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状元是我儿砸〕〔未来兵王在都市〕〔金币即是正义〕〔重生青梅逆袭记〕〔地球最强王者〕〔农家娇女有点泉〕〔两朝凤仪〕〔天赐良缘之追夫记〕〔重生之先声夺人〕〔给未完的青春做个〕〔金粉〕〔医路繁花〕〔我家皇后又作妖〕〔景福〕〔兵王之王〕〔娇刃〕〔万古剑神〕〔邪皇爆宠:毒医娘〕〔凌刀问道〕〔玄天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81节愤怒的中二青年
    听到梁山泊东岸远远传来的隐隐约约厮杀声,东昌府兵马都监王庆绪很诧异。

    梁山对抗祝万年五七千悍匪攻打,还能有余力登岸击杀祝彪统领的两三千悍匪?

    想想就觉得不可能。

    梁山不过是沧赵商务的一个转运点,有据说战斗力不俗的护商守山人手,却有限,怎么可能和桃花山强盗硬碰硬较量。

    那,难道是有别府的官兵过来了?

    他感觉是这个可能,心情顿时复杂起来,既为能更省力更安全地剿灭祝彪一伙得功绩高兴,又恼火。

    这是老子的功绩啊。

    不知是哪个州府的老爷贪图功劳钱财,红眼了居然擅自越境抢到老子的东昌府,想抢前头夺取本应全属于老子的好处。

    想想能是谁?

    权力更大的帅司驻地济州军?

    有高俅这个牛叉后台的沂州高封?

    这两个最有可能。

    但是谁,顾不得了。

    想吞掉老子的好处,那不可能。老子决不答应,老子手下的边军也不是吃素的,都想立功发财呢。

    派去监视侦察祝彪的探子没回来,具体战况不明,但等不及了,赶紧出动奔向梁山泊东岸,去晚了怕是汤到喝不到。

    祝家叔侄领导的桃花山强盗在整个山东都很有名,当然是凶名臭名张狂名,在强盗抢劫量排行榜上高居榜首,名声比势力更强大的二龙山更出名,过东昌府时车马拉的钱财箱笼可不少,车辙很深,老有钱了。

    而趁火打劫抢钱发财这种事,一听打仗就往后缩的官兵就很有积极性了。

    急赶间,厮杀声不太久消失了。

    官兵边急匆匆赶路边诧异,突然看到梁山泊东岸方向有大火浓烟冲天而起。顺风传来烧尸体的浓烈焦臭味。

    咦?这是打完了?

    这么快?

    是官兵胜了?

    悍匪才不会管烧掉尸体防止瘟疫这种事呢。他们巴不得天下更烂。指定是官兵胜了。

    是哪家官兵这么厉害能这么快就剿灭两三千据营而守的强盗?

    还是凶名在外的桃花山悍匪其实不堪一击,或是精锐都抽去打梁山了,剩下守营的是歪瓜裂枣,太不济?

    坏了,怕是桃花山的好处全落别府同行手了。

    不用王庆绪催促,部下大小军官就急急喝令大军全力赶去抢功劳分钱财,不然等到了一个铜板也别想捡到,只有骨灰晦气。

    东昌府官兵都更瞪起了眼,一个个眼珠子血红,满脸凶相毕露,也不怕酷暑辛苦了,个个打起精神奋力奔跑。

    梁山这边负责这次伏击的是鬼脸杜兴带领的独龙岗五百兵,配合战斗的将领是很能耍宝搞笑的中二青年宿义宿良兄弟。

    这么点人手对付数千军匪也是无奈之举,反应了梁山兵太少,将领也短缺的尴尬现状。

    赵岳刺杀辽国崔家在燕山收的猎户——钢叉将刘忠刘义兄弟已从梁山调到蜀中,以其善长山地战和野外生存能力协助陈希真、马灵的强盗军更好地逐步摧毁蜀中土司去了,梁山少了两善长打伏击的勇猛善射步将好手。

    在青州瑞龙谷收的巨汉——大力神冯金彪,归心成了梁山步军头领并接受特别训练,此次参加加入梁山后的第一场实战演练,身披坚甲,头戴狰狞罩面盔,手持特造的板门大刀,形如魔神金刚,冲锋陷阵不怕攻击,大步拽开了,巨力挥舞巨刀一路冲杀,一刀砍去就是一片,简直是人形坦克,武艺虽只是二流,却凭着巨身巨力横冲直撞,是悍匪人潮无法可挡的怪物般存在。

    冯金彪在这一战也杀出了自信,杀得过瘾,亢奋中还想参加伏击官兵再痛快暴杀一番。

    可惜他巨大的身躯太惹人注目,太容易被人记住和识别,为保守梁山秘密,只能帮马麒震慑押解的悍匪,先回了梁山。

    东昌府官兵红着眼汗流胛背气喘吁吁向西奔来,四千人的队伍拉得老长涌进伏击地,此时早忘了行军打仗逢林莫入防埋伏的最基本军事常识,军中从上到下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都只担心自己去晚了,好处都被别人抢走了。

    他们准备的是赶去对别府官兵撒野,以东道主的有利身份和武力强夺别府官兵擅自越境剿匪抢占的利益

    独龙岗伏击军不是在林间路两面埋伏,而是只在一侧由东向西一线排开,增加伏击长度并迷惑敌人。

    箭法最好的宿义埋伏在最靠近梁山泊的西头。

    这时代打仗,尤其是内地宋军习惯或规则上都是有重要将领在前面开路领队。宿义在最里头,目标正是射杀重将。

    此刻,跑在官兵最前头的正是将主王庆绪。

    无论是按便于调度指挥全军的行军规矩还是按安全考虑,将主都应该在中军,但这会是急着去和同行抢钱不是,不是敌我交锋,没有危险,王庆绪就亲自在最前面带队,全力加强行军速度,也方便能到了后在第一时间凭身份喝止同行卷财离开。

    宿义伏在林中冷眼瞅着领头的王庆绪。

    尽管不认识此人就是东昌府将主,但分析官兵的急切,再从最亮眼的盔甲坐骑和气派上就能认准了必是此行的官兵主将。

    宿义瞅着王庆绪边喝令部下再加把劲边打马小跑越行越近毫无防备,戴着草帽伪装的脑袋轻轻抬起,披着野草伪装的身躯轻轻由趴着变单膝跪姿,借树木掩护,手中早握紧的弓搭好三只箭缓缓举起,把其中一只箭上弦猛然拉开,瞬间射了出去。

    埋伏地离林间小道有三四十米。

    这么近的距离,宿义自信凭自己的箭术打猝不及防定能一箭结果王庆绪。

    但,王庆绪反应极快,骤闻弓弦响,第一反应不是察看而是立即低头伏身。这一箭紧贴着王庆绪后脑飞过,射中另一将。

    那将官是东昌府偏将,不是沧北军贬调来的,而是本府军中旧人,也是唯一一个能留在本府的地方中高级军官。

    随着赵公廉赶走的沧北边军的中高级将领到来顶了职,原为官比较清正,有心为国做点事,武艺和统军本事也不一般的东昌府都监真茂调到了淄州,部下中高级军官也随之调去补充迂腐的淄州知州孙傅把将领玩死玩残的军队。

    宋朝的府和州说是同等级行政区域划分,就象后世的省与直辖市一样,实际上府比州地位高,北宋有二百州,但府只有三十多个。府的文武主要官员级别与在朝廷眼里的分量一般都比州的高重。淄州是州,还是贫穷小州。真茂调去是贬官。

    这是当初蔡京对真茂剿灭反贼祝家庄不利没能帮助蔡府门人知府抢到祝家全部财产的惩罚。

    谁敢耽误老蔡发财,老蔡岁数那么大也能牢记不忘,早晚会寻借口打击报复。

    那偏将能留在安全富裕的东昌府,不降级,还能借梁山商务效应,继续凭权力帮家族发财是兵部有靠山。

    这厮也为人刁滑,能迅速和新知府新将主的沧北系打成一片,孝敬得王庆绪满意,又利用熟悉当地情况的本地人优势,着实为沧北系在迅速了解掌握搜刮东昌府的事情上提供了不少便利,干尽坏事,坑苦了东昌府百姓,他却在本府吃得开混得得意。

    这次,他被王庆绪点将得以随军去抢劫发财,却料不到此行却是杀劫,作孽太多,死期到了。

    正紧随王庆绪边行边拍马屁,搞得将主高兴,这位偏将自己更是得意开心,冷不防有冷箭射来,王庆绪躲过了,他会做人做官却不会打仗,本事稀松,被一箭贯入太阳穴,被强劲的箭力撞得身子一歪轰隆一声落马拍在地上,哼都没哼一声就了账。

    偏将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梁山周围尽情当官捞钱享福,无仗可打,安全得很,自己却会有一天被射死在安全的老家。

    王庆绪原是信安军主将,抗辽保国卫民是草包,但能当上边关大帅统领数万边军不是真没本事,只是腐朽不作为。

    至少,他个人武力并不低。

    能躲过强弓近距离射杀是这厮贪生怕死在危险的边关辽军冷箭中练出来了保命本能,但也证明有真本事。

    宿义没料到这位勒甲也挺着明显大肚子的腐烂将主居然能从他手中逃过暗算。

    他会连珠箭和一手两发箭,上手就三只箭只先发一只,本是打算更精准更有把握射死主要目标后,能接着不间断的快速射杀领头的其他两将官。

    此次以小搏大打伏击,梁山军讲求的就是一个快字,争取以弓箭猛烈远攻让官兵摸不着林中虚实达到迅速击溃的目的。

    一击不成,宿义咬牙把手中另一只箭转瞬再射去。

    王庆绪精通战场保命之道,却是防着连续暗算,早一把将身边马上的一亲兵拽挡在身侧。这一箭把那倒霉亲兵射中。

    宿义两击皆不中,大怒,瞬间张弓再射却不见了马上的目标,只得恨恨发泄在剩下的将官身上,一击射中盾牌后稍露出的脑袋。轰隆一声,又一个将领落马毙命,证明宿大爷箭法确实是有真本事,不是平常瞎吹的。

    但宿义并不欣慰。

    瞅不见王庆绪在前队马丛中的身影,显然这厮是怕在马上招眼容易被暗算已经滚下马借马身躲藏了。

    宿义扫一眼找不到目标,心头火更盛。

    麻了隔壁,射不死你岂不是在弟兄们面前证明本大爷箭法不行么?

    小样的,下马躲着就能逃过本大爷之手?

    用箭不行,宿大爷过去收拾你。老子不是只会射箭,戟刀也厉害。

    中二青年豪强大少爷的脾气发作,他收弓一把摘了草帽伪装,扯下防碍行动的身上野草伪装,抄起身边戟刀,从树后现身狂奔向林间道,要独身闯敌军前锋。

    埋伏在他身边的七八个亲兵一看老大冲出去了,都一边摇头暗叹自己这主子有时候真是那什么,一边紧跟着冲了上去。

    宿义开弓动手就是信号。埋伏的其他弟兄立即或弓或弩一齐射击早盯好的目标,第一波打击专杀马上军官。

    只要消灭了主要将领,就梁山周围的官兵这尿性,没了主心骨监管督战,被乱箭杀得惊恐慌乱,不用多久必定溃逃。

    独龙岗将士平常守庄,负责向梁山押送自产的粮食蔬菜之类的,只在农忙时参加劳作,其它大把时间都在习武训练备战。

    帝国军从创立起就着重强调要把敌人尽可能消灭在进攻路上,避免近战肉搏造成大量死伤。

    从无数流民百姓中专门挑选积累出来的独龙岗一千将士自然在加强搏击能力时,更注重自身的弓弩射击能力,练的时间不短了,参加伏击的又是专门挑的更擅长射箭的,可以说都有两下子,没百步穿杨射术也有快速射中移动目标的一定能力,但为了更把握地一举消灭马上军官,这是此战的致命关键,都是几个瞄准一个,一齐开火总能射不死也伤得让他丧失厮杀指挥能力。

    当然,骑马军官本来就少,又队伍跑散了,前后拉得老长,进入伏击地的官兵只是一部分,骑马军官更少,梁山将士们射击范围内的军官目标有限,也不可能一人一个目标。

    一轮偷袭,中伏击的官兵将领倒霉了,有权,不用象卒子只能凭11路赶路狼狈受累,在马上威风舒服着呵斥催促部下加劲却猛然看到死神冲自己微笑,被打个措手不及,即使听到宿义的弓弦响有所防范也瞬间身中数量不一的数箭,没死也伤不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