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一婚二宝:帝少宠〕〔地下城玩家〕〔麻衣相师〕〔龙门枭雄〕〔重生白手起家〕〔林天秦若菲〕〔重生之修真首富〕〔唐诗薄夜〕〔财迷小医妃〕〔最强战士〕〔天降横财〕〔罪鬼之证〕〔封灵星神〕〔我为国家修文物〕〔豪门契约:总裁,〕〔我在英伦当贵族〕〔宠婚99次:总裁大〕〔糖心之恋〕〔缠绵入骨:总裁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4节潘金莲的幸福生活
    梁山大名鼎鼎的宛子城,水浒中说是片镜面似的三五百丈石头平地,四面是高山。

    这里也是赵岳领导的梁山势力的中央所在,但并没有建成城墙圈起来,只是和二龙山相似,在外围盖了半圈房舍。

    在赵岳看来,梁山之险只在水泊,

    若是浩荡的水泊守不住,梁山这种海拔并不高也算不上险峻的山差不多也就等于破了。

    尤其他守的不但是梁山本山,连其它属山都列入防御区,当初各处山都因形就势设着大大小小工厂,最多时曾住着数万工人和家属,如今工厂撤走了,山区彻底改成了养兵养殖,但各处仍住有人负责放牧种植蔬菜屠宰制革等活,虽然除了金沙滩、鸭嘴滩、乱石滩有进山山道,其它沿泊地都修改成了紧接水泊的陡峭石壁,不方便大军落脚和通行,但总有低矮进山处便于攀爬,以大军之力用梯子不难攻入山区,想要全面防守,十几二十万大军也未必能防过来,所以梁山防御唯有牢牢控制住水泊。

    另外,限于沧赵家族的宋臣遮人耳目保护伞身份,宛子城也不能修成标准山寨形式。

    若不然,一旦朝廷有了兴趣或起了疑心派人来探看,一瞅防守森严的山关不要紧,豪强权贵大家族都有秘密,梁山泊这种荒野险地紧守不出奇,但再一瞅宛子城高大可用于作战的城墙,那可就怎么看也是藏在水泊里的强盗窝,没疑心也得生起怀疑。

    当然,宛子城这片地不圈起来也不是梁山人就能随便钻进来的。

    这里四周是深深山谷,从山谷顺山体到宛子城多陡峭难上,在容易上来的地方又被房子堵住了,并设有巡哨和瞭望哨监视,唯一能进入宛子城的通道口是面向金沙滩那边,也盖有几间房子,设有哨兵日夜把守。

    房子是沿宛子城转圈建的,自然不分常规南北朝向。

    但山上地势高,窗户合理,周围又没有遮挡,房子采光都不是问题。

    汉民族感情细腻委婉,讲究特别多。

    在赵岳看来这样的族群有优点也有缺点。

    死板敏感易受伤,有韧性但也脆弱,缺乏粗旷奔放和峥嵘霸气,也缺乏开拓心。

    汉民族的建筑也体现了这一点,精巧细致有余,很规整统一,却没有张扬的个性,缺乏一种雄浑震撼人心的力量。

    赵岳想要的民族必须是有野心,有昂扬开拓气势,有冒险侵略性,有强烈创新和领导魅力的新大汉民族,不要一个循规蹈矩唯唯诺诺好管理却自锁手脚头脑精神没大出息的绵羊群,在日常中就极为注意在各方面都力求潜移默化的影响。

    建筑风格是文化和精神特征的一部分。

    所以,宛子城的房子外观不追求雅致精巧,都高大粗旷,带有明显的巴伐利亚宫殿那种风格,高大宽阔,棱角分明。

    汉统治者穷讲究是世界所有统治者中最多最细致的,连衣服式样与颜色都划分极细,象征地位的建筑上更是规定极严。

    赵岳以家族超新出品和强大的商务影响力,悄悄挑战大宋的各种习俗与规矩,用十几年时间逐步破坏掉了很多方面的限制,比如衣服,不再是等级分明的划分,丝绸在以前是限制商人穿的,如今早随便穿,权贵也不再总是长袍大褂,天热闲时也穿短袖衫或背心。当然皇家专用的黄色,这个是不能突破的。建筑限制也是不能逾制随便突破的,不是你想盖个什么样的就能盖。

    严格来说,宛子城的房子模式都不合法,甚至严重逾制。

    但这里是封闭的荒山野地,不会影响外人形成对朝廷规定的挑战,建得高大粗旷也符合山区特点,浑然一体,

    有理由解释。

    宛子城是赵岳极力推动和改变大汉民族的指挥中心,也是大宋境内首处挑战皇权引入西方特点的地方,极具标致性和纪念意义,以后必然会成历史名胜,也会列入名胜古迹保护。赵岳希望后人在瞻仰游览这里时,会勾起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叹历史拐点,能焕发出更强烈的创新开拓与进取意志,更强烈的热爱和维护这个国家和民族更强大富裕自由幸福。

    赵岳住的房子自然是宛子城最利于采光和保暖的正南正北建筑。

    此刻,他坐在靠北窗的书案前搞他再活几辈子也是最狂热痴迷的科学,只是没有条件,只能是在理论方面下功夫。

    这座房子高有五米,只算天花板也有四米多高,高度无疑拉大了空间,赵岳很喜欢这种没有压抑的感觉。

    房子的长宽也很大,并不是常规居舍,象个宽阔的厅,屋里东边是宽大的床,靠床近的是可随气候移动位置的这个书案,中间是宽阔的空地,这是赵岳每天练习师门秘诀的空间,西边是冬天用的火炕。

    没这个火炕,在梁山上严酷的冬天根本受不了。

    火炕这边的墙有个小门连通着厨房。烧炕是在厨房,赵岳这边没有任何烟熏火燎味。

    厨房连着的自然是最熟悉亲近的老家人胖厨子夫妇的住处。

    胖厨子夫妇带着国王主人夫妇郑重交托的重任和信任,在梁山只负责照顾小主人的饮食起居,不鸟梁山其他首领饮食事,也不管其它事。只是他厨艺高,首领们总来蹭吃喝,又多是光棍,家里没个女人照应,胖厨子多了负担却也喜欢聚一起热闹,心宽体胖,脾气好,不在乎多做些饭菜的辛劳。

    赵岳的侍卫住在东边隔壁。

    但侍卫长雕龙绣虎二小将这回在梁山就放鹰了,不再负责护卫,每天都带手下跑出去自由活动,爱练兵练兵,爱游泳摸鱼捞虾摸河蚌,随便,只是有一侍卫留守,防止主人有事着急找不到。

    千古名妇——潘金莲住在胖厨子夫妇西隔壁,单独门户,很是自在。

    赵岳在青州瑞龙谷收的巨汉——大力神冯金彪也不知是他自愿的,还是军师何玄通安排的,担负了守卫任务,此时就在门外走廊。

    这位身高近两米的在黄种人中尤其是在宋人中极少见的巨汉,理个锅盖头,头顶是短得不能再短的毛刺短发,下面是刮得光溜的一圈秃瓢,秋天了也只穿着件黑背心,露着粗如一般人大腿的手臂和粗大结实的肌肉,下身是宽大的牛仔裤,脚上是牛皮原色皮靴,赵岳命令专门打造给他量身定做的心爱大刀时刻不离手,有时柱刀静立,有时在走廊徘徊,有时在椅子上坐坐,活象个西方犯罪影片中那种巡逻守卫黑帮老大家的黑帮打手,但无论行走坐立都轻手轻脚,连呼吸都注意小声,很是用心。

    梁山上很安全,自然不需要如此戒备。

    但冯金彪仍是一脸较真,不但牢牢为赵岳把守着门户,而且生怕自己动作弄动静大了惊扰到里面正专注地忙着的赵岳。

    赵岳闲时,一个人常常发呆。

    冯金彪不知道普济亲王在发呆的时候是不是象军师说的那样是在神游太虚参悟天道玄机、民族振兴幸福万民的方法,是不是失去防御,强横无匹的武功失去作用很容易被刺杀。

    他只知道在赵岳独自静静伏案冥思苦想或发呆时最忌讳和厌恶被人打扰,知道这位神奇的帝国科技教父、智慧之王正在搞的东西正在思考的事都是顶级大事,不说关于修炼成神,最起码是关乎天下人命运前途幸福的大事,所以严禁梁山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随意闯入这里惊扰打断了赵岳的思绪,坚决当好这个门神。

    他感觉这是种无上的信任和荣耀,把门不但不丢人,而且是神圣无上的事,太多人想有这个机会还没这个资格呢,再辛苦危险也愿意付出,何况他不觉得枯躁辛苦,更没有危险。

    潘金莲,赵岳总称呼为小潘,此时就坐在走廊里,对着门口半露着一连身子,一抬头就能看到屋里赵岳的情况。

    当然,赵岳也能看到她。

    秋风习习,梁山上不再炎热。

    这是一年当中最舒服的时节,天高气爽,山上更是空气清新,吸一口就觉得是那么惬意。

    今天更是好天气,日头缓慢攀爬在苍穹,蓝天白云似乎更悠远美丽。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美妙,似乎有种生活的安逸甜蜜在空气中弥漫游荡。

    冯金彪也闻到了这种甜蜜醉人。

    温润的秋风吹拂着小潘的秀发和秀丽衣裙,为她平添了股飘逸动人,仿若天界福山的魅惑勾人仙子女妖。

    巨汉闻到的甜蜜气息就是小潘身上被秋风散发的香气。

    但他从不多看小潘一眼,更从不心生爱慕或情欲方面的意念。

    尽管梁山上的头领都知道普济亲王和这位美女没有任何肉体关系或感情纠葛,但没人打小潘的主意。

    男女之事,日久朝夕相处,谁知道会怎样?

    今天亲王不在意,难说明天会不会起了心思。小潘可是很美的,天生一股让男人很容易产生某种冲动的诱魅。说不定一夜照常过去了,第二天小潘再出现在大家眼前却已经成了羞涩幸福的小妇人做了亲王的女人呢。

    这种可能性即使极小,梁山头领也决不去犯忌。

    这种事,别说是封建特权时代,就是文明自由的后世,下属照样是如此态度。

    这与时代无关,是对强者的自然敬畏。

    小潘自上梁山起就留在赵岳这,负责和胖厨子夫妇一起照顾赵岳。

    在梁山人眼里,她即使不算赵岳的侍妾侍女,也最起码是贴身大丫环,是亲信,不可得罪。

    是个懂事的都明白枕边风的厉害。

    耳边风也照样威力巨大。

    何况这位亲王在帝国不管军政大事却有无形的掌握力有无上的权威,几乎是新帝国臣民万众心中的在世神明和信仰。

    在新帝国,赵岳有生杀予夺之权,在大宋或者任何地方,这位武功和智慧高到深不可测凡人难以想像的亲王若恶了谁想除掉谁,即使是被守卫森严的宋皇辽帝,赵岳想他今夜死,他也绝不会有机会活到明早上。

    潘金莲一留在梁山,伺候在赵岳身边,实际也立即有了随时被占有的心理准备。

    小人物的命运是掌握在大人物指掌中的。

    美貌无助的女子更是大人物愿意捏着的,愿意不愿意,反抗不反抗都没用。

    潘金莲对此早有感悟。

    当初,那个只是有几个小钱的富户主人都能想把她怎样就能怎样,何况是落在一位权威无上的神奇亲王之手。

    潘金莲在小刘通强索走她看到赵岳和小刘通第一眼时就准备低头认命了,并不介意被赵岳强行占有,被占有了也不计较是妻是妾,还是宋人习惯的那样可随意交换处理的卑贱悲惨侍女甚至侍妾。

    计较不来。

    或者说她根本没资格计较与奢望。

    经历了旧主试图强行欺辱霸占,再看到小刘通对旧主能随意欺压敲诈强夺,她就深刻认识到权贵之门的更强横更霸道。

    她对生活还有少女的美好幻想,不想死,不想自杀来抗争,还想多看看这世界多看看人生,就只能低头随命运安排结局。

    若是被赵岳或小刘通霸占了。潘金莲没有悲切痛苦心理,甚至不反感不抗拒,会配合着讨欢喜宠爱。

    她对生活已经没有高的期望,想找个称心如意只爱她一个人的郎君安静甜蜜生活一辈子,但无论是赵岳还是刘通都不是她的理想目标。在她眼里刘通还是个毛毛躁躁的少年,还不是担起家庭重任的男子汉,心性未定,不能给女人安全感,不是理想的依靠。赵岳拥有太多让女人心动迷恋的条件,但潘金莲很快就敏感察觉这位神秘的海盗亲王骨子里有股骇人凶戾之气,时日稍久更发觉赵岳对这个世界有种深深的厌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