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我是最强战神〕〔福妻临门:农女巧〕〔咸鱼锦鲤的败家日〕〔第一战王〕〔超级弃少〕〔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姻缘仙师〕〔万年小妖爱上我〕〔娘子当家:拐个王〕〔她来运转〕〔仙尊奶爸〕〔东风知意〕〔我从海底来〕〔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吸血鬼女王又黑化〕〔帮主她不是人〕〔我命清风赊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节装睡的人性_终
    好人堆尚且有积怨难解,恶匪强盗中哪会有真正的义气,结众行凶谋利而已。

    何况那些本事大胆子凶横的或和祝家关系近地位高的强盗总会欺辱弱的,早积下仇恨。

    平常没什么,但到了你死我就能活的生死存亡此刻,再弱小的人也会奋起争取脱劫,还顺便报复久恨之人。

    于是,黑帮中所谓的兄弟义气团结与强弱天然形成的团体秩序转眼就崩溃不存在了。

    人群,总是本事大地位高的人占少数。吃瓜群必定是多数。

    在这时候,吃瓜群对昔日强者就有了绝对优势。

    那些梁山想除掉的歹徒,再凶恶吓人有本事,再对同伙有威慑力,也在蜂拥而上争抢立功的弟兄们全力围攻中惨叫倒下。

    那些在绝域中,小命全由梁山拿捏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起歹心搞串联的悍匪,自然更是吃瓜匪为立功而打杀的对象。

    一阵大混乱,但双方人数和力量对比太悬殊,自相残杀时间并不长。

    关下躺了数百具不成人形的尸体,一张张血腥肮脏死灰的面目在惊恐愤怒绝望中还保持着生时本性难改的歹毒狰狞。

    这种自我肃清,谁更该死,悍匪们最有数。

    但梁山指标要死多少坏蛋才满意,这个悍匪们就无法知道了,没听到命令自不能停止自相残杀。

    悍匪们中有些脑子的这才醒悟到,之前供应饮食,却是梁山人要饿成烂泥的他们恢复些体力好能进行现在的内讧残杀。

    但明知是计,却别无选择,就象他们往日抢掠的百姓一样只能无奈的战战兢兢顺从。

    见了血,杀出了火性,弱者尝到了践踏强者的畅快,更为了自己活命,罪轻的一方毫不犹豫依众继续挑拣罪恶重的疯狂虐杀下去,罪孽重的自不会束手待毙,在惊恐中全力以赴反抗,倒下,各种嘶吼漫骂愤恨也充斥战场,展示着人性本质。

    这过程怎一个凶暴又恓惶了得。

    高耸的石关上锣声一响,红着眼忙着区分哪个是下一批中该死的要围攻杀掉的吃瓜众匪听到刺耳响声,这才从蒙乱中惊醒过来,停了手,望向关上,眼中还闪烁着暴力的亢奋凶光。

    关上军官样的汉子按刀冷酷扫视着关下,等悍匪们迅速彻底恢复安静眼神也恢复成之前的畏惧企求可怜,这才洪声道:“你们刚才的行为就是正义,也算惩恶扬善。不知你们自己在厮杀中是否体会到正义的理直气壮和力量?”

    声音仍然严肃,但比之前明显多了些温和。

    生死关头,小心肝正格外敏感的众匪们听出了声音变化,或者说是梁山人态度的变化,紧张的情绪松了不少,一个个再回味自己刚才的奋勇厮杀,还真感觉到那么点正义的理直气壮,自己撕打时对被围攻的人情不自禁或者说是下意识怒吼的不就是’你该死、你比俺歹毒该死、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自己是比以前做恶时充满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勇气与力量。

    关上军官扫视着众匪表情,点明道:“那种勇气和力量来自人性良知。它是无敌的。它才是决定天下大势的根本。”

    军官样头目在关上慢慢踱着步,一片片继续扫视关下众匪,看在悍匪们一个个露出若有所思,在悍匪又紧张起来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正义惩罚的对象而努力扮出老实顺从后,半晌才洪声道:“如果你体味到了,那说明你良知未泯,还有救。”

    这么一说,那些刁顽或愚钝刚才没体会到正义力量的,赶紧自我找补体会,否则就是没救的,岂不是得死?

    随后,关栅打开,几位军医在梁山军护卫下出关,把治伤药分发给伤者,有的教他们怎么用沧赵帝国独有的药处理伤势,有的出手把断腿断胳膊的接好骨头处理好,梁山护卫则吩咐其他悍匪用芦苇单独搭起一片草棚安置断肢伤员恢复伤势。

    悍匪渴望的饮食又有了,这次还有骨肉汤可喝。

    这个举动让众匪们恐惧紧张的心彻底松驰下来,一股久违的叫作感恩的情绪重新萌生。

    经历大起大落生生死死,在情绪敏感脆弱的时刻,不少悍匪捧着碗眼睛湿润了,断肢伤员绝大多数更是眼泪叭叉的,没文化甚至不识字,却或许体味到了什么叫劫后余生、否极泰来,更多的是庆幸自己当着强盗却没有象那些刚才打死的同伙那样肆无忌惮猖狂做恶,感叹自己混黑也保持住了一点人性底线,这很难得,自我感动了一把。想从此做个好人的心也就萌生了。在死亡威胁下不得不低头而暗藏的反抗抵触心也淡了,向真心投降顺从转变。少数悍匪甚至产生以后誓死效劳梁山的积极情绪。

    至于那些伤势严重的,即使能治好也打不了仗的,其中该死的,被悍匪们就主动清理了,其他的被梁山军搬进关内,实则是避开悍匪视线直接弄死了。梁山军可不会花费巨大精力和代价挽救这些恶徒。人性的慈悲宽恕可不体现在这方面。

    做恶就要准备付出生命代价,又那么倒霉重伤,必是天意报应到了,不死还干什么。

    或许是有聪明的猜知了重伤悍匪的下场,心中畏惧,有强烈的生存紧迫感,或许是被梁山人的慈悲感动焕发了久违的人性,或许仅仅是为争表现……有悍匪积极主动仔细照顾断肢伤员,把吃食喂给伤员。有的甚至把分给自己的珍贵肉骨汤给伤员喝。

    总之,这群原本的人形野兽整体开始展现出积极向上的氛围。

    当天休整后,第二天一早,鸭嘴滩幸存的悍匪过来了,分为百人一队,又把不耽误训练的乱石滩匪徒以自愿组合重新分为百人一队并由本队自愿选出正副队长,然后按这些天接受的队列训练,开始示范教导这边的悍匪。

    鸭嘴滩来的悍匪短短几天就被队列训练,练草鸡了,吓怕了,不论他们内心怎么想,都拿出全部精神头积极代训这边的昔日同伙。

    他们经历过了,所以清楚,梁山人对这边的悍匪同样什么也不说,同样没有任何要求,但,这其中却暗藏冷酷用意。

    小小队列训练却也是种难承受的折磨或者说是考验,大有文章和高妙,对桀傲不训散漫惯了的悍匪们尤其如此。

    不听招呼,不好好训练的,最轻的处罚是没饭吃。

    长时间枯燥难熬的队列训练中会自然流露并筛选出刁顽难改或凶残暗藏恶念的悍匪,下场就是被梁山人无情处死。

    鸭嘴滩这引起悍匪在队列训练过程中已经见识过就是不肯好好训练而活活饿死的,更看到不可留的被直接砍了。

    但,这种经验,梁山人不对这边的悍匪提要求点明,他们就不敢透露给这边的同伙。

    生死存亡,有什么下场,全看悍匪们自身的表现。

    这其实是一种对本性和生存智慧的冷酷考验。

    梁山要的是可用的能打仗能控制住的匪兵,哪个匪徒若是无法遵守军队的严格管理,即使是罪恶不大的,也不会留命。

    在悍匪们大吼着一二一,左右左……的震天口号中顶烈日艰苦训练时,梁山周围的官府却是紧张得很,一日也没轻闲。

    在运河上负责截杀赵岳的濮州军上百将士,尸体漂到下游,被人惊骇发现,但兵荒马乱的,没人愿意多管闲事,死人,包括死官兵都是眼下很常见很正常的事。没人敢出头积极向官府报告,也更没人愿意出力打捞这些尸体沾上麻烦甚至是危险。

    但濮州官府还是获悉了消息,兵马都监曾世雄亲眼看到了那位军官的尸体和那行被蚂蚁改成了黑色的血字。

    惊怒交加,也和本州参与阴谋的知州等主要官员惊疑不定。

    是谁杀了那些官兵?

    是谁敢以戏虐心态把上百将士全部杀掉,而且有这个能力?

    难道是赵岳小儿?

    赵岳从受难的沧州老家返回梁山了?负责运河劫杀的官兵真的正好撞截上了赵岳?

    这种阴谋事自然不能四处宣扬,对勾结的其它官府要员也是不能说的。沧赵家族遭创是没实力了,但赵公廉可不好惹。

    这要是知道的人多了,人多嘴杂,人心隔肚皮,让恼怒的赵公廉抓到了证据,以其皇帝万万缺不得的眼下地位,赵公廉逼迫朝廷来报复发力的后果是可怕的。最积极的主谋曾世雄必定脑袋搬家。其他官员,包括知州士大夫至少得罢官发配。

    最让人害怕的是,若真是赵岳收拾了运河官兵,那是不是留了证据,通知了他大哥,要报知朝廷来发难。

    到了这时候,之前亢奋的报复念、谋杀赵岳的积极性和自信心就全没了,这些阴谋家只剩下惊惧。

    后悔是没用的。

    况且以这些官僚的心性,只要还安全,只要权力还在握,就会继续当叫不醒的装睡者,也不会有忏悔这种心。

    有权有兵,他们可不会束手待毙,不会被动等待。

    曾世雄很想挥军杀上梁山,不管是强盗还是沧赵势力打胜了水泊战占据了梁山,都一鼓荡平,都能既立大功,代放纵悍匪南下的官府掩饰罪过和阴险用意,扩大和加强官场同盟势力,又能趁机铲除赵岳可能抓到的官兵人证解除后患。

    可惜,他纵有狗急跳墙的奋勇厮杀心,却不再是重兵在握的昔日乾宁军主将,濮州是小州,他手下只有区区不到两千官兵。以这么点兵力去强攻梁山,即使没有浩瀚水泊阻隔,又哪会是上万悍匪的对手,去了只是送死而已。

    那也只能赶紧联兵,以梁山周围官府军力合力进攻。

    这本就是之前就早和由东昌府知府田师中牵头的几个州府主官商量好的计划,只是迅速行动很难。

    没船啊。

    想弄到大量大船,指望运河上弄已经证明不行,那只能上报朝廷支持。

    这样问题就来了。

    悍匪和梁山人到底打得怎么样了?到底梁山是不是已经落入悍匪之手?梁山沧赵势力是灭亡了,还是乘船避开逃走了?

    万一,要是这边报说悍匪占据了梁山要请船围剿,而东京文成侯府却已报知朝廷梁山人消灭了侵犯的悍匪,那乐子就大了。

    这种可能性极小。

    但沧赵人可是强悍到不是常人能想像的。

    那是凭着乡勇就能反杀得强悍南下入寇辽军重兵死伤惨重一次次溃败而回的传奇存在。焉知梁山沧赵不能也创造奇迹。

    不搞清楚,梁山情况到底怎样,难说得很。

    重要的是,

    现在的皇帝可不是从前的文雅大才子,而是动不动就杀人贬官的喜怒无常暴躁帝王,尤其是在眼下的动荡危难时期更凶。

    搞不清梁山事实,欺瞒皇帝,皇帝若是当成他们在趁机耍弄刁难皇帝,那可就要了老命了。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可不是说着玩的,至少弄死他们这些官僚满门只是一句话的事。

    谁特么敢说憋了一肚子惊惧和杀气的皇帝不会就势迁怒发泄在他们这些不长眼的人头上?

    那后果,只想想就让人汗毛直立。

    濮州这边官僚是感觉利剑悬顶,如坐针毡,日夜惊虑,束手无策。

    更糟糕的是,东昌府田师中也是惊疑不定,日子难过,没心思赶紧带头兴兵灭梁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