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很多标签〕〔我建造了一颗植物〕〔无人驾驶帝国〕〔龙王之我是至尊〕〔美漫之驱魔神探〕〔幕后黑爵〕〔我的主神玩家〕〔武道霸主〕〔秘巫之主〕〔打造诸天万界〕〔时空长河的旅者〕〔通幽大圣〕〔美漫之道门修士〕〔第一序列〕〔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太古魔帝〕〔外挂傍身的杂草〕〔瘟疫医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节装睡的人性_下
    赵岳没把梁山泊周围由糜烂军痞和新强编入罪囚地痞恶棍构成的官兵放在眼里。

    这些旱鸭子兵若敢借故恃众强侵梁山泊,乘更好破的船进入,那纯是找死,正好借桃花山强盗名义,把这些连同腐烂将领在内的祸国殃民却威胁梁山的废物军铲除掉,对朝廷就说是梁山人在强盗杀上梁山前利用水泊广大的便利幸运逃走了,而强盗和官兵在水泊遭遇大战,两败俱伤,双方俱船毁人亡淹在水泊中。

    但无论怎样合理解释都只是障眼法,祝家率众杀来就意味着梁山会成为焦点,必引起朝廷重视关注,单是这个就隐患巨大。

    沧州老家那边的势力让朝廷如愿以偿地看到彻底丧失了,在赵公廉带家族撤离大宋前这段不会太长的时间,决不能让朝廷惊愕发现原来沧赵家族在梁山还藏有一股逼急了能造反大闹的军事势力。

    此外,赵岳还想掩藏在二龙山的锋芒后,让二龙山借反围剿迅速彻底壮大起来有势力展开以寇灭寇计划,也不能暴露梁山成朝廷重点关注和打击的目标。

    但想让朝廷在这次事件中不注意梁山,这太难了。以赵岳高达三百的智商也想不出好办法应对这个困局。

    没有办法就采取不是办法的办法——等。

    等局势发生变化再寻机破困局。

    一直强调主动进攻的赵岳这次也只能被动等待,也相信稍等等必会出现扭转局面的有利契机。

    这不是政治智慧,是赵岳前世做科研时形成的意识。

    一些科技难题找不到突破口,放下等一等,不必把自己逼得太急说不定就会突然产生灵感,或社会有了新突破手段。

    有了策略,梁山人是从不怀疑赵岳的神奇与智慧的,该干吗干吗。

    困在鸭嘴滩的上千积极俘虏中,祝家亲信和刁顽重罪的悍匪被分出来,押去拆掉东岸酒店那悍匪做营寨的众多大木头,搬到水泊里由船拖到梁山,由其他强盗接手搬到鸭嘴滩和之前从泊中打捞的全堆砌起来日后好用。

    这活把这些人少恶贼累得半死不活,但都知道自己罪孽更大更不可信该罚,想活命就得付出更多,都心中怀恨,面上却积极听话效劳。

    熬过此关口能活着,以后就有的是机会狠狠报复梁山接回祝彪,甚至能杀掉沧赵家那个宝贝小霸王和沧赵家族更多亲人。

    要是能做掉大名鼎鼎的文成侯就更美了。

    有此震惊天下的荣耀,此生没白活。

    到此时,他们也不知道沧赵家族的人在大宋只剩下个老太太、赵岳、赵公廉和二夫人及所生唯一儿子总共五个人,而且只有赵岳会出现在梁山,这些歹徒恶性入骨,宁顽不灵,报复心极重,惦记的还挺多。

    可,小人物的命运只在大人物的念头间打转。

    赵岳无疑就是这些强盗的那个大人物,发了除掉的指示,他们死定了,再努力争当奥斯卡影帝也白搭。

    奋全力迅速拆搬完上万根大木头后,累得瘫倒在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全成了火炬和肥地的骨灰,和之前战死烧掉的同伙做了伴。

    留在鸭嘴滩的近千悍匪,人多,能更快地把木头弄好,然后狂喜庆幸得到喝稀粥吃萝卜咸菜的活命待遇,不傻,也猜测到去拆营寨的那些昔日最得意的弟兄们怕是已都化为恶鬼再也回不来了,心生畏惧,老实听令在烈日下努力练队列。

    梁山军是以队列训练的简单手段进一步磨一磨强盗的散漫与桀傲不训,也是进一步检测出那些表面温顺老实实则难以真收服利用的刁顽之徒除掉。

    与此同时,祝龙吊在乱石滩石关上,怀着一线生机努力坚持求生。

    他以为梁山没在第一时间杀他这个罪魁祸首,示众惩罚或许意味着还有活路。沧赵家族不是对汉人同族一向格外慈悲吗。

    他却不知赵岳的心思。

    人不吃不喝能坚持几天?

    有的说支撑不超过三天,有的说能活五六天,若有水喝甚至能坚持半个月。

    赵岳求知欲奇强,想试验一下一个武艺高强年轻力壮、求生意志又极强的汉子能坚持出什么数据。

    祝龙自然就是那只最好的实验小白鼠。

    没有吃喝,只有一个梁山军每天在太阳最毒的中午出现,把一桶水从石关上浇祝龙。

    水从披散的肮脏头发上流下,饥渴痛苦的祝龙贪婪地努力抢喝,舍不得放过舌头能够着的头发上滴落的每一滴泊水,还叼着湿发,希望能吸取到全部能得到的湿意。

    这情景全部落在下面的数千悍匪眼里,凄惨之相深深刺激了悍匪的心。

    无不畏惧悲哀。

    纵有愤怒仇恨不甘心,也渐渐化为绝望。

    因为乱石滩关外是孤独绝域,他们这些人也没吃的。

    自从押到这里,梁山再没人理睬过他们,似乎忘了他们的存在。那位每天浇灌祝龙的人似乎是聋哑人是瞎子,对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众匪的企求、忏悔、怒骂挑衅或表投靠的忠心,全都没任何反应。梁山人始终无视他们。

    众匪以为梁山人这是想活活饿死他们,可又感觉不对。

    若想除掉,梁山人或官兵以哄骗方式让营寨中的放下武器投降,减少厮杀危险。再骗到这里困饿死,这说得通。

    官府打仗不行,但文武官员耍心眼却拿手,一向狡诈,并最喜欢耍弄无知贱民,何况是该死土匪。但又何必费力周折把掉在水泊中的五六千人弄到这来?直接任淹死在水泊,那多省劲又安全。

    难道是为了省水中收尸的麻烦?

    难道是为了饿彻底软了,方便官府审问定罪?

    难道是故意如此折磨人,从饥饿等死的虐待惩罚中取乐?

    等死煎熬可比直接砍掉脑袋更让人绝望痛苦。

    痛快利索死了,再惊恐难受也只是短暂的,脑袋一掉,眼一黑就完事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漫漫等死,有时间想得多,越琢磨越是会遭受折磨煎熬。

    啧,这太可怕了,不是人受的,还不如直接死掉。

    什么可能都有,却又什么分析也靠不住。在死活间徘徊,这更增加了折磨,磨得再凶悍强横的悍匪也没了脾气安静下来。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对出身卑微浑赖活惯了的悍匪们是自然而然的选择,只要有一点希望就舍不得自杀解脱。

    “欣赏”着昔日当家的赤条条吊装表演,受不住无遮无挡的暴晒,匪徒们也有才,把水泊边的芦苇弄下来做成窝棚。

    几乎光溜溜的乱石滩上就出现了一处处绿色“建筑”,披上了生机,但也仅仅是短暂绽放。

    酷暑烈日把绿意很快变成干枯。

    众匪们这一生终于有了闲情甚至诗意,有心思观察蓝天黑夜,明悟了什么叫斗转星移、日月如梭、生命短暂珍贵甚至意义。

    祝龙的强大求生意志和年轻强健体魄能抗得住昔日部下围观咒骂的羞辱,他早没有羞耻心了,早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却还是抗不住饥饿,更抗不住大自然的意志与残酷一面。

    他中暑了,身躯由绳捆吊垂的麻木渐渐僵硬,哀求与呻吟声在四天后停息,眼睛睁得极大,似要裂开,似乎还闪烁着决不放过沧赵家族的意志,想一直高昂的头却不得不永远低垂下来,披散的长发在乱风中飞舞,似乎在向关下的悍匪们认罪致歉。

    那位梁山军象往日一样面无表情干活,用喷雾器把一些汽油喷到祝龙身上,点了把火。

    火烧断绳子,祝龙化为火球落下他一直梦想离开的高高石关,在乱石滩上继续熊熊燃烧,火熄后,骨灰随风四散,滋养了梁山泊,一生罪孽也消弥在宽厚的大自然,只剩下几根粗大焦骨残留,证明他曾经来人世间当过祸害。

    饿了几天还能靠水活着的众匪看到霸道的祝龙就这么死了,什么英雄威风全化为乌有,心中寒意乱窜,越发受到刺激。

    但无论是凶顽,还是痛恨祝家毁了自己,到了这时候,他们也已经没力气口头表达或哀痛或悔过的意念了,都静静躺在芦苇棚中默默看着石关上发生的这一恐怖景象,看着那梁山军无声无息离开,或麻木或绝望哭泣着等待死神随后降临到自己头上。

    就在众匪不再有活命希望认命领死的第二天上午,石关的水道栅门突然打开了。

    梁山人或官兵终于出现了。

    这是我们的死期到了,还是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

    七千多悍匪心中嘀咕。

    有人奋起精力艰难地缓缓起身,无论是死是活都准备迎接。九成九的人却只继续躺着任凭接下来的羞辱宰杀。

    谁知,老实认命的结果却得来了真正的一线生机。

    “俘虏们都听着,想活的就起来。”

    这声冷酷召唤却如同天籁福音,众匪死寂的眼神一下子有了些神采。

    奋力爬出窝棚,温顺地听命令。

    自愿结合,每百人组一队,选出正副队长,强撑着排好队,依次上前领取久盼的饮食。

    尽管只是极稀的大米粥,还不管饱,但众匪们却觉得比救苦救难普渡众多的观世音菩萨洒下的甘露还好喝还灵验而珍贵。

    有饭吃,应该是不用死了。

    天下还有比这更能令人兴奋的事吗?

    不少悍匪贪婪喝光粥后,继续贪婪舔着碗中残留,哭得呜呜的。

    这些日子有水泊的水管饱,他们不缺眼泪。

    绝处逢生方知珍贵。

    在这一刻,很多悍匪才真正忏悔自己的罪孽,放下了对沧赵家族的怨恨诅咒,这才想起并感受到赵岳的沧梁小霸王凶名还有另一面的绰号,愿意真心为梁山卖命,拜倒趴倒在地有气无力却努力念叨着:“感谢普济公子慈悲,感谢梁山信义…….小人这条狗命以后就卖给普济爷爷了……”

    缺文化,素质不高,饿得脑子也不是很清醒,胡言乱语表态。

    送饭的梁山军没有悍匪们想像的那样就机示恩和说教招揽引导悍匪们要从此改邪归正当好人为梁山忠心耿耿效力,除了分饭呵斥其它什么话也没说,收了空了的饭桶就走了,粗陋饭碗任悍匪们自己清洗和郑重保存。

    石关栅栏轰隆一声关上又把乱石滩封闭成绝域,任悍匪们在关下哭嚎乱叫。

    随后粥继续供应,一天两顿,稠了不少,还有咸菜可吃,悍匪们渐渐有了些活力,或者说又有了行凶能力。

    当坏蛋是上瘾的。

    当强盗,不但可以发财,由贫贱一下有钱挥霍,有酒肉敞开吃喝,还能肆意抢掠别人的劳动成果,随心所欲拿捏别人的性命,肆意欺负人,肆意歼淫别人的妻女,恶意当其夫其父的面干这种罪恶淫邪勾当......

    这种由贫贱卑微轻易成富有骄横大爷的好处比当受王法约束得顾忌脸面的官也美妙无数倍,一旦尝到甜头自然更上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