵制边军方便辽人南下侵略的莫州边军突袭重创,并成功蛊惑了边塞守军,又杀了高阳关路将士痛恨却往日无可奈何只能忍受的众多草包吸血鬼将领,招得众多想获得新生渴望获得流血卫国军人应有尊严待遇和前途的敢战士投靠,令这些边军自己回去带家人去海边上船。

    十万高阳关路大军,这一折腾只剩下不愿意投海盗或被拒绝的四万多点人,边关防御力大减。

    但这不用边军发愁。

    赵岳很大气,但同样有平凡人极小气很狭隘的一面,每次想起老祖母憔悴的身影,心里就会涌起滔天怒火。

    他也能想像到大哥若是得知祖母经受了辽军的折磨煎熬会愤怒成什么样子。

    大哥现在不方便报复辽军。这口气,他就要代家里出了。

    带兵凶狠追着撤退的莫州边军直杀入莫州,进一步重创辽军,并再次上演了抢掠莫州的戏,抢走大量牛羊马匹妇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