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妙医秦立〕〔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安盛夏权耀〕〔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悍妻有空间〕〔七等分的未来〕〔重生学神:封少娇〕〔我的姐姐——有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命运之魔途〕〔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崛起黎南〕〔超级小神医〕〔重生王者归来〕〔重生五零巧媳妇〕〔千里江山不如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9节东京颤栗-精彩大戏
    破局的人来了。

    “走开,走开。”

    “滚开。没眼的东西,没见是谁来了?赶紧给俺们爷让路。躲晚了,惹俺们爷生气,小心老子扒你的皮。”

    在一片骄横嚣张的喝骂声中,打附近一楼内走出一伙人来,分开人群拽着王八螃蟹步摇摇晃晃向侯府走来。

    吃瓜群众一瞅这群威风凛凛带刀花胳膊簇拥护卫着的数位公子。

    哟,摇头晃脑摇折扇的打头衙内,这不是张相爷家的那位幸存的公子吗?

    这厮是个妾生子,听说他娘不得宠,早被张邦昌抛之脑后多少年了,已气死好几年了。

    这位以前在相府根本没地位,连相府奴仆心里都没把他当回事,东京城里但凡有头有脸的人没谁在乎他。混得惨,家里得不到几个零花钱,外边更没人讨好孝敬他银子,他又是个瞧不清自己斤两的,爱面子,老觉着自己是相府衙内,钱袋里没银子却酷爱摆排场,浑吃浑喝浑混,到处硬欠债,弄得路边小吃摊都防着他,成为东京城的笑柄。谁知突然时来运转,他爹正妻生的哥哥和妾生却得宠的兄弟突然在娱乐交际中被蔡相家战斗力爆表的众多儿孙们一锅端搞死搞废了。

    张相爷家转眼只剩下这根得依赖的独苗,宝贝了。这厮陡然抖起来了。

    张邦昌没了寄予希望的儿子,心痛哀伤。这位张衙内死了兄弟却是幸运大好事,爹亲,外人争捧,好不得意,因祸得福。

    这事整得,啧啧,都不知该怎么说好了。

    瞧这架式,今天这事是这位新得势的张衙内挑头罗。

    怪不得开封府和禁军都没过来管。

    其他几位衙内瞧着也眼熟或熟知。有新近上位的吏部尚书家的,有老刑部尚书家的,有……

    这七八个衙内家里都是够有权的,也多是死了残了兄弟才得势的好象。

    吃瓜群众如打了鸡血般兴奋了。

    牛b的侯府和以当朝第二把手家的宝贝衙内为首的一众衙内对怼,这场戏才真正有看头了。

    可,张衙内不愧是相爷家公子,果然有面子,笑嘻嘻一招呼说他和哥几个衙内是来参加拍卖给侯府捧场的,把门军丁就放行了这群衙内。刑部尚书家的衙内拽希希帮富商们说了句话,连闹事的富商们也得了机会得意洋洋跟着进了侯府。只是衙内和富有却政治地位卑贱的富商二者待遇还是有明显区别的。衙内的人都能进去。富商的人却只有首席保镖才能获准跟进。

    侯府大门轰隆一声关上了,又隔绝了外面观众窥探的视线。

    四个守门的大汉继续面无表情挡在门前,冰冷的目光扫视那些跃跃欲试想冲击侯府的爪牙,似乎很希望有不怕死的上来。

    预想的冲突高*潮没有出现。

    吃瓜群众好不失望,都对侯府表现很不满,骂骂咧咧的议论纷纷。

    有胆大的,或别有用心的干脆高声笑骂侯府原来也是看人下菜碟的势力眼软蛋,仁义威名布天下的沧赵家族都是骗人的,大名鼎鼎的文成侯原来也是个趋炎附势的伪君子,必是个阴险虚伪透顶的无耻欺民奸贼。若不是,你侯府证明给我看呐。

    这话立即得到很多吃瓜群众符合帮腔。

    但即使起哄,绝大多数也并不敢高声表现,怕自己被侯府盯上当了报复目标,结果是苍蝇满天般嗡嗡一片。

    这种情况下有胆子横年纪长的书生似乎脖子够硬铁骨铮铮,不怕暴露自己被盯上,在人群面前演讲一样高声列举赵公廉从中状元到飞黄腾达的历史,深刻剖析揭露证明文成侯是欺世盗名势力小人,卖弄老东京人的见识和优越感,体现一把卓而不凡。

    这时代没有诽谤罪。

    宋朝把读书人的地位抬得是历代王朝中最高的,以至于后世对宋文明富裕自由等等高度评价甚至羡慕留恋,似恨不逢时。

    历史总是宋读书人写的。后世研究历史的也同样是读书人。

    对格外优待,简直是放纵读书人的这个朝代总要择亮点夸大并反复强调来歌颂。百姓看到听到的就是这些。

    宋代读书人被集体惯坏了,从幸运高傲的士大夫到混不上铁饭碗的穷酸绝大多数是大嘴巴,自私任性流行,只恨不能全世界都认识他记住他,当然是为了从中捞取让生活优越起来的好处和面皮,为此,极度追求若不能清史留名,那就遗臭万年。

    总之要出名带来现实私利,要史上留名,让后人知道历史上有他这么一号人。

    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百姓利益什么的,对很多包括士大夫在内的读书人是不在乎的,所为和追捧的真正开始兴盛起来的儒家及孔成“仁”孟取“义”精神核心背道而驰,说一套做一套,开始涌现无数浮华无骨自私透顶伪君子**贼卖国贼,为历史开了个恶劣头。

    后面的明朝隔着元朝也继承了这种风气。

    大名鼎鼎的东林党等把这种风气推高到令人咋舌的程度,表演了什么叫更无耻。

    但北宋读书人拥有再多自由,这种公然大肆诋毁权贵家族蛊惑民众挑衅闹事的行为也是禁止的。

    给你自由不是让你挑战统治。

    这时代也有妖言惑众破坏治安罪。说收拾你就能让你生不如死把牢底坐穿。

    这些敢公然出头的不是真那么正义有骨气,没人在背后撑腰授意才怪了,暗藏的什么,有点见识的东京人都心知肚明。

    无非是抹黑沧赵家族设法搞臭,一层层扒掉文成侯身上的影响力号召力护身光,在某个时候名正言顺以最小的代价清除掉对大宋功勋赫赫到无人能比一半的这一家。或许皇帝就是幕后最大推手。

    面对如此污辱挑衅,守门军汉却似乎无动于衷,只以冰冷眼神扫视堵在门前的人。

    这让演讲的那些读书人越发亢奋到肆无忌惮,讲得越发精彩纷呈唾沫四溅,赢得更多喝彩叫好甚至打赏。

    这些吃瓜者以及富商爪牙不知道的是,把门军汉不搭理不气愤不动怒是清楚,还留在京城的这些人是群被养刁了,惯坏了的人群,和大宋其它区域的民众都不同,浮华虚荣自大无情都是最高水准,懦弱无骨无良苟且也是最高水准,都是毁灭民族的害虫,现在得瑟得狂,却不过是被新帝国新时代抛弃的人群,都在无知无觉张狂地等候天倾血洗的灾难降临,在等死而已。

    和很快就会倒霉甚至要死的人计较有什么意思?

    眼下不妨宽容大度点。

    就让他们享受一下他们热衷的最后一点乐趣。

    至于这些跳高的人背后隐藏着什么目的什么人物就更不必查了。

    无非是那些奸贼那个皇帝,具体是谁并不重要。

    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帝国会让东京城的人想跑都没地跑,只能干受着。

    生活就是这样,有得意的时候,也有失意的时候,只要你不是至高无上又万能的上帝,哪怕是上帝之子也得经历波折。

    到该受到惩罚的不久那一天,这东京城,上至皇帝,下到乞丐黑帮,都会承受野人才能制造出来达极点的恐怖凶残。

    野人会教会这些人懂得做人要厚道要珍惜为国为民的人和所做的牺牲。哪怕这人只是无知无文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只是懂了,忏悔想当个厚道人了,却未必能活着有那个机会去做。

    他们这些侯府人无不是沧赵家族的亲信,无不清楚二少爷赵岳借时代巨变彻底清洗汉人劣根性的钢铁决心。

    那是个说到就能做得到的神奇无比的人。这世界没有谁能阻止他的意志。

    侯府院内拍卖场,参加拍卖的上百号衙内和富商很自然地围着一张张桌案聚成一伙伙,派系分明,一目了然。

    侯府人不理睬一双双嘲讽挑衅的眼睛,明知道是来搞事的,却仍然很讲究地给众人上茶,好茶。

    感谢捧场。

    应该盛情招待。

    知道你们心热、刚才在门外骂得时间长骂得太亢奋消耗了许多体力和口水个个口干舌燥的,又是夏末,今天阴,你们也渴了,也可能饿了。

    本应该上好酒和高档精致点心水果的。

    只是主家穷了,没那条件了。给诸位上的好茶还是侯府专门供主人来京的时候喝的一点存货,今喝完就没了。

    就请将就一点吧。

    衙内和富豪们一个个斜着眼撇着嘴傲慢地瞅瞅茶碗,个个一脸嫌弃样。

    嗯?

    真是好茶。

    只看茶叶在水中舒展的形状就能知道。

    嗯,闻着味就够香的。

    尝一口,哟,不凉不热的正合口,真香。极品好茶呀!太爽口了。

    沧赵家不愧曾经是最有钱的豪门。这么好的茶,一次能供这么多人喝个够,怕是满大宋也只有蔡京家能供得起。

    也许是真渴了,也许是茶太好喝了,也许是有便宜不多占那是王八蛋。一个二个都不断地连连喝,忙得侯府不停续水。

    保镖打手们没座位,只能站着,却也有茶水供应,茶品也不错,武夫位卑就不必讲究派头了,大碗大碗灌下去尹牛气豪迈。

    解渴了。更有精神头和战斗力了。

    衙内富豪们停手开始催促赶紧拍卖,爷时间精贵着呐,不是你无钱可赚无事可做的破落侯府能耽误起的。

    都攒足了劲准备闹事,力争让这次拍卖事件成最经典最有嚼头的事例。以后说出去,别说外人就是子孙也得敬仰老爷我。

    在挑理漫骂声中,侯府总管周管家终于露面了,脸上没羞恼之色,微笑上了主持台却没热情和客人打招呼,直接开拍。

    京城居大不易。天价房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帝都才有的现象,在宋代已经贵得让人咋舌了。

    作为这个时代全世界唯一的拥有百万人口规模的超级大城市,东京的某些地可谓寸土寸金。房价高得惊人,稍好点的,动不动就几十万贯。上百万贯也不稀奇。关键是你有钱都不一定有地买去。

    象苏轼这样出身富有之家的牛人,象王安石这样的宰相大佬想在东京买个好点的房子都买不起无法如愿。

    赵公廉曾经被称为当朝第一宠臣,但除了第一次和大臣赌气耍性子才官爵银子一并大方封赏外,皇帝赵佶从来没有再给沧赵家族任何实惠利益,都是官爵和空名,更不会赏赐东京的昂贵房子,和对高俅的大方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这些年来完全是沧赵家族在不断以各种实物形式倒贴皇帝。你可以从中知道帝王和帝王心术是什么、皇帝心里对沧赵家族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所谓恩宠纯是耍皇权利用而已。

    赵佶干得理所当然,享受得理所当然。

    侯府是沧赵家族自己购置的,在赵公廉当官做皇帝秘书的第二年就买的,破旧房,面积也不大,却也花了五十多万。

    推倒破旧房重建。

    虽然建筑没什么精奇的,普通到窗户都不是价格昂贵又费时的雕花,但这座房子却是超时代的,坐便器、下水道、西式壁炉和连接的暖气……坚固干净便利舒适,单就生活而言就是皇宫大内也远远比不上。

    拍卖底价却基本是当初购地皮时的价格——五十六万贯,不算重建的不菲花费,只论十年物价上涨也真心是降价大贱卖了。

    卖府诚意满满。

    然后,这些衙内和富豪精心策划的内容上演了。

    一个四十来岁看着魁梧实际是肥胖的富豪第一个叫价,嗓门也最洪亮:“五十五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