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黄丹圣〕〔锦年传〕〔诸天真武纪〕〔帝国总裁霸道宠〕〔都市绝品狂尊〕〔措手不及的心动〕〔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奶狗驯养手册〕〔界门打开之后〕〔我在地球当武神〕〔软肋〕〔点道为止〕〔重生之活在电影里〕〔修仙奶爸在都市〕〔穿书后,胖喵儿在〕〔私房孟婆汤〕〔悠闲大玩家〕〔魔鬼的温柔,二嫁〕〔高龄巨星〕〔现在我很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59节凉了半截
    当高俅出现在朝堂时,道君皇帝一眼望去,震惊得不禁脸色一变。

    昔日的高俅先不说长得怎么样,最起码是精神十足,双目机灵有神,脚步轻捷,腰杆笔直,气势昂扬,满怀信心,一身的富贵威仪与精明干练,看着就是位有灵气,有福气,有本事,有气魄,更有勇气和担当的国之干臣,值得信赖依重。

    而眼前的高俅,脸庞瘦削得颧骨高耸,尖嘴猴腮,成了后世女人追求的巴掌大小脸,因为脸瘦了太多,本来平常的一双眼睛此时显得格外大,而且布满浓密血丝,象是红眼病一样红肿而暗淡无神,面色更是潮红又焦黄,加上瘦得病痛的萋牙咧嘴,一看有丑陋狰狞之感,脚步虚浮,摇摇晃晃,似乎走路的力气都欠缺,象是吃了耗子药临死前的老鼠一样,原本合体的朝服罩在身上空空荡荡,走动间如流魂野鬼一般,整个一病入膏肓状态,风吹就能倒,仿佛随时会倒地咽气。

    道君皇帝是个多情的艺术家。

    多情之人多是见异思迁的,常薄情寡义。

    毕竟人的精力和许多条件是有限的,倾情了一个,精神和物质付出多,必然就得厚此薄彼而发展成喜新厌旧的冷酷。

    道君皇帝就是典型的见异思迁之人,自诩风流多情不忘情,实际哪可能做到。

    但他对高俅却是真关爱有佳,并且自始至终宠幸不断。可谓基情满满。

    此刻,他看到高俅一副随时要翘辫子升天的濒死鬼模样,吃惊之余,关切由生,不禁脱口而出惊问:“高卿,你这是怎么了?”

    才不几天前报上来在密州好好追剿海盗打着仗,言语之中还满是昂扬的斗志,饱满的精神,胜利的喜悦与凯旋的信心,这转眼间怎么就成这模样了?

    发生了什么事把高卿折磨成了如此落魄形象?

    难道是战事紧急,旷日持久,操劳过度,伤了身子,病得极重?

    赵佶太相信高俅对自己的忠心,压根没怀疑过高俅也会骗他,此时还没想到会是大军惨败。

    高俅岁数比赵佶大,但这会如同受了委屈的孩子见着亲爹一样,扑嗵一声双膝跪拜在地,深情哽咽道:“启禀圣上,臣有罪。”

    道君闻言一愣。

    有罪?

    莫非是一时大意,由胜而败,遭海盗毒计算计了,吃了大亏,打了大败仗?

    高卿是忠心耿耿的臣子,此次海盗兴师来犯,气势汹汹,兵威滔天,猖狂之极,是高卿临危不惧主动请战,不辞劳苦,炎炎夏日,转战上千里,由两淮直打到山东,剿灭众多贼寇和私通贼寇的民间歹徒,消除了赋税根本重地江淮的隐患,这已经是大功,又筹措了大量钱粮,让各地方官府得以收缴了大量歹徒大户巧取豪夺霸占的不纳税田地房产等,及时弥补了朝廷急眼的用度,还大大开拓了江淮与山东地区的赋税财源基础,忠心王事,劳苦功高,有罪也不怪罪。

    道君皇帝根本没把将士的性命当回事,粗鲁无知下贱又贪鄙刁赖的丘八武夫,死多少,他也不心疼,此时尚不知战事具体情况,没想到会是全军覆没只剩下三人回来,对是不是打了败仗损兵折将还不以为意。

    不就是死了些将士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打仗怎么可能不死人?

    只要忠心王事,打出成就,没白白损耗兵力就好。

    道君心疼高俅,有心偏袒,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搞明白,他想宽恕安慰高俅,话也不能按想的那样此时说。

    他温声道:“高卿不要悲伤。”

    “朕看你似是重病在身,形神俱损,虚弱得厉害,想必是操劳过度所至。不要着急请罪,把话向朕慢慢说清楚就是。”

    高俅心中得意,也很是感激。

    恭恭敬敬向道君磕了个头,他努力提起中气大声道:“臣多谢圣上体恤之意。愿万死效犬马之劳。”

    接下来,他没有听皇帝的话起身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向皇帝做汇报。

    跪着还省力气。

    他身体状况很差,坚持早点上朝搏同情,但此时实在没力气久站着编瞎话和皇帝斗心眼,而且跪拜在地又能表明赤诚的态度可以让皇帝满意又心疼,就跪着按事先编想好的故事情节,把战事过程向皇帝慢慢展开。

    “……海盗畏我大军兵锋士气,由南到北一路逃窜抢劫,始终避与我大军大战,仗着海船便利与我大军周旋,玩游击战术。我大军追杀到北,海盗就弃陆登船逃走海上,调头再回去抢南面的地区。我大军回师南,海盗又上船到北。如此反复。”

    “因贼势众,有快船借力,聚散方便而灵活,战力不弱,凶狂善战,武器尤其犀利。臣不敢分兵摊弱兵力同时兼顾多处,怕贼寇窥得机会集重兵各个击破毁了圣上交托的剿匪大事。没奈何只能集中兵力盯紧着算计好一直撵着来来回回追杀,南南北北反反复复,这场追剿战时日持久,垮地数千里,臣和众将士们打得好不辛苦。只是为国效劳,为君分忧,不敢辞劳苦,众将士疲惫不堪,却念圣恩,不叫苦不叫累。”

    道君嗯一声,满意地点头。

    关于这些,此前的奏报中,他已经知晓,眼前再听高俅当面述说,越发能体味到这场仗打得是多么不容易。

    “贼寇狡诈。我朝战舰尚未准备好,不能过早亮出来。只能辛苦爱卿带众将士在陆地和贼寇斗智斗勇追战。”

    “臣代英勇的将士们谢圣上关怀。”

    高俅病没好,浑身的鞭伤更没好,还发着烧,伤了元气,体力和精力都不济,但为了脱罪化功,咬牙强打精神汇报。

    “后,臣使了骄敌之计,追杀到密州终于堵住了正寇掠密州城及附近的十万多海盗。

    贼寇无法逃到海上,逃出一部约有三两万人奔向莱州抢劫,妄图引开我大军。臣分出五万兵追之,率领其余将士死死困住剩下的。海盗大军只得与我军硬战。”

    “我军忧心王事,生恐有负圣恩,虽然转战路长时久,紧盯贼寇追杀一直不敢懈怠休整,激战那几天又格外炎热干渴疲惫,但我军兵多将广,有兵力优势,又人心齐泰山也可移,全军斗志高昂,把多日积聚的杀气仇恨终于得以痛快发泄在海贼身上,诸将奋勇,将士努力追随向前,直杀得海盗死伤惨重士气渐渐低落,想逃走却无论怎样奋勇也突破不出重围,只能困兽犹斗。

    这时,追击清真山流寇杀到登州的辅国大将军派人快马来报知臣,海盗派兵船在登州接应清真山流寇逃走海外。

    流寇本就有上百万之巨,虽然被辅国将军追杀了不少,却仍然是人多势众,气焰嚣张。加上接应的海盗数量也众多。二贼合流,势力越发强大。

    流寇太多,聚在海边等着上船,一时转走不及,又被辅国大将军紧逼追杀。二贼急眼了,穷途末路发了凶性,开始联手反扑,妄图打退追兵好从容撤走。辅国大将军见贼势太众又凶悍敢战,担心手下只十万兵马独自难以对付,约臣相助。

    恰好臣在密州这里已经消灭大半海盗。

    虽然也损失不小,但兵力优势明显且全军上下渴望大胜,信心满怀,求战心切,士气更盛。而余寇则苦战多日,困在原地无粮无水饥渴难耐,兵力衰微,海盗骨干头领也折损大半,海盗整体士气越发低迷,灭亡在即。臣在密州这里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兵力也有把握很快能歼灭贼寇,有能力抽调兵力助辅国大将军共剿登州之敌,就又派了十万大军由冠军大将军统领紧急杀往莱州,接应之前追杀逃走的海盗的那五万大军,快速荡平那股贼,北上围剿登州二贼。”

    “莱州、登州那边的战事,具体过程,臣也不大清楚。只听说,从密州及时逃走的那两三万是海盗精锐,装备极其精良,战斗力很强,自恃强勇,见我追兵只有五万,就试图报复,回头主动决战,结果两败俱伤,伤轻余贼数千得空逃走海上。

    我两股大军及时合兵一处于登州和上百万贼众暴发大战,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血流成河。

    流寇嚣张却终究大多数是乌合之众的民夫。激战数日,我军前后共歼敌四五十万,几乎把流寇青壮与上岸接应的海盗全部杀死。但我大军也死伤惨重。

    最后穷凶极恶的海盗与流贼为掩护幸存的流寇青壮与老弱妇孺能上船逃走,欺我军兵力已弱又转战太久疲惫不堪,加上恶战数日,全军筋疲力尽却歼敌心切为求早日全功回京继续勉力追杀,贼寇看到机会,伺机耍诈,在陆地逃亡转移过程中悄悄汇聚船上兵力设下埋伏,利用有利地形以海贼最擅长的弓弩等武器密集突袭,伏击得手,当场重创并终于击溃我疲惫之师。”

    “恶劣的地形造成我军反击艰难,陷入被动挨打。混乱中,辅国大将军和冠军大将军皆不幸当场阵亡。残军突围后疲惫之极无力再战,又失去统一指挥,只得着地休整,正赶上暴雨,海盗趁机把剩余流寇迅速接上船走了。残军撤往密州。臣这边歼灭了密州这的海盗,虽然大军也筋疲力尽,但得报登州战事惨烈,急率军北上接应,想由南堵住流寇上船。”

    “不料,北面大军已经战败,海盗已经从登州走了。又不料,臣急去接应残军时,海盗怀恨在心,为报复,又调了主力精锐突袭而来,以优势兵力迅速歼灭了我残军,又仗着初参战体力充沛追上臣的大军堵住大战。”

    “臣手下大军当时虽有十几万,却多有伤在身,又疲惫不堪,虽奋勇死战,却终不敌海盗兵更众势太强。

    连续恶战数场,突围不得,臣的大军支撑不住,陷入溃败。至此,臣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无能为力下奋起余勇带兵最后一次突围。怀化大将军主动留下带部分兵力断后,掩护主力。都指挥使负责在前面开路。

    杀到最后,都指挥使浑身插满箭枝落马战死。臣奋勇挥刀死战鼓舞士气,伤痕累累,在副都指挥使和都虞侯的拼死冲突与护卫下,才带着仅剩的几千伤兵终于闯出了重围。海盗不舍,虽疲惫仍追杀不止。我军又幸得臣的兄弟沂州知州高封闻讯带兵来救,恶战一场,阻住了疲惫的海盗,臣这才能有命去了沂州城暂且休整。”

    “可恨海盗太凶残狡诈。”

    这句话,中计吃了哑巴大亏的高俅是有感而发,真情流露,咬牙切齿之恨,因此说得格外真切。

    “海盗不知怎么及时得知沂州消息,趁着我兄弟带州兵到莱州奋勇救应我军,沂州城守备空虚之机,突袭破城,杀尽城中官吏与大户,把好好的州城洗劫得几乎一空,又洗劫了残破的密州,及时逃走海上。可惜,臣带出来的伤兵个个伤势沉重却因海盗抢得无药可医,纷纷死去,只剩盔甲厚实侥幸没有致命伤的臣与身体雄壮的副都指挥使及都虞侯三人得活。事后一查,臣才知道,断后的怀化大将军被损失惨重凶性大发的海盗精锐围住猛攻,在臣突围时已早已当场阵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