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眼定情:冷少甜〕〔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江鱼郑萱〕〔纵横五千年〕〔庭审之上〕〔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木叶的白眼公主〕〔我的LOL宇宙传说〕〔无双神医〕〔九龙拉棺〕〔农家傻女〕〔巅峰仙道〕〔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宫少你老婆又上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医妃遮天:嫡女不〕〔七等分的未来〕〔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本宫玩转高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53节恩易忘,仇难放,下
    夜半时分,客栈灯熄人静。

    路对面的村庄更早早一片漆黑。只有村中土狗偶尔叫几声。

    突然,在半明半暗的月光下冒出一伙人来了。

    这些人全都一身黑,全身上下收拾得紧趁利落,黑巾包头蒙面,只有露出的眼睛和手中各种各样铁家伙闪着寒光。

    打头一人身形瘦小,步伐轻捷,当先摸到大门附近的围墙前一个简单冲步蹬墙直接上了一丈多高的墙头。

    客栈养着条看院子的大狗,是条不喜欢叫的咬人凶狗,很有点狼性。

    这狗晚上就松开束缚放在院中自由游荡,此时显然察觉了有人潜来,早跑过来静伏在墙下黑影中准备偷袭。

    翻墙的汉子上了墙头后并没有先伏身观察一下里面,直接矮身跳向院中,动作甚是轻盈。

    大狗从暗处猛窜出来凶猛咬去,目标正是汉子的脖子。这一口若咬中,至少能撕下一大块血肉。

    但那汉子似乎毫不觉得意外,更不惊慌,只见手一甩,一道寒光激射大狗。

    凶恶大狗的猛扑顿时化为扑落,獠牙大嘴仍张得可怕,却无力地呜咽着倒下,很快不动了。

    那汉子从狗脖子收了飞刀,晃身到了院门处轻巧迅速打开了大门。

    门外等候的黑衣人有序地放轻脚步一涌而入,直扑客栈主楼。目标明确。

    那汉子仍是领头在前,跑得奇快,却踏地轻盈几无声息,一步能跨出老远,几眨眼当先来到店堂的开着上半扇透气的一扇窗户前侧身向里迅速一瞅,随即一手拿开支窗户的小竹棍,另一手托住在重力下自然下关的窗户并开大,几乎同时,脚下一点地,身子飞起,一侧矮身就钻过了并不大的窗户开处进到了店里,落地轻盈稳当,仍是几无声息,并且反手间就把小竹棍重新支在了窗户原处上,紧跟着矮身踮脚尖小步却很快地到了堂中一张桌案旁,慢慢起身,借昏暗的月光在值夜伏桌子正侧脸沉睡的香的一位客栈伙计的咽喉处一道寒光闪过。那伙计痛醒了,脑子还迷糊着却本能想叫,但嘴巴鼻子被只手捂着没能叫出声来,微一挣扎就头一歪断气了。这时候咽喉处那道细到极不可见的伤口处才喷出鲜血。

    进店汉子这一整套动作下来熟练流畅无比,一气呵成,而且下毒手异常镇定狠辣,显然如此杀人不是第一次了。

    鼓上骚时迁若是在此见了这一幕,怕是也得惊叹一声:“好个同行高人。”

    赵岳见了怕也得赞叹一句:“好轻巧迅捷精准的身手。”

    汉子解决了值夜的,把小飞刀上的一点血迹在店小二身上擦掉,收好,晃身来到店门处轻轻打开门。

    外面的黑衣人紧跟着潜入店中二三十个,还有差不多的人手则留在了外边隐隐截住跳窗户逃走的可能。

    这些人显然是惯于夜中行事的,在店内也并不需要灯火,不去点灯,仅靠着那点月光照亮摸黑行事。

    人分两头,一些摸向一楼房间去杀客栈的人,并且很快就完事出来了,显然也都是惯于黑夜行凶的好手。

    另一些人拽腰刀摸向楼上,因为是木板楼梯很容易踩出响动,所以要每一步轻而慢,动作到是不再那么快得可怕。

    这伙人此来显然是要把这处客栈中的所有人全都杀个干净,不留一个活口,也就没人能泄露今晚这里发生的血案情况。

    开路的汉子仍然是先锋,在最前面摸黑带路,

    此时背上背的钢刀已经横在手中,一双晶亮的眼睛在黑夜中越发明亮机警。

    楼梯才几米长,再慢也不过几眨眼工夫就走到尽头了。

    对着楼梯口的是个三岔走廊。

    正对的一条通往北面两侧的客房,左右两条通往东西两边的客房,都是一米多宽,离楼梯这边没窗户,附近都没在黑暗中。

    开路汉子迈过最后一阶台阶,心里盘算着自己先去哪边探听一下目标到底在哪住宿,轻盈而自信地踏向二楼地板,可先迈上的那只脚尖还没落定,右侧黑暗中突然一物如电刺来,也半现出一个矫健身影。

    那汉子听到了风声,急闪眼间也看到了危险。

    这有埋伏!

    被十几个同行的混杂呼吸声轻微脚步声所扰,自己居然没听到一点埋伏者的呼吸声,没能及早发现有陷阱!

    此行太顺利了,偷袭信心太足了,难免有些大意了。可埋伏者也必定不是凡凡。

    开路先锋这一惊不小,闪身间手中钢刀已经急急扫向那轮廓是戟刀的长武器,不料这一挡没能格开,只格偏了些。

    他天生以轻巧灵敏见长,幼年起就有幸得名师收徒教导,练出绝技,刀法也不凡,早年混江湖,人送绰号幽灵飞燕,世人知其厉害却不知其人模样和真名,如今的功夫已经算得炉火纯青,行窃刺杀是世间少见的高手,最近这几年来出手次数不多,但都是难度极大的活,也都得手了,行事无声无息,没人察觉,死者死得糊涂也死得无声无息。他顺手发财,当然得的酬金也极高。

    但此刻,他露出致命弱点——力量弱,

    加上惊骇间仓猝反应,用在刀上的力量更不足,哪里能挡得住双手蓄足力的沉重戟刀这一击。

    不但没挡住没闪得开,足尖点地上楼的轻盈身躯还被刀一扫的反作用力带得不由自主转身,由侧面转成把背面亮给了大戟。

    汉子反应迅速,惊恐间想脚下发力前窜逃避,但哪里来得及。

    戟刀捅到,枪尖很长而且异常锋利。

    他里面穿着件重金请高手锻造的精良内甲,分量不重却防御力极佳,在以往是他暗夜行凶的有力保障和秘密,在早年出道不太久,本事和经验还不是那么精湛的那段时间多次救过他的命,但这会这件救命宝在戟尖下如纸糊得差不多,被轻易捅穿,凶猛的力量下,大戟把这汉子恰好从后心直透前心,刺了个对穿。

    纵横天下黑夜十几年的幽灵飞燕就这么突兀仓猝简单地死了,还是见不得人的背面而死。

    他闪身抡刀时,另一手射出的拿手暗器——飞刀到是仍无失手,打在了埋伏者身上,可惜却一弹落地。中者只作不知。

    杀他的人正是宿良。

    世人不知幽灵真面目。宿良也不知道自己埋伏宰掉的今晚第一个刺客居然是个江湖凶名卓著令人生畏的神偷杀手。

    他只感觉杀掉的这人反应够快却饿软了似的太没力气,大戟上的尸体也轻飘飘的感觉稻草人一样没几两肉,杀这样的对手有点没意思,扎透后撇嘴间紧跟着反把一挑,把尸体狠狠甩砸向楼梯上的其他刺客。也是一气呵成。

    后面的刺客借微微月光看到突变,大惊失色,

    但在楼梯上人挨人肩并肩紧靠着上楼,是挤着的,事发突然,猝不及防,退不及,在不宽的楼梯上也根本没处躲,挥胳膊或抡刀抵挡都缺空当,不方便,结果被转瞬凌空凶猛而下的尸体砸翻几个,顿时惊叫惨叫、痛苦闷哼和轰隆声响起一片。

    这么大的动静和颤动,怕是聋子也能感觉到异常了。

    这下这伙黑衣人不用玩静默偷袭了。

    楼梯上自有悍勇者,见既已暴露了,干脆出声怒叫一声:“大伙别慌,并肩子上。乱刀砍了这偷袭无耻贼。”

    晃刀纵身抢上。

    有积极响应的,举刀跟着发号召向上猛冲的那家伙窜去。

    宿良已挡在楼梯口,听到刺客喊的话,不禁乐了,中二性子发作,还回了句:“你这无耻程度都让我肃然起了敬了。”

    说话间,大戟对那汉子凶猛劈下。

    那汉子见过幽灵飞燕是怎么没格开大戟才挂掉的,担心挡在楼梯口的这个戴铁面具的人有神力,不敢以一臂之力硬架,另一手也用上,急手托单刀刀背奋力迎接。

    他接住了势大力沉的一击,但在楼梯上仰接不得劲,被劈得身体倒仰,结果被宿良借反弹把戟再劈,这一下力量自然不够大,但锋利的戟尖划下,把那汉子从胸口下方直切到前挺的小腹,开了膛,照样能要命。

    汉子痛苦绝望地哀嚎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后倒,空的手下意识去摸肚子,一摸一手血,还有鼓流出来的胃肠,顿时更绝望了,两脚一软瘫倒而下,把紧跟着他猛冲的汉子砸得侧歪后退,脚下是楼梯不是平地又沾了血发滑,一脚踩歪,脚脖子歪了还是断了,疼痛难忍,也不禁跟着一声惨叫倒向楼下,引得他后面又是一阵跌撞混乱。

    宿良哈哈大笑,手上却丝毫不停,躬身,长长铁戟对楼梯另一侧里一个穿刺,把前头另一个无处躲闪的刺客也杀了。

    戟尖是带放血槽的,很容易从尸体中抽出。

    宿良一拽,轻松收回大戟,迅速往楼梯上下了一大步,轻喝一声,一颤戟,借戟杆优良的弹性对不算宽的楼梯空间又是凶狠一扫,前头的刺客有防御不及的又有死伤。

    宿良凝神鼓劲又一通猛攻,杀死逼退了些刺客,很顺利却没在楼梯滞留逞强,旋即纵回二楼,方便腾挪躲藏。

    他的谨慎无疑非常正确,在此刻尤为重要,在帝国接受的严苛专业特战训练,随南军实战磨练,在炎热陌生凶险的丛林野地和惯使毒箭毒虫陷阱等暗算手段杀人取胜的南亚野人较量中形成的军事经验和素质,也都没白费。

    这伙刺客不但有备而来,而且显然不简单,书中暗表正是东平府兵马都监赵忠信派来的。

    宿良急退回二楼闪向右侧墙壁时,几枝冷箭就呼啸而至,飞向了北向走廊,箭力强劲,有的穿透走廊北窗,有的扎进墙上嗡嗡响。

    一楼店堂中有数位刺客盯上了他,隐蔽地对他放箭,想以偷袭远攻迅速了断这位身手不凡的拦路者。

    刚才若是宿良只顾杀得痛快,在狭窄的楼梯无处躲藏,又高高在上那么显眼,纵有护身宝甲,也得中箭吃亏受伤甚至挂了。

    无意间逃过一劫,感觉冷箭就紧贴身飞了过去,都能感觉到那种可怕的风劲,宿良不禁惊出一头冷汗,暗说好险。

    他一退,让出了通路,刺客立即蜂拥扑了上来,而且改了进攻策略,双双而上,齐扑宿良这一侧,果然悍勇不同寻常。

    宿良不敢在楼梯口露头,就在右侧走廊截杀。

    一刺客抡刀滚进,用地趟刀法斩下路。

    另一刺客一扬手打出一把暗器,黑暗中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宿良上半身有连脖子都遮着的宝甲,脸上戴着罩面甲,护住了眼睛就不怕除毒烟毒药烟尘状之外的暗器暗算,此时不管暗器罩身,只飞退间一手横臂遮目,一手挺戟抵挡滚地这个威胁。

    暗器有七八个打中,在脸部叮当一阵乱响,宿义仍当不知,改双手大戟格开斩腿钢刀,锋利的戟刀向地板一扫,耍地趟刀的这位哪躲得开,急回刀一挡,不料宿良这招是虚招,另有杀手,转瞬上前飞起一脚猛踢在他胸口,清晰一声骨折声响起,这位贴地飞了出去,直滑到西侧走廊。

    发暗器的刺客对自己的暗器和手段十分自信,

    在这么近的距离,又这么黑暗视线不明,料定对手只要不是有神通护体的神仙就万万躲不过,这一把暗青子打过去,不死也得重伤。谁知对手仿佛浑身是金刚,居然根本不慌乱,更浑若无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