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江惜月〕〔重生狂妻,慕少花〕〔琴定山河〕〔顶级演员〕〔超级无敌强化〕〔邪王轻轻爱:王妃〕〔漫威里的赛亚人〕〔墨玉本佳人〕〔乡村透视仙医〕〔一梦来到青春时〕〔一场繁华一场梦〕〔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沧元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至尊龙婿〕〔总裁爹地请温柔〕〔全京城都盼着我克〕〔丹青不知岁月老〕〔我在古代嗑C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0节一头冷汗
    潘金莲找欧鹏老婆不仅是为解释误会,也是有另外的目的。

    有赵岳的支持,人生就没有大难题。

    她考虑的是怎么创业做赵岳说的那种名媛名流的事。

    说起创新实干,搞时尚产业,潘金莲还是有点自信的。但她的优点仅仅在此。

    说到底,她仍是个小女人,不擅长对外,也不擅长管理,更不懂怎么经商做大生意。想创业搞公司,她需要可靠帮手。

    而欧鹏老婆恰恰是打小就接触经营管理,尤其擅长经商的少见宋人女人。

    这不正好?

    反正在梁山的大大小小数百女性几乎都是聋哑人,正常的女人没几个,不是头领的家眷就是家眷原就有的丫环,都住在宛子城这,也自然而然是交往的伙伴。两人也没什么正经事可操心,交好能多个解闷的闺蜜。若合伙做生意,那好处就更多了。

    欧鹏可是普济亲王的心腹大将,铁杆得很,也是如今的梁山军总管,是以后必定跟赵岳走的那类将领。

    潘金莲在赵岳身边转,端茶上酒待客的,亲眼见证了赵岳对欧鹏与对一般将领的微妙不同,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上有赵岳支持,再有了这位心腹大将支持,那在帝国创业无疑又多了层强大保障,只创业资金就先有了一半。

    欧鹏这样的梁山老将可不差钱。

    尽管帝国和以往的国家不同,奖赏军功什么的,不发土地,大额奖金就会发宝石或分配更难得的企业股份,现钱很少,但象欧鹏这样的,只在帝国能领取的企业分红就数额可观,又没什么大花销,随随便便不知不觉也能攒下不少钱。

    拉上欧夫人,就算欧鹏不幸战死沙场,没活到那一天,以赵岳的性子也必定会照顾葛氏到底,直到不值得或不需要为止。

    与欧葛氏和伙,那真的是什么也不缺了。

    赵岳不知道潘金莲心里打的什么精明主意,但大体也有点谱。

    他反感必然被金钱权力扭曲变味并最终会彻底撕裂的人情社会。但,人谁能无情?是人总会有所偏爱,总会更信任和亲近熟悉的老部下。

    如有必要,赵岳不介意用自己的影响力甚至势力给包括潘金莲在内的身边人多些照顾。只要这些人不是干坑人恶事。

    他心情今天很好。

    但,撕破旧天,开创伟业新局者,上苍总会让他不得清闲舒心自在。

    何玄通和朱贵突然在宛子城道口出现。

    二人联袂快步走来,显然有急事。

    赵岳看到他们一人手里拿着张纸,知道是电报,看二人神情怕是有必须他知道甚至要必须亲自应对的大事发生了。

    何玄通过来就说:“公子,你先看看这个。”

    赵岳接过何玄通递上的纸条迅速扫了一眼,以他的神经大条和石头心,也被第一眼扫到的消息惊着了。

    京城上百万居民过半是地痞恶棍黑帮?

    这,这真是太搞笑了,太让人吃惊了。

    那是管得最严的大宋京城啊,天子脚下,首善之区居然也能搞成这样!

    开封府尹蔡懋这老家伙得贪污渎职乱搞到什么程度才能把京城地面弄成贼窝?!

    这水平比把沧州城搞成黑窝的绣花枕头郑居中,恶搞的水平和胆子都更胜不止一筹哇!

    蔡懋当这府尹,把百分之一的精力放在正经公事上也不至于这样。那他当着官,整天在忙乎什么?又不是有病不能理政。

    透过蔡懋看其靠山蔡京,也能看破蔡京当政,那劲头都用在什么上了。

    京城地面成了贼窝,得京郊发生骇人强盗重案,京城大小官员们才能发现异常,这才惊恐发现京城的可怕现实仓皇采取行动。大宋中央的官员得眼皮子朝天虚浮腐化到什么程度,内斗到什么激烈程度,才能没注意到或顾不上脚下的变化?

    京城是烂透了。

    再扫一眼下一条内容,还有赵岳更吃惊的。

    京城禁军也大规模叛逃?

    去镇守江南的禁军水军几乎跑了个净光,去震慑江南的十万京军也叛逃了八成多,统军大将军几乎糊涂葬身在乱军中?

    留守京畿的禁军也找机会溜了好几万?

    四十万禁军如今只剩下二十几万老军痞,不得不强抓东京地痞恶棍补充,一并消除京城隐患居民?

    赵岳惊愕地不禁瞪大了眼睛。

    京军享受第一等高薪优渥豢养,守京畿中央统治老巢、震慑边军,实际屁事没有,几无战事与危险,整天闲得蛋疼。就这样惯养着白白享受财政钱粮的大军,宋廷都拢不住了,宋室江山真是该灭,统治者z uo得是该死了。

    看来,数十万装备精良的京军却连不堪一击之说都不配,只刮一阵风就差点彻底崩溃喽。

    宋统治也太脆弱了。

    如果没有西军镇着、北军护着,内部就是彩纸糊的一样,光鲜亮丽,却一捅就破,身娇力弱易推倒。

    怪不得历史上,金军一来,北宋就完蛋了。

    金军凶悍,但也别夸张到不可敌,南侵大宋的金军更不是那么强大不可战胜。

    女真人太少了,全部聚起来也不过那么几十万人口。

    女真勇士是可怕,

    但在持续十年侵略辽国中,一面是培养涌现出众多能征惯战的强悍将帅,另一面却是女真将士也折损严重。

    同样是北方马背蛮子,契丹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人口多,兵众将广战马尤其多,如此大国之军再没落了,也不会比大宋西军的战斗力差多少。

    女真人也不是铁打的杀不死。

    当初赖以建国的那些最骁勇善战最舍生忘死的女真勇士,在人山人海的辽军经年消耗中纷纷战死,剩不下多少。

    小小女真能灭了大辽,是靠着征服草原众多杂胡部落,纠集起杂胡野人势力,以蚂蚁啃象最终啃倒了宠大的大辽。

    到灭了辽国,女真本族的兵力势力其实已经不那么强大可怕了。

    幸存的真女真将士兵力不多,而且成了统治阶层功臣,迅速陷入享乐,也不象当初那么舍生忘死愿意玩命了。

    这时候的金军主体已是臣服的杂胡和收服的契丹人,

    这么个大杂混,地位不等,利益不同,矛盾种种,心思各异,战斗力能强到哪?

    这也是金国灭了强大的辽国,却对被辽国肆意碾压吊打的宋王朝心怀惧意,一开始并不敢嚣张南侵的重要原因。

    是宋王朝主动露出不堪,才引发了金国野心和胆量。

    大宋最依赖的西军也就那样,并不多强悍齐心。内部统治更是效率慢得惊人,内斗激烈,为国务正经大事的没几个,都忙着务虚说嘴谋私,都怀着辽国这个大威胁终于倒了,大宋北方无患,平安喜乐无忧可尽情享乐的时代来了,专心相互下绊子打横炮夺权争利,朝野势力都纷争混乱,中央决策迟缓徘徊难定,执行力更虚弱无力浮华怯懦不堪,连金军让出的燕云地区都不敢或无力占领控制。这些落在金国眼里,让蛮子们瞧清了大宋脆弱本质。大宋的灾难就来了。

    腐朽统治,失了人心,麻木愚昧懦弱自私也是没能力的百姓本就没什么血性和凝聚力,又不愿意为国家出力牺牲。

    军队呢,太不堪,对已经失去当初的锋锐强悍的混编杂胡金军都战无一合之能,常常是守着坚城,却被金军一威慑吓唬也腿软,北宋还有个屁江山可坐。

    别忘了,女真还要留本族精锐兵力镇守老巢和震慑吞并的契丹人及众多杂胡,南征的真女真勇士兵力能有多少。

    南宋能出现并存在下去,不是宋统治好得深入人心,赵构多有能力与威望,以至北宋政权灭了,百姓仍愿意继续追随效忠,而是北宋灭亡太快,能取代宋室的人杰和领导集团来不及涌现,汉人一时找不到值得追随的其他杰出势力,金军又太残暴,杀人如除草,根本不把汉人当人看,汉人不是跪拜苟且就能偷安的,与金军相比,宋室还是好的,北方汉人不得不大举南逃求生,才会重新汇聚一起和江南人拥立了南宋。

    赵岳感慨历史之悲,转眼回到现实,想起个问题,急问:“摩尼教有什么动静?”

    镇守江南的军队崩溃了,只凭新上任的官员匆忙草创的官府以及聚拢在手的那些原地方烂军和衙役刁吏,哪有什么统治力?怎么可能保住城池?

    方腊此人政治智慧一般般,目光短浅,本质只是个一心想当腐朽皇帝的腐烂草民,但确实强横胆硬造反意志极强,平常只能在帮源洞偷偷摸摸穿穿皇袍尝尝当皇帝的滋味,这次江南崩溃,摩尼教能轻取江南,这么好的建新朝可公开正经享受皇帝滋味的良机,他岂能放过?

    要是摩尼教在此时趁机造了反,糜烂了江南,那就糟糕了,大宋哪还能苟延残喘撑下去?

    宋廷中央权威失灵,这片河山怕会转眼就是地方割据诸侯林立。

    那就难收拾了,与赵岳的移民与除恶除弊战略严重不符。

    局势失控,团结的西军集团整体瓦解,六部各自独立,相互冲突甚至血战夺利,堪用的西军将士大量损失在内战甚至死在各部间的相互残杀中,只这一点就不是赵岳想看到的。

    何况西军与北军失控,必定大大便宜了西夏和辽国,怕是有将门会投靠这两国从中渔利,那整个东方的战局变得无法预测了。

    西夏会更强大。

    辽国也能从灭亡的大宋这边得到从人口兵力到钱粮物质的无数利益补充,能更久地和金国熬战下去,甚至和金国最终谁存谁亡也变得难说。

    赵岳还是希望金国获胜。

    毕竟女真人太少,再骁勇善战以帝国的军力收拾起来也并不难。

    而契丹人则太多,需要金军多铲除些死忠契丹族的民族主义顽固分子和腐朽契丹统治阶层,以及契丹老弱病残。

    总之,到了那一步,帝国谋划好的战略计划整体就失败了。

    赵岳还想近几年就高效利索结束东方腐朽与战乱,结束自己的政治军事生涯轻松去干自己喜欢的事也得落空,怕不知得拖到猴年马月去。

    这叫赵岳怎么能不着急。

    何玄通是很了解赵岳心思的,看到赵岳的神情,知道赵岳最担心的是什么,哈哈一笑道:“公子勿急。方腊并没有造反。”

    “他把手下的骨干教兵,包括那近二十万所谓的护教圣兵贼秃驴大半都撤回了老巢,加强了青溪与帮源洞的防御,无疑是在防着咱们再突然出兵毁掉他造反的武器与钱财根基,同时又趁机把教民集中到苏杭等摩尼教大本营地区,抢占了城乡的大量田地房屋店铺,并调派了其余武装暗中布下武力来维护这种占有,阻止官府以权从中渔利,集中了势力搞事实上的占领和控制江南。”

    “事实上,这次移民潮摧毁了太多地主豪强大户。摩尼教手下分散广布江南各处冒充强盗山贼的兵在当地也没什么大户可抢的,抢当地滞留家乡不走的百姓,又既没油水,又太失人心。他们不能那么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