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界改命群〕〔穹天女帝〕〔史上最强入殓师〕〔长生种〕〔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我能无限复制天赋〕〔4399〕〔首富杨飞〕〔陈青阳〕〔闪婚厚爱老公大人〕〔我和邻家美姨〕〔虎婿杨潇〕〔深宫报道〕〔都市绝武医神〕〔最牛女婿〕〔越来越强的我该怎〕〔从兔子开始当新手〕〔终结领域〕〔一开局就无敌〕〔超神学院里的异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3节虚名
    移民狂潮过去了。

    海盗退走了。

    大宋挺过了难关,渐渐恢复表面的平静。似乎统治又恢复稳固正常。

    这次灾难留给大宋的并不全是苦果。

    浩劫中死了不少地方县级官员包括州府大佬,形成大量官员空缺急需补充。可一向以有官身却无正经事可干人满为患的官场,这下人手反而不够用了,即使把京城蓄养的无正经职事的官员全部放出去也弥补不了空缺。

    于是那些考不上进士,只能在太学混日子熬资格钻营等机会的成年太学生等“京城大学生”乐了。

    喜从天降.

    得朝廷紧急征召任命,纷纷去了各地当官大爷,有点门路的都是上知县,地区好赖和品级有差别而已,最次的也是条件不那么好的地方县丞。但都是由书生民一下子翻身破格当上了有品级的官,从此就可以各凭本事痛快谋荣耀仕途了。

    无论北宋南宋,都有“冗官、冗费、冗军”这三冗的巨大负担和隐患。

    此次灾难,冗官、冗费一下子得到极大解决甚至是彻底解决。

    冗军问题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虽然迫于内外的军事压力,军队总量,除了臃肿无用的庞大京军外,都无法减少。但闲置的地方武装这次全得用上弥补军队大量缺失。

    费用一下减轻无数。朝廷还从民间夺取了巨额财富,相当于夏季赋税空前暴收,财政上短期内真不差钱。

    只把积藏在大户家猪圈里不能参与流通的巨量铜钱挖掘抢夺出来,收归了国有,就极大缓解了流通领域钱荒问题。

    国家铸造铜钱的压力一下不年年那么大那么紧迫了。

    清真山铜矿事件造成的铜荒危机也自然得到解决。

    赵佶听着各地终于纷纷传来的恶报,震惊人口流失和灾害之重,但在白时中等列举三冗解决的好处安慰他后也心情轻松不少。

    他不知道的是,京城的有钱有势者背地里已消了大发京城灾难财的喜悦满足,如今都暗暗疑惑不解沮丧着急透顶。

    闹侯府的那些人,衙内也好,富豪也罢,都惊骇先后发现自己成了吃喝无味见美色有心无力的太监。京城的宰相枢密使等文武大臣与有权有势更有钱享乐的达官贵人公子衙内少爷们也纷纷成了吃喝无味的太监。

    这些道貌岸然的无良官僚富商不知自己是在侯府中了时迁在茶水中加的猛料,或有钱才能长时间享受得起有料美味昂贵酒水茶叶不知不觉缓慢中招,结果成了人生乐趣大失的现在这种比年老痴呆还严重的状态。查还查不出是中毒了。

    美食美色享受不得了,再多权势富贵也无疑丧失大半滋味。

    这些政治或经济上层人物原本以为是在动荡惊恐这阶段日夜焦虑不安才会食而无味见色不起,现在灾难过去了,没忧虑了,可以安心放松接着享受了,却还是如此无味无能,这就奇怪了,着急了。

    扭曲的儒家教育出来的民族最重脸面虚荣。

    但腐败阶层都是伪君子,表面重脸面名声,有权有钱有势在手作威作福,其实不要脸,不怕骂,百姓越骂他越感觉荣耀有地位混得好。但不要脸,不怕嘲笑诅咒也得分是什么事。

    不算个男人这种丢人的隐私自然不在不怕丢脸的范围内。

    这要是传了出去,指定被天下人广泛幸灾乐祸嘲笑诅咒为‘做孽太多,太得意猖狂,活该遭了天报应’。

    这种屈辱和窝囊气,权再大凶威再强也没奈何,怎么可能制止天下悠悠之口和传乐子的八卦人心?

    只能在鄙视嘲弄的眼神中干窝火,都没脸出门。更别说昂首挺立朝堂面对同僚幸灾乐祸鄙视甚至借机当面嘲讽打击。

    所以,没人敢向外泄露,尽可能地连家人也瞒着。

    这脸丢不起。

    只能暗中查找原因,偷偷摸摸找大夫以诊病为由隐讳提一提那方面不大行开治疗方,

    但自然是鸟用没有。

    生殖与味觉神经中毒导致基因病变,就是赵岳穿前那个世界的发达医疗技术也无法诊断原因,也找不出有效针对的医治手段。

    北宋这时代想诊断明白并弄出疗法,那纯是呵呵。

    中者和大夫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中毒。

    东京成了富贵太监集中营,个个竭力隐私,唯恐传出去成笑柄,大夫为全家脑袋着想也不敢泄露贵人们的难言之瘾,贵人们也就不知道同僚同阶级的大家都不幸了,应该和皇帝一起默哀同病相怜。

    当然,就算衙内和那些闹事富豪怀疑到侯府搞鬼也鸟用没有。

    一没证据证明是中毒。

    二没证据证明是在侯府闹事才导致的。

    三,想找侯府麻烦变相泄愤,或想偷偷摸摸捉人审问,侯府也不存在了。

    张邦昌、吏部尚书、刑部尚书保下了儿子,闹了个归齐却还是绝子绝孙的下场。连他本人也再不能搞出后代了。

    满京城的富贵人拍脑袋,疑神疑鬼,有的觉得是长时间紧张与惊吓过度,过段时间就会慢慢恢复正常,有的则迷信怕真是自己做恶太多惹怒了鬼神遭遇了天谴;有的觉得是以前放纵过度,身子太空,收心多吃好东西养养会好的......

    一时间,京城以往兴隆的娱乐场馆满城红袖招生意暴跌,虽不说门可罗雀,来的大爷们也突然个个变成了不玩真枪实干的嘴君手君,有不要脸的还对姑娘们说什么大爷最近在修身养性不沾荤腥要当个对得起家中丑妻的正经好男人云云。

    但姑娘们可不是好哄骗的,很快发现了这些大爷不可说的共同秘密,惊愕不解,暗中嘲讽活该,就是这耽误赚钱就不好了。让人着急。

    却不知满京城的富贵人又有了新的惊惧发现:京城众多的大夫在不知不觉中也大多没影了。连御医也因各种理由不知不觉少了大半。剩下的寥寥御医和大夫都是些无良缺德小人之辈,其中不乏医术好手,但没一个能瞧准病因医治他们的。

    到了这时候,就是最蠢再无知,富贵们也清楚人都流去那里了,这一下更深切感受到大宋江山的萧瑟寒意。

    他们没察觉的是,府上那些饱受奴役之苦的丫环奴仆也纷纷在暗中准备有机会就逃离他们这种人没任何希望的大宋。

    梁山上的赵岳此时并不知道东京发生的侯府事件,更不知道时迁等把东京城制造成了富贵太监集中营。

    下面的人都知道普济亲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很忙,不需要赵岳动手的事就尽量不让赵岳知道而分心受累,直到京城侯府的人实际选择的是陆路骑马分而不散绕道而行,而不是皇帝和大臣们判断的必定押银子走运河,轻易躲过了皇帝安排的水路劫杀迅速返回了沧州老家,才发了电报通知报告了梁山这边一切顺利。

    那些赶货车骑光背马逃走的车夫实际是化装改了模样的杨林手下的精锐人手,找个地方丢下不稀得要的宋马,洗了脸,去了胡子等伪装,变回原来模样,又三三两两溜溜达达轻松返回了京城继续扮演在东京的各种角色。

    至于后一件事,手段属于不可说的下三滥,这是间谍组织的事,间谍头子们很自觉地不对领袖们说,自己悄悄干。

    领袖们总是伟大光明正义的,不会干下三滥的事,这个形象必须保持,若有脏活自然由下面人去策划去完成,若事有泄露也不干领导的事,下面必须担着,而间谍组织就是专业干脏活的,手段不分高尚还是猥琐,没那么些讲究,有效,利国就好。

    实际上赵岳半点也不在意下三滥不下三滥。

    他若是知道间谍组织不但把东京富贵达人改造了,金国、西夏、契丹、倭岛……也是目标,而且凶暴的前两者已经在喝着美酒香茶中不知不觉慢慢遭殃,成为药品试验地区的倭岛权贵更是最先享受了这待遇,不但不会厌恶这手,还会大力表扬。

    政治是要讲究光明正义,要讲人道讲文明,但对敌,尤其是对敌国真穷讲究公正光明人道,那就是要面子不要里子了。

    政治本身就是两面性的,有阳光一面,也有冷酷黑暗一面。那是最险恶的人类游戏。

    可怕的是统治者对内冷酷不要脸,对外却公正人道光明,极讲究虚假无用脸面。

    历代封建统治者都对本国人标榜自己是内圣外王,后世也得到吹捧,实际却多是内霸外圣,对外更圣了,对内不择手段,对外公正大度人道仁慈。这一方面常常是弄不过外国,只能圣,另一方面则是扭曲的儒教民族精神传统形成的虚荣必然。

    唐宗汉武之所以成为中国人追捧的骄傲,是这两帝王对外政策首先讲里子而不是虚荣面子。

    唐太宗为政,按现代人标准看来政绩也就那么回事,国也没多强,民也不富,但按时代限制确实称得上难得的务实伟大非凡。

    对外最狠,只求实利,干得最彻底,恨不能把敢侵犯中国利益的蛮子灭族的唯一帝王就是汉武帝了。

    这位帝王是真正的霸道独夫,耗尽国力,损尽民财,从蛮子那抢了无数财富却都归自己手,皇家独占的牛羊战利品多得用不完,但就是牛羊老死了,烧了,也决不分给牺牲无数生命和辛劳的百姓分享点。

    他太子儿子不赞同他的独,觉得父亲不仁慈不恤民,治国不应该这样,这位帝王就瞧不上儿子,觉得儿子太懦弱没帝王的霸气不配接位,最终性格即行事逻辑的必然,还是把贤德的皇后和太子全弄死了。

    但,中国的庞大版图是务实的汉武帝最初建立的。

    后世称他一声大帝就是他对外够狠够坚定并成功做到了。

    可惜,自晋起兴起扭曲虚荣精神,名士穿着开裆裤(那时没内裤,你就想像那形象吧),吃药吃得弱不禁风虚幻自大虚荣,放浪形骸狂放高歌:我有震世大才,我是天纵奇才,我能耐大的名气大的可不受世俗法则约束,我写了治世经典,藏于深山,留待后世有缘者……

    这种不要脸的要面子玩得五胡乱华,差点让汉民族绝种。

    随后儒家兴起,从此走上另一条虚荣之路。

    糟糕的是,对外大讲仁慈人道公正大度,把国家民族玩弱了软了愚昧落后了,还自觉是光明公正伟大的,凝固了行事的政治传统,无声无息影响着一代代统治者,干着自觉光明正义,实则要面子不要里子,还被世界不理解讽刺嘲笑的事。

    坚持自己的对外迂腐虚荣政治传统观,与世界潮流格格不入,不符合世界政治游戏规则,不被孤立嘲讽欺负才怪了。

    纵观历史,你看正义高尚除了本国人为解救自身不得不奋勇追随,其它国家谁会管你正义不正义高尚不高尚?

    何况正义高尚的划分标准,这得分利益阵营,没有世界统一衡量,嘴上想怎么说就能怎么判断的。

    从来都是实力强行事强横的说了算。

    中国也早有名言:成王,败寇。

    世界大大小小的国家哪个不是积极主动追随强大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国家去当强盗,组成多国联军捞好处沾便宜?

    跟坚持自己那可笑一套最注重面皮虚荣形象的国干,先不说你把自己玩弱得根本没实力干什么,我当你小弟受欺负了,你能不顾光明人道公正形象悍然出兵来保护我吗?也不能带我去发外财变得富裕幸福,我为什么要承受不要脸的强国随时会灭了我的风险,追随你这样的受重重自我约束的没用傻瓜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