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历〕〔诸天尽头〕〔一人之力〕〔医武高手闯天下〕〔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万界玄修群〕〔万古第一龙〕〔精灵之我的亲和力〕〔上门女婿的逆袭〕〔帝都狂仙〕〔异界至尊妖圣〕〔盖世天帝〕〔大帝纪〕〔半缘修道半缘君〕〔神话少女〕〔采集万界〕〔撞鬼后我能回档〕〔乱世婚宠:少帅,〕〔最后一个起灵人〕〔天降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5节在路上
    赵岳穿最显眼的白袍,还罩着他老娘和巧手绣娘一起精心刺绣制作出来的那件袍服罩衣。

    这件罩衣奇特而拉风。

    底色雪白,上绣一只振翅高飞的三头九翅银灰怪鸟,像是铁翅三头神鹰,

    实际在赵妈妈心里是只传说的神异大鹏,九在汉文化中为至极,九翅是象征飞腾能力无限,前程无限,自由无限,无人能挡,有三头是象征注视并驾驭陆海空三界。

    在赵妈妈心里,在人人只重视陆地,稍重视点海洋稍仰望星空的时代,只有她的宝贝儿子在巡视长空探索苍穹,幼子在她心中无疑是独一无二无人能取代的,是承载她的慈爱、希望与无限祝福的世界至尊天骄,本应该披无上金龙,只是在宋境不能。

    这件绣品花了好大心思。

    神鹰制作得活灵活现,神骏非凡,雄姿凛凛,威风透体,随着袍服鼓荡飘扬,仿佛随时会脱体而出乘风直上九重霄汉。

    这种绣品只有象经历过长期血战磨难考验,悍勇无畏、坚忍不拔、杀气、抗争意识以及对未来充满无限追求的雄心等等特质已经渗透到骨子里的赵庄聪慧手巧女人才能设计制作得出来。

    胸中没有那股气势的人再天才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比如潘金莲,

    她的刺绣制衣手艺已经属于出类拔萃那一层次的了,但若是她来制作,再用心也只能做成极漂亮明媚的,少了种风骨烈气。

    若是大宋皇家工坊来做,只会做得华贵无匹,流露的是至尊富贵气。

    正是有了这件披袍,赵岳才会决定穿白衣出行来展示高调。

    从做成放梁山一年多快两年了,他从来没穿过,这次是应该拿出来亮亮相了。

    否则也太委屈了母亲的一片爱子之心的杰作。

    前世,女友总是说:幸福就要亮出来,否则谁会知道你那么幸福?父母不知道孩子过得到底怎么样,心里也不踏实啊。晒晒幸福,让大家分享一下乐趣,让父母放心开心,又能引来好多羡慕嫉妒或祝福,幸福会更幸福不是。

    西方人是不大懂得含蓄委婉的,有点喜悦也要好好庆祝一番,很擅长让疲惫无聊的人生多点开心和生活乐趣。

    动不动就party就是这么来的。

    赵岳女友更是不懂什么叫低调的人。

    出身那种家庭,身为独女,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半隐身华尔街的巨头的巨额财产唯一继承人,这些已经决定她天生有高调的资本,何况她本身无论是相貌教养还是才华还那么出众到足以令父母和她自己自傲。

    在西方世界找了个华人爱人,必然受到同为上流的女人诽议不屑甚至或明或暗的嘲讽,这促使赵岳女友行事更高调,就是要常常在网络上在公开场合晒晒赵岳有多聪慧超人多英俊多爱她多专一,秀秀她的眼光有多准有多幸福如意。

    若不是赵岳出身东方自然带的含蓄低调风格影响到女友,以女友的腥黑,还不知要搞出什么风浪嘲讽践踏敢诽议她的。

    赵岳前世沉迷神秘的另一世界,忽略了生活的很多美好,过得二乎,不知自己原来已经是那么幸福了。

    这一世,他做的是政治军事争斗,目视现实,两世为人必有反省,不会再犯前世的错,珍视,要把幸福亮出来,让世人都看一看他此生没有白为人一场,更要让所有爱的人更自豪更幸福美满。

    这也是做人的一种神圣责任。

    前世,他也没少穿女友为他准备的成套白西装出去满足女友的显摆欲。

    现在穿白袍,度过起初那段时间的别扭后,他也能迅速适应这种穿着打扮。

    以他常常忽略穿什么的大条与坚硬心,也没什么不能适应的。

    此行他没有象往常那样裹母亲做的头锦,就亮着沙弥头,就是要以圣洁圣僧的形象行霹雳手段,让事件更轰动招眼难忘。

    既要高调显摆行事,那就得是成套的。

    不光他本人白衣白马招眼拉风,随行队伍也得招眼。

    伴他左右的两骑正是宿义宿良兄弟。

    这对活宝总轻易能让枯燥的生活或旅途变得生动有趣,更重要的是,梁山众将中最爱显摆也最会耍酷的只有这兄弟俩。

    此时,兄弟二人一个红马红袍,一个黑马黑袍,外罩护胸板甲,都头戴三叉紫金冠,插着拉风的雉鸡翎,都披着这时节合适用的鲜艳夺目红披风,一个上绣发威扑击的雄狮,一个上绣咆哮天地的猛虎,雄狮猛虎随披风飘扬也是似要破衣而出,这是帝国出产的精品,兄弟俩的最爱,在梁山却一直没机会显摆,这次可逮到机会了,长得又都不差,习武杀敌自有股英气与自信,手提心爱戟刀,颇有点三国温侯吕布的架式,很是招眼,伴在赵岳左右更壮声色。

    后面的十个侍卫都穿着统一的银灰色袍服,但打扮上也是风格各异,骏马英姿各有风采。

    这样一支队伍行走在刚从凶险动荡中恢复安宁平静的世上,无疑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赵岳不走东昌府,从东平府过境,自然不是怕已知在蓄意作对的田师中这伙文武官员趁机下手谋害他,而是想看看东平府这一窝文武对他以及梁山的态度又会狠毒胆大到什么程度,进一步确认清更多的目标对手。

    东平府的府尹名叫程万里,也是蔡京提拔的人,是个儒腐烂官,但自上任以来,许是胆小,许是贪梁山经济对东平府的经济拉动之利易得政绩前途和实惠利益,对梁山还没露出处心积虑的阴险,此次适合试探一番。

    而本府守将就是仇视沧赵家族的旧怨死敌了。

    此将主名唤赵忠信,正当壮年,据说武艺高强,擅使一对链子铁槌,颇为勇武,可惜劲头没用在抗击辽寇上。

    他和手下主要将官及官兵主体正是昔日沧北的边军,当时镇守的是蓟州,间接也是被赵公廉踢走的。

    这些人自然和田师中一伙在对付沧赵家族一事上是天然盟友甚至是死党。

    根本不用试探对梁山的态度,要探的是东平府这些军官敢做到什么程度。

    走东平府就是给这些人个下手的机会。

    如此招眼地过境,赵忠信,包括太守程万里肯定能迅速得知。

    行进速度又是缓马而行,要在东平府境内走几天,赵忠信或是程万里若是想动手,机会真多得是。

    杀了赵岳,只要把赵岳这队人全部杀死,没有漏网能泄露事实真相的,或是凶手团队没暴露真实身份,当地官府就可以说是突然过境的未知小股流寇所为,以此借口来推托责任。

    大宋刚闹完移民狂潮,有流寇在东平府意外出现,这事很正常,很符合逻辑,当理由自然有说服力,可轻易糊弄朝廷。

    赵公廉那边即使高度怀疑甚至确信是东平府烂军所为,也毫无办法。

    赵岳为东平府文武设想得很周到。

    他清楚,老贼蔡京的精心算计,千算万算就是不知他赵岳不是软柿子,没算到他是能横扫千军的真正霸王,不清楚他往年横行天下靠的不止是手下的精干强大护卫,他自身就是强大存在。

    擎天柱任原这种以相扑为主要本事的好手,再厉害还能比昔日的海盗王横海魔王李横这样的武者奇才还强大?

    两者远不是一个档次的。

    几年前,赵岳就能在拳脚功夫上打得横海魔王跳海逃走,到如今,他更长大了,本事力量越发强横成熟,就是再回到当初征台那险恶一战,赵岳不用拳脚优势,只单纯比武器搏命厮杀,也未必不能快速杀掉李横。

    只是没见过赵岳厮杀,天下人不知纨绔二愣子赵岳另一面隐藏的神勇。

    打擂角抵?

    他赵岳若真上台,要收拾掉任原这种速度跟不上的傻大个也不过是几眨眼的工夫,或许上手一下子就完事了。

    也就是说,蔡京设计阴谋依据的基础从一开始就错了,不顾宋江山安危悍然推动此事,泰安那边一放出风时实际就已经失败了。

    同样的,梁山周围官府的官员和蔡京一样是无知的,也就有胆出手。

    此次,若是这个赵忠信敢趁机亲自出马搞刺杀,赵岳不介意就手铲除这个威胁,先稍稍清理一下梁山周边的隐患。

    专门走能有更多人看到的大路,慢慢穿行在东平府,赵岳这才能具体感受到这次大宋的人口流失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在这些交通便利,村镇多,人口集中的繁华区域,赵岳一路上也看到些因缺乏良田或水利条件而几乎空无一人的村庄。

    人还比较多的村镇也多是十室五六空。

    往日放眼全是在农田里辛勤劳作的人密场景,眼下成了难得见到的一幕,进到镇上也路人寥寥,尤其是在街上无忧无虑玩闹戏嬉的孩童甚至少年男女更少见,都去吃海盗帝国了,

    再也不见往日人头涌动摩肩接踵的热闹拥挤,所到处都显得冷清不少。

    好地方都如此。那些偏僻荒芜不太适合生存发展的地方,人口流失会是什么程度,不想也可知。

    这还是有操着不同口音的不少外地人流落在此暂时占了空产聚堆相互依靠着落脚生活,观望形势变化,再决定是继续当宋顺民还是投靠海盗帝国的结果。

    路上已经遇到迫不及待抓国难机会发财或迫于生计的商家出来冒险行商。

    这个时候带着钱财或货物外出,安全是首先要重视的。

    防盗防抢,所以都是人手尽可能的多,有不少宏大的队伍,但行事都尽可能低调。

    一行鲜衣怒马的人骤然在灾难和动荡危险刚结束不久就敢如此拉风招眼地出现,路人自然会诧异关注。

    赵岳从路人目光中看到很多是审视警惕,甚至不少是阴险凶狠或仇视,不再是以往常见的那种懦弱温顺胆怯和淳朴。

    这不是宋人突然变坏了,而是说明人心浮动异变。

    很多人不再是忠心守着大宋境只求安稳过活的自觉忍辱守法百姓。

    对宋有了异心,随时准备背叛而去,轻视大宋律法约束,甚至不把律法统治当回事了,懦弱本分的人才会胆大起来。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心性本就不良、总想借本地人优势逮机会从过路客身上宰些好处的坏蛋。

    赵岳一行人自然不怕这个。

    为了显摆,为了让人一见就清晰知道这队人马是谁,为了让暗中算计的某些人清楚北上正是去应对打擂事件,赵岳的两侍卫头目特意在战马的铁过梁上绑了面鲜艳小旗,并在行进时分列队伍左右外侧,一面上绣沧字,一面旗是梁字。

    一路上遇到的路人看到迎风招展的沧梁二字旗号后,明白了这队人马原来是梁山人,看到风骚得不行的赵岳,不认识也知道这位必定就是那位善名和恶名都同样名传天下,据说不爱读书不识字的二愣子嚣张可笑纨绔少爷——沧赵家的奇葩老二赵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