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四千年〕〔我混烘焙圈的〕〔返回2006〕〔烈焰〕〔玄天龙尊〕〔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槐夏记事〕〔抗战之杀敌爆装系〕〔仙途遗祸〕〔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重生之网络争霸〕〔这份喜欢有点甜〕〔诸天谍影〕〔快穿步步成神〕〔穿书后,胖喵儿在〕〔我的尾巴又出来了〕〔喜上眉头〕〔绝品豪婿〕〔论狐妖的108种吃法〕〔捡漏天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62节蔡相家的战斗力
    宋乔年和魏伯刍想劝架。

    谁知,蔡翛此时已经陷入癔想状态,在血腥刺激下状如疯魔,双眼喷火,血脉喷张,面色红紫扭曲如索命恶鬼,而且如妖魔附体变得似乎力大无穷,身手敏捷,恍若绝世猛将,勇不可挡,岂是能轻易拉开的。

    宋乔年一挨身拉蔡翛,蔡翛触电般反击,不但轻易甩开了拉扯,还顺势一肘子重重撞在宋乔年软肋上,绝世高手一般直接砸断数根肋骨。

    也许该轮到宋乔年偿还这些年为官的罪恶,今日上天要一并清算。

    无巧不巧的,断的肋骨正好插入心脏。

    宋乔年只感觉肋部一阵钻心剧痛,被撞得仰面倒地,躺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而蔡翛浑然不知,看也不看宋乔年一眼,紧接着如下山猛虎一般继续追打胡师文,迅速奇快。

    魏伯刍是能领兵打仗会武的,居然也丝毫躲避不开,拉胡师文劝架,倒霉隔在中间,结果承受了蔡翛的疯魔霸王拳。

    他吃痛惨叫加惊叫,感觉蔡翛的力量之大打人之重简直不是人能造成的。

    蔡翛势如疯魔,明显失去理智,不可劝说。魏伯刍惊骇不解,被毒打却不敢出手反击得罪蔡翛,只能仓皇招架,结果如此也激得蔡翛更疯狂勇猛,连他一起视为癔想中的恶魔或危害蔡家权势的死敌什么的疯狂暴打。

    魏伯刍会武功,却居然招架不住一个老文人的暴力攻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远比不上,转眼就被打蒙了,感觉这蔡翛似是成心要杀人灭口连他也怀疑上了不放过,惊恐吃痛间逼急眼了,不得不也展开反击以自保。

    可,他已被打得两眼乌青,鼻子塌陷,泪流不止,视线极其模糊,如瞎了一样看不清蔡翛的敏捷活动,又没听风辩位的高超本事,只是在挥拳踢腿瞎打,应有的能克制蔡翛的功夫身手大打了折扣。

    而蔡翛浑若不畏生死的冲锋陷阵悍将,还特别耐打,遭到反击被刺激得更加紧张与暴怒疯狂,力量与速度又增添了些,攻击更凶猛难当。

    混乱中,惊恐无措的魏伯刍猛然感觉脖子一紧,被蔡翛一只手生猛掐住了脖子如铁勾子一般瞬间锁紧。

    他顿感喘不上气来,一阵滞息恐慌,赶紧去掰脖子上的手。

    可,以他的武官力量以两只手较劲却居然掰不开蔡翛一只手。

    不但没掰得开,还被那一只并不强壮的手掐得更紧更有力,憋得不禁双眼翻白,这时逼起了拼命心,再顾不得得罪狠了蔡家,想重拳殴打蔡翛的面门和太阳穴等脑袋上的要害却已经晚了。

    魏伯刍很憋屈地被个糜烂老文人片刻就活活掐蹬了腿。

    惹祸的胡师文眼睁睁看到宋乔年眨眼间死在蔡翛之手,又看到蔡翛暴怒下露出真面目居然武功如此了得战斗力爆表,简直非人能敌,心中惊骇:这难道才是蔡家依仗的绝秘势力?莫非蔡家真想当皇帝早有谋逆之心早处心积虑着手才揽军权?莫非蔡京一看要失去相位权势,又老得等不及了,想趁着京军折了一半势力大降于近日发动政变搞叛乱突袭谋夺皇位,趁着还能享受得动早日登位尝尝当皇帝的滋味?莫非他们想控制四辅八万兵的军权由秘密培养的人手接手,这才看我似有不忠就想杀我?

    若是赵岳在现场,一定会告诉他:喂,混蛋,你想多了。

    胡思瞎想间,胡师文被蔡翛的恐怖战斗力和凶狠吓得之前的羞愤怒火早飞到九霄云外了,惊恐万状,酒意也彻底醒了,浑身颤抖,体如筛穅,也忘了疼痛,知道蔡翛如魔鬼不可敌,再傻留这必是死路一条,想趁蔡翛收拾魏伯刍的时机钻空子逃走,决心去皇宫赶紧告密揭发蔡家的野心和惊天大阴谋,立不世大功必定可赎罪得重赏,最主要是能保住小命。

    否则,此时不死,过后也必被蔡家耍权轻易弄死而灭口。还会祸及满门。

    蔡家泡制不对付的敢招惹蔡家的官僚满门的歹毒事,他参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深知蔡京的报复手段之可怕。

    不搞死蔡家,自己满门就得遭殃。

    你死我活之际,就休说什么往日恩情、同党情义了。

    胡师文暗暗发狠。

    可谁知,魏伯刍这个武夫也是个废物,不顶用,丝毫奈何不了蔡翛不说,居然转眼工夫也被弄死了,还是个更惨的吐着舌头的吊死鬼。

    胡师文正小心翼翼捏手捏脚想绕过打斗冲向房门,一直盯着他这个首要死敌的蔡翛怪叫一声甩掉魏伯刍的尸体,如电伸手一捞,拽住胡师文胳膊,把个子不高体重却惊人的胡师文能轻易拽过来,另一手转瞬就掐锁死了胡师文的脖子。

    胡师文惊恐拼命挣扎反抗,但照样丝毫奈何不得蔡翛,翻白眼间只悔恨自己往日只顾贪图享受把身体养得痴肥以至于身躯笨拙危急时逃走太慢。

    神奇勇猛不多时就杀了三个大男人,区区文人蔡翛不是满足自得,而是大猩猩般狠劲捶打胸口如野兽般咆哮,显然身体很痛苦,却疯魔未醒,杀机未去,无人可杀,没了对手,暴戾无处发泄反而越发疯狂凶残。

    商量事的地方是蔡家在京的一处秘密私宅。

    户外负责看守和伺候的蔡家亲信打手家奴听到紧闭的房中动静不动,不禁疑惑紧张。

    他们叫了几声,屋里没反应,顾不得没主人吩咐不得打扰的规矩,小心翼翼打开房门想查看一下里面到底怎么了,结果落入正疯狂寻找猎物的蔡翛视野中,这就有了新打击目标了,蔡翛渗人的嚎叫一声如疯狗般眨眼窜出来疯狂追杀……

    打手和奴仆惊诧莫名,但哪敢对抗蔡翛啊,有刀有本事也不敢动手,危险中只能边逃边惊问公子你怎么了。

    怎么了?

    要你们狗命。

    敢夺我蔡家权势富贵者,统统都得死。皇帝也不行。狗命统统拿来。

    蔡翛心里只有这个执念,势若猛虎,动若脱兔,凶残追杀。

    让打手奴仆狗腿子欣慰的是,蔡翛没能追杀多久,在弄死弄伤几个奴仆后,突然嘶心裂肺般暴吼一声瘫倒在地。

    可转眼间,这些幸运狗腿子又吓得更傻了。

    只见往日风度翩翩从容儒雅官威十足的蔡大官人七孔流血,双目圆睁,脸色黑紫,躺在地上已经死了。

    哎我的妈唉,这是怎么回事?这可怎么办……

    另一处幽宅内,蔡京长孙蔡行,也就是蔡攸的儿子和太宰崇国公白时中的儿子正陪着皇三子郓王赵楷开乐体party。

    皇太子赵桓,即史上宋钦宗实在是以平庸来形容都有辱没这二字的嫌疑。

    道君皇帝赵佶任性轻佻但聪慧过人,不是没有当一代明君的条件,至少文学知识极深厚,是杰出艺术家,有突出特长。

    而赵桓无论相貌、智商、才学、手腕、胆魄、心胸、意志……都没有一样是出挑的,方方面面资质都平凡甚至是很差,就是在赵佶众多的儿子中的平庸之辈中也显不出优点,自身素质毫无当太子的优势,这么一个无才无貌平凡之极的人自然不被才学横溢自傲之极的道君所喜,既生在皇家,本应该做个享受天生富贵悠然混日子的寻常皇子才合适。

    但他母亲显恭皇后是赵佶元配,相貌平常却性格极好,史评恭俭二字,很好得处理了后、宫事,让丈夫生活得顺心,活着时不被赵佶所喜而忽视甚至冷待,早死后才现出贤妻品行之可贵,让那时心还没腐朽到缺乏人性良知的赵佶感到一丝愧疚,因而对赵桓有所宽容。这也是长辈积德,恩泽后人的一个事例。

    赵桓又是嫡长子,按传长不传幼的政治传统,是天然的太子人选,小时就封为太子。

    生在皇家,又是接掌江山的太子,这是人生大幸运。

    按残酷的历史结局又是大不幸,不如生在平民百姓之家平淡活过战乱。

    蔡京有才权大而骄咨,向来不把平庸无能的太子赵桓放在眼里,认为赵桓不配为接掌江山的人。

    这对不对不重要,

    重要的是赵桓因此而心中畏惧并厌恶蔡京。

    随着赵佶儿子越生越多和长大,日益显出赵桓平庸,太子之位有了更多人选,赵桓的太子位本就坐得异常艰难而如坐针毡。蔡京这样的一人之下万万之上的权臣又看不上他。赵桓得罪不起蔡京,表面恭敬,心里却因而越发愤恨,发誓登位必要报复。

    蔡京精明无比,对太子这种潜在敌意,心知肚明。

    尽管知道等赵桓登基,自己肯定已死,但蔡京仍然岂肯让赵桓顺利接位,怀着废掉赵桓的心思,一直在暗中着手。

    赵佶也未必没有另立太子的心思。

    只是,或许是他感觉自己还年轻,还能活很久当很多年皇帝,不急于确定最终的接位者,一直没换太子。

    三皇子赵楷很象赵佶,聪明伶俐,在书画上有天赋,甚得赵佶喜爱,在书画上得耐心指导,父子接触较多,关系融洽。

    蔡京自然喜欢象赵佶这样的聪明却好糊弄的皇帝人选,又揣摩圣意,判断赵楷很有可能顶掉赵桓,就押宝暗捧赵楷。

    国法规定:外臣不得结交内宫。臣子不得干涉皇位扰乱帝国继承。

    蔡京所为是大忌,只能暗中进行。

    以他的身份和老迈年纪也不适合与年少的三皇子多打交道。

    赵楷和赵岳同龄,如今都是十六岁,正是少年荒唐贪玩的年纪。

    赵岳在忙着打天下布控世界新格局,努力创立划时代新篇章,努力把中国引导向最应该走的强盛民族正确道路上。

    郓王赵楷就纯是个沉迷皇家至尊富贵荣华和权力斗争的有野心又学其风流放荡父皇的荒唐少年。

    蔡京就专门安排年轻很聪明能干又听他的话的长孙蔡行常常陪伴三皇子,奉其所好,在玩乐中结下情义,为蔡家将来铺路。

    紧捧着蔡京脚步走的白时中让儿子陪赵楷,自然也是怀着这种心思。

    幽室中,乐体party正开得进入高,潮。

    郓王赵楷身份高,又是蔡、白二公子力捧讨好的对象,花姑娘自然是最可人的几个归郓王享受。

    但,突然,蔡行的脸色渐渐变了,

    玩着身边美人,却盯向郓王占有的美色,被美人娇嗔着以皮杯灌了几杯酒,眼睛越发发红并迅速变赤,其贪婪嫉恨色相被郓王在快乐中无意中瞥了一眼发现了就随口笑道:“小蔡,喜欢这几个美人?别急,待本王玩过就立即转让你品尝。哈哈哈哈……..”

    这本是平常胡闹间多有的寻乐打趣段子,也是尊贵的郓王享有的上位者对跟班帮闲能开的玩笑的特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