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符师:君上〕〔轮回三千年〕〔福运宝珠〕〔最爽新人生〕〔蜜婚娇妻:老公,〕〔猎户出山〕〔医品至尊〕〔快穿之拯救黑化bo〕〔至尊战神〕〔王妃C道出位〕〔都市最强战帝〕〔农门金枝〕〔男神超智能:夫人〕〔狐妃嚣张:独宠高〕〔超神从主播开始〕〔一顾芳华〕〔重生娇妻已上线〕〔最狂弃少〕〔我有一座冒险屋〕〔大红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78节大战三敌,下
    此次重返家乡,有雄兵在手,心胸狭窄占有欲报复欲极强的祝彪,很怀念昔日横行霸道却是守法安全良民身份的祝家庄大少爷生活,对老家有很深的念想,也有念念不忘的仇恨,曾想顺道先把老家独龙岗拿下,杀了鸠占鹊巢的丑鬼杜兴早结此仇。

    但,祝万年对独龙岗祝家庄可没有丝毫感情。

    他此生压根就没来过,连点印象都丝毫没有,此行怀的是大志大目的,心里急切赶时间,哪会对区区乡间土堡有兴趣。

    先夺回祝家庄占着干什么?

    先把兵力消耗在独龙岗,折损宝贵人手,浪费时间?

    分兵,消弱攻打梁山和防备官兵杀来的兵力,守这个进退皆不方便的独岗,让官兵有机会一举困死围剿掉?

    祝彪提这样的建议,有没有脑子?

    真是幼稚愚蠢!

    祝万年腹诽不已。

    不过,祝彪桀傲不训,性子偏激凶狂任性,对不如他有本事的两亲大哥都没放在眼里,以前对他爹的话也未必会听。

    祝万年知道他和祝彪虽是叔侄关系,他是长辈,按说能训斥晚辈,但双方岁数相差不太大,没家破之前,两家相隔很远,祝家庄是祖业,由正妻之子祝朝奉继承了,他和祝永清是后娘养的,在外地生存,相当于被赶出家门自立家业,两家关系并不亲近,往常几无往来,自然也没什么感情,如今落难了,祝家人需要合力渡难关,他的本事高能力强,才能以长辈身份当大当家领导三侄子,这几年在桃花山磨合,深知祝彪的狷狂品性,所以对祝彪的执念,祝万年没有训斥,只能好言劝解。

    “拿下了梁山泊,有了立足之地,站稳根脚,下一步自然要对周围用兵,进一步发展壮大。独龙岗,囊中物尔。那个沧赵走狗什么鬼脸儿杜兴的不过是等死之囚。阿彪,你心愿必能得偿,不必急于一时。且让那杜兴义务为咱们先打理着攒足钱粮。”

    祝龙、祝虎虽然有和弟弟一样的冲动,但听了祝万年的话也赞同,帮着劝说了一下固执闹起性子的弟弟。

    三兄弟人在青州,但无一日不想着打回老家,对独龙岗变化有所了解。

    现在的独龙岗早不是过去的独霸一方的祝家庄了。

    老户都没了,也不知是当初破庄被官府大量杀害或发配了,还是被新霸主杜兴赶走了,以至于祝家庄带出来的旧亲信来秘密打探,居然不认识当地任何人。包括昔日的李家扈家两庄在内的住户全是新面孔,都是流民,等再来打探,又换了陌生的。

    祝家在独龙岗的人脉根基和影响力早已荡然无存,不但没人拥护祝家再回来当主子,还被当地不断流失转换只是暂时居住独龙岗耕种攒钱粮的陌生新户严密防范着,祝家以强盗身份打回来,除了不得人心的暴力,凭什么能在此稳定立足?

    杜兴带部下搬到了容易防守也更宽敞的改造后祝家庄城堡。

    祝家往日费了许多心力设置的防敌陷阱盘蛇路成了杜兴的护庄屏障,并且也改了,不再是引路的白杨树,到底有什么秘密,庄上防守严密,外人无从打探。探子来此稍一打听盘蛇路的事就被抓了,和敢来乱闯的其他陌生人一样,都有来无回。

    急切间攻打,只盘蛇路就难对付。

    就算仗着优势兵力能很快打下来,那也指定得损失不少人手。

    而九千悍匪是祝家好不容易积攒培养起来的立足之本,需要依赖的地方多着呐。能不能立基梁山泊打天下,主要靠这些骨干老人手,悍匪变得精贵,损失不起,若是损耗在独龙岗,杀了杜兴,抢到了钱粮也得不偿失,只是痛快了一下。

    况且,经海盗一闹,独龙岗流民户也趁机跑了不少。

    又有浩浩荡荡数十上百万清真山流寇横扫梁山泊周围州府,虽然没有经过位置偏僻大队人马难通行也难打的独龙岗,这的暂时居民也闻风主动寻去,带着刚收获分得的夏粮跟着流寇的保护走了。

    眼下,独龙岗没走的那点居民都转去了原祝家城堡居住,由杜兴和庄丁保护以防动乱潮,乡野没有人烟,没可轻易杀抢的。

    如此,那还着急去打什么?

    去硬碰自己设下根基的盘蛇路钉子,主动往陷阱送死?

    杜兴已经不是当初仓促接手独龙岗,缺威望,也没有多少可靠人手可用的小小管家了。李家庄、扈家庄、祝家庄都不存在了。独龙岗如今只有个独霸一方的杜家庄,田地广大,不缺钱粮,已经培养起了势力根基,手下武力也不是好欺的。

    耍性子硬去打,若是落入陷阱被活捉了,那可真叫报仇不成反如了仇家的意。

    杜兴既除掉了死对头隐患,又捉盗杀贼有功,可得官府重重嘉奖,名利什么好处就得了,一定会乐得笑咧了嘴。

    陷阱那玩艺可不分你是大将小兵本领高低。盲目闯进盘蛇路,谁都有可能是倒霉的那个。

    对这一点,玩陷阱害人出身的祝家三兄弟自然比谁都清楚厉害。

    但有句话叫错打错招。

    不是算计周详做出的决策就是正确最好的。

    这世上总有事叫意外,叫偶然,叫碰巧了。正是如此,世界才充满奇妙,有了惊喜。

    祝彪若硬任性而为就可能冒失对了。

    先打独龙岗,梁山这边既没有足够兵力,也不方便现在就暴露实力,还真没好法子对付。梁山不方便派兵来支援。官兵解围,不可能指望。那,杜兴的麻烦就大了,独龙岗一千梁山军危险了。桃花山强盗在独龙岗一耽误时间,周围州府的官兵在得信的朝廷和赵公廉盯上的压力下不得不出动追剿,即使磨磨蹭蹭并不真打,祝万年在重围下也没机会准备木排,打不成梁山了,只能引军逃往别处,反而能逃过劫难,祝家势力也能得到保留,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梁山这边也想到独龙岗软肋,没提前撤空,也是看准了祝万年精明又能压住祝彪必会尽一切力量抢时间攻梁山。

    可惜没人支持,祝彪再任性也只能放弃先打独龙岗,但心思憋在心里,一直较着劲。

    此刻,他就琢磨,拿下梁山,布置好了这片新基地,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杜兴。

    独龙岗老家,祝家人不能占着,也决不能让别人享用。就让它荒废掉。到时候,他要带兵亲自去打杀去破坏掉。

    “敌袭——”

    一声撕破嗓子的吼叫突然从东寨门方向远远传来,吓了酒店中喝酒耍钱悠然闹哄的众匪和头目一跳。

    祝彪也眼神一凝,但随即是不屑的冷笑。

    无论来的是梁山人还是东昌府官兵,他都不怕。

    梁山那点商卫实力在悍匪大军压境下,老巢保不住,自身难保,逃命都怕来不及呢,能分出什么人手来打这?

    东昌府官兵?

    大宋内地军有什么战斗力?

    青州要地的兵都不行。安逸惯了的东昌府兵更不行。

    那些烂兵根本打不得仗,三千悍匪足以应付。营寨又扎得结实,拉钱粮物资的大车又顶在栅栏处添了障碍,进一步加固了防御,又有不少弓箭压阵。官兵只怕打都打不进来,敢来多少杀多少。

    随即,急敲的光光报警锣声和官兵来袭的哨兵乱叫声传来。

    果然来的是官兵。

    祝彪不惊,反而大笑。

    但刺耳锣声嘎然而止,被接连几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切断取代了。

    有寨木轰然倒塌和悍匪惊叫惨叫传来。

    花刀将孟福通带领弟兄们从树林潜行到营盘东门对面,营盘周围一两百米内空荡荡没有树林遮掩,再潜行近些根本不可能,唯有强攻。将士们只在树林边缘稍一露出踪迹,营盘高高哨塔上的悍匪虽然热得无精打采值勤却也立即发现了,赶紧发出警报。

    梁山军对暴露了也不在意。

    此次穿宋军服,化装宋军,本就是冒充官兵剿匪形式糊弄悍匪来强行破寨的。

    宋军服这玩艺,海盗帝国给宋廷省钱好支撑下去,减轻了宋朝的财政压力也就是减轻点百姓负担,所以没怎么抢,却也弄到不少。梁山军扎根宋境,玩计谋用得上,存有数万套,平常在梁山当训练服和工作服穿。反正隔着浩瀚水泊,外人也看不见。此刻化装个二千来人自然是轻而易举。而哨兵悍匪看到了,自然当是官兵打来。

    要破坚固的营寨,靠人力蛮干,既难代价也大。

    此行要的是速战速决。

    还有其他路敌人要对付呢。必须抢时间才能抽调兵力赶过去。

    梁山军把准备好的强弩立即发射。

    这种弩箭和《第一滴血》中那个好汉蓝搏用的那种相似,具有烈性炸药威力,正是远攻避免近前冒险的破堡垒利器。

    马麒把第一只箭射在哨塔上,轰隆一声就炸塌了。上面的几个正报警和张弓戒备的悍匪应声或死或伤栽下来。

    紧跟着,紧闭的寨门也成了破烂,守门的悍匪在巨响中倒下一片,受伤的惨叫,幸运的惊恐转身就逃。

    值勤的悍匪们不胆小也不那么怕死,是敢战的。

    但,他们多是些原本的平民,就算知晓有炸药这回事,也没见识过,对火药一无所知。其中有宋兵叛军成悍匪的,知晓飞火神鸦之类的火药武器,但那是边军配备的,内地兵几乎没机会接触,听说的传闻,也没这么可怕的威力。

    这帮迷信时代的人,骤然遇到天雷般的可怕手段,再凶悍胆大,再自负骁勇,又哪有胆子对抗一响能杀一大片的攻击?

    那么粗大坚硬的木头都转眼成碎片,人哪抗得住这玩?

    没看到弩箭,不知怎么发生的爆炸。

    不少悍匪以为官兵中有会妖法的高人。这都是只会抡刀子的凡夫俗子,谁能抵挡妖法?

    更有迷信思想重的看到哨塔、寨门和弟兄们一起在巨响中飞舞毁灭,鲜血断肢到处飞溅,太渗人了,死的太惨了,心中有鬼,还以为是自己当土匪做恶要遭报应,上天应验因果,今天就轮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弟兄们还债偿命,吓得肝胆俱裂。

    跑。

    对不可知不可挡的危险,这是生命本能。

    这些悍匪惊叫着抹头亡命而去,一带头跑,其他悍匪纵然有想坚持战的也立即跟着逃。

    又不是有伟大情怀与牺牲精神的革命义士,悍匪岂会有人愿意奋勇顶在这守住门送死给别人争取生存机会。

    东寨门的守兵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向营里窜。

    杀进去的通路转眼打开了。

    孟福通一步窜出树林,横大刀带头冲了上去。

    祝彪算计着报复沧赵和杜兴。曾在青州鸡公山落草当大王的孟福通也吃过祝家暗算的亏,今日有缘,自得报仇。

    此行的副将马麒知其心思,双刀在手,大喝一声杀,和近两千梁山军一齐紧冲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